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32章:出事
    沈悦桐心头一沉,下一秒,手机从掌心里滑落,掉在了地上。

    坐在沙发上的傅竞舟听到动静,余光看了过去,见她神色有异,并未立刻出声询问,只看着她。

    沈悦桐立刻弯身捡起手机,“你不要着急,我……我马上跟大姐过去,你不要怕,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找二叔和小叔帮忙,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凭我们爸爸的本事,肯定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慌,你冷静点。”

    沈嫣好像有点平稳下来,吸了吸鼻子,说:“好,二姐,我等你,我等你来,你快来啊。”

    “好,你在那边万事小心,有什么就立刻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嗯嗯,我会的。”

    两姐妹又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沈悦桐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原地转了一圈,傅竞舟适时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这个时候肚子已经隆起,身形也胖了一圈,她一边翻着大姐的电话,一边往他这边走了过来,说:“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妹给我来了电话,说我爸妈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北京的房子也被封了。她这个小丫头什么也不懂,不知道有没有弄错,就爱大惊小怪的。我爸在工作上向来没什么问题,好端端怎么会被检察院的人带走,甚至还被封了房子,不可能,不可能的。”

    这些话,她像是在安慰自己。

    她心里清楚的很,若是家里倒了,那么她也就完蛋了。再加上这个肚子,她的未来不堪设想。

    她只盼着家里面一定不能出事,万万不能有事。

    傅竞舟十分平静淡然,眼里没有丝毫惊诧之色,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不要担心,先弄清楚再说,你大着肚子,情绪可不能太激动。”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冷静。但小妹一个人在北京,我是不放心,我得过去一趟。”

    “你这样怎么过去?我不会同意,老爷子和我妈也不会同意。”

    沈悦桐脸色很难看,皱着眉,完全听不进他的话,这会正好找到了大姐的电话,立刻拨通,又起身回到落地窗前,将手机紧紧的贴在耳朵上,片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多说,我快要上飞机了,等我到北京,我再给你电话,好了就这样。”说完,沈茜晴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看样子,沈茜晴已经知道了。沈悦桐再打电话过去,手机已经关机。

    沈悦桐在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心跳的很快,眼皮子直跳,非常不安。

    傅竞舟放下手里的书,起身走了过去,摁住了她,笑说:“慌什么,冷静点。”

    沈悦桐抬头看着他,片刻,便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说:“我很害怕,如果我家里真的出事了,该怎么办?我们会不会离婚?”

    “当然不会,我们傅家不是这样的人,说出去,还不得丢了傅家的名誉?再者,我也不会这样做,你怎么会这样想。”他轻轻拍着她的背脊,柔声安慰。

    沈悦桐紧紧抱着他的腰,低垂着眼帘,看着脚下的毛毯,心思几转。

    不会吗?怎么不会呢,傅家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是极其势利的。没有身份和地位,她想要在这个家里过的好,又怎么可能呢?

    她暗暗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心跳很乱,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希望,北京那边一切都好。

    下午,傅竞舟出去,沈悦桐随后也跟着出了门,她去找二叔问问情况。

    然而,她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来应。随后,她只能转道去他的单位。

    倒是在单位里找到了人,然,她却只能在外面等着,沈正勤在忙,并且听起来很忙的样子。

    沈悦桐坐在休息室,开水一杯又一杯的往下喝,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她的心突然就凉了,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站了起来,在所有人没有料到的情况下,直接推开了沈正勤办公室的门。

    打断了里面几个人的淡话。

    沈正勤脸色微微变了变,沈悦桐这会已经什么都不管了,几步走到他的面前,说:“二叔,我有事儿想跟你说。”

    沈正勤目光示意,在座几个人便告辞离开,办公室的门关上,沈正勤就皱了眉头,沉了脸色,说:“悦桐,你也不是三岁小孩了,怎么那么不懂事?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知道,可我在外面都已经等了三四个小时了,一直没有动静,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你爸出事,我故意不见你?”

    沈正勤道出了她的心声。

    她下低头,抿了抿唇,说:“我爸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很严重吗?”

