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28章:明争暗斗
    宋渺渺叹了口气,“您要是拒绝我,那我就只好去找傅竞舟说说了。”

    钟秀君心里气的很,可她却没有办法拒绝她的要求。

    她深吸一口气,紧抿着唇,好一会之后,她才笑了笑,摇了摇头,说:“想不到,有一天你竟然会来威胁我。”

    “没办法,人总要活下去,既然活下去了,就该做点事儿,不能再被人踩着走了,您说是不是?不然,我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话音刚落,包间的门打开,服务生开始上菜,宋渺渺闭了嘴巴,不再说话。

    宋渺渺只点了五个菜,四菜一汤,还都是素菜。对于当明星这件事,她倒是很认真,自从李盛跟她说要控制食欲,这两天她只是素食,并严格按照他发过来的营养餐在吃。

    其实两人面对对方,并没有什么心情吃这顿饭,钟秀君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宋渺渺则慢条斯理的吃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正安静的时候,李盛给她来了电话。

    第一个是询问她事情怎么样了,第二就给她带来了一个坏的消息,导演和投资方决定不用她做女主角,并且这个电影项目,要无期限的搁置了。

    也就是告知她,她的机会没有了。

    宋渺渺很淡定,只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放下了筷子,道:“伯母,我希望您尽快给我一个答案,我可能没有很多耐心等你考虑了。”

    钟秀君自知不可能拒绝,也没有办法拒绝。她咬下,吞下这一口气,点了点头,说:“好。我会如你所愿,但我也希望你可以离我的儿子远远的,不然,你一定不会如愿以偿。”

    “那是自然。我既然找了您,我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宋渺渺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嘴里的味道,起身,“我还有别的事儿,就先走了,账单我已经结过了,您慢用。”

    说完,宋渺渺就戴上墨镜,就此离开了。

    包间的门关上,钟秀君便不受控制,一扬手,将桌上的杯子扫落在了地上。

    宋渺渺这刚走出餐厅的门,就瞧见站在不远处的沈悦桐。

    她眉梢微微挑了挑,站住了脚步,与她对视数秒,走了过去。

    墨镜上,倒映着沈悦桐的脸,她的脸上挂着笑,但笑容不及眼底。

    宋渺渺看着她,问:“你找我?”

    “找个地方坐坐?”

    “不了吧,免得一会又出什么意外,伤及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而且,这个孩子应该对你很重要,你应该不至于冒险,再跟我单独接触吧?”

    沈悦桐笑,“你怕啊?”

    “我不怕,只是觉得,你不该用这种手段,能怀个孩子不容易,你这样利用孩子,迟早会报应到自己的头上。我觉得,你还是积点德,对你,对你一家,都有好处。”宋渺渺扶了一下墨镜,同样微笑着说。

    “还有,就算你要用这个孩子做什么,也不应该用在我的身上,你明白吗?你用在我的身上是浪费,要用也该用在另一个有野心的女人身上。”

    沈悦桐眯了眼睛,装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你心里清楚的很。傅竞舟忘了我,却没有忘记他的初恋,更没有忘记他初恋的一家,依旧贴心照顾。其实你的对手从来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董玉。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说是过去,傅竞舟从来也没有想过离开董玉,不是吗?你看,他受伤失忆,却独独忘记了我,从这一点,你就应该放心,我从来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而且,就算你的孩子没了,你赖到我的头上,你觉得你能动得了我吗?

    宋渺渺抬手看了看表,说:“好了,不说了,我还有其他事儿,先走了。你也快走吧,一会钟秀君就出来了。你这样上杆子想弄掉肚子里的孩子,要是被她知道了,还以为你这肚子里的种,不是傅竞舟亲生的呢。”

    说完,她转身,就有一辆车子开了过来,停在她的跟前。宋渺渺迅速上了车,沈悦桐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车子远去。

    ……

    当天,钟秀君就找上了门。

    当时,董玉正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刷微博,看自己粉丝手撕宋渺渺,乐呵的很。

    打开门的瞬间,看到外头站着的钟秀君,她一下子愣住,这么多年,这位从来也没有找上门过。而偏偏这一天,她的父亲过来找他要钱。

    宋渺渺说的不错,她董玉是有野心的,她一直都想转正,能够成为傅竞舟合法的妻子,能够有一天躺在他的身边,贴心照顾。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她曾经在脑子里想过很多遍,见到钟秀君的情景,她演练过无数次,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突然,并十分糟糕。

