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29章:手术很成功
    “喂。”

    宋渺渺闻声,吸了口气,好一会没出声。

    电话那头的人,又喂了一声。

    她才发出了一点声音,“啊,我在。”

    宋渺渺没想到傅竞舟会亲自给她打电话,她原本以为,只要有钟秀君在,这种事儿,永远也不可能发生。

    “你在哪里。”

    宋渺渺嗯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

    傅竞舟等了一会,见她一直不做声,又问了一次,“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她回神,立刻回答,然后咳嗽了一声,将声音变得冷漠一点,“你有什么事?”

    “我以为上次我送你回医院,你应该表示一下。”

    宋渺渺眉梢一挑,“啥意思?”

    “请我吃个饭吧,表示感谢。”

    这约饭的理由可以,宋渺渺支吾了一下,并没有立刻同意,说:“我考虑一下可以吗?”

    傅竞舟呵呵的笑,说:“你考虑。”

    宋渺渺等了一会,见他一直不挂电话,想了想,就直接挂断了,并将手机丢在了一旁。心里突然有点乱,她站了起来,绕着茶几走了一圈又一圈。

    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她吃饭。

    她突然想到,他是不是假装失忆?其实他什么都还记得,只是为了什么事儿,所以故意装作不认识她,不再记得与她同生共死,相爱相知的那些经历。

    想到这里,她有点激动,心砰砰的跳,嘴角时不时的往上扯动一下。当她一个人在客厅里乱转的时候,顾皎月正好回来,看到她浑身上下一副掩饰不住喜悦的样子,嘁了一声,“你在高兴什么?”

    宋渺渺立刻收住,手机适时响起,她看了一眼,还是刚才那个号码,那就是傅竞舟。她余光瞥了顾皎月一眼,扬了扬手机,示意了一下,就转身去外面接电话。

    她吸了口气,继续装作冷淡,“喂。”

    “考虑好了吗?”

    “哪里?”

    他报上地址,是离市区较远的山庄。

    “需要我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能过去。时间。”

    “今晚。”

    “好。”

    说完,她又率先挂断了电话。

    一回头,就看到顾皎月站在那儿,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她。仿佛洞悉一切。

    宋渺渺对着她笑,问:“有事吗?顾小姐?”

    “没事,倒是你,有什么事儿,还需要回避着讲电话。”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她依旧笑的礼貌。

    “那我就告诉我大哥去,你背着他干坏事。”

    “嗯,我晚上还有点事儿,得去洗澡换衣服了,顾小姐请便。”她说完,将手机攥进掌心,想从她身侧走过。

    然,顾皎月才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宋渺渺刚走到她身边,她便突然一伸手,将宋渺渺手里的手机夺了过去,然后迅速的跑开。宋渺渺反应虽快,但还是不及她的动作快。

    顾皎月生在这样的家庭,自然是练过的,这一点,她根本也没办法跟她比。就算一会打起来,估摸着她也只是被打的份。

    顾皎月跑的很快,在跑的过程中,也看到了那个号码。

    宋渺渺没再追,反正她也没存名字,由着她去看好了。

    但她没有想到,顾皎月是把傅竞舟这个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部都查了个透彻的。只要是傅竞舟的事儿,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连同这个手机号码,她也是铭记与心中。

    傅竞舟用过的所有手机号码,她都能流利的背上一遍。

    她看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冷了下来,转身,宋渺渺已经走近。

    “你跟傅竞舟有联系。”她这话不是问句,非常肯定。

    宋渺渺不理她,伸手把手机抢了回来,微微拧着眉头,转身就要走。顾皎月一把拽住她,不依不挠,“你给我说清楚。”

    “我的事儿,并不需要向你交代。”

    “你现在不过是我们顾家的一条狗,你做的任何事,都必须跟我们交代!”她拽着她不放,眼里全是怒气,指着她的手机,问:“你刚才跟傅竞舟打电话说了什么?”

    “我就算是顾家的一条狗,也只是顾青岩的狗,跟你没有一点关系!所以,我跟谁说了什么,你没有资格质问我,我也没有义务要告诉你。放开,谢谢。”

    是,她现在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了,但那也仅仅只是在顾青岩的面前,她顾皎月在她这里,什么都不是。

    “你是我大哥的狗,就是我的狗!我让你说你就说!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

    “你想怎么样?”

