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18章:像个梦
    “爸!”

    安静的夜色里,这一声爸,显得格外响亮,在傅洪的耳朵里,就显得十分刺耳。他一下关上了身后的门,迅速出去,将他推到了墙根,“你叫我什么?”

    “你不是让木老板找蓝宝石项链的主人吗?我就是啊。”

    傅洪眼眸微动,深深看着他,良久,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冷哼一声,低声道:“你以为那么多年没见,我就不认识你了?你不是宋怀鲁家那个没出息的儿子吗?”

    宋江南拱了拱鼻子,整了整略有些凌乱的衣领,笑道:“我以前也不知道这事儿,一直到我妈死了,把项链亲自交给我,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是当年我的亲生母亲把我放在他们家门口的,襁褓里就放着这条项链。”

    傅洪的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仍保持着冷静,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你弄错了,我不是你的爸爸。”

    “如果不是,你干嘛那么紧张的来找人?而且,我找人查了,当年是你买下了这条项链,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项链。更重要的是,上面还刻着你跟我亲生母亲的名字缩写。FH,傅洪。我没说错吧?”宋江南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搭在了傅洪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然后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领子,笑说:“你放心,这件事我谁都没说。我来也没想过你能认回我这个儿子,只是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无家可归,无依无靠,手头上又没有钱,哪里都去不了。”

    “你到底是我的父亲,我长那么大,你可是没有出过一分钱来养育过我。也没有尽到过当父亲的责任……”

    不等他把话说完,傅洪便已经了然他来这一趟的意图,“你想要钱?”

    “哎,我也是没有办法,不得而为之。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宋家的人都差不多死光了,我那个妹妹又找到下家了。她是个女人,又长得漂亮,这方面不用担心。可我,当惯了少爷,这六年可是吃尽了苦头。原本,我是不用吃这种苦头的,爸爸你说是不是?”

    “不要叫我爸爸,我说了,我不是你爸爸。别乱叫。”

    “是吗?”宋江南挑了一下嘴角,“那你到底给不给我点活下去的动力?”

    傅洪眯了眼睛,双手搭在手杖上,沉吟片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老狐狸,脑子里一定不会想什么好事儿。过了一会,他突地低低的笑了笑,说:“你现在好像是在威胁我,你觉得以你一个人的能耐,能干出点什么事儿?我要是不给你钱,你想怎么样?”

    “那我就只能大张旗鼓的认爸爸了。”

    “你可以去试试看。”傅洪抬手拍掉了他的手,说:“小伙子,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我傅洪就算有私生子又怎么样?你觉得我在外头的私生子会少?你是不是忘记,傅家老五是怎么来的了?我说出来他是我儿子,他才是我儿子,我若不开口,你说破了嘴巴,就算拿着亲子鉴定,那也没戏。”

    “我看,你不如还是去找找你的亲生母亲。”说着,他便从怀里将那条项链拿了出来,放进了他的西服口袋,轻轻的拍了拍,说:“等你找到了,跟着你妈一起来找我来要钱,也不迟。”

    说完这句话,傅洪抬手,弄了一下他略有些凌乱的头发,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与其让你来冒充,不如让你妹妹宋渺渺来冒充,更叫人相信些。如果是她,我可能还真会给你个封口费。”

    宋江南闻言,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西裤,侧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不由吸了口气。强做镇定,“我光脚不怕你穿鞋的……”

    “我从来就不怕你们这些光脚的。”傅洪打断他的话,“你该再去好好调查调查,我年轻时候是干什么的。等你查清楚了,再好好考虑考虑,是不是真的想威胁我。”

    他一下扣住了宋江南抬起来的手,暗中较劲。

    片刻,他笑眯眯的松开了手,身后的门正好开启,他从口袋里拿出帕子,擦了擦手,深深看了宋江南一眼,便转身进了大门。

    宋江南咬牙,正要冲进去,大门迅速关上,将他锁在外面。他用力敲门,可这扇门,可门内的人却再没有理会。

    傅洪低低的咳嗽了一声,侧头看向常伯,说:“给我派个人跟着他,瞧好了他的一举一动,每天都要给我汇报。”

    “是,老爷。”

    “这事儿,暂且给我保密,谁都不准说。”

    “您放心。”

    傅洪点了点头,听到外面的叫嚣声,微微蹙了一下眉,但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进去了。