    好不容易把赌鬼父亲打发走,形象已经全无了。

    她想了想,便一脸哀怨,挤出两滴眼泪,做出一副强做坚强的模样,说:“让您见笑了,我爸爸从小就这样。”

    “不用说,你家的事儿,我比你清楚多了,还有你的父亲,我也不是第一次见。早在十几年前我就见过。”

    董玉愣了愣,干干一笑,有点尴尬,“是吗。”

    “是,你姐姐董歆我也见过。”

    董玉闻言,抿了唇,没有说话。

    钟秀君挺着背脊,端坐在沙发上,“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竞舟养着你们一家子,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来董歆的死,在他心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只不过是给你们钱,我就纵容他,只要他心里好受,只要他能够彻底放下。而且,我相信,他照顾你,捧你上位,纵容你,只是因为你是董歆的妹妹。他也只是像疼爱妹妹一样的,疼爱你。”

    董玉不傻,在娱乐圈混久了,自然不是什么白莲花,更不再像以前那么天真烂漫。他们嘴里说的什么话,她都能听明白。

    “其实我觉得,这十年,也足够了。你说呢?”终于,她抬起眼帘,正眼看她。

    钟秀君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是想让董玉一家子,不要再缠着傅竞舟,也让她跟傅竞舟彻底分开,斩断所有联系。

    她抿着唇,脸上已经没了笑,双手紧紧交握在一块,指甲掐着指关节,生疼生疼的。

    她笑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太明白您在说什么,其实在娱乐圈,我也不只是靠竞舟哥的帮助,我自己也很努力的!我很努力的提高自己,努力的演戏,才能有今天的地位的。”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有件事你要清楚,我们傅家,不要戏子。”

    董玉脸色苍白,与她对视。

    钟秀君一字一句,重复,“绝对不要,没有可能。你等不到竞舟离婚的。”

    “我……我没有这样想。”她狡辩。

    钟秀君笑,“你有没有这样想,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与你多说。今天来这一趟,一方面我希望你认清现实,另一方面,关于你之前被换角的那部电影,我会让竞舟撤资,我以个人的名字全权投资,还请你帮个忙,帮我给这部戏的女主角做配。”

    “现在网上疯传的那个新闻,不用我跟你说明白,你也应该很清楚是怎么回事。过几天,剧组召开记者探班活动,到时候你出席,跟女主角一起跟媒体澄清。我不希望再看到网上再有关于这部电影的负面新闻。”

    董玉一愣,转而便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相信,“您……您这是在帮宋渺渺?”

    “不,我谁都不帮,我只是在帮我的儿子,清理身边的垃圾。”

    这个垃圾,包括董玉,同样也包括了宋渺渺。

    董玉低笑,“您可以说动我,但您控制的了您的儿子吗?”

    “你都说了,他是我的儿子,我不用控制他,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手段,让他放弃。就好像当初他不得不放弃你姐姐一样。”钟秀君突然笑了起来,眸色深深,看着她,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做过什么事儿,原本你姐姐是不用被人轮/奸的,更不会死。如果不是你的出卖,你姐姐现在应该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竞舟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董玉脸色一白,眼神飘忽,狡辩道:“我没有,你冤枉我!我没有这样做!是你!是你找了人,故意毁我姐姐的清白!”

    “其实我真的搞不懂,竞舟为什么还要花钱养你们一家子,若不是你,若不是你的那个赌鬼父亲,董歆根本就不会出这样的事儿。”

    “不是,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你啊!是你!是你收买的那些人!”

