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27章:商量
    宋渺渺从弄堂出去的时候,看到袁湘湘蹲靠在车边,似乎在等她。

    她才想起来,快速走了过去,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忘了跟你打招呼。”

    “没关系。”袁湘湘站了起来,“我也是有话想跟你说,才等在这里的,怎么样?事情处理好了?”

    “差不多了吧,不过我现在要去上课。表演课。”

    袁湘湘看着她,半晌,问:“你真要走这条路?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我很坚定我要走这条路,也必须走这条路。今天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刚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袁湘湘没有立刻说话,只看着她,好一会之后,嗤笑了一声,摇摇头,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蛋,笑道:“行,我未来的大明星,以后我向你要签名,你可别拒绝啊。”

    “神经。”

    “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

    宋渺渺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好,正好我也饿了。不过我不能像以前那么吃了,要管理身材。”

    “晓得了。”袁湘湘啧了一声。

    两人上车,袁湘湘找了一家环境不错的中餐厅,档次比较高,离市区有点远。她们要了个包间,袁湘湘点菜,要他们少油少盐。

    等服务生出去,包间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个。

    宋渺渺喝了口茶,一边上网去耍关于她的新闻,顺便还看了看董玉那群粉丝的战斗力。

    很强悍,几乎各个娱乐号下面,全是对她的讨伐。有水军,自然也有真粉丝。

    骂人的话,什么都有,连带着祖宗十八代,都一块给骂进去了。

    她看的认真,袁湘湘一把将她的手机拿了过去,放在一侧,说:“有什么好看的,这些人也就只会在网上耍耍嘴皮子,要真见着你本人,看他们敢不敢骂一句。”

    “我就是看着玩,我不生气。脑残粉不都这样吗?说不定以后我也有这样一批脑残粉,到时候可以骂回去,是不是?”

    “你倒是想的很通透。”袁湘湘喝了口水,包间里没有别人,她也就不避讳,说:“老实说,你现在都这个年纪了,去干这一行,不太明智。而且,你要知道,你进了这个圈子,你过去的那些事儿,全部都会被挖出来。到时候,你能承受吗?”

    “能,怎么不能,我巴不得他们把我扒的干干净净,最好把我家里的事儿全部都扒出来。”她笑,对此不以为意,道:“你不用替我担心,我在决定做这一行之前,我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就因为想的很清楚,我才选择走这条路。而且,我也不是单枪匹马呀,背后有人会帮我的。”

    “谁?傅竞舟?”

    “不是。”她否认,“哎呀,你就不要问了。”

    “前段时间,你做什么去了?突然就消失了,打你电话也不通,听说小恬出国做手术去了,情况怎么样?好吗?”

    宋渺渺抿唇,好一会,才笑说:“好,一切都好。”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有事,你就说,能帮的我肯定帮你。”

    袁湘湘苦口婆心,她不知道宋渺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但看她的模样,必然不是什么好事儿。可宋渺渺不愿说,她又不能逼问。

    最后,一顿饭吃饭,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聊了一些有的没的。

    出了饭店,宋渺渺就叫车走了,她来不及了,到培训班的时候,迟到了三分钟。

    这是一对一的教学,老师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她进去,老师就坐在椅子上看手机。见她进来,表情并不好。

    “你迟到了。”

    “抱歉,下次不会了。”

    “你到不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我确实是迟到了。”

    老师在她的脸上逡巡了片刻,眉梢一挑,笑说:“你是今天新闻的女主角啊,本人比上镜漂亮点。”

    “谢谢。”

    “以前没学过表演?”

    宋渺渺摇头。

    “那跑过龙套吗?”