    常伯仍站在门口,约莫二十分钟,外面便没了声响。

    ……

    清晨,宋渺渺很早就醒来,坐在梳妆台前,涂涂抹抹,穿好衣服下楼。厅里只有老爷子一人在吃早餐。

    其他人,应该都在睡着。

    宋渺渺走过去,礼貌的叫了一声,正预备出去。老爷子叫住了她,“不吃早餐了?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不是不吃,宋渺渺是准备去镇上走走逛逛,看看哪儿能买点吃的。她虽然名义上是顾青岩的未婚妻,可实际地位是什么,她心里清楚,她自然不会厚着面皮,以为自己在这里,真当自己是大少奶奶一样。

    她笑了一下,“是吗?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她就在老爷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没一会,佣人就端了上来,白粥小菜,配着馒头和油条。很简单,又特别的接地气。

    宋渺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接地气的早餐了。

    她先拿毛巾擦了擦手,随后便开始吃了起来。她吃的专注,并没有发现老爷子一直看着她,等吃完了,一抬头,正好就与他的眼神撞上,那眼神说不出的奇怪。

    宋渺渺一愣,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说这老头子,不会是个老色狼吧?

    她抿了抿唇,咽下最后一口油条,笑了笑,说:“我吃完了,想出去走走,可以吗?”

    老爷子啧啧了两声,说:“真的,你笑起来的神态,还有刚刚吃东西的样子,真的特别像我一个老朋友。要不是我知道你的背景,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跟她有血缘关系。”

    宋渺渺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里,敷衍的笑笑,应了一声。

    老爷子见她拘谨,摆摆手,说:“去吧去吧。”

    “谢谢。”

    宋渺渺擦了擦嘴,便起身出去。

    出了大门,她才暗自松了口气,大清早的,镇子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吸到鼻子里,仿佛能尝出甜味来。她双手插在口袋里,沿着小道跑了一圈,等跑到镇子中心的广场时,有不少老头子老太太在那儿打太极。旁边还跟着五六岁的小孩子,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场面异常温馨。

    宋渺渺停下脚步,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慢慢的,心里竟滋生出一股暖意,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一样。她想,其实她这辈子的要求也不是那么高,不过是想平凡安康的过日子。有一天,也能跟自己喜欢的人白头到老,儿孙满堂。

    等到白发苍苍的时候,带着自己孙儿出来打打太极,跳跳广场舞。

    可如今,这样一个简单的念想,都似乎很难完成。

    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老人和小孩。阳光透过层层云雾照射下来,洒在她的身上。她不由抬起头,能够清晰看到穿过云层的暖黄色的光线,她眯着眼睛,仿佛看到这世界的美,嘴角不由慢慢往上扬起。

    她突然意识到,昨晚顾瓒说的那句话,像太阳一样的女人。

    不知过了多久,她睁开眼睛,低头便看到身侧多了个人。她吓了一跳,愣怔的大概两秒,才回过神来,迅速转开了视线。

    傅竞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边,也不知道在她的身边坐了有多久。

    她往四周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沈悦桐的人。傅竞舟的样子看起来很专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并且穿的有些单薄。

    这样冷的天气,只穿那么一点,对于他这个伤患来说,应该不怎么好吧。

    “你……不冷?”

    没有回应,甚至连头都没有转一下。她好像是对着空气在讲话。

    她盯着他光秃秃裸露在外面的脖子,犹豫了一会,拿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正想递过去的时候,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转过头,用一种极其冷淡的目光望着她,问:“你在跟我说话?”

    宋渺渺拿着围巾的手僵了僵,缓慢的收了回来,低头捣鼓,笑说:“不然呢?这里也没其他人吧。你……你还好吧?”

    “你说呢?”

    “看你的样子,应该还可以。”她说。

    傅竞舟只浅浅的勾了一下唇,那种感觉不陌生,她好像看到了曾经的傅竞舟,清清冷冷,仿佛对什么都不挂心。就算做一件暖人心肺的事儿,也暖不进心里。

    他就像个机器人,可以做到完美,却没有感情,让人抓狂。

    宋渺渺看着他,一时有些失神,脑子里不断闪现出在缅甸山林的情景,想到他那个热情似火的吻,想到他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放的样子。

    想到他那句我爱你。

    一切好像跟现在的他都对不上了。那个傅竞舟,就好像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一样,没有人看到过,除了她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