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17章: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你没事吧?”

    不待宋渺渺说什么,顾瓒就自言自语的说道:“你没事儿,我有事儿。”

    他一下摁住了宋渺渺的肩膀,撑住自己的身子,一只手揉了揉脸颊,骂道:“疼死了。顾青岩这个混蛋,下手可真够狠的,一点儿情面都不留。若不是我这些年拿笔不拿刀,他未必能打得过我!”

    宋渺渺扶了他一下,嘁了一声,说:“说的好像你以前很厉害的样子。”

    这中间有个湖心花园,宋渺渺扶他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弯腰拍了拍他的腿,问:“没骨折吧?”

    “他敢打的我骨折么?看老爷子不打断他的腿。”

    “没觉得你家老爷子会打断他的腿,倒是会打断你的腿。”

    顾瓒啧啧了两声,“你干嘛要拆我台,我伤成这样,不也是因为你么?”

    宋渺渺侧头看着他,眨了眨眼,说:“那,谢谢你?”

    顾瓒用胳膊撞了她一下,“你这人……”

    “我都跟你说了,我的事儿别管,你还要那样闹腾。你也知道你哥是个混蛋,就不要在混蛋的脑袋上拔毛了啊。我跟你说,别说你哥会打你,你哥连女人都打。”宋渺渺笑着说道。

    “他还打过你啊?”

    “废话。”她抬起看天,不看不知道,一看还吓一跳,今晚竟是繁星满天。她双眼弯弯,脸上挂着笑。

    顾瓒望着她,半晌,才兀自回神,顺着她的视线,抬起头,说:“那你还干跟他?”

    “没得选,我的人生,从当初听我爸妈的话嫁给傅竞舟开始,就已经不受控制了。”她笑,收回了视线,转头看他,说:“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反正就像一匹疯掉的野马,追都追不回来了已经。所以,就随便吧,爱怎么样怎么样,只要我的女儿没事,一切都无所谓,我不反抗,我就由着他们把我捏圆搓扁,怎样都行。”

    “那怎么行,这样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她笑的更欢,“你星爷的电影看多了吧,电影是电影,现实是现实,很多人一辈子都只能当一只咸鱼,永远也翻不了身,这都是命。”

    她说完,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道:“回去吧,你记得别再为了我整什么幺蛾子了,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为我做任何事儿,我也不想连累你。”

    “那么早回去做什么,咱们去看戏。”

    “你这样子,还要去看戏啊。”

    顾瓒站了起来,努力睁大那只挂着黑眼圈的眼睛,说:“怎么?还不准伤残人士看戏了?走走走,扶着我。”

    宋渺渺也没拒绝,扶着她去了篮球场。

    看戏的人贼多,老老少少都有,也不怕冷,就那么挤在一块,好不热闹。

    已经没位置坐了,宋渺渺扶着他去旁边的石墩坐了下来,自己则站在他的身边,双手插进了口袋里,望着正前方的舞台,听着戏曲。她对这个不是太懂,听旁边的老太太给孙女讲戏,才晓得,上头唱的是梁祝。

    十八相送。

    哎,大过年的,好好的,怎么就演个悲剧呢。

    宋渺渺这样想。

    不过不管怎么样,最后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了,这样想,倒也勉强是个喜剧。

    宋渺渺眯着眼睛,神情专注,看着戏台。

    她突然想起刚才傅竞舟冷漠的样子,心头奄奄疼了一下,眼睛就不争气的热了起来。眼泪滴落的瞬间,她很快就低下了头,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

    刚把眼泪擦掉,顾瓒就用脚尖踢了一下宋渺渺,将她拉了过来,分了一半的位置给她,说:“你听懂了?还没跳坟呢,你就开始哭了。”

    “嘁,你能不破坏美感吗?”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纸巾,塞了过去,“别哭咯,你说说你以前有什么梦想?也不说梦想,你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做的事儿。”

    “别给我鸡汤,我现在听不进去。”她将纸巾攥进手心。

    “啧,你好歹是个当妈的人了,为了你的女儿,也应该积极向上一点。你都没争取一下,就放弃了自己整个人生。宋渺渺,你今年才几岁啊?你就这么放心把你的女儿交给别人?你确定傅竞舟现在那样子,能帮你好好带你女儿?就算他能,那他老婆呢?刚才你也听到了,沈悦桐怀孕了,日后她生个孩子出来,你的女儿还有什么地位?”他吸了一下鼻子,继续道:“一个人没有妈妈,才是最惨的。那首歌怎么唱的?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你女儿现在就是一根孤苦伶仃的杂草。”

    宋渺渺皱眉,“你别说了!她好歹是傅家的骨血……”

    “你觉得他们傅家缺这点骨血吗?”