    顾皎月咬了咬牙,想了想,说:“我把你交给神鹰的人!”

    她像是抓到了什么宋渺渺致命的把柄,嘿嘿的笑,“你说不说?”

    宋渺渺死死瞪着她,倒是没有退让,站直了身子,走到她的跟前,微微扬起下巴,说:“那你就把我交给神鹰的人啊。”

    有些人,就是欺善怕恶的人,你软她就硬,并只会越来越过分。可你硬,她就完全露馅,手足无措。

    顾皎月就是这样的人,她不怕顾瓒,但她怕顾青岩。

    她可以对着顾瓒又叫又骂,可以破坏他所有的事儿,但顾青岩不可以。顾青岩若真是生气起来,她吃不消。

    她不是没尝试过顾青岩生气是什么样子,尝试过一次,就不会再犯第二次错。

    顾皎月点头,松开了手,指着她的鼻子,说:“好,好,你等着!你就给我等着吧!我告诉我大哥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宋渺渺没有多看她一眼,也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掉了。独留顾皎月一个人,在原地气急败坏,最后实在气不过,就拿佣人撒气。

    宋渺渺回到房间,才轻轻的吐了口气。

    她也是害怕的。

    她放下手机,坐了一会,才进卫生间洗澡。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她才穿戴整齐,打扮端正,准备出门。

    夜幕降临,顾家老保姆开始准备晚餐,老爷子依旧在书房没出来,她下楼,正巧碰上顾瓒下班回来。见她穿的这样整齐,问:“你要出去啊?”

    “嗯,约了人吃饭。”

    顾瓒顺口就问:“谁啊?”

    宋渺渺浅笑着看着他,并没有回答。

    顾瓒笑,点点头,说:“好好,我不问。那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过去。”

    “嗯,有什么事打电话。”

    “好。”

    宋渺渺出了门,坐着顾青岩安排的车子。路上,她一直在绞尽脑汁的想,要怎么甩开顾青岩的人,单独去见一次傅竞舟。她就是拼一把,傅竞舟是假装失忆。

    车子一直开,直到停在医院后面的员工小区,她下车,跟司机说了时间,就上了楼,敲开了袁湘湘的家门。她来之前,跟袁湘湘通过气,知道她在。

    她进了门,袁湘湘就指了指房间内,“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这是要做什么?有狗仔队跟你啊?”

    宋渺渺看了一眼床上准备好的衣服,啧了一声,说:“你啥时候有这种装备了,我怎么不知道?”

    袁湘湘白了她一眼,“你离开六年,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去了。你呢,你就不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现在来不及跟你说,等我回来再跟你细说,我先换衣服。”

    “行。”

    说完,宋渺渺就开始换衣服,戴上假发,和眼镜框,一下子还真是认不出来了。

    那一身夜店装,怎么都与她之前的形象不一样。

    宋渺渺在镜子前照了又照,再三确认,才拿了东西,准备离开。

    袁湘湘说:“你快去快回。”

    “知道了。”

    宋渺渺悄无声息的出门,轻手轻脚往上走了几层,然后开了感应灯,站直了身子,深吸一口气,慢慢往下走。她并不知道顾青岩在她的身边安插了多少人,但她到现在都这样安全,就说明了,顾青岩不单单只是放了个司机在她身边,明里暗里,自是有很多人跟着她的。

    她走出楼道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一路到小区门口,她努力控制自己的四肢,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比较自然一点。等她走出小区,坐上出租车,她才暗自松了口气,看样子,这装扮还是很有效果的。

    一路上非常顺当,平安到了山庄门口,她付了钱,步行进去。傅竞舟给了她短信,是包间的名称。

    她进山庄的时候,山庄的服务生看到她,眼里闪过一次惊诧,她的装扮,让人觉得她应该是走错地方了。

    不过这个山庄的服务员都是有职业素质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进来了就是客人,就要好声好气的招待。

    “请问您是找人,还是……”

    “我的朋友在凌香阁。”宋渺渺直接回答。

    “啊?”服务员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凌香阁是他们这里招呼高端客人的包间,她没有想到以宋渺渺的形象,竟然是凌香阁的客人。

