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月入我相思局 > 第236章:背后的人
    沈悦桐低着头不敢去看站在门口的人,她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咬着牙,不停摇头,嘴里念叨着,“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傅沅!你在干什么!”

    老爷子的声音带着愠怒,手杖重重的在地板上跺了数下。

    来捉奸的人并不多,只老爷子和傅海明夫妇三人。

    傅沅坐在床上,见着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仿若了然,笑了一下,也不辩解,只侧头看向缩在一旁的沈悦桐,问:“你给我信息让我来这里?”

    一瞬,沈悦桐猛地抬起头,死死瞪着他,说:“你胡说什么!明明就是你威胁我过来的!是你!是你对我有非分之想,是你要强奸我。”

    沈悦桐像是料到了什么,连滚带爬的下床,跑到钟秀君的身边,瞪大眼睛,说:“妈,是他,是他对我有非分之想,他……他一直就想对我做苟且的事情,现在我怀孕了,他竟然还要这样对我!简直畜牲不如啊!妈,你要给我一个公道,给我一个公道啊!”

    然,她的话音还未落下,钟秀君就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厉声道:“你还要不要脸!你们刚才的对话我们全部都听到了,你肚子里怀着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竞舟的!还有这些照片,你们两个早就有一腿了,你怎么还有这个脸,让我来还你一个公道?”

    钟秀君将一叠照片,狠狠砸在了她的脸上,无数张照片,从她眼前散开来,然后纷纷落在地上。每一张照片里,都有她和傅沅,有几张甚至还有他们在酒店房间里的亲密照片。

    这很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他们两个勾搭的第一个晚上,就已经被人盯住了。

    她一只手扶着肚子,双腿打颤,想到自己父母如今的处境,现在她和傅沅的事儿,又被捉奸在床,所有事情都挤到一起,她有点站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她摇头,“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傅沅反倒是很冷静,他知道最近风头紧,所以一直没找沈悦桐谈孩子的事儿,他也清楚沈悦桐的心思,她不想留下这个孩子。但他想,他想要,所以一直以来,他心里都很着急,但也很克制。

    今天,他收到她的短信,就算心里有疑虑,但也还是出来了。没想到,终究是被栽了。

    他该想到,沈悦桐那般避讳他,她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在傅家宅院里,偷偷的与他见面。

    他低笑起来,起身走到沈悦桐的身边,伸手想要拉住她的手,想要正正当当的告诉她,就算她被傅竞舟抛弃了,没有关系,他可以娶她,可以养她,还有孩子。没关系,就算他也被傅家赶出去,他可以自立门户,没什么关系。傅家这种势利家庭,他早就待够了,不管他如何努力,用尽心思,在这个家里,从来也都没有他的位置。

    就像沈悦桐刚才说的那样,她怎么会喜欢一个妓女所出的儿子,而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把一个妓女所生的儿子放在眼里?即便是他的亲生父亲傅洪,在外,从来都不说他是他的儿子。

    别说是介绍,他甚至不会带着他去出席任何大场面。

    他兀自哼笑,真是可笑。

    他看着沈悦桐那癫狂的样子,看着钟秀君那冷漠的嘴脸,突然应声,“是,沈悦桐说的没错,是我想要强奸她,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逼她的,跟她没有关系。她只是被我威胁而已。”

    傅洪上前,一巴掌甩了过去,沉声道:“你这个畜牲,我当初就不该让你进这个门!简直是败坏我们傅家的门风!扫尽我们傅家的颜面!”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以来抱着什么心思?当初出面要娶宋渺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原本可以平息,你偏偏就是要弄大,把是非精弄进我们傅家,让我们鸡犬不宁,归根结底,你不是好心,你不过是想让小三儿分心,从他手里夺权!现在你又搞上沈悦桐,你也不为别的,你就是看上他们沈家的背景。想利用她,以此来得到整个傅家。”

    “你当我不知道,你甚至还想毁掉老三在政界的势力。我当初点头让你进门,简直是我做的做错的一件事!”老爷子吹胡子瞪眼,许是气急,他拿起拐杖,狠狠一下子搭在了他的头上,瞬间,一条刺目的红,从他的额头冒出来,顺着往下,看起来触目惊心。

    傅海明见状,立刻揽住傅洪,“爸,你先不要那么激动,老五也是一时没想明白。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怎么解决这件事。”

    傅沅立着没动,只觉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咧开了一样,眼前黑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过来,神智比之前还要清醒的多,他抬头抹了一下快要流到眼睛里的血,侧目看向沈悦桐。