    两人对视数秒,宋渺渺转开了头,心中郁结,“你别说话了。”

    然,这一番话,却搅动了宋渺渺心里的那一滩死水。

    顾瓒叹了口气,说:“有时候我也不得不佩服我哥,他以前是个病娇,家里头也没人重视他,都认为他活不过十八岁。结果你看他现在,你看的出来他以前是个体弱多病的人吗?看的出来,他曾经被人欺负到钻狗洞,钻裤裆吗?”

    “话说回来,他也挺惨,为了女人,拼死拼活跟人争权抢地盘,死里逃生好多次,好不容易有点作为,喜欢的女人却死了。”

    宋渺渺不懂,“以你们顾家的能耐,要个女孩子,还不容易吗?”

    “你不懂,那些个大人看起来对你和善,实则严苛的很。而且,我们顾家不兴继承制,要的是你自身的实力,你的手段,势力范围,要你自己亲自拿命去拼回来,你才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如果没那个能力,想都不用想,也没人会听你的话,更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我是不懂。”宋渺渺说:“不懂原来你哥那么长情,为了一个女人做那么多事儿,还为了一个女人,跟傅竞舟作对那么多年。”

    “感情这种事儿,谁说的准?有些人一夜忘情,有些人到死都无法放下自己的执念。而且不止我哥,傅竞舟不也没有放下么?”说到这里,顾瓒偷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道:“傅竞舟在背后一直养着那一家人,你应该知道的吧?现在影坛上那个董玉,不就是靠着他砸钱才有今天的么?听说背后特别横,特别牛逼,谁的帐都不买,闯祸了,傅竞舟给兜着。还有那家人,老爸是个赌鬼,每天在澳门要输上几百万,还不甘心,就是个吸血鬼。也就老妈还正常点。你说,这不都是有人宠着的缘故么?你说这些人,跟他傅竞舟有什么关系?他没这义务去养人家。说起来,我对那个叫做董歆的女孩子十分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宋渺渺说:“不知道有一句话吗?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活人斗不过死人,也无法取代。”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上倾情演出的演员。

    顾瓒说:“说的也是,这么多年了,我哥身边也没个正经女人。但他从来也不提,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深情,每次都觉得他已经把人忘了,也只有每次董歆忌日的时候,才觉得原来他一直记心里。我倒是见过那女孩子的照片,长得是真好看,笑起来像个太阳一样。大概想我们这样的人,都喜欢这种像太阳一样的女人。”

    宋渺渺不语,一只手拖着下巴,十分敷衍的应了一声。

    顾瓒侧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宋渺渺,其实你以前也是个像太阳一样的人,走到哪儿,都像是带着光。”

    “你别乘机说到我身上,我年纪大了,不吃这一套。”她说着,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说:“回去了,太冷了。还有,不要跟我提以前,特别是我的以前。我不想再重温,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谢谢。”

    说完,她就转身走了。

    顾瓒起的快了些,脚上一疼,哎呦了一声,差点摔倒。然,宋渺渺却头也不回。

    ……

    宋江南在镇子里跑了一圈,又找了个犄角疙瘩躲了一阵,笃定宋渺渺不会再追过来了,才又回到傅家祖宅门口,敲响了门。

    这一次,来开门的是常伯,上下看了他一眼,问:“您是?”

    “我找傅洪。”他直呼其名。

    “您是谁?找我们家老爷做什么?”常伯站在门口,上下打量,记忆里并没有见过这个人,并且这个人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人。

    宋江南不耐烦,皱了眉头,说:“你怎么那么多话?让我进去得了,不让我进去后果自负!”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家老爷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过年期间不见客。您要真是有事儿,可以联系他的秘书,活着……”

    常伯的话还没说完,宋江南就打断了他,冷笑一声,说:“你进去,跟傅洪说,我是那颗海洋之星的主人。”

    常伯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一声,进去同老爷子说了一声。

    傅洪听到海洋之星这四个字,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变,眼珠子转了一圈,放下了手里的杯子,低低的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说:“我出去瞧瞧。”

    所幸这个时候,他的身边也没几个人,只傅竞南坐在他的身边。常伯也是个有眼力劲的人,是悄悄在老爷子耳边说的。

    傅竞南识趣,并没有多问。

    傅洪双手背身后,大步走了出去。

    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声问常伯,“是个女人?”

    “不是,是个小伙子。”

    傅洪眉心微的蹙了一下,很快走到门口,见到站在外面的宋江南,微愣了一下。

    不等他先开口,宋江南就笑眯眯的,高声喊:“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