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透视极品医圣 > 第966章 对不起,不感兴趣!
    “不必多说!我跟你去教务处!”

    刘山河脾气倔起来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存在。

    这可把那个教导主任吓着了,江都医学院的校长最为推崇的是刘山河了,甚至在开会的时候一再表态要把刘山河列为名誉校长。

    现在校长要是知道自己要把他带到教务处,还不拿刀杀了自己啊。

    他连忙点头哈腰道:“刘老先生,这事情我不是也不清楚吗,所以才……”

    刘山河冷哼道:“不清楚?不清楚你还为难这三个学生?你知道学籍对于学生究竟有多重要吗!还有那个老外为什么完全没有责任了?你是不是拿来到对方的钱?”

    “不是,不是,我绝对没有……”

    不等教导主任解释,刘山河指了指斯蒂芬,又愤怒道:“我的话到底管不管用?我告诉你,我以名誉担保,这老外绝对有问题,还有这件事,那个男同学一点都没有做错,也不知道你们医学院怎么请的人,请一个外国人来教我们学生医!关键对方只懂个皮毛!简直是误人子弟!”

    事已至此,教导主任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他接下去任何一个行为都有可能断送自己的前程。

    如果要在斯蒂芬和刘山河两人选一个的话,他会毫无顾忌的选择刘山河。

    但是现在他不管怎么站队,这个位置都难保住了,他只能打电话给正在京城开会的校长。

    校长在电话里勃然大怒,说是立马从京城赶过来,并且让学校招待好刘山河,至于那个斯蒂芬教授,严惩不贷!彻底调查!

    挂断了电话,教导主任同情的的看了一眼斯蒂芬,对保安道:“把斯蒂芬教授也一起送到教务处了解情况。”

    斯蒂芬慌了,连忙道:“主任,我待会还有几节选修课要呢……“

    教导主任不耐烦的挥挥手:“不必了,校长说你的所有课程都停掉,你直接接受调查可以了!“

    他的态度完全变了。

    斯蒂芬见状整个人都虚弱了几分,脸色更是煞白。

    ……

    最后,任非凡自然也去了一趟教导处,但是也没啥事,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些情况,没过多久结束了,有刘山河在,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最惨的莫过于斯蒂芬了,他被撤销教授职位,冻结教授资产,并且有学生实名举报斯蒂芬利用职务之便对女学生进行猥亵,种种罪名让斯蒂芬身败名裂,并且学校已经整理部分证据交给公安机关去处理。

    斯蒂芬这回是彻底玩完了。

    整个过程,刘山河都把注意力放在任非凡身,这可把任非凡吓的鸡皮疙瘩都起的一地。

    所以,事情结束以后,直接准备溜掉,但是刚打去开教导处大门的时候,刘山河出现在了任非凡的背后。

    “等一下。“

    任非凡眉头皱了皱,直接道:“有事吗?“

    刘山河搓了搓手,脸更是出现了一丝罕见的腼腆,伸出手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山河,你应该听到过吧,我是华夏医协会负责人,我看小兄弟对医的一些东西把握的很好,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学点医?不收费的那种。“

    教务处的那些人一听到刘山河的话,整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刘山河难不成是打算收徒弟?

    这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让刘山河亲自拉低身位收徒?

    一旦答应,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啊!

    任非凡扫了一眼刘山河,脸没有丝毫表情,直接开门出去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对医不太感兴趣,我喜欢无拘无束,抱歉。“

    说完,门关了。

    这一刻,整个教导处突然安静下来。

    刘山河更是当场石化,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拒绝,而且是拒绝的如此干脆。

    好像对方一点都看不。

    教导主任更是的无话可说。

    刘山河的邀请,那小子也敢拒绝?

    难不成是脑残?

    这可是天大的机会啊。

    任非凡可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出了教导处,他看见了两个小美女在外面焦急的等候。

    正是郭芯蕾以及林雪。

    林雪脸蛋红扑扑,看着任非凡出来,长吁一口气:“你没事吧。“

    任非凡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把视线落在了郭芯蕾身。

    四目相对。

    郭芯蕾打破僵局,疑惑道:“听雪儿说,你一直在找我?什么事?如果要送情书什么不必了,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包括你。“

    话语绝决。

    任非凡眼神朝林雪示意了下:“一些私事,关于她家里的。“

    林雪瞬间反应过来,直接走开了。

    此刻,外面只剩下两人。

    郭芯蕾双手抱胸,靠着栏杆之,倒是有些英气。

    “说吧,什么事,看在你今天帮我们的份,你有五分钟说话的机会。“

    任非凡思考数秒,还是说道:“这几天跟我去一趟京城吧。“

    