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25章:未婚妻
    那人继续在宋渺渺的耳边说:“你看看傅三少,他从进来坐下到现在,几乎没开过口,也不怎么笑。你可能不知道,但凡是三少投资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女主角一定是董玉。你知道吧?”

    宋渺渺刚才喝了一大杯红酒,胃里还难受的紧,没多少心思去听他的这些废话,关于董玉和傅竞舟的事儿,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点点头。

    那人将倒着茅台的酒杯放在了她的面前,轻弹了一下酒杯,说:“现在把董玉换了,他还没有撤资,你是不是该好好的去讨好一下,感谢感谢?”

    “您说的没错。”宋渺渺放下筷子,拿起酒杯,站了起来,走到傅竞舟的身边,笑眼盈盈的看着他,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说:“感谢傅三少给我这次出头的机会,我干了,您随意。”

    她说着,仰头一口饮尽了杯子里的酒,火辣辣的划过喉咙,进入胃部。原本就不舒服的胃,这会更是翻江倒海,火烧火燎。

    坐在旁边的季程余光瞧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傅竞舟,他没有指示,他也不好擅自做出回应。傅竞舟仍是不动声色,慢条斯理的吃着他专属的食物。

    仿佛在场的所有事儿,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连宋渺渺喝的这一杯酒,也与他毫无关系。

    可既然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又为什么还要来参加这样无聊的饭局?装13吗?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旁边的人都在等着看笑话。

    那个怂恿宋渺渺过来敬酒的,对着宋渺渺招了招手,说:“来,过来。”

    宋渺渺依言过去,他拿起茅台,又帮她满上,说:“人家没有反应,就说明诚意不够。为了以后的星途,你得再加把油。”他扬了扬下去,小声的说了声去吧。

    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大概是想用傅竞舟的名义,把她灌醉。

    她余光扫了一眼顾青岩,这人同旁边的人热聊,压根就不管她。她心中不快,但也没有办法,抿唇笑了一下,再次走到傅竞舟的跟前,盯着他清冷的侧脸,咬了咬唇,说:“好,那我就喝到傅三少您满意为止。”

    她对季程说;“你帮我开一瓶新的出来,谢谢。”

    说完,她就开始喝,一杯又一杯。她酒量还可以,但也禁不住这种喝法。

    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下去,只觉得包间里的人好像越来越多,傅竞舟一下变成了三个,还是那冷冷的模样,自顾自的吃东西,喝水。动作慢条斯理,装矜贵。

    她喝下第N杯,身子一歪,若不是季程手快,她这会大概就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了。

    她哼了一声,把空杯子递过去,含含糊糊的说;“满上。”

    “可以了,不用喝了。”季程说。

    然,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哎哎哎了几声,说:“你说了可不算,三少还没开口呢。”

    宋渺渺靠在季程的身上,伸手要去抢他手里的酒瓶,被他避开。他看了傅竞舟一眼,可他依旧没什么反应,这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宋渺渺现在的状况不是喝醉那么简单,她脸色清白,过渡饮酒,会出事的。

    “你给我,我没事。”

    顾青岩坐在位置上,眯眼看着无动于衷的傅竞舟,眉梢轻挑。两人仿佛在暗中较劲,等着谁先出手。

    但这毫无意义,就算宋渺渺现在喝死在这里,他顾青岩也不会心痛,可他傅竞舟可不一样。

    就在几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很明显对宋渺渺有点意图的富二代站了起来,走到宋渺渺身边,将她拽了过来,顺手吃了她一把豆腐。宋渺渺有感觉,却没有能力反抗,她猫叫一样嘤咛了一声。

    “好了好了,欺负一个小女子算是怎么回事儿。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她一马,行不?”

    “哎呦,秦少爷,这是心疼了呀。”

    “哪里哪里,咱们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传出去可不好听啊。是不是?人都这样了,就算了呗。傅三少,你说是不是?董玉也做了那么多年女主角了,出道到现在都是顺风顺水,现在留个机会给新人,反正也威胁不到她的地位不是?”

