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30章:天时地利人和
    宋渺渺在冷风里等了许久,才等来一辆出租车。

    不过她今个心情好,就算再让她等一个小时,她都没有半句怨言。上了车,她冲着手心呼了口气,用力的搓了搓,手心变暖。

    这一趟,她来去都非常顺利。

    回到袁湘湘家,她将那套夜店装换了下来,又变回了原来的装束。

    袁湘湘见她脸上一直挂着掩饰不住的笑容,不由问:“就出去了一趟,这么开心,老实说你是去见谁?”

    宋渺渺并不打算瞒着她,如果连袁湘湘这边都不能说实话的话,她的人生就太过于悲哀了。

    她弄好头发,弯身坐了下来,说:“我去见傅竞舟。”

    “然后呢?”宋渺渺身上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儿,要问的太多,真要说起来,怕是一个晚上都说不完,而且宋渺渺也不见得会老老实实的全部说出来。

    袁湘湘也没想着要打探她的秘密,所以便由着她说,她想说什么,她就听多少。总归有个能倾诉的地方,不至于把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

    “你也知道前几天的那个关于我的潜规则的新闻,那是董玉弄出来的。他是董玉身后的人,我想顺利进入娱乐圈,就要先解决新闻的事儿,顺利的出现那部大制作的电影。所以,我就去找他了。”

    “那是搞定了,看你这一张脸开心的。”

    宋渺渺笑,点头,说:“是啊,解决了,什么事儿都解决了。小恬的手术很成功,她可以康复了!”她一边说,一边抓住了袁湘湘的手,紧紧的握住,很激动,激动的泛起了泪花。

    她说:“只要她没事就好了,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她可以平安,可以痊愈。现在,我的心愿算是了了,我再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我呸。”袁湘湘斜了她一眼,“你这话听着就不对,什么叫没有牵挂?有句话不是说的么,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你这一辈子啊,都别想着没有牵挂的事儿。只要小恬还在,她就是你的牵挂,要牵挂一辈子的。”

    “是,我知道。”她点头。

    袁湘湘拿了纸巾,帮她擦掉了眼角的眼泪。

    “我不知道你前些日子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事儿。作为你最好的朋友,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你只要说一声,我一定帮你。我只希望,以后的日子,你可以开开心心的。做你想做的事儿。”

    宋渺渺望着她,对视片刻,她才淡淡的扬起一个笑,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到了今时今日,她身边似乎也只有这样一个能够说话的人了。她该庆幸,还有这样一个人。

    宋渺渺没有逗留太久,只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她给司机去了个电话,她下楼,车子就停在楼道门口。

    回到顾家,已经是九点半,客厅里只开了一盏壁灯,灯光幽暗,也没人了。她上了楼,推开房门,灯一打开,便吓了一跳。顾青岩就坐在床尾,指间夹着香烟。

    见她进来,抬了一下眼皮子,看了她一眼,说:“回来了。”

    宋渺渺很快控住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若无其事的进去,顺手关上了房门,点了点头,说:“是啊。”

    “听说你是去你朋友家了?”

    “嗯。”她应了一声,想来顾皎月肯定给他告过状了,“怎么?你有什么疑问?”

    “哦,对了,今天傅竞舟主动给我打过电话。我想顾皎月应该跟你说了吧。”不等他说,宋渺渺主动自己提了出来,“我去见他了,就在刚才。”

    “你该知道,你这样很危险。”

    “我知道啊。”她点点头,“我也是抱着一丝希望,结果却跟我想的不一样。”她走到顾青岩的身边坐了下来,“他们说他把我忘了,我接受这个事实,忘了就忘了呗。但他给我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我还是激动了一下,我想,他是不是假装不记得我。然后我就兴冲冲的去,结果就是很失望了。现实果然不是电视剧,不是小说,他就是把我忘了。他找我,是为了董玉的事儿。”

    宋渺渺侧头,顾青岩脸上没什么表情,自顾自的抽着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她说话。宋渺渺看着他,说:“看样子,以后你想拿我膈应他,似乎没什么用了。”

    顾青岩闻言,转头,对上她的目光,微微眯了眼睛,将嘴里的一口烟喷在了她的脸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但我得跟你说实话,反正你总是要知道的。”宋渺渺笑着,没有半点惧意,“等别人跟你说,不如由我亲自跟你说比较好,就算你要打我,下手也会稍微轻点,是不是?”

