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15章:不尽如人意
    “我也去。”顾瓒站了起来,拧着眉头,一肚子的怨气,甚至还有点气恼宋渺渺的态度,但没办法,要让她自己去傅家,他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再者,她身边跟着的是顾青岩这头狼,谁知道这人会干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来。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无奈笑笑,说:“行,都去都去。”

    随后,两个人便一道出了门,行至大门口,就听到顾皎月尖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大哥,你等等,等等我!”

    很快,人就跑到跟前,气喘吁吁,一身明艳的衣服,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还特意上了妆,弄了头发,整个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站在顾青岩跟前,整了整衣服,问:“怎么样?还可以吧?”

    顾瓒现在跟她不对付,嘁了一声,说:“这是上门了准备当小三呢。”

    顾皎月这会倒是沉得住气,只瞪了他一眼,并未多说什么,笑着说:“走吧。”

    外头天气很冷,夜晚的村镇倒是不像其他小镇那般,一入夜就显得特僻静。听说今个篮球场那边搭了戏台子,正在唱戏,十分热闹,远远就能听到咿咿呀呀的戏腔。

    一路过去,还碰到不少人,往球场的方向赶。

    四个人并排成一条直线,顾青岩和宋渺渺站在中间,顾瓒和顾皎月则走在各两边,井水不犯河水。

    几分钟的路程,四个人走的十分沉默,各自怀着心思。宋渺渺把背挺得笔直,双手交握放在身前,看起来十分淡定,可心里多少还是有几分紧张。

    很难想象,她现在跟顾青岩一起出现在傅家,会是怎样一个画面。也很难想象,再见到傅竞舟,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很快,他们就站在傅家祖宅的门口,两座大石狮子看起来很威严的样子,顾青岩上前敲门,在等待的过程中,宋渺渺就直挺挺的立在那里,站在她身侧的顾瓒一直看着她,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下口。

    另一边顾皎月一直在弄自己的头发,脸上挂着笑,俨然像是一个见家长前的架势。

    等了一会,是常姨出来开的门。

    她往出瞧了一眼,由着顾家的人每年都会过来一次,由此常姨倒也认得他们,唯一让她惊讶的是宋渺渺竟然跟他们一道过来拜年。

    她愣了好一会,目光一直落在宋渺渺的身上,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宋渺渺一直保持镇定,脸上挂着标准的笑,握在一块的手极紧。一颗心悬在嗓子。

    顾青岩出声提醒,她才回过神来,笑了一下,说:“进来进来,老爷他们都在呢。”

    她说着,侧开了身,给他们让了条道出来。

    宋渺渺跟在顾青岩的后面,走了进去。

    快到大厅时,就听到里头热闹的声音,还有小孩子的嬉闹声,正要走进去,就有孩子冲出来,一头撞在了顾青岩的身上,然后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扑通一声,紧接着,就传来那孩子的哭声,哇哇喊的特别响亮。

    很快就引来厅内人的注意。

    常姨站在顾青岩的身边,笑说:“老爷,是顾老爷那边的人过来拜年了。”

    傅老爷子就坐在沙发的中间,见着顾青岩,眉梢微微一挑,拍了拍傅沅的肩膀,道:“去帮我招待一下,这正厅那么乱,就带着他们去偏厅吧。”

    顾青岩一直都知道,每年过来拜访,招待他们的不是佣人,就是这位傅五爷,并且每次都是去偏厅。傅老爷子除了他们离开的时候,过来说两句话,从他们进门到离开,这段时间,必然是不会过来。

    显然,老爷子已经很明确的表了态度,他并不想跟他们顾家的人再有来往。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顾青岩自然不会那么好说话,先是将那孩子扶了起来,然后径自走了进去,将准备好的礼品放在了一旁的桌几上,说:“不要紧,我们几个也不需要多大的位置,再说我们只坐一会就走,不会赖很长时间。我未婚妻,还想着去看看今晚的戏文唱的是什么呢。”

    他说着,便将目光望向了仍站在外头,没有进来的宋渺渺。

    傅沅看过去,顿时一惊,喊了一声,“渺渺?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一脸欣喜,几步过去,将她给拽了进来,“没事吧?”他眼里满是关切,低声说:“上次不是说好了,要跟我一块参加慈善宴的吗?怎么没来呢?”