    她仍是刚才的样子,双手紧紧的揪住自己的衣服,脸色煞白,第垂着眼帘,轻轻的摇头,小声的念叨着什么。

    傅洪挣开傅海明的束缚,一步上前,一把揪住傅沅的衣领,冷道:“你若是能安安分分,我还能容你,但你这样害人害己,我们傅家就容不下去!甚至整个海城都容不下你!现在好了,沈家失势,就算沈悦桐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你也没有任何翻盘的余地,你脑子要还清楚,你就老实交代,到底是谁在背后给你撑腰。如若不然,明天我就会让人登报,从今以后,你不再是傅家的人。”

    “还有你!”傅洪转而指向了沈悦桐,“我会公告天下,让所有人知道,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有多不要脸!”

    傅沅不语,那样子,显然是不吭说。

    傅洪点点头,“好,很好,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明天我再来问你。”

    说完,他就转身,准备离开。

    沈悦桐一下上前,“爷爷,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呀!”

    傅洪侧头,狠狠瞥了她一眼,嘴角一挑,“无辜?沈悦桐,你从来也不无辜。想想之前,你在我们傅家,何其嚣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个道理,我想你现在应该懂了。”

    他一把将她甩开,大步的走了。

    沈悦桐哭喊,可谁也不理她。

    她只能去求钟秀君,跪下来求,苦苦哀求,“妈,妈,我求你了!我求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我不能离开竞舟,我离不开竞舟的。肚子里的孩子我会拿掉,我以后就把小恬当做是自己的女儿。妈,我以后会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做傅竞舟的妻子,我不会再作了。妈,我求你了,你们不能在这个时候这样一脚踢开我啊!妈!”

    钟秀君唇角含着一抹浅笑,无动于衷,就那么看着她。

    傅沅过去,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吼道:“你还看不清楚吗?为什么老爷子来的那么是时候,还不都是她和傅竞舟设的局!目的就是要捉奸在床,你现在还要求你?她巴不得傅竞舟立刻跟你这个拖油瓶离婚!沈家倒的那一天,他们就已经不打算要你了!你现在还求你!沈悦桐,你有没有一点骨气!”

    钟秀君目光一转,将视线落在傅沅的身上,微微一笑,拍了拍手,说:“还是老五你看的清楚,不过这可不能怪我,更不能怪我的儿子,哪个男人会愿意自己的脑袋冒绿光呢?”

    她伸出一根手指,点住沈悦桐的额头,垂眸望着她,“你既然能跟老五上床,那么就应该想到今天这个结局,我的儿子,可不做接盘侠。”

    说完,她稍稍一用力,将沈悦桐从自己眼前推开。

    沈悦桐再次扑了上去,抱住她的双腿,“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我心里是爱着傅竞舟的,我的心里从来都只有傅竞舟一个人,那么多年,我都等着他,不管他好还是坏,我都愿意陪在他的身边,我是真的拿真心爱他的!那天,那天我只是喝醉了,我只是气急了,我才会被人乘虚而入。要怪……要怪就要怪傅沅,是他!是他故意接近我的!”

    “我是无辜的呀,我是无辜的呀!我可以解释的呀!我……我这就跟竞舟去解释,他会原谅我的,他一定会原谅我的。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他不会这样无情的,我只错了一次,可以得到原谅的。”她说着,就站了起来,想要冲出去。

    被钟秀君一把揪住了衣领,直接拽了回来,用力一推。

    沈悦桐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傅沅立刻过去扶她,并指着钟秀君,怒目而视,“你有没有人性!她是孕妇!你还这样推她!”

    “噢,那真是抱歉,但也请这位孕妇,不要再死缠烂打,更不要再去我儿子的面前,膈应我儿子,谢谢。”她打了个哈欠,“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好好的谈感情吧,这一次,你们光明正大,不用再偷偷摸摸了。”

    说完,她便挽住了傅海明的手,离开了。

    沈悦桐还想过去,被傅沅牢牢抱住,大声道:“她根本就不会理你,你怎么求都没有用的!省省力气吧!”

