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16章:知恩图报
    顾皎月显然还不想走,他眼巴巴的看着顾青岩,可人却并没有看到她眼底的那一丝期盼,直接从她眼前走了过去。她没了由头留下来,便只能跟着离开。

    走出傅家祖宅的大门,顾皎月就有点忍不住,“我们这样也太没有礼貌了,人家都叫咱们坐了,咱们就这么出来。大哥你还说素质比他们高,没觉得高多少。”

    正说着的时候,迎面碰上个人,宋渺渺余光一瞥,满目诧异。对方像是没有看见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正准备去敲傅家的门。

    她猛地一转身,“宋江南?”

    对方闻言,嫣然回头。宋渺渺已经几步走到他的跟前,一下揪住他的衣服,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宋江南一下挣开她的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道:“我来这里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干什么?”他看了一眼后侧的那几个人,顾青岩他自然是认识的。

    眉目微微动了动,还是笑呵呵的叫了一声顾哥,然后拉着宋渺渺的手走到一旁,小声的问:“你怎么跟顾青岩在一块?你不该是在这里头的吗?”

    他指了指傅家的门。

    但宋渺渺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兀自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不会又来跟傅竞舟要钱吧?”

    宋江南嘿嘿了一声,说:“不是,你别管我,人家等着呢。”

    “不行,你现在马上就给我走。我告诉你,我现在跟傅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傅竞舟跟我更是没什么关系。我……我现在是顾青岩的女人,有本事,你就向他去要钱啊。”

    宋江南顿了顿,余光瞥了顾青岩一眼,然后扯开她的手,小声道:“好了,你别在这里跟我扯犊子了,你之前不是说跟我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了吗?我现在要做什么,你也管不着。行了,别在这里妨碍我。”

    宋渺渺半步都不退让,再次将他扯了回来,力道极大,衣服都给扯了没了形。

    “宋渺渺!你过分了啊!”宋江南的声音不由抬高了一倍。

    她倒是淡然,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顾青岩他们说:“你们先走,我一会回来。”

    说完,就强行扯着宋江南的衣服,往巷子深处走去。

    顾瓒想要跟过去,被顾青岩拦住,瞪了他一眼,说:“你过来,刚才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顾瓒皱眉,“咱们的账有的是时间算,我现在没工夫跟你扯淡。”

    他挣扎,却没有挣开顾青岩的手,反倒被他捏了软肋,疼的要命。差点就此趴下,顾皎月则站在旁边看好戏。

    “呀!呀!呀!”这一声比一声响亮,顾瓒急的跳脚,说;“你松手,你丫的偷袭!不是君子所为!”

    顾青岩笑,“我从来也不是君子,你说什么说。”

    说完,就勾着他离开了傅家祖宅大门口。

    ……

    宋渺渺拽着宋江南一路走了好远,直到宋江南猛地挣脱开她的手,十分不耐烦,“你要干什么?我都跟你说的那么清楚了,你干嘛还拉着我不放?别以为你仗着有人撑腰,我他妈就不敢揍你。”

    “不过话有说回来,你怎么又跟顾青岩勾搭上了?怎么想的?”

    宋渺渺不理会他的问题,不由分说,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来的十分突然,宋江南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像个炸了的公鸡,“你干什么!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你当然敢打我,你对我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的!就因为我不是你亲妹妹,你就可以这么对我了?”她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宋江南愣住,“你……你怎么知道的?”

    宋渺渺哼笑,宋江南似乎是立刻反应过来,“不对,你是听谁胡说八道的?是谁到你面前胡说八道的?那个杨翠薇,是不是?他妈的!这个丑女人,还嫌弃我家不够乱!早知道就应该做了她!”

    宋渺渺一句话也没说,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自言自语。

    “杨翠薇那个女人的话你不能相信,我告诉你,以前她跟我爸有一腿,她就是见不得我们家安宁,就是不想让妈走的……”

    杨翠薇是林甄以前的好朋友。

    他的话还没说完,宋渺渺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根本不管他说什么,“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她沉声问。

    宋江南退后一步,有点懵逼,“我……”

    “你为了不被人抓,你是不是故意跟厉越说自己不是亲生的?把所有的事儿都推到我这个不知情的人身上?”她一步步走近,将他逼退到墙角,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说:“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逃出生天了?你简直是痴人说梦!”

    宋渺渺一拳一拳用力的砸在他的身上,压低声音,道:“就算我不是你亲妹妹!你也不能这样对我!这些年,你从我这儿拿走多少好处?你甚至还要把我卖给夜总会做小姐!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那么多人死,你怎么不死!”

    “好了好了……”宋江南终是被她打的不耐烦,一下将她推开,“你没完没了了是吧?我……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嘛。再说了,就算你不是宋家亲生的,那也是亲养的。养育之恩,你不打算报了?就冲这一点,你帮我扛着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我可是宋家唯一的血脉,我要是死了,爸妈在九泉之下怎么还能安心?你就说吧,你在我们家那么多年,爸妈对你好不好?”