    她还是摇头。

    老师笑,“明白了,那你是想要认真演戏呢?还是只是想要红。”

    “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演员跟明星还是不一样的,你若是想认真的演,我就认真的教你,甚至还以为跟到现场去指导,但你如果只是想要红,会一点皮毛也可以应付了。你不浪费我的时间,我也不浪费你的时间。”

    林甄一直以来教导她的宗旨是,没指望你成为顶尖,但学习的时候必须认真,拿出自己最大的努力。宋渺渺心里是想速成,能够爆红。

    但一个人真的想要红起来,随随便便应付,一定不可能。每个红起来的明星,必然有他可取的地方。

    她现在是新人,董玉这样一搞,她还没出来,名声就已经被搞臭了,如果再不认真,那么她就别想着红了。

    董玉这一举,不但是给她下马威,更是想要从彻底断掉她进娱乐圈的心思。

    她说:“我当然想要认真演戏,当然,我也想红。”

    “这个想法没错,红是每个艺人心里都想的事儿,刚才我以为你会跟我说你没想红,那就虚伪了。”

    宋渺渺笑,“我相信每个红起来的明星,都不可能是简简单单应付了事的。我没有这个资本,就只能认认真真的来,红不红就看命运了。”

    “你这句话,好像是在解释什么。”宋渺渺正欲辩解,老师抬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不用跟我解释,娱乐八卦那些报道,我都不信。很多都是看图说话,造谣全凭一张嘴,白的能说成黑的,黑的也能说成白的。但进了娱乐圈,就要有这个承受能力。脏水,以后多的事。”

    随后,这个老师也没有多废话,开始上课。

    一共三个小时,宋渺渺听的很认真,开始有点不习惯,在老师的引到下,倒也渐渐放开了。

    下课的时候,互相交换了电话和微信。

    出了写字楼,顾青岩安排的车子,就停在她的面前,带她回家。

    车子在门口停住,正好碰上顾瓒拉着个箱子进门,他听到动静,停住脚步,回头就看到宋渺渺从车上下来。

    “回来啦?”

    “你这是?”

    “我搬回来住。”

    宋渺渺跟他一块进去,小声的说:“你之前不是说要跟家人划清界限的吗?怎么搬回来住了?”

    他像是没有听到宋渺渺的话,“你的新闻我看了,真是无稽之谈,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哥不给你处理,我给你处理。”

    “干什么?我们的检察官,你这是准备下海经商了?”她打趣。

    “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我真不介意辞职下海经商。”他说的还挺认真,顺手把行李递给了佣人。

    老爷子从楼上下来,看到顾瓒拉着箱子回来,笑说:“臭小子,终于肯回家了?”

    “不知道这家里还有没有我的房间。”

    “当然有,一直给你留着呢。看样子,我的面子还是渺渺的大,我三请四请,你就是不肯回来。渺渺一住进来,你就屁颠屁颠跟着回来了,你这小子哦。”

    他慢悠悠的走下来,没好气的说。

    顾瓒耸耸肩,道:“谁说我是为了渺渺,我是为了您,您不记得正月里的时候,您拉着我都快要哭了,您都那样说了,我要再不搬回来,我就是个畜牲。”

    “你就是个畜牲。”老爷子非常顺的回了一句。

    顾瓒啧啧了两声,旋即对老保姆,说:“王妈,今天多烧几个菜,我回家啦。”

    “知道哩。”

    宋渺渺今天一整天还没换过衣服,身上酸臭味很重,亏得刚才表演老师竟然也不说一句,她自己都给忘了。她说了一声,就上楼洗澡去了。

    正预备回房间,就看到顾青岩穿着家居服,从房间里出来,睡眼惺忪。

    两人碰上,顾青岩打了个哈欠,“回来了。”

    宋渺渺嗯了一声,正要进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退了回来,“昨天,是你把我送进医院的?”

    顾青岩懒懒靠在墙上,那模样像是没有睡醒,半眯着眼睛,望着她,似笑非笑。

    她想了想,又道:“昨天你应该帮我。”

    他轻笑一声,“为什么帮你?”