    宋渺渺看了他一眼,感觉他是在明知故问。

    钟秀君听到这个名字,脸色一冷,但还是装作不在意,微的抬高声音,道:“竞舟受了伤在家休养,也不知道他们小两口单独在家里,有没有问题,我去打个电话。”

    她说着,放下手里的茶杯,便笑颜盈盈的准备去偏厅打电话。

    然,她还没走到偏厅,就听到外面传来动静,紧接着,就听到沈悦桐的声音,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钟秀君脸上的笑容也就此打住,僵在那里,只一会便猛地扭过头,几步走过去。便看到沈悦桐推着傅竞舟过来,在看到宋渺渺的那一刻,面上的笑容已经维持不住。

    宋渺渺一回头,就看到傅竞舟坐在轮椅上,穿着黑色的大衣,脖子上还围着一块烟灰色的毛线围巾,整个人比之前瘦了一圈,但看着精神很还不错。

    她嘴角微微动了动,心里头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样的情绪,有点激动,连眼眶都跟着热了起来。两条腿几乎不受控制要迈出去,走到他的面前,问一句你还好吗?问一句你有没有回来找过我?

    顾瓒似是看出来她的激动,在她快要冲出去的时候,迅速拉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她侧头,眼泪汪汪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别开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眼泪憋回去,让自己冷静下来。

    傅竞舟的目光扫他们几个身上淡淡扫过,并没有过多的停留。

    沈悦桐推着他,从他们几个面前走过,她秉着气,余光瞥了宋渺渺一眼。

    钟秀君说;“你们怎么过来了?竞舟都伤成这样了,干嘛还要舟车劳顿来这里?还有你自己,你都怀孕了!”

    宋渺渺听到怀孕二字,瞠目,迅速侧头看过去。正好对上了钟秀君望过来的眼神,两人对视了一收回了视线,拉住了沈悦桐的手,一脸关切,道:“你可不能因为照顾竞舟而忽略了自己,来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傅竞舟说;“妈,你别责怪她,是我说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才没让她打电话的。你放心,我让季程开了房车来,一路上不辛苦。”

    季程这会也跟着进来,见到宋渺渺惊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常色。只对她抿唇浅浅笑了一下,然后走了过去,同傅竞舟交代了几句,把车钥匙递上,就走了。

    顾青岩歪头,微微一笑,对着站在外面的宋渺渺招了招手,“渺渺,你过来。”

    宋渺渺没动,她这会有些愣神,从刚才到现在,傅竞舟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就那么直接忽略过去了。

    顾青岩微眯了眼睛,直接走了过来,将她拉了进来。她才猛然回神,慌乱神色一晃而过,不自觉回握住了他的手,很紧,努力让自己保持淡然。

    “给老爷子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宋渺渺。”

    正在逗孩子的方雅康闻言,噗嗤一笑,将孩子抱了起来,笑道:“现在法律是允许一女嫁二夫了?我记得咱们渺渺可还是老五的媳妇呢,怎么这会又成你未婚妻了?有没有人给我补补课?我是不是之前错过了什么好戏了啊?”

    “大嫂?”她笑嘻嘻的看向钟秀君,明显是在挑事儿,又将目光落在了傅竞舟的身上。

    他倒是仍旧淡然的很,好像这些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钟秀君脸色一愣,冷笑道:“老二媳妇,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你也说了这是老五的媳妇,老五的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你问到我头上来。你也知道前阵子我儿子出了点事故,我忙的不行,还生了一场大病,家里头发生过什么事儿,在座任何人都比我清楚,你怎么就专挑着我问?”

    “哎呀,我这不是顺嘴么。以前家里头,大事儿小事儿您不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么,我自然而然就问您了,您不要介意啊。”方雅康仍是笑眯眯的,说完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

    可这气氛却陷入了尴尬。

    顾青岩余光往傅竞舟的方向瞥了一眼,然而,他仍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只揉了揉额头,说:“我有些累,想先回房休息一下。”

    老爷子唤了常姨,让去收拾房间,傅海明亲自把人背上去。

    等傅竞舟他们上了楼,老爷子才得空招呼顾青岩他们,说:“介意到偏厅说话吗?”

    “不了。”顾青岩客气的婉拒,“我们只是过来拜个年,家里头还有不少客人要招呼,就此告辞了。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大吉。”

    说完,顾青岩就带着宋渺渺离开了。

    搅和了傅家温馨和谐的假象,这也够了。只是傅竞舟这表现,不尽如人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