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14章:闹剧
    宋渺渺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个下午,晚上吃饭的时候,顾青岩上来叫她。

    顾家人也不少,下去的时候,客厅里满是人,热热闹闹。里头可能有几个堂口的管事儿特意过来拜年,下去的时候,顾青岩拉着她的手,显得尤为亲密。

    宋渺渺看了一圈,没见着顾瓒的影子,不由低声问:“你把顾瓒弄到哪儿去了?”

    “你管不着。”

    宋渺渺瞧了他一眼,并未多问,想来那是他亲弟弟,总不至于搞死自己的亲弟弟。两人下了楼,顿时引来不少人的注目,谈话的声音逐渐稀少,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宋渺渺的身上。

    她依旧淡然,跟着顾青岩入了坐。

    顾重山见到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当即沉了下来,但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来的时候,老爷子提前给打了预防针。虽有个心理准备,但真看到宋渺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生气。

    他斜了顾青岩一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跟我出来。”

    顾青岩点头,跟宋渺渺说了一声,便起身跟着顾重山出去了。

    两人进到后厅,顾重山扬手就要打过去,被顾青岩迅速避开。他的手举着,也没落下,气呼呼的望着他,说:“你知不知道你把这人带回来,有什么后果?”

    “知道。”

    “你说你好好的,究竟在整些什么东西?现在这样不好吗?说起来,你跟人二少爷交情不浅,你这样坑他,你当人家没脾气的?”

    顾青岩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了下来,裤脚边上不知何时沾染了灰尘,伸手轻轻拍掉。翘起二郎腿,笑说:“爸爸,咱们不比人家差,你何必这么害怕?听老爷子说,你以前可也是个不怕死的,啥事儿都干的出来,现在怎么了?这样畏首畏尾,莫不是被阿瓒那小子给洗脑了吧?”

    “神鹰厉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手里的东西,也不是你想抢就抢的过来。这世上什么女人你想要要不到,怎么偏偏要招惹这种最不应该招惹的?咱们同神鹰井水不犯河水那么多年,你非要打破?”顾重生见他这种无畏的态度,气上心头。

    “他们神鹰怎么样,我只会比你清楚。爸,既然现在是我当大,你就不要管了,你这样,拆我台,我没办法管理,到时候没了威信,什么事儿都干不成。这社团要是毁在我手里,你也没脸不是。”

    顾重山一掌拍在桌面上,沉声道:“我就是不想社团毁在你的手里,我现在才有责任来提醒你,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可以惹!老爷子也是头脑发昏,竟然还纵容你!让你把人留在家里头,真是疯掉了。”

    顾青岩看他头发都乱了,起身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亲戚们都等着咱们呢,就不要让他们等太久,并且胡思乱想了。”

    “好,我不管,我不管,你就等着作死吧。”顾重山气的,一甩手便走了。

    宋渺渺这会正同老爷子说话,饭桌上的人各自说着话,气氛好像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偶尔还是能够瞥见,那些人,时不时的侧目往宋渺渺的方向瞧上一眼。

    父子两归来,老爷子余光淡淡扫视了这两父子一眼,转而,脸上的笑容不变,笑说:“好了,大家等久了,开动吧。”

    他拍了拍手,很快佣人就开始上菜。

    这时,坐在圆桌正对面的男人,首先开了口,说:“老爷子新年快乐,愿你越活越年轻,越活越开心。新的一年,好事成双。”他站起来,举起了杯子。

    老爷子扬了扬手。

    男人道:“我完事儿,您随意。”

    随即,便一口饮尽了杯子里的酒。

    老爷子只抿了一小口,身体的缘故,他不能喝太多。

    这时,顾家以为旁系女眷,笑呵呵的望向宋渺渺,说:“老爷子,今年是不是有好事儿要成啊?家里来了新亲戚,也不介绍介绍?”