    宋渺渺倒是很有耐心,又重复了一遍。

    服务员这一次听的很清楚,并没有听错,她嗯了一声,想了想,就让她先稍等一下,转而去找了经理,将事情说了一下。为了确保不惊扰到客人,经理还是决定去问一问。

    宋渺渺在外面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刚才那个服务员才笑眼盈盈的过来,将她带去了凌香阁。

    山庄的面积很大,宋渺渺跟着她走了十分钟左右,七拐八拐的,才在凌香阁门口停住,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傅先生在里面等您。”

    宋渺渺说了声谢谢,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弄了弄身上的衣服,还有顶在脑袋上的假发,感觉可以了,才推门走了进去。

    包间很大,也很隐秘。她走进去,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傅竞舟一个人坐在圆桌前,正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听到声音,抬了一下眼帘,看了她一眼,那一双眼睛,平静的毫无波澜,犹如深井,看不到底。

    她微微愣了一下,心底咯噔了一下,原本心里的那股子激动,被他这一眼,给扑灭的一干二净。她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装扮,可笑之极。

    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转头就走,可双脚并不听话,径直的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圆桌很大,两人的距离很远。

    傅竞舟将菜单放在转盘上,转到她的面前,说:“想吃什么。”

    宋渺渺没有什么胃口,说:“随便,我最近减肥,只喝白开水。”

    “那我帮你点。”

    说完,转盘一动,那份菜单,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话音落下,包间里十分安静,安静的宋渺渺有点坐立不安。她从玻璃的倒影里看到自己的样子,真是滑稽透了。她看着傅竞舟冷冰冰的脸,想到一路上她幻想的那些情景,只觉得可笑,太可笑。

    她一时没忍住,竟笑出了声。

    这样安静的空间里,她的笑声显得格外突兀,傅竞舟却不为所动,继续看着菜单。一会,他摁铃叫了服务生进来,将点好的菜单递了过去。

    服务生出去,包间里又归于寂静。

    宋渺渺坐在那里,微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上菜倒是很快,大概只等了二十分钟,菜就陆续上来了,都是些清淡的素菜。一看就知道是少油少盐,适合她吃。

    也适合现在的傅竞舟吃。

    两个人这样大的桌子,夹个菜都特别不方便,宋渺渺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把菜全部转到了他的面前,说:“我饱了。”

    “你今天的打扮很特别。”他突然开口。

    宋渺渺接不上,只干干一笑,说:“嗯,还好。”

    “你是背着顾青岩来的?”

    宋渺渺抿唇,笑,“不是。他知道的。”

    傅竞舟唇角浅浅扬了扬,“为什么要找我母亲。”

    他终于不再绕弯子。

    这样倒也好,宋渺渺抬起头,目光清明,拿下了黑色的眼镜框,看着他,说:“因为有人要找我麻烦,打蛇要打七寸,我不想做白费力气的事儿。”

    “为什么不找我?”

    宋渺渺保持淡然,“找你没用。”

    “你怎么知道没用?”

    “因为你一定是站在董玉这边的。”

    傅竞舟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抬起眼帘,对上她的目光,笑道:“或许看在以前我们是夫妻的份上,我会帮你一把呢。”

    宋渺渺一愣,不是说失忆的吗?他为什么还会记得这个。

    她眉目一动,看着他的眼神,当即就变了,有些情绪,藏都藏不住,不停的往外涌现。

    傅竞舟看在眼里,果然,她对自己有感情。

    “你……”她看不明白,他记得,可为什么眼神还是那样冷漠,那目光里闪烁着的光,很像猎鹰捕食前的光芒。“你想怎么样?”

    “不用害怕,我会如你所愿。”他说着,冲着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宋渺渺差一点就要起来,但还是被自己的理智控制,屁股牢牢的钉在椅子上,不动,只看着他。

    傅竞舟也不着急,与她对视,片刻,又说了一遍,“过来。”

    她依旧不动。

    傅竞舟说:“你不要以为拿我母亲,就能压得住我。如果这样容易,我便不叫傅竞舟。”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不听话的话,你照样演不了电影,并一辈子也不可能进入娱乐圈。”

    “我听话,你就能让我演戏,让我爆红?”