    钟秀君依旧冷静,“不要以为当初那些强奸犯都已经死光了,就没有证据了。其实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呢,我随时可以叫过来对峙。”

    董玉吞了口口水,嘴唇抿唇一条直线,许是力道太大,唇色都泛白了。

    钟秀君站了起来,整了整衣服,走到她的跟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知道该怎么做。”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站直了身子,兀自离开了。

    大门打开,又嘭的一声关上。

    顿时,屋子里便陷入了沉静,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跳的特别厉害。她用力的吞了口口水,整个人从头顶凉到脚趾。

    害怕,很害怕。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慢慢的情绪崩溃,扬手,将茶几上的两杯茶,扫落在了地上。

    “混蛋!混蛋!宋渺渺……宋渺渺!你给我等着!”她咬牙切齿,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

    钟秀君回到家,傅竞舟独自一人在花房里面看书,她询问了佣人,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他睡在躺椅上,脸上盖着一本书,看起来是睡着了。

    他现在是彻底不管公司的事儿了,老爷子以他伤势为愈的借口,把事情都交给了傅竞南和傅竞诚。傅竞舟则日日闲在家里。

    方斯淼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她问过季程,这小子嘴巴倒是很紧,怎么也不肯说。唯独让她还欣慰一点的是,他没有跟傅竞舟提起过宋渺渺。

    她轻手轻脚过去,刚走近,傅竞舟便拿下了脸上的书,“妈。”

    他突然出声,反倒让钟秀君吓了一跳,啧啧了两声,说:“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他坐起来,由着双腿没有痊愈,略有些吃力,坐好之后,他将书本放在桌子上,笑说:“我确实睡着了,不过你一进来,我就醒了。”

    “找我有事?”傅竞舟问。

    “没事。”她微笑的坐了下来,眼里全是慈爱的笑意,说:“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以前整天忙,现在突然空下来,肯定不太习惯吧?”

    “还行。”他拿起保温杯倒茶,“现在也习惯了,倒觉得很轻松自在,原本是跟老爷子在这儿下棋的,他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出去了,你瞧,棋都还没下完,脸色一变就走了。老爷子以前可不这样。”

    “怎么?你是觉得老爷子不再重视你了?”

    傅竞舟抿唇浅笑,“是我自己做错了事儿,现在他们不重视我,很正常。我没觉得不妥,而且大哥二哥回来,也挺好的。他们都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回来,就占了你的位置,他们自是巴不得回来。”

    傅竞舟抬眸,与她对视一眼,笑着摇摇头,“你又想说什么?”

    “我不想说什么,我就想你好好的养身子。这腿啊,最好是不要留下后遗症。”她的眼睛微红,伸手在他的腿上,来回摩挲。回想起刚刚在缅甸医院看到他的场景,心里就疼的要命。

    总归是不愿意在看到他再出事,“你答应我,不管怎么样,以后都不要再做任何危险的事儿,知道吗?”

    “知道。”

    钟秀君点点头,默了一会,说:“我听说你投资电影了。”

    傅竞舟闻言,眉梢微的挑了一下,看了她一眼,说:“你也看新闻了。”

    “是啊,闹的还挺大呢。既然休息,就什么也不要做,这件事交给我吧。好不好?”

    傅竞舟看着她,两人对视片刻,他笑了一下,说:“妈……”

    不等他把话说下去,钟秀君便打断了他,反问:“你难道还不相信妈的能力?”

    “当然不是,可你真让我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闲着,不太好吧。”

    “不会,我会跟老爷子谈谈,让你复职。”

    傅竞舟低笑,“可是……”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还是怕我会做什么?”

    “当然不是。”

    “那你就交给我吧。你现在的身子,也不适合出去应酬吃饭了,更不适合,做送人去医院这种事儿。”

    傅竞舟嗤笑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晚上,傅竞舟去洗澡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沈悦桐正好坐在梳妆台前,瞥了一眼,是个英文名。她回头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接了起来。她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机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啜泣的声音,她小声的哭着,哭了一会,她突地停住,小心翼翼的问:“竞舟哥?”

    沈悦桐不语。

    “是不是不方便?那我挂了。”

    她依旧不语,电话那头的人便挂断了电话。

    这声音不陌生,不是别人,正是董玉。

    她将手机放回桌子上,过了一会,傅竞舟从卫生间出来,她笑着起身,说:“我饿了,下去弄点吃的。”

    走到门口,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说:“刚才你有个电话,我接了,对方没声音,你看看是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她说完就出去了。

    傅竞舟拿起手机,翻了一下通讯录,将电话播了回去。

    “什么事?现在给我打电话。”

    “竞舟哥,你以后是不是都不会再管我了?”