    老爷子自然不会开口,顾青岩笑,正想站起来,坐在一侧的顾重山一下扣住他的手腕,低声说:”好好说,说出去的话,可是收不回来了。”

    顾青岩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正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个人闯了进来,直奔饭桌,不顾任何人的阻拦,一下冲了过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一下拽住宋渺渺的手,说:“我要娶她!”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顾青岩打晕送回去的顾瓒。

    他这么突然出现,在场的人皆是一惊,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但在场到底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由此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十分淡定。

    都干干的笑着,说:“二少爷来啦,正好我们刚开饭呢。”

    顾青岩斜睨了他一眼,不动声色,扣住他的手腕,想把他的手从宋渺渺身上扯开。但他握的极紧,脸上挂着笑,所幸一下挤进了两人之间,紧紧的挨着宋渺渺,嘿嘿的笑道:“希望大家能够祝我幸福。”

    说着,他突然转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一口亲在了宋渺渺的嘴上,像是怕谁会把人抢了去似得。

    顾重山见着,差点给气吐血,也不知道这两兄弟到底在作什么幺蛾子。

    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僵,这出戏着实刺激,俨然是一出兄弟反目的戏码,为的还是一个女人。

    顾青岩额头青筋微跳,一把将他拽开,咳嗽了一声,说;“大家见笑,我弟疯了,刚才说的那些个疯话,并不作数。这是我顾青岩的未婚妻。夺妻者,杀无赦。”

    最后这句话,倒像是一句江湖令,不单单是说给在座人听。

    气氛僵了大概有三秒的时间,紧接着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开始鼓掌,说了一声恭喜。随即,气氛又热烈了起来,即便那些人的笑容很假,很虚伪,但对于顾青岩来说,真心假意跟他没什么关系。

    就算他真的准备跟宋渺渺结婚,只要他愿意,就不需要任何人的祝福。

    顾瓒还想闹,被老爷子拉了出去。

    “阿瓒,可以了。不管你怎么做,你都不可能改变你哥的决定,这一点你还不明白吗?你们两是亲兄弟,脾气都差不多,你怎么样,他自然也一样。你软硬不吃,他同样软硬不吃。再这样闹下去,只会丢尽我们顾家的脸,叫人看了笑话。”

    “爷爷!你不知道,大哥他娶宋渺渺只是为了针对傅竞舟!”

    “可人家姑娘也愿意不是吗?你现在做那么多,人家也不领情,也没跟你站在同一正营里,有什么意思?”

    顾瓒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爷子说的一点儿错都没有,宋渺渺并没有跟他站在同一正营里,他做什么都没有用。闹他个天翻地覆,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顾瓒颓然,靠在墙上,拧着眉头,心里头就是不舒服。多好的机会,自己的大哥出来捣乱,他都要气的疯掉了。

    实在气急,他猛地一转身,一拳头狠狠砸在了墙上。

    老爷子依旧淡然,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姑娘多的是,用不着一棵树上吊死。”

    顾瓒勉强的扯一下嘴角。

    “别闹了,你们几个难得今年这样齐全的在我身边,好好陪我吃顿饭,别闹了,听话。”

    顾瓒叹口气,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不闹。”

    后来两个人进去,顾瓒也给老爷子面子,安安分分的吃完了这一顿饭,饭后大家各自都有活动,家里头摆了两桌麻将,一桌男人,一桌女人,好不热闹。

    还有几个便留在客厅里,陪老爷子喝茶聊天,气氛还算融洽。

    宋渺渺在这里,十分格格不入。

    正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顾青岩突然过来,拉了她的手,对老爷子说:“今年还是惯常要给傅老爷子那边拜个年吧?”

    “东西准备了?”顾庆礼放下手里的茶杯,询问。

    “那是自然。”

    顾瓒这会就坐在旁边,听到这话,忍不住说了一句,“咱们两家都不来往了,还拜什么年,人家也不领情不是?从来就没有主动过来拜年,年年都是咱们过去。爷爷,你也得要点面子。”

    不等老爷子说话,顾青岩笑说:“那是他们没有礼貌,没有素质,没有情义。但我们都是讲究情义的人,该做的,我们还是要做,接不接受,那是人家的事儿,与我们无关。”

    “去傅家?我也去,大哥你等我一会,我上楼换件衣服。很快很快就来,不准自己先走啊!”原本坐在角落,没精打采的顾皎月听到去傅家拜年,立刻就来了精神,欢天喜地的跑上了楼。

    顾瓒翻了个白眼,轻哼了一声,说:“怕不是道义不道义的问题,是某些人私心想去傅家晃一圈,膈应人吧。”

    老爷子说:“行吧,你们去吧。早去早回。”

    顾青岩望了宋渺渺一眼,伸出手,说:“走吧。”

    宋渺渺吃完手里的瓜子,起身,整了整衣服,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走了出去。

    这时,顾瓒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也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