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21章:该你们死了
    佣人进来找宋渺渺的时候,她正在陪老爷子看电视。

    顾青岩这两天似乎有点忙,没什么功夫管她,只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倒也安静清闲。除了顾瓒有点烦,顾皎月总是找她麻烦之外,她过的还算平静。

    本以为沈悦桐掉进水里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不成想,他们还是找上了门。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就放过她,沈悦桐也不是就哑巴亏的人,她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势必是要在她的身上咬下一块肉的。

    她吃完手里最后一点橘子,应了一声,就站了起来。

    老爷子说:“不想去,可以拒绝。”

    宋渺渺笑笑,拍了拍手,说:“要去,有些事情应该要说清楚,我不背黑锅。”

    随后,她拿了把伞,就出了门。

    钟秀君背脊挺得笔直,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雨幕中,神色肃穆。宋渺渺抹了一下嘴巴,撑开伞,笑着走过去,说:“好久不见。”

    钟秀君不语,只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往湖心花园走去。

    宋渺渺亦步亦趋跟在她的后面,雨越下越大,只一会,雨水便弄湿了她的裤脚,一路过上,一个人都没有。仍是在湖边,钟秀君停住了脚步。

    宋渺渺对着湖有几分忌惮,便挪开了几步,走的远了一点。

    “我猜,您找我是为了沈悦桐下水的事儿吧,其实这件事……”

    “不全是。”钟秀君转过身,与她面对而站,气势很强。

    宋渺渺笑着耸肩,并未说话。

    “沈悦桐没事,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我今天来找你,是想求你。”钟秀君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目光坚定。

    最后三个字,让宋渺渺略微愣了愣,转而笑起来,“您求我?”

    “是,我求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儿子面前,他已经把你忘了。我求你不要再对他纠缠不休,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离开这里,并且你还可以跟你的小恬在一起。只要你答应,永远都不会再见我儿子。”

    宋渺渺眯了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她穿的是棉鞋,鞋头已经湿了一大片,她的脚边有一个巨大的水坑,只要再稍稍挪动一步,她整个鞋子,就会湿透。

    她抬起脚,轻轻的在水面上点了一下,再点一下。像个孩子似得,竟玩了起来。

    钟秀君没那么多耐心,“我在跟你说话。”

    “沈悦桐是自己跳下水的。”她突然牛头不对马嘴,说了这样一句,“你说,如果这一遭,她不小心没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们会放过我吗?”

    钟秀君抿了唇,“我说了,她没事,这件事我不追究。”

    宋渺渺抬起头,往前走了一步,与她对视片刻,说:“不,你要追究,你要追究,为什么她怀着傅竞舟的孩子,还要这样糟践自己,来陷害我。若是孩子真的没了,她岂不是得不偿失?这孩子到底是不是傅竞舟的,她竟然可以义无反顾,想都不想就这样跳下去。”

    “我想,换做任何一个人,肚子里怀着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做这样危险的举动。损人不利己,何必呢。您说是不是?更何况,您刚才也说了,傅竞舟已经把我忘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多此一举?为什么?!她的目的,到底是想害我,还是想害死自己肚里的孩子,顺便陷害我?”

    钟秀君眉头皱着,“我说了,她没事,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好。你到底肯不肯走?”

    宋渺渺脸上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反问:“您觉得我现在还能走到哪里去?您让我离开,是想让我去死吧?既然傅竞舟已经把我忘了,你就该淡定点,不然,你越是这样,就越发激起他对我的好奇,非要一探究竟,那你们的心机就白费了。”

    “还有,好好看着沈悦桐,我怕这一次,她没整到我,不会就此甘心。别让她再做伤害自己,伤害你们傅家子孙的事儿了。”宋渺渺对着手呵了口气,说;“太冷了,我要回去了,再见。”

    她转身,正欲离开。

    钟秀君急切的说道:“你若不走,也是死路一条!”

    宋渺渺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笑说:“在缅甸,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以后该你们死了。”

    说完这句话,宋渺渺脚步不停,径直离开,不管钟秀君在身后还说了些什么,跟她都没有任何关系。她说的每一句话,对宋渺渺来说,全是废话,毫无意义。

    在缅甸那些非人的生活,倒是练就了她的意志力。

    回到顾家的时候,天上竟然开始飘雪,雨夹杂着雪花,看样子,这温度还得降。

    她收伞,进了屋子。顾瓒懒洋洋的从楼上下来,见着她从外面回来,顺嘴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外头下那么大雨。”

    “去澄清点事儿。二少爷倒是肯起来了。”

    “雨天最适合睡懒觉了,你不知道?”

