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20章:像个肿瘤
    宋渺渺看着眼前紧闭的门,只站了一会,就绕着远路,躲开了人群,回到了顾家。

    到了门口,正好瞧见不远处着急忙慌的顾瓒,想着他可能是在找她,就走过去叫了一声。顾瓒闻声,几秒才看到她,仍是一瘸一拐的向她跑过来。

    “刚才我在那边听老人家说有人掉湖里了,不是你吧?”

    “我觉得你是想问我,人家掉到湖里跟我有没有关系,是不是?”

    顾瓒说:“那就是说跟你有关系咯?你看着没事儿,那是谁掉湖里了?”

    宋渺渺想了想,说:“一个神经病。”

    “不是,你说清楚啊,刚才那些个大妈说的可愤慨了,感觉要把那个推人的女人浸猪笼似得。我跟你讲,这大山里头的的人啊,思想都特别的保守,有些事,一点儿都接受不了,你明白不?”

    宋渺渺摸了摸下巴,问:“那你的意思是,人家真会组织起来,过来抓我浸猪笼咯?”

    “说不定。”顾瓒一副认真的样子。

    宋渺渺捶了一下他的胸口,“鬼扯,回去了。啊,对了,你说你是检察官,检察官是干什么的?”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竟然不知道检察官是干什么的。”顾瓒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干什么?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吗?我又不搞政治,知道的那么清楚做什么?你说呀,你说说看呀,你们检察官是干什么的?看韩剧的时候,也听过这个职业,我就看人脸好看了,没注意是做什么用的。难得捉住一只现实检察官,来跟我分享一下,你平时都干嘛?”

    顾瓒说;“自己,我也说不清楚,检察官也分好几个部门,反贪污贿赂,渎职侵权啊;一些指定的犯罪案件;行政监察呀等等。”

    宋渺渺点了点下巴,转头,用一双沉静的眼睛看着他,并停下了脚步。

    顾瓒往前走了一步,这才反应过来,站住脚步,回头看她,见她那严肃的神情,略略顿了一下,笑了笑,说;“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这是想吃了我啊。”他所幸转过了身子,张开手臂,用一种特别轻挑的口吻,道:“来吧,来吃了我吧,要我把自己洗干净不?”

    宋渺渺睨了他一眼,过去,抬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脑门,“好歹是个公务员,正经点。”

    “现在又不是在单位。”

    “怪不得被咖啡泼了,看着是个正人君子,原来是个禽兽。你再这样下去,都找不到正经女朋友。”

    “不找不找。”他笑,一边笑一边伸手要去抱她。

    宋渺渺一弯身,从他的手臂下窜了过去,“你够了,我跟你说正经的。”

    顾瓒的双手还悬在半空,有点尴尬,他挑眉,甩了甩手,“得,正经的说。”

    “那你是管什么的?”

    “我反贪的。”

    宋渺渺眉梢一挑,默了好一会,用一种玩笑的口吻,道:“你开玩笑呢吧。”

    “骗你干什么,我就是反贪的。”

    宋渺渺垂着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紧抿着唇,脸上的肌肉都不自觉的跟着抽搐了一下,似乎是有点激动。顾瓒看着她,见她半天没有反应,还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伸手覆在了她的脑门上。

    宋渺渺迅速回神,一下扯开了他的手,笑着说:“好,太好了。”

    “怎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说完,就转身往顾宅的方向走。

    ……

    傅家祖宅内。

    沈悦桐受了惊,又呛了好几口水,现在整个人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脸色煞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钟秀君在床边来回渡步,佣人拿了取暖器上来,给她插上,钟秀君问:“没事吧?小腹痛不痛?除了冷,还有哪里难受?你一定要说,别忍着,知道吗?”

    沈悦桐咬着唇,一双眼睛,满是血丝,“妈,我受不了。她又回来了!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不要紧张,没事的!我说没事就没事的!”