    “我妈去找过你了?”

    董玉轻轻的嗯了一声,“她让我给宋渺渺做配角,你说宋渺渺是不是威胁伯母了,她竟然为了她来警告我,还要让我做宋渺渺的踏脚石,帮她上位。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她就要封杀我。我相信伯母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宋渺渺对她做了什么。你也知道顾青岩不是什么好人,他们两个又勾搭在一块,肯定是做了什么,才让伯母来跟我说这样一番话。”

    傅竞舟沉默片刻,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董玉继续哭诉,道:“我倒是没什么,给她做配就做配,但是我就怕伯母有什么事儿。我什么都可以妥协,只要伯母没事。”

    “好,我知道了。”

    董玉抿了抿唇,哼哼唧唧了一会,小声的说:“竞舟哥,你还会来看我吗?”

    “有空就会过去看你,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给季程,他会帮你解决。”

    “嗯。”她暗暗松了口气,“竞舟哥,那你好好养身子,早日康复。最近我都在家,你要是有时间就来一趟,我亲自下厨给你做饭吃。”

    “嗯,有时间我过去。”

    随后,傅竞舟就挂断了电话,想到之前在花房里钟秀君说的话,再加上董玉的这一番话,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房门是虚掩着的,沈悦桐一直站在门口,听完才离开。

    董玉给傅竞舟打完电话之后,又给郁子谦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她在电话里直哭,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郁子谦宽慰了两句,当晚就赶了过来陪她。

    董玉心里清楚的很,郁子谦对她有意思,而郁家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她就不信了,这一次不能把宋渺渺给压下去!

    就算是顾青岩,仗着她姐姐,她同样可以装可怜,博同情。她宋渺渺既然敢出手弄她,她就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再过几天就是董歆的忌日,她得去碰碰顾青岩。

    ……

    之后的几日,宋渺渺一直在家里等消息,无所事事,整天陪着老爷子,下下棋,看看电视,聊聊他的过去。

    老爷子很多时候,会盯着她走神,若不是她知道,她跟他的一位故人长得相似,不然她就要误会,这老头子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大多时候,都是老爷子自己说,宋渺渺一般不问。后来说的多了,她也忍不住问了问,“到底有多像。”

    老爷子说:“神韵什么的,几乎一模一样。”

    “好想看看,都被你说好奇了。”

    老爷子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拍了一下脑袋,说:“我记得我们有一张照片的,我去找找。”

    说完,他就上了楼。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才下来,“找到了,找到了。没想到还留着。”

    他将那张黑白照片递给了她。

    宋渺渺看了一眼,里头就一个女人,别说,乍一看,宋渺渺还真是吓了一跳,真的很像。女人笑的很灿烂,穿的也很得体,而站在她身侧的人,看起来也很优雅,西装笔挺,头发梳的整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反倒一左一右的两个人,看起来有点痞里痞气的。而这两个,其中一个正式顾老爷子。

    另一位,她倒是辨不出来。

    别说,她不但跟这个女人像,甚至跟她另一边那个有点痞气的男人,也有几分相似。

    老爷子在旁边指了指中间两个,说:“这两个在当年可是富贵人家的少爷和少奶奶,出身显赫着呢。能跟他们相识,可谓三生有幸,是我跟傅洪那老头子的福气。”

    “啊?”宋渺渺指着女人边上那个,问:“这是傅洪?”

    “是啊。”

    还真是认不出来,年轻时候的样子跟现在真是不一样,宋渺渺不由多看了几眼,别说傅洪年轻时候,长得还挺帅。放到现在,也一定是年轻小姑娘喜欢的类型。

    宋渺渺笑,“你们关系很好啊。”

    说到这里,老爷子脸上的神色出现了一丝异常,转瞬即逝,很快,他将照片拿了回来,淡淡的应了一声,道:“我们都老了,都老了。”

    宋渺渺不明白他的反常为何故,也不多问。

    老爷子拿着照片,回了楼上就没再下来。

    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百无聊赖。

    电话响起时,她差点睡着。

    陌生号码,电话接起,那头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