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33章:醋
    傅竞舟来的突然,毫无预兆,关键问题是,今天董玉请假,他来干嘛?

    副导演见了奇怪,导演见了也奇怪,编剧见了却神色淡定。

    周瑾凑到宋渺渺耳边,小声的说:“今天董玉不在,这傅先生来做什么?”

    宋渺渺也想问这个问题,他来干什么?

    傅竞舟例行公事一样,询问了一下导演关于电影的进度问题。因为宋渺渺的缘故,电影的进度很慢,大约只拍了四分之一。

    导演说:“董玉今天请假。”

    “我知道,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你们只管自己,不用理我。”

    这时,季程已经找了把椅子过来,放在了距离宋渺渺三四步的位置。

    两人可以说是并排坐着,中间隔着周瑾。

    宋渺渺的表演老师过来,询问了一下,得知床戏和吻戏改成一个简单拥抱之后,当即就找了导演和编辑聊,意思是这两个戏不能删,绝对不能删,若是删了,这整个剧就变了味道。

    男女主角之间的情感,就变得薄弱,不能让人信服。

    并表示原本的剧本就已经写的非常好了,并没有更改的必要。

    但编剧对此很坚持,说必须要改,但让她说理由,她也说不清楚,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就是要改,把亲密戏全部都改掉就对了。

    宋渺渺的这位老师,是个实打实的戏疯子,对待每一部剧,就算是一部烂剧,都非常的认真。由此,几个人便争执了几句,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宋渺渺寻声望过去,感觉他们都快要打起来的样子,立刻放下手里的暖手袋走了过去,拉了她一下,小声的说:“老师,算了。”

    “怎么能算?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作品的?那我可以告诉你,就算这个电影是大制作,名导演,你也别想得到观众的认可,更不要说是红了。”

    老师哼了一声,瞥了导演一眼,说:“张导,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好导演,现在看来,并不是我认为的那样。”

    宋渺渺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编剧突然走到傅竞舟的跟前,说话的声音很小,宋渺渺听不清楚,不过看样子,提出这个更改方案的人,是傅竞舟无疑了。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那编剧说了很久,傅竞舟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最后只是轻点了一下头。然后编剧给他深深鞠了个躬,说了声谢谢,就回来,大大松口气的样子,笑容也变得特别灿烂,说:“可以了,还是按照原来的演。你没有问题吧?”

    最后这个问题,编剧问的是宋渺渺。

    她点点头,说:“没问题。”

    “那就好。”

    宋渺渺余光往傅竞舟的方向瞥了一眼,觉得很奇怪,傅竞舟怎么还掺和编剧的事儿。

    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准备开演。

    周瑾在旁边给她打气,说:“渺渺姐,加油,你是最棒的。你的吻技,绝对是这个。”他竖了个大拇指,宋渺渺再次将剧本砸了过去。

    这小男孩平时就是话多,还总是耍宝,很烦,但宋渺渺又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也挺开心的。总归是少不了笑料。

    正是开拍,宋渺渺入戏很快,这个场景她私底下自己练习过很多遍,所有情绪走位,她都烂熟于心。所以,当对手吻下来的时候,她没有任何抵触的心里,坦然接受。

    她是很坦然,镜头上的画面也呈现的非常好。

    他们拍的时候,傅竞舟就坐在导演的边上,镜头上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傅竞舟的眼里,那么近。她的一娉一笑,那般生动,那种青涩又喜欢的感觉,表达的非常好。

    导演小声夸赞,说:“这场戏还是很有必要的,渺渺的表演很真诚很到位,很抓人心。”

    说完这句话,导演听到了一声很轻微的嘁,充满了不屑。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身侧的傅竞舟,脸上的表情与刚才无异,一只手撑着脑袋,懒懒散散的样子。

    他又往另一边看了看,最终也不确定这一声轻嗤,到底是从那个人嘴里发出来的。

    拍完这场之后,就要清场上床戏了。

    傅竞舟没动,老僧入定一般,坐在那里。

    导演和副导演讲完戏,无关的工作人员都离开之后,宋渺渺从卫生间里出来,身上就裹着一个浴巾,浴巾里面,所有重点位置,都包裹的好好的,基本不会走光。

    但要说走光,其实光的地方还真是不少。

    现场虽然清了人,但摄像机下,宋渺渺还是有些拘束,不太放得开。

    幸得这几天相处下来,宋渺渺跟这位男主角熟悉了一些,两个人这会坐在一起聊天,聊些有的没的,尽量让气氛缓和,不那么的尴尬。

    季程站在傅竞舟的身上,瞧着他那冰冷的脸,心中叹气,这又是何苦,坐在这里膈应自己。

    正式开拍的时候,傅竞舟只坐了几分钟就走了,出了影视城,他向季程要了一根烟。

    季程说:“医生交代了,你暂时不能抽烟。”

    “给我。”傅竞舟有些烦躁,拧了眉头,语气也冷了几分。

    “傅哥,那都是假的。”

    “什么?”