    顾青岩嘁了一声,将抽完的烟蒂,递给了她。

    宋渺渺接过,拿起摁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又坐回了他的身边,问:“你专门在这里等我,肯定有事,你准备对我怎么样?”

    顾青岩翘起了二郎腿,侧过身,面向她,整个人缓慢靠近,低声问:“你觉得我会对你怎么样?”

    “打我一顿,或者把我交给神鹰的人。”

    顾青岩又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低笑了一声,说:“现在把你送给神鹰的人,我丢不下这个面子。”

    “那你是准备打我?”

    顾青岩失笑,“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要打你的样子吗?”

    宋渺渺眨眨眼,摇摇头,说:“不像,但你总要对我做点什么才对。”

    “嗯,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该对你做点什么,才对得起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小时。”

    宋渺渺没动,定定望着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单纯。才上了一次表演课,这演技就那么好了。

    顾青岩笑着捏住她的下巴,“宋渺渺,你三十岁了,三十岁的女人不该那么单纯。”

    宋渺渺不躲也不避让,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气息,宋渺渺笑说:“我不单纯,我只是知道,你除了打我,不应该对我做其他不该做的事儿,你丢不下这个面子。”

    顾青岩闻言,顿了一下,旋即咯咯的笑了起来,松开手,站了起来,一只手插进口袋里,走到落地窗前,将没有抽完的烟摁灭,笑说:“既然傅竞舟把你忘了,你就该想办法让他把你想起来。再续前缘。”

    宋渺渺自然知道他的意图,“钟秀君保护的紧,我哪儿有机会。”

    “你会有的,他都主动找你了,有一就有二。只要你们有机会见面,你就有本事让他想起来。这点能耐,你有的。”他伸了个懒腰,“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回房休息了。”

    “对了,皎月的性格就那样,有时候做事很极端,不过她始终是我的妹妹,你对她客气点。”

    “嗯。”宋渺渺站着,脸上是标准的笑容。

    顾青岩看了她一眼,有些没好气的笑了笑,就转身出去了。

    他拉开门,顾瓒就站在门口,背脊挺得笔直,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瞪着顾青岩。

    顾青岩见他跟个黑面神似得,皱了眉头,不耐烦的将他推开,一句话没说,回了自己的房间。等他离开,顾瓒就变了脸色,立刻进去,关切的询问:“他没对你怎么样吧?他今个一回来,皎月那丫头就告状,说的话可难听了。他就一直在房里等你回来,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宋渺渺耐心听他说完,“我没事,晚了,回去睡觉吧。”

    “真没事儿?”

    “有没有事儿,你不是看见的吗?刚才不也在门口听着么,你还问我。”她翻了个白眼。

    顾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你没事就好。”

    终于送走这两个大神,宋渺渺才有时间喘口气。躺倒在床上,自顾自的笑,笑着笑着就流眼泪了。

    ……

    之后,大约过了三天,李盛就来了消息,说投资方都达成了共识,导演那边也说好了,连董玉都搞定了。过两天有个开机仪式,顺便开个小型的记者招待会,将事情澄清。

    李盛说:“你太牛逼了,董玉竟然答应给你来做配,真是厉害!我跟你说啊,董玉从来也没有给任何人当过配角,她从出道开始,就一直走的女主角,连双女主的剧她都不接的。”

    “而且,这一次,傅竞舟那边竟然也没有说话,还加大了投资金额。宋渺渺,我真是小看你了。”

    宋渺渺笑,淡淡道:“是个好消息。”

    两天后的开机仪式,来了许多媒体记者,宋渺渺去的很早,化妆师给她上了妆,在化妆间里还看到了与她搭档的男演员,是个一线男演员。宋渺渺很谦逊,上去就打招呼,但对方似乎并不买账,只淡淡嗯了一声,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她悻悻然,便也不再热脸贴冷屁股。

    开机仪式的时候,特别安排她跟董玉站在一起,董玉那笑容,让宋渺渺觉得她们之间再没有过节,果然是在娱乐圈混了多年的人,演技一流。

    记者采访时,自然会问道前几天新闻的事儿,董玉对这种是应对如流,答的特别好。宋渺渺则在旁边复合,说;“我还是个新人,是董玉姐让着我,愿意给我机会,我还要多多向她学习呢。”