    沈悦桐又哭又叫,用力捶打他,“都是你!都是你害得!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我好不容易可以嫁给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呜呜呜……我什么都没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她恸哭起来,许是哭的太用力,整个人软在他的身上,大声的哭着。

    傅沅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他越说,她便哭的越发的凶,止都止不住。

    他便不敢再说,只能紧紧抱着她,将她抱在怀里,盼着她能安静下来。

    可他不知道的是,沈悦桐不需要他的怀抱,他越是抱着她,她心里就越难过,她不反抗不是接受,而是没有力气反抗。她讨厌他,非常讨厌,她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她不但恨他,她也恨自己的肚子。

    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停下了哭泣,整个人仿佛冷静了下来。

    傅沅用袖子擦掉她的眼泪,柔声道:“你放心,傅家不要你,我要你的。以后,我养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沈悦桐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再睁开时,目光冰冷,一下拍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说:“你不要妄想了,就算傅家不要我,我也不会要你!你这样害我,我恨不得要你去死!如果不是你,我绝对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傅沅,我不会原谅你的!我要你生不如死!”

    她说完,擦掉眼泪,就自顾自的出了木屋。

    傅沅没有去追,蹲在地上,突然笑了起来,眼眶通红,眼泪下来的时候,他笑的越发猖狂。真是不疯不成魔。

    沈悦桐咬着牙回到主屋,回到她和傅竞舟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与她离开时候一样,连傅竞舟都同她离开时的样子一样,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慢慢的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慢慢蹲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眼泪簌簌而下,心里难受的厉害。她后悔了,太后悔了,如果知道一切会这样,不管傅竞舟跟宋渺渺有什么瓜葛,她都该安安分分的当这个傅太太,让他们找不出任何理由驱逐她。

    是她仗势欺人,是她以为沈家起来了,她就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她就可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是她错了,她迅速捂住嘴巴,不想吵醒傅竞舟。

    可她还是控制不住,啜泣声从指缝中飘出来。

    她便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背,可心里实在太难受了,看着傅竞舟的脸,她便越发难受,越发后悔,她甚至不想再活下去。

    如果一切能重来,如果一切能重来。

    就在她后悔的不能自己的时候,傅竞舟缓缓睁开了眼睛,沈悦桐再次抬起眼帘的时候,便对上了他冷清的目光,那双眼睛没有丝毫波动,更没有半点疑虑。

    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只小丑。

    她强忍住哭意,轻轻扯了一下嘴角,说:“我吵醒你了。”

    傅竞舟神色淡淡,伸出手擦掉了她的眼泪,说:“我没睡着。”

    她微微愣了一下。

    傅竞舟说:“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沈家变成现在这样,未来的路,可能会比较难走。不过没有关系,我相信,你可以很好。记忆中,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很独立自主的人,不需要靠任何人。”

    他说完,便收回了手。

    “你……你在说什么?”

    “从你离开这个房间,我就没睡。”他说,文不对题。

    “你,什么意思?”

    “打掉孩子有风险,你还是老老实实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女人没了生育能力,是很糟糕的事儿。”

    “你……”

    他说:“念在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你离开的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总归让你衣食无忧。”

    “我……我不要,我不要。”

    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眼泪又开始汹涌而出,“这不能怪我,我从来都是想跟你白头到老的,这不能怪我。如果你不是表现的对宋渺渺太过在乎,我不会这样的。你别不要,我求求你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她将脑袋抵在他的手背上,紧紧握着他的手,好像这样就能一直把他抓在手里似得。

    傅竞舟没动,只浅浅的笑,侧过头,目光深海一样,另一只手覆上她的脑袋,轻轻的拍了拍,说:“悦桐,你知道吗?从你跟小叔第一次上床,我就已经知道了。”

    沈悦桐身子一僵,没动,也没说话。

    “我脑子受过伤,记忆混乱,但季程不乱,他把照片给我的时候,把我当初想做的,都跟我说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跟小叔的事儿,也早就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他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我也知道,当初我在缅甸医院昏迷的时候,你曾想让我死,我知道的。”

    沈悦桐闻言,脸色一白,一下子抽出了手,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轻轻的摇头,嘴里喃喃,“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傅竞舟缓慢坐了起来,靠着床头,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还是热的。

    幽暗的灯光下,看不出他的神色,沈悦桐心怦怦乱跳。肚子里的孩子,似是感觉到她的不安,也跟着乱踢乱动。

    傅竞舟说:“其实你很想要这个孩子,所以我应该要成全你。”

    “不,不是,你听我说,我不是……”

    傅竞舟不再说话,只看着她,那眼神,让沈悦桐再也说不下去。最后,只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小声哭泣,”我求你,我求求你,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她的心彻底的沉到了肚子里,不可能有挽回的余地了。

    这一切,是傅竞舟一手策划的,很早就开始策划了,她哭着哭着,突然笑了起来,然后兀自爬了起来,迅速的出了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