    “我是说,宋小姐那是演戏,不是真的,犯不着生气。”

    “谁跟你说我是因为她生气?”

    季程也不跟他争辩,点点头,说:“是的,你不是因为她生的气。对了,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去墓园?”

    “烟。”傅竞舟加重了语气,并未回应他的问题。

    季程也不再多说,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放在了他的手上,说:“我抽的不好,你将就一下。”

    傅竞舟不语,只自顾自的抽出一根烟,点上,缓缓抽了起来。

    ……

    剧组里,宋渺渺N机了三次,才把这一段床戏给拍完,然后回化妆间休息。

    她下来,环顾了一圈,才发现傅竞舟不在了。

    老师过来,对着她竖了大拇指,说:“还不错,第一次能演成这样,很不错了。要继续加油,你只要一直这样努力,肯定有出头的那一天。”

    “谢谢。”

    老师将衣服盖在她的身上,周瑾也屁颠屁颠过来,把暖手袋塞给她,笑说:“感觉怎么样啊?渺渺姐,影帝的技术,是不是特别好。”

    他这话,玩笑意味十足,宋渺渺忍不住又想打他,被他及时避开。

    宋渺渺斥了他两句,几个人就欢欢喜喜的回了化妆间休息。

    一路过去,宋渺渺都没有再见到傅竞舟的人影。

    这一天,宋渺渺又是满满一天的戏份,等最后一场戏结束,已是凌晨。她照例是最后一个离开,周瑾已经先行离开了,整栋楼里,就她一个。

    宋渺渺坐在沙发上,等着司机给她发短信再出去,她全身疲惫,靠着坐着,眯着眼睛假寐。

    不知过了多久,化妆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宋渺渺吓的一个激灵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睁眼,便看到一个黑影扑了过来,宋渺渺后退一步,等看清楚,才发现这人血刺拉忽的。

    下一秒,化妆间的灯突然灭了。

    宋渺渺下意识的想要叫,那人一步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巴,低沉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不要出声。”

    这声音有几分耳熟,她稍稍侧过头,可惜化妆间里太黑,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那人带着她进了更衣室里,宋渺渺一动不动,周遭很安静,能听到外面纷乱的脚步声经过,还有隐隐的叫骂声。

    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才松开了手,重重的吐了口气,整个人缓缓下滑,坐在了地上,伴随着嘶的一声。他轻喘着气,低声说:“再等一会,等那些人走远了再说。”

    宋渺渺借着手机的光,看清了来人的脸,他的额头有不少血,看着触目惊心,“顾青岩?”

    “做什么那么惊讶?”

    宋渺渺不能不惊讶,顾青岩那样的人,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不能啊。

    她愣愣的站着,“你真是顾青岩?”

    “废话。”他伸手,狠狠一拽,将她拉了下来,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颈,将她拉到眼前,一边喘气,一边说:“看清楚了?”

    “你……你怎么会这样?”

    “被人偷袭再正常不过的事儿。”顾青岩咬着牙,稍稍坐正了身子。

    “是神鹰的人?”

    顾青岩只笑不语,那就是默认了。

    顾青岩虽然没跟她说,但宋渺渺也知道,因为她,顾家现在跟神鹰算是彻底敌对了,两帮人交火了好几次,抢地盘,抢货源,也抢生意,谁都不让步。

    宋渺渺闻着那股血腥味,有点慌,没有灯光,她根本也不知道他的伤情。

    “那接下去怎么办?”

    “等。”

    “等到什么时候?”

    “你怕?”顾青岩笑着问。

    “不怕。”她摇头,所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盘腿,靠着墙,小声的说:“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现在这种情况不足为奇。”

    顾青岩笑,并不说话。

    默了一会,他突然伸手扯了她一下,沉声说:“过来。”

    宋渺渺没动,觉着他说话的语气,跟刚才有点不太一样了,“怎么了?”

    “过来。”他只重复这两个字。

    宋渺渺移过去,他便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让我靠一会。”

    她挺直背脊,没动,侧目悄悄的看他,看不清,鼻间的那股子血腥味很重。但她也不敢多问,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全神贯注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阵脚步声过后,就陷入了寂静,只剩下彼此深一下浅一下的呼吸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