    宋渺渺走进大厅,笑道:“睡觉是浪费生命。”

    她拍了拍身上的雨水,坐在了暖气边上,老爷子将手里的暖手宝递给了她,宋渺渺道了声谢谢,便接了过来。

    很难想象,在顾家,竟然可以这样和谐的,安稳的,坐在一起看电视吃茶。

    晚饭,顾青岩回来了,带着一身风霜。头发上沾染了不少雪花,下午的时候,雨停了,开始飘起了大雪。天黑的很快,宋渺渺坐在窗子边上,看了一下午的雪。

    他脱掉了外套,递给佣人,入座。

    老爷子瞧了他一眼,笑眯眯,说;“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搞定了?”

    顾青岩知道老爷子这话里的意思,回道:“暂时搞定,但后续应该还会继续,不过您不用担心,我兜得住。”

    顾青岩在大年初一的晚上,在家里头宣布了宋渺渺成为他未婚妻的事儿,原本是在家里头,消息不该传的那样快,但不出两天,这件事就传到了神鹰厉老爷子的耳朵里,当天,厉二少厉越就挨了重罚,并出了江湖追杀令,不管是谁,但凡是帮助宋渺渺的,后果自负。

    这话,自是说给顾家的人听得。

    随后,短短两天,两派人就起了四五次冲突。顾青岩自是忙的不可开交,一方面要应对神鹰的人,另一方面还要整顿内部自己的人。

    这一次,神鹰和顾家谁能站主导的位置,很重要。

    顾青岩喝了口热汤,慢慢身子便暖和了起来。

    宋渺渺给他夹了快肉,放在碗里,他侧目看了她一眼,夹起来吃掉。

    吃完饭,顾青岩就回房间洗澡。

    宋渺渺在客厅坐了起来,也借口上了楼。经过顾青岩房间的时候,她略略驻足,犹豫了一下,敲开了他的房门。

    顾青岩刚好洗完澡,拉开了门,上衣都没有穿,只穿了一条松垮垮的睡裤,看了她一眼,就转身进去,门给她留着没有关。

    宋渺渺进去,房间里的暖气还没上来,有点冷,“你不冷?”

    她的视线在他裸露的上半身扫了一眼,身材强健,前后有一条很长的伤疤,像一条蜈蚣附在身上,肚脐的旁边,有个疤痕,估计是中弹过后留下的。这一具身体,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疤。

    在宋渺渺看的愣神的时候,顾青岩已经穿上了衣服,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坐在了沙发上,将丢在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放在一侧,“有事?”

    宋渺渺回过神,脑子里回响起顾瓒说的那句话,说顾青岩小时候是个病娇。而他现在的样子,跟病娇两个字半点都攀不上关系。

    她走过去,蹲下,仰头看着他,问:“你之后是什么打算?”

    “你先留下这里。”

    “我知道你有个娱乐公司。”

    顾青岩抬起了眼帘,对上了她的视线,没有开口,只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宋渺渺抿了下唇,继续道:“你能捧我上位吗?”

    顾青岩闻言,眯了眼眸,扬了扬下巴,“站起来。”

    宋渺渺依言,站了起来,他的视线,便赤裸裸的在她的身上看了好一会,摸了摸下巴,轻挑的说:“要不,脱了再看看?”

    宋渺渺啧了一声,不理会他的不正经,道:“我觉得变成公众人物的话,他们比较难下手,一方面能保护我自己,另一方面艺人这个身份,比普通人要更具影响力,有些事曝光起来也方便。还有,你想膈应傅竞舟,也更容易些,你说呢?”

    顾青岩吸了口烟,旋即将烟雾全数吐在她的脸上。宋渺渺下意识的避开,抬手挥了一下,低低的咳嗽了一声,眉心微蹙。

    “试试,不过火不火看命,你死不死也看命。”

    成为公众人物,并不代表着,人家不好动手,反过来说,不是当红流量,少个一个两个十八线开外的明星,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别想着掀起舆论。

    所以风险很大。

    她刚起头,想要一炮而红,很难,也很简单。

    她笑说:“我暂时不会死,他们也不会让我死,我有秘密。”

    顾青岩起身,拍拍她的脸颊,“那就自求多福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