    沈正勤沉默了一会,片刻,拿起放在车茶几上的烟,抽出一根,点上,深深吸了一口,眉头皱的紧紧的,一时没有说话。办公室里十分安静,安静的沈悦桐心慌的不行。

    其实不过是一分钟,沈悦桐却觉得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她等不住,“二叔,你说话呀!我爸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事情有点严重。”

    沈悦桐慢慢坐下来,双手紧紧交握在一块,目光牢牢盯住沈正勤。

    他叹口气,又狠狠抽了一口烟,又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事儿说不定还会牵连到我和你小叔。”

    沈悦桐不语,只安静的等着,等着他说下去。

    “悦桐,你要有心理准备。”

    “准备什么?”

    “我们沈家……”他沉吟了片刻,才慢慢的说出来,“我们沈家,大概是走到头了。”

    “那我爸会怎么样?”她的左手紧紧的用力的我这右手,捏的手骨都疼了。

    沈正勤的一根烟,很快就抽完了,将烟头摁灭在了烟灰缸里,说:“会坐牢。”

    沈悦桐整个人抖了起来,“就……就没有补救的余地?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之前不都说我爸仕途光明,还会继续往上升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她整个人开始止不住的发抖,她从来也没有想过,她的父亲好不容易遇到了时机,仕途更上一层楼,竟会发生这样的事儿。她一直觉得他们一家子都是苦尽甘来,可这甘甜的日子还没有享受多久,就要化为乌有了吗?

    她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承认。

    她一只手捂着隆起的肚子,脸色越发难看。

    沈正勤见她这般模样,这才想起来她还是个孕妇,连忙掐灭了手里的烟,起身开了办公室的窗户,让屋子里的烟味可以尽快散去。她复又回到沈悦桐的身边,蹲下来,拍拍她的手背,说:“你现在怀着孕,别担心那么多,不管怎么样,你现在都已经是傅家的人了,他们总不至于这个时候,还想着一脚把你踹出去。”

    “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胎,生个大胖小子出来,争取母凭子贵。”

    说到这个孩子,沈悦桐的心更沉了,有些话很想说出口,却又不好说出口,最后只得用力咬紧牙关,一个字也不说。好一会之后,她抬起眼帘,眼泪汪汪看着二叔,问:“没办法吗?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有些事你不会明白,还没出事之前一切可能都有的挽回,但到了现在这一步,很难再补救。更何况……”沈正勤往办公室门口望了一眼,降低了音量,极小声的说:“更何况,你爸是被另一派的人给斗下来的,就更没有挽救的余地了,人家只会往死里压你,并绝对不会给你翻身的机会,明白吗?”

    “你听话,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回去好好安胎。有些事儿,也别跟傅家的人说。哎,你放心吧,就算你爸爸进去了,我和你小叔也会照顾你们一家的。不会让你被人欺负了去,别担心。回去吧,要不要我让人送你?”

    沈正勤亲口下了逐客令,他眼里有为难,说明她现在留在他的办公室里不合适。沈悦桐不想走,她还想说点什么,可想了半天,也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了,一切都说的很清楚了,就四个字,没有办法。

    她深吸一口气,轻轻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儿,您一定要跟我说。”她说着,站了起来,“我自己可以回去,您不用担心。”

    “好。”

    随后,沈悦桐便一个人出了办公大楼。

    她站在马路边上,看着车来车往,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来电是沈茜晴。她立刻接起电话,“大姐,怎么样?爸妈还好吗?”

    沈茜晴倒是很镇定,说:“不太好。”

    沈悦桐心里头唯一的希望,终于还是落空,她不知该说什么,便沉默着。

    沈茜晴将现下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不外乎是沈建成滥用职权,贪污受贿,手里还捏着不止一条人命。最后,沈茜晴说:“爸爸外面有个情妇,所有的消息都是从这个女人嘴里出来的,可现在却找不到这个人!”