    傅竞舟终于吃的差不多了,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转头,目光在宋渺渺的脸上扫了一眼,说:“我若不高兴,又怎么还会跟你们一块在这儿吃饭。更何况,她还是顾哥的未婚妻,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啊!”富二代闻言,一下松开了手。

    他松的太快,宋渺渺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脑袋重重撞在了墙上,只听她哎呦了一声,便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时不时的晃晃手,说一句,我没醉。

    此话一出,原本那些个看好戏的人,脸色均是一变,特别是刚才挑事儿的中年男子,还有站在这边的富二代。脸色煞白煞白的,扯扯嘴角,干笑,说:“原来是顾爷的女人啊,怎么不早说呢。”

    富二代看着歪倒在地上宋渺渺,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正好这个时候有服务员进来,便叫人过来把宋渺渺从地上拉起来。

    服务员瘦小,宋渺渺虽轻,但对方是个女孩子,到底也拽不动她,刚刚拉起来,宋渺渺整个人又歪倒下去,服务员扯动了两下,宋渺渺便不受控制的往傅竞舟的方向倒了过去。

    紧接着,她便一下子倒在了他的身上,并一路下滑,脑袋直接扑在了傅竞舟的重点部位,非常敏感,非常……

    傅竞舟虽淡定,可还是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季程立刻将人扶了起来。

    傅竞舟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看向了顾青岩,说:“吃的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把人交给顾爷。”

    说完,他便起身,拿了放在一侧的手杖,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行至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舔了舔嘴唇,不过是无意的一下,竟也会有反应。季程出来,傅竞舟说:“我先去一趟卫生间,你去外面等我。”

    “不用我陪你去?”

    “不用。”

    季程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依言先去开车。

    傅竞舟缓步去了卫生间。

    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再者他们都知道宋渺渺是顾青岩的未婚妻,也就没了兴致继续下去,傅竞舟出去没一会,就散了场。

    宋渺渺是喝醉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顾青岩也没管她,出去接了个电话,就没有再回来。

    傅竞舟从卫生间回来,路过包间的时候,里头的服务生对着趴在桌子上的宋渺渺,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刚听他们说,这是顾先生的未婚妻,要不去找找顾先生吧?”

    “不用找了,我刚看到他接电话,下电梯走了好像。”

    “不会吧,这不是他未婚妻吗?”

    “啧啧,谁知道到底是未婚妻还是什么,说不定就是那种小姐呢。”

    “这穿着打扮,不像啊。”

    “能在这些有钱人身边的,能是一般的小姐么?你可真是天真。”

    两个服务生正在讨论的时候,傅竞舟缓步走了进来,“你们在说什么?”

    他突然进来,两个年轻的服务生吓了一跳,愣了愣,立刻低下头,齐齐的说:“傅先生。”

    “我问你们在说什么?”

    两个人只把头低的低低的,一句话也不说。

    傅竞舟默了一会,将目光落在趴在那儿,仍一动不动的宋渺渺,问:“她怎么了?为什么趴在这里?”

    “应该是喝醉了。”其中一个服务生回答,“也没有人带她回去,我们也在商量,该怎么办。”

    “傅先生,刚才您也在这里吃饭,这应该也是您的朋友吧?”另一个服务生说。

    傅竞舟没有回答,只走了过去,站在宋渺渺的身边,只稍微动了一下,这人便像一滩烂泥一样,从椅子上滑了下去,倒在了地上。脸色青白青白的,看起来非常不正常。

    两个服务生都吓了一跳,小声的说;“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傅竞舟没有多想,说:“帮我扶她下去。”

    季程的车子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两个服务生扶着宋渺渺,傅竞舟跟在后面。

    季程远远看见,立刻走了过去,询问了一下情况,立刻将宋渺渺打横抱了起来,放上了车。

    “得去医院。”季程对傅竞舟说。

    像是在征求同意。

    傅竞舟点了一下头,跟着上了车。

    宋渺渺卷缩成一团,倒在座位上,眉头紧紧皱着,看起来似乎很难过的样子。

    傅竞舟就坐在她的身侧,余光里全是她皱着眉头难受的脸,他的心上突然有些难受,催促了一句,“快点。”

    季程透过车前镜,瞧了他一眼,应了一声,便加快了车速。

    很快就到了医院急诊,说明情况后,经过医生的检查,打上了吊瓶。

    她躺在急症室里,傅竞舟和季程站在急症室外,季程说:“应该不会有事。”

    傅竞舟余光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似乎在说,有没有事与我有什么关系,但他却没有说出口,是淡淡嗯了一声。

    医生出来,说是家属可以进去看一下,季程回头看他。

    傅竞舟说:“你进去看看。”

    “好。”季程应声。

    急症室的门打开,傅竞舟的目光不由往里看了一眼,那眼神,骗不了人。而这一眼,正好被季程看到,其实他应该是想进来看一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