    “过来。”他没有回答她,只淡淡的说了这两个字。

    最后,宋渺渺还是屈服,起身,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

    他将碗碟放在她的面前,说:“我手受伤未痊愈,你伺候我吃饭吧。”

    “如果让董玉知道,她肯定会很伤心。”她没动,只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眉目不动,轻轻的应了一声。

    宋渺渺又说:“如果让沈悦桐知道,会动胎气。”

    “你放心,谁都不会知道,连顾青岩也不会知道。”他侧头,强调,“我饿了。”

    宋渺渺看到他是坐着轮椅的,一双腿上盖着毯子。她知道,他在缅甸伤的有多么严重,严重到差点丢掉小命。那是为了谁,她也清楚,她眼眶微热,深吸口气,但还是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拿起碗筷,“要吃什么?”

    “你猜。”

    宋渺渺斜了他一眼。

    “猜准了,我就由着你做任何小动作。”

    宋渺渺继续斜眼,转而看向眼前的这些菜色。

    犹豫了一下,按照他以前的习性,夹了香菇,喂到他的嘴边。

    傅竞舟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宋渺渺与他对视一眼,他便张开了嘴。将香菇吃了进去。

    她笑,“意思是我猜对了?”

    傅竞舟不语,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

    然后,继续。

    其实,宋渺渺并不排斥,喂他吃饭,或者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她甚至还很想问一问他的伤势,还有小恬的事儿。

    可他现在这个样子,她并不敢多说什么。她不知道,在他们分离的时候,他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她沉默着,一直喂到他说可以为止。

    她放下碗筷,问:“我可以演这部电影了吗?并且让董玉给我做配角。”

    “可以。”

    “谢谢。”

    宋渺渺看了一下时间,道:“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好。”

    傅竞舟倒是没有为难她。

    宋渺渺起身,似是想到什么,回头看他,问:“要不要帮你叫人?”

    “不用。”

    “好。”宋渺渺拿上包包,没有回头,很快走出了包间。再多呆一会,她恐怕会控制不住,把什么话都说出来。

    她走出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季程,往这边看了一眼。她想了想,走了过去,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问:“我可以跟你单独说一句话吗?”

    季程对她还是存了愧疚之心的,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

    两人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宋渺渺没有拐外抹角,直接问:“你知道小恬的下落,对不对?”

    季程原本以为她会问关于傅竞舟的事儿,倒是没有想到她一开口问的是孩子。

    她去找过方斯淼,没找到,也没有他的下落,据说他那天出国就没有再回来过。

    他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轻点了一下头,低声说:“你放心,孩子没事,手术很成功。恢复的也还不错,身边有人陪着,不用担心。”

    这是宋渺渺回来到现在,听到的唯一值得开心的事儿,可她却不受控制的落下了眼泪。从她回来,到现在,她希望的,就是小恬的病能够得到妥善的治疗,能够有合适的骨髓,或者脐带血,救她的命。让她有个开开心心的童年,平平安安的长大。

    终于,终于她的病得到了好的治疗。终于,终于老天爷还是开了眼,让她的小恬,这样懂事的孩子,能够平安长大。她一只手捂着胸口,露出笑容,点点头,说:“好,好,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谢谢你,谢谢你,保护她。”

    她深吸一口气,抬手迅速抹掉了眼泪,随后便转身走了。没有再问多余的问题,甚至都不问问傅竞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在傅竞舟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季程看着她的背影,有点忍不住叫了她一声。

    宋渺渺闻声,停下脚步,回过头,“什么事?”

    季程张了张嘴,手机响起,他也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他想,他们两个还是不要在一起比较好,互不连累,不用互相伤害。

    对傅竞舟来说,离她远点,才是正道。

    现在忘了那份感情,也是好的。

    他摇摇头,说:“没事。”

    说完,就转身,接起了电话。来电是傅竞舟,他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他再转身,宋渺渺已经走了。

    宋渺渺出了山庄,站在山庄大门口,顿时有些无措。这山庄是在山里,很难叫车子,来这里吃饭的一般都是自己开车过来。宋渺渺过来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一出,刚刚应该让出租车司机等一下。

    她给袁湘湘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她叫辆车子过来。

    她一个人站在外面等着,车子进进出出,她站在角落里,生怕见到熟人。

    一辆宾利缓慢从她身边开过,她微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可车里的人却看到了她,她穿的不多,天气还冷,山里就更冷一些。风吹过来,让她不自觉的颤了一下。

    傅竞舟收回视线,看向前方,沉默不语。

    季程透过车前镜看了他一眼,他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疑惑,他看的清楚,但没有多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