    “什么?”沈悦桐不敢相信,在她眼里,父母的感情是很好的,沈建成一直以来的形象都是深爱妻子的模样,怎么可能会有情妇。

    “没什么好惊讶的。”沈茜晴说:“这一次,他也算是盘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真是怪不得人。”

    沈茜晴的冷漠,让沈悦桐不可思议,她好像早就知道。

    “大姐……”

    沈茜晴说:“不管结果怎么样,你都不用太难过,反正牵连不到咱们几个头上,事情过去,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不过,你在傅家,就要小心一点了,千万别被人像垃圾一样赶出来。”

    她的话难听,却也是实话。

    “好了,我还要去处理事情,就这样吧。你不用赶过来,大着个肚子,路上出个好歹,你就更不用在傅家立足了。这边我会搞定,挂了。”

    沈茜晴挂电话之前,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话太过狠绝,想了想,缓和了语气,道:“你放心,你还有我在,傅家真要欺负你,我会帮你出头。”

    说完这句话,沈茜晴就挂断了电话。

    许是怀着孕的缘故,电话一断,沈悦桐就哭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制,眼泪止也止不住。她感觉自己走进了死胡同,想要回头,却是悬崖峭壁,哪儿都是死路。

    她捂着肚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

    宋渺渺是在闲暇的时候,刷微博看到关于沈家的事儿,她粗粗看了一眼,也能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想来这沈家,是要毁了。

    她关掉网页,将手机交给了周瑾。

    董玉今天好像请假,一天都没来剧组。

    她不知道,今天是董歆的忌日。

    董玉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洗了个澡,挑了一件何时的衣服换上,刻意弄了一个略显憔悴的妆容。掐着时间,独自一人驱车去了墓园。

    她知道,每一年,天亮的那瞬间,顾青岩就会过来看董歆。十多年过去,每一年都是如此,从未变过。

    以往大多时候,董玉都是跟傅竞舟一块来。

    她到墓地的时候,天边亮起一道光,整个天幕慢慢的一点点亮起来。

    她到董歆墓地,远远就看到墓地前伫立着一个欣长的身影,她手里拿着篮子和花束,慢慢走过去。果然,顾青岩就在这里。

    董玉暗暗的吸了口气,抬手弄了一下头发,挺直了背脊走了过去。

    她穿着高跟鞋,这样静谧的环境下,她走路发出的噔噔声,无法忽视。但顾青岩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连头都没有转一下,就那么直挺挺的立在那里,像个雕像。

    董玉走到他的身边,“顾哥哥?”她轻唤了一声。

    顾青岩仍没有反应,董玉将花束放在墓碑前,蹲下身子,将篮子里准备好的饭和菜一样一样拿了出来。董玉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说:“姐姐,我来看你了,特意做了一些你喜欢吃的菜,你多吃点啊。”

    顾青岩没理她,她似乎也不在意,蹲在那里,自顾自的跟董歆聊天,说着一些关于自己的事儿,还有父母的事儿,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得哽咽起来。

    她说:“姐姐,你要是在就好了,你要是在的话,我受了什么委屈,都可以跟你说,跟你撒娇。你知道了,一定会帮我的。”

    “姐姐,我好累哦,一个人活着,真的好辛苦哦。爸爸还是那样,不管我怎么劝,怎么说,他都不听,就知道伸手给我要钱。可我这钱赚的哪有他想的那样容易,明星都是吃青春饭的,而且这娱乐圈年年都有新人上来,总有一天,我也是要被人代替的。等哪天我过气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姐姐,如果你在就好了。”她蹲着,伸手轻轻摸了摸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上的董歆笑的十分灿烂,那么美好的模样,永远停留在了十八岁。

    顾青岩终于将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眼,说:“你想说什么,直接跟我说就是,不用这样拐外抹角。”

    董玉的心思,到了今时今日,顾青岩若还看不透彻,这么多年也就白混了。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说点开心的事儿。”她擦掉眼泪,笑了笑,说:“姐,你知道吗?顾哥哥有未婚妻了,就是我那部电影的女主角。”

    “就因为那是顾哥哥的未婚妻,所以我才心甘情愿把我的角色给她,才心甘情愿给她当个配角。我想,以后我还会给她当很多次配角呢。姐姐,你高兴不?”

    顾青岩轻笑了一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转身走了。

    董玉微的蹙了一下眉头,余光望了他一眼,没动。

    等她在山上烧完东西,回到墓园门口,就看到顾青岩一个人站在车边,正在抽烟。她顿时脸上一喜,眉梢微微挑了一下,走了过去。

    顾青岩也不与她拐外抹角,吸了口烟,说:“你不想让宋渺渺演这部电影?”