    一番对答,媒体还给她们两个专门拍了照片。

    等走完这一流程,回到化妆间,董玉便收起了虚伪的笑容,看了她一眼,冷声说:“剧本还在我那儿,你来我拿给你。”

    宋渺渺知道,她是准备跟她撕逼,她倒也不怕,跟了过去。

    她是有专门独立的化妆间的,待遇是整个剧组最好的,比那位一线男演员还好。

    她先进去,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助手,等她进去,助手就出来了。宋渺渺则跟着进去,并关上了化妆间的门。

    她拉过一把椅子,弯身坐了下来,“你想跟我说什么。”

    董玉转身,看着她的嘴脸,心里就是一股子气,她紧咬着牙关,让自己保持冷静,轻笑了一声,说:“别以为你得逞了,现在才是开始,往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开门红,也不错啊。这说明,接下去我也会顺顺利利,不是吗?”她微仰起头,微笑的看着她,不慌不忙,也没有丝毫惧意。

    “你这是准备跟我斗争到底了?”

    宋渺渺摇摇头,“没有,我压根就没想跟你斗,是你先出的手,我也是没办法不得已而为之。”

    “嗬,不得已而为之,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你就是故意的!你是嫉妒我,嫉妒我被竞舟哥哥呵护那么多年,你心里不舒服,你故意来找我麻烦!不过不管你怎么蹦跶,就算你能把我踩下去!竞舟哥哥也不会再看你一眼,你这个烂女人!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搞过,竞舟哥哥才不会要你!”

    这一口一个哥哥,确实叫的亲热。

    宋渺渺觉得特别好笑,看着她那得意又没什么底气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摇摇头,说:“我能活到今天,你一定很不高兴吧。”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你忘了之前在纽约广场的事儿了?那么大一件事儿,你竟然忘了?那次恐怖袭击,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原来傅竞舟那样关心我。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差点要了小命。你竟然给忘了。”宋渺渺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跟前,说:“话说回来,所以这到底是我嫉妒你,还是你在嫉妒我?”

    “你若是不嫉妒我,又为什么要做那么多事儿?甚至还希望我死在暴乱里?”

    董玉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撞在了梳妆台上,脸色微变,但还强撑着。谁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宋渺渺在底层混了六年,她可不再是曾经那个天真的,不知人间疾苦,以为谁都是真善美的千金小姐。

    而她受的苦只会比董玉多上百倍。

    人性这种东西,她看的多了,比这丑陋的更多。她只是看惯了,不愿意去计较,计较了也没用。她不是救世主,没想过去拯救这些人的社会观,更没有能力去报复他们。

    所以,她常常做的事儿,就是忍气吞声,总好过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但市场的忍气吞声,并不能代表,她就真的不会反抗。等有了能耐,碰上了好的时机,该报仇还是得报仇。

    而现在,就是她所谓的时机,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董玉到底还是有些心虚,与她对视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就转开了视线,从她跟前走开,冷哼了一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纽约的那次事件,我也受伤了,并且受到了惊吓。当时……当时我也想救你,可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都是条件反射想要保住自己的命吗?若换做是你,照样也会把我推出去的,不是吗?”

    她像是找到了个突破点,突然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转过头,又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点头,说:“对,若是换做你,你也会跟我一样。”

    宋渺渺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化妆用品,全是好货,跟她那边简直是天差地别。她拿起一支口红,在手里把玩,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抬起眼帘,透过镜子,看到董玉那得意的样子。

    她突然觉得很好笑,就算事实如此,她又有什么可得意的?

    “是,若换做是我,我也会条件反射的先保护自己,但我绝对不会推你下水。信不信由你。”宋渺渺不准备再跟她废话下去,“剧本呢?”