    “那你也不能眼看着他们故意灌我酒,还不为所动啊。还把我丢在医院,别人还以为我是仗着你拿到的角色,但你也没捧我啊。”

    “你还要我怎么捧你?我已经让李盛把公司所有最好的资源都放在你身上,这角色你敢说不是我帮你拿到的?”

    宋渺渺不语。

    “还有,昨天可不是我送你去医院的,我手下的人跟我说,是傅竞舟送你去医院的,你要谢,就去谢谢他。”他啧啧了两声,“不过这小子,倒是很沉得住气,昨天就由着你那么喝酒。也由着你在我身边呆着,这可跟义无反顾去腼腆的那个傅竞舟不太一样。”

    宋渺渺不与他谈这个,转了话题,“你能帮我弄到钟秀君的手机号码吗?我有事儿找她。”

    “一会过来向我要。”

    说完,他弄了弄个头发,就下楼吃东西去了。

    宋渺渺洗完澡,换了身衣服,下楼的时候,正好开饭。顾青岩的效率很快,吃饭的时候,就把号码交给了她。

    饭后,宋渺渺找了个时间,给钟秀君打了个电话,邀约她一起吃个午餐。

    钟秀君倒是没有任何犹豫,大概也是看到新闻了。

    第二天,宋渺渺专门打扮了一下才出门。

    按照约定的时间,她提早了十分钟,要了个包间,坐定之后,她给钟秀君发了个短信。

    大概五分钟之后,钟秀君推门走了进来。

    她刚一进门,宋渺渺就站了起来,微笑着请她坐下。

    钟秀君面无表情,刚一坐下,就质问:“你想怎么样?”

    “新闻您也看见了?”

    “嗬,铺天盖地的新闻,想不看见很难。”

    “嗯,也对。”她喝了口水,又伸手帮钟秀君倒了一杯,说:“其实那天的事儿跟报道上的一点都不一样,不知道您想不想听我说一说?”

    “我不想听废话,我只想知道你叫我出来,想做什么?”

    宋渺渺笑,抬起眼帘,对上她的目光,想了想,说:“我想傅竞舟可以站出来解释当天的事儿,并且让他的情人。哦,也就是新闻的另一个女主角董玉,跟着出来解释,并给我做电影女配。”

    钟秀君哼了一声,“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宋渺渺垂了眼帘,手指轻轻的在杯沿上打转,默了一会,说:“您说傅竞舟把我忘了,可我想我们两个人啊,可是经历过生死的,这样深刻的记忆,我就不信,他可以彻底的忘记。我们还有女儿,还有很多很多事儿,我就不信,我一样一样的跟他说,他会想不起来。”

    “还有,您难道希望,他跟董歆的妹妹,或者说跟董歆的一家,一直这样纠缠不清吗?”

    钟秀君一言不发,心思几转。

    宋渺渺继续道:“还有这一出新闻,您以为是谁搞出来的?我那个电影,原本是董玉的,我背后不是没有靠山,她有那么大的能耐来弄我,你以为是谁给她撑得腰?”

    “而且我想您应该不会不知道,傅竞舟已经养董玉这一家子很多年了,在圈内,董玉是傅竞舟的情人,这都是大家默认的事儿。现在沈悦桐也怀孕了,您应该希望他们夫妻两,能够好好的过下去。但您看,董玉这个人,看上去像是甘于躲在后面当情妇的人吗?您就不打算管管?”

    “难不成您要等到她找上门来,您才愿意出面。”

    钟秀君的脸色微沉,冷冷看着她,沉默片刻,她冷然一笑,“你现在好像是在威胁我?并以此来指使我做事。”

    “哪有,我怎么敢这样做。我只是来跟您商量,好好的商量商量。不然,我就只能亲自去找傅竞舟商量这件事了,毕竟关乎我的未来。这件事若是不解决好,别说想红了,估计娱乐圈都走不进去。我也是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我知道我去找傅竞舟,您一定不高兴,所以我才找您的啊。”

    她笑,笑容特别的灿烂,“您,不会想要拒绝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