    董玉摇摇头,说:“我不是不想让她演,是她先来惹的我,这样的人,如果她真的因为这部电影一炮而红了,我都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活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道理你应该懂。你若不去惹她,她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过来惹你?”

    董玉笑,“你说的对,所以是谁先抢走我的角色?”

    顾青岩唇角往上挑了一下,抬手吸了口烟,“那你就弄错了,这个角色,是我抢的。跟宋渺渺没什么关系。”

    “顾哥哥,你这是在护着她?”

    顾青岩换了话题,正眼瞧她,问:“你之所以这个时间点过来,是故意找我说这些,想让我站在你这边,然后封杀宋渺渺?”

    董玉不说话,但表情很明显。

    两人对视片刻,顾青岩一下弹掉了手里的烟头,转身,伸手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董玉说:“其实我混的很辛苦的,就算有傅竞舟在背后给我撑腰,但我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并不容易。娱乐圈里,没有一个善茬,那些人明里暗里,坑我害我的,不计其数。我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其实我并不喜欢当明星,要承受的东西太多,没有隐私,没有自由。可我没有办法,当明星来钱最快,我有那样一个父亲,如果我不赚钱,我的下场只会跟我姐姐一样。我害怕啊,以前我还小,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被大人摆布。我也很害怕,所有不管再怎么不开心,我都必须要忍着!”

    “早知道,当初我就应该替我姐姐去受罪,起码到了今天,会有两个男人很疼很疼她,照顾她,保护她,肯定不会像我这样,过的这样艰难。还要被我爸爸要挟。”

    董玉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特别的伤心。

    “其实我爸爸当初也特别希望死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我姐姐。他听到姐姐死讯的时候,在家里把我狠狠打了一顿,打的我将近半年都没有下床。到了现在,我还要为他干活,努力赚钱,要是没钱给他,大抵我又会被他送给什么人也不知道。”

    她说这些的时候,顾青岩一直背对着她,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今天是个不错的天气,天渐渐亮起来,云雾散去,太阳跟着出来。

    阳光洒下来,洒在他们的身上,周围的树叶上,有闪闪光晕。新的一天开始了。

    董玉泪眼婆娑,吸了吸鼻子,看着他的背影,渴望着他能够回头看她一眼。

    起码看在董歆的份上,他应该会帮她的。

    这么些年,她仗着董歆这个名字,得到了多少,她心里清楚,顾青岩心里同样很清楚。只是想不到,到了今天,她还要利用已经死去的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让顾青岩突然觉得很心疼,心疼躺在地下十多年的董歆。

    他笑了一下,转过头,那一眼望过去,董玉脸上的表情僵住,不由退后了一步。眼泪滑落,多么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悯。

    这张脸,跟董歆长得非常相似,可董歆很少哭,就算是在最难过的时候,她都不轻易在人前掉眼泪。她说不想柔弱给别人看,更不想别人同情她。

    “你好自为之。”顾青岩什么也没说,只留下这五个字,就上车离开了。

    独留董玉在原地,脸色难看。

    ……

    宋渺渺坐在片场等着拍摄,今天有一场吻戏,和一场床戏。她有点紧张,又有点莫名的激动,毕竟男主角是真的很帅那种。

    而且现在的吻戏,基本都是真亲,没有借位。

    她一直在旁边等着,结果等来的是编剧,说是经过商量,要去掉吻戏和床戏。只改成了一个深深的拥抱。

    编剧说的时候,宋渺渺问:“为什么?”

    她这一问,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特别是男主角。

    她干笑,说:“我就是觉得这里的吻戏和床戏,都挺合乎情理的,为什么要取消?”

    编剧看了她一眼,没解释,继续说自己的。

    由此,宋渺渺也闭了嘴,认真的听。

    回到位置上,宋渺渺啧啧了两声,小声的说:“要死了,吻戏改没了,我还准备了那么多天。”

    “没了?那我们不是白亲了?”

    “闭上你的嘴巴。”宋渺渺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周瑾笑呵呵,递上了水杯,问:“那还要口香糖吗?”

    啪的一声,她直接把剧本砸在了他的头上。

    傅竞舟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两在打情骂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