    董玉显然也不想再跟她多说,从包里拿出一叠剧本。

    宋渺渺伸手,她却一下砸在了她的脸上,剧本不薄,她这么甩过来,不偏不倚砸到她的脸上,很痛。薄薄的纸张划过她的脸颊,留下的一道血痕。

    只觉刺刺的疼,她皱了下眉,剧本散落在地上。

    宋渺渺抬眸看她,眼神充满寒意。

    董玉像个孩子一样,扬着下巴,回瞪她。

    两人僵持了数秒,宋渺渺弯身捡起了地上的剧本,稍作整理就出去了。

    宋渺渺回到自己化妆间,顾青岩给她找的助理今天过来报道,是个男的。还挺年轻,长得也不错,细皮嫩肉。

    他大概以为自己迟到了,进来的时候气喘吁吁,大约是一路跑过来的,头发都乱了,站在她的面前,大口喘气,好一会,才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你的助理,我叫周瑾。”

    “不着急,你先休息一下吧。”

    宋渺渺起身,把椅子让给了他。

    周瑾摇摇手,“不用,我出去喘一会再进来。”

    说完,他还真走了出去。

    宋渺渺觉得这人真是可爱,便又坐了下来。

    开机第一天,宋渺渺没什么戏份,可能是李盛跟导演打过招呼,她是个纯新人,没有演戏经验,让她多点准备的时间。即便宋渺渺没有戏份,她也留在剧组,看人家演。他们走位,说戏的时候,她也在旁边认真听着。

    总归不至于轮到自己的时候,人家说什么也不知道。

    她的那位表演老师下午才过来,两人一块看了剧本,就一块对对戏,老师帮她理解人物心理,然后教她要怎么表演。宋渺渺听的认真,但对这方面她是没有天赋的。

    真的到她上场的时候,那么多摄像头对着她,她怎么都放不开去演,总觉得很尴尬,旁边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怪异极了。

    这一场戏,她没多少台词,却因为表情的问题,N机了好几次。

    那些人当着她的面虽没有说什么,但她知道,他们私底下一定有不少话。

    导演觉得这样不行,就让她先回去休息。

    宋渺渺坐在化妆间里,看着镜子里的时候,她还没卸妆,身上还穿着戏服,是量身而做的旗袍。电影的内容是民国的一段唯美爱情剧。

    情节多少有点狗血,也很难把握。

    她看着这样的自己,突然有点颓然,她终究是把这件事想的太过简单,演戏?是个人都能演吗?现在资源有了,什么都到位了,可她却扶不上墙。

    她双手捧着下巴,很无奈,很无力。

    她若是无法克服,怕是没办法继续下去。

    她一个人在化妆间里坐了很久,别人都看起来忙的很,只有她很闲的样子。她的表演老师好像认识男主角,两人碰面之后,就热络的在一块聊天,还在片场。她就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这时,化妆间的门被敲响,她的小助理走了进来,买了一大堆零食过来,啪嗒一下,一大袋子,都砸在她的面前,说:“渺渺姐,吃点东西放松一下。”

    宋渺渺瞧了一眼,噗嗤一笑,斜了他一眼,问:“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手派过来的奸细?”

    “啊?”周瑾愣愣。

    “这些垃圾食品,吃着是高兴了,可是会发胖啊。这旗袍对身材要求很高,本来上镜人就会变胖点,你这不是害我是什么?你是想让我成为有史以来最丑女主角,是不是?”

    周瑾哎呦了一声,“渺渺姐你可是冤枉死我了,我就是想让你放松一下。刚看你拍戏还挺紧张的。”

    宋渺渺笑,看了看,挑了一盒话梅,打开丢了一颗放进嘴里,又酸又甜。她想了想,把周瑾招呼了过来,把另一份剧本递给他,说:“来,咱们来演个试试。”

    “演哪个?”

    “随便。”

    宋渺渺随便翻了一页,她也没自己看内容,说来就来。化妆间里就他们两个,宋渺渺态度很认真,努力入戏,一边说台词一边想。然,演到后面,她才恍然,这里头竟然有吻戏。

    不过她总是要被人亲的,靠在周瑾怀里的时候,她说:“你亲吧,剧本怎么写你怎么演,没事儿。”

    她想她这个时候能克服助理,等真的演到这场戏,她就能克服搭档了。这一吻,迟早要有。

    她都这样要求了,周瑾也没有推拒,慢慢凑过去,宋渺渺努力克制想要避开的冲动,就在他的唇快要碰到她的时候,化妆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她吓了一跳,周瑾比她吓的更厉害,直接推开了她,导致她没有坐稳,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等一抬眼,就看到傅竞舟站在门口,一只手拿着手掌,立在那里,目光冷冷清清,没有丝毫感情。

    视线在她和周瑾的身上扫了一圈,然后淡淡开口,“不好意思,打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