    “有她在,竞舟肯定会都想起来,肯定的。到时候,竞舟也不会要我的孩子。”

    钟秀君说;“好了,我说不会就不会,我们傅家的人,谁都不可能再跟宋渺渺扯上任何一点关系,你放心吧。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医生来了没有。”

    说完,钟秀君就出去了。

    傅竞舟从楼下上来,恰好在房间门口碰上了洗完澡从房里出来的傅沅。他停下了轮椅,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道:“今天这事儿,多亏了小叔,要不是您来的及时,怕是要一尸两命了。”

    “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也用不着道谢。难不成,我还要见死不救吗?就是大过年,碰上这种事儿,谁都不高兴。更何况,她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这样掉下水,可不是闹着玩的。”

    傅沅脸上的神情格外严肃,但话到了这里,他又觉自己失言,说的太多,转而笑了笑,说;“我下去喝个姜汤,这湖水还真是冷的彻骨,不是开玩笑的。我洗了个热水澡,还是觉得冷的厉害。”

    “嗯,我去看看悦桐。要不,您先跟我一块进去瞧瞧?我想悦桐很想亲口跟您说一声谢谢。”

    傅沅微的顿了顿,暗暗的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也好。”

    说着,两人便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沈悦桐依旧卷缩在床上,听到动静,转头看了一眼,见到傅沅进来的时候,眼眸动了动,坐了起来,声音打着颤,道:“小叔。”

    “不用起来,躺着就是了,还好吧?”

    她点点头,说:“还好,就是冷。谢谢小叔救我,要不是你,今天大概是要一尸两命了。”

    她说着,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抖着身子,断断续续的说;“我刚才真的好怕,太冷了,那水一下子就灌了进来,我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太可怕了。”

    “你怎么会掉到水里去?”

    沈悦桐想要的便是这一句,她抿着唇,吸了吸鼻子,说:“我……我自己不小心。”

    傅竞舟立在旁边,说:“刚才我在外面,听那些老头老太太说是宋渺渺推你下去的。”

    沈悦桐抿了唇,只默不作声的掉眼泪,默了一会,只小声的说道:“我只希望我的孩子不要有事儿,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儿……”

    她哽咽着,突然就越哭越凶,“那我也真是没法子活了。”

    正说着,家庭医生赶到,给她做了全身的检查,又问了好几个问题,开了些孕妇能吃的药,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夜晚,傅竞舟帮着佣人一块照顾她。

    傅竞舟就坐在床边,喝茶看书,神色淡淡。

    沈悦桐睁开眼睛,看到他舒展的眉,好看的眼,那淡淡然的样子,叫她心头微动。覆在小腹的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这一刻,她终于还是正视了自己,她后悔啊,太后悔了!

    后悔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儿!就算再恨又如何!她终究还是傅竞舟的妻子,现在睡在他床上的人还是她不是吗?

    这孩子不能留,等出生了,就是个祸患。她不想失去傅竞舟,从来就不想。

    就算没了这个孩子,会导致她以后都不能生育,她也不能要!

    “在想什么?”

    傅竞舟的声音突然响起,沈悦桐吓了一跳,脸色都跟着白了几分,她抬起眼帘,对上他深邃的眼眸,平静异常,看不出他的心思,更捉摸不透他。

    她轻轻的扯了一下嘴角,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在想,我到底能不能平安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知道她危险,你为什么还要跟她单独相处?”

    她搅着被子,“我以为她没那么大的胆子。”

    “以后不要了。”他说的简短简单,可沈悦桐却觉得很暖心。

    她抬头看他,眼眶慢慢热了起来,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她咬着下唇,好一会,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脖子,说:“好,我以后不会了。”

    “嗯,好好休息吧。”他轻轻拍她的背脊,笑说;“别这样趴着,会挤到我孩子的。”

    沈悦桐闻言,愣怔了一下,这还是傅竞舟第一次,说到这肚子里的孩子。她的嘴角勉强的扯动了一下,喉咙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心里难受的紧。

    她慢慢的退开,坐在床上,愣愣的望着他,干笑了一声,说:“你刚才说什么?”

    傅竞舟将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伸手轻轻摸了摸,道:“我很期待我们的孩子。”

    虽隔着棉被,可沈悦桐却还是能够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温热,透过棉被和衣物,传到她的身体里。她笑,小心翼翼的将双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也不说话,只是笑。

    只有她自己知道,此事,她的心口有多酸。

    之后的两日还算平静,沈悦桐一直待在房间里,几乎是足不出户。傅竞舟则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着,那一日日的温柔,让沈悦桐心里越来越难受,并非常焦虑。

    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个肿瘤,让她浑身难受的不行。

    可偏偏这个孩子又那么的坚强,这样掉进水里,这番折腾,竟也好好的,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这件事,虽没人再提,但钟秀君并不打算就这样过去算了。当然,就算没有这件事,她也势必要去找宋渺渺。

    这天,天下雨,整个小镇都烟雾蒙蒙,镇上的人只能待在家里,就显得格外僻静。

    钟秀君独自一人来到顾家门口,敲开了顾家的门,她没进去,只叫顾家的人把宋渺渺叫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