    宋渺渺哼笑,说:“你这话可说真是理所当然。要说报恩,那六年,还有六年前我嫁给傅竞舟,帮你们做的事儿,我这恩也算是报完了!”

    “宋渺渺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我爸妈把你养大成人,培养你那么多年。才短短六年,你说报完恩了?”

    “所以呢?我非要替你去死,我才算有良心?宋江南,我什么都不欠你!而且,你以为你把所有的事儿都赖在我的头上,说自己不是宋家的亲生儿子,人家就真的不会找你了?我要是真死了,你也别想跑!”宋渺渺眯了眼睛,笑道:“还有,你现在竟然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来傅家,你真是自寻死路。”

    宋江南眼珠子一转,立刻露出狗腿的样,伸手想要搭上她的肩膀,被宋渺渺一把甩开。他说:“我的好妹妹,我这不是也在想办法么,我不是真心想要把你推出去,见死不救的。”

    “我,我这不是拖延时间么,相比之下,我路子比你多,你说是不是?”

    宋渺渺不跟他扯犊子,把话题回归到正道上,“你老实交代,你来傅家干什么?”

    “我,我自然是有要紧事儿,才来的嘛。”他笑嘻嘻,显然是有事儿瞒着。

    “你说不说?”

    宋江南在原地转了一圈,余光一瞥,转头说:“谁在那里?”

    宋渺渺闻言,条件反射的转过头去,随即,宋江南猛地推了她一把,迅速的跑了。

    宋江南的力道很重,宋渺渺没有料到这一出,被推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宋江南!”她对着那个窜逃而去的背影大喊了一声,“你这个混蛋!”

    宋江南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

    傅竞舟坐在床头,沈悦桐打了一盆水,给他洗脸,拧了快热毛巾,递了过去,说:“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肯定累了,早点休息吧。我都说不来,你非要来,要是路上出点事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了。”

    傅竞舟揉了揉额头,浅笑,道:“我并不想当个例外。”

    他擦了擦脸,将毛巾递了过去,说:“刚才你看到那个宋渺渺的时候,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你们有过节?”

    “啊?”沈悦桐愣了愣,然后干干一笑,说:“没有,我跟她不熟。只是觉得他们来者不善,大过年的,碰上这种人,不是好兆头。”

    “是吗?”

    “不过我看顾青岩倒像是刻意过来宣布婚事的,刚才我好像听二婶说那个宋渺渺跟小叔有点关系,是不是?”他微仰着头,望着沈悦桐。

    她抿了下唇,说:“我哪儿知道。”

    她将毛巾放进盆里,端着脸盆正要出去,拉开门,正好碰上钟秀君。两人对视一眼,钟秀君接过她手里的盆,叫了佣人过来,说:“你怀着孕,这些事儿,就不要自己亲自做了。我叫常姨做了点心,你下去看看,顺便陪老爷子坐坐。”

    沈悦桐点头,下了楼。

    钟秀君进门,顺手房门关上,“我都说这儿有我在,你干嘛非要赶过来。”

    “我没事。”他说的淡淡然。

    钟秀君走到床边,摸了摸他的腿,叹了口气,说:“最好是没事,我就盼着你能没事。”

    傅竞舟浅笑,并未多说什么。

    默了一会,钟秀君说:“你来这一趟也好,想来老爷子还是会看在眼里。”

    她一边说,一边把水杯递了过去。

    傅竞舟喝了一口,垂着眼帘,看不出来他此时在想什么。

    钟秀君找了大师给他做了催眠,企图更改他的记忆,妄图把宋渺渺从他的脑子里抽出去。由着他的脑袋受创,大师说这样更容易些。可钟秀君对这种,还是不那么相信,总是担着心,生怕傅竞舟随时随地会想起些什么。

    正说着,房门被人敲响,钟秀君起身去开门,“这么快就……”她本以为是沈悦桐这么快就回来了,门一开,看到的却是傅家老三,傅海平。

    他笑容浅浅,扶了一下眼镜,说:“听说小三儿受了重伤,之前一直忙没顾上来瞧瞧他。今个正好有机会,就上来瞧瞧,不打扰吧?”

    “不会,当然不会。”钟秀君侧身,让他进去。

    傅海平双手背在身后,笑着走了进去,望着傅竞舟的眼神,是精明锐利的,“怎么样了?好点没有?”

    “多谢三叔关心,好多了。”

    “年轻人就是冲动,不过受了教训,长了记性,这样的经历倒也值得。是不是?”

    “您说的是。”

    钟秀君双手抱臂,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听着。

    这时,傅海平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说:“大嫂,我想跟小三儿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

    “啊,可以,当然可以。”

    说着,她便转身走到门口,想了想,转头看了傅海平一眼,说:“老三,能不能先出来说两句?”

    傅海平微的挑了一下眉,点了点头,说:“好。”

    随即,两人就先出去了。

    傅竞舟喝了口水,将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神色淡然。

    ……

    宋渺渺在半道上,碰到顾瓒。

    他眼睛上多了一圈乌青,他的眼睛一跳一跳的,还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上下看了她一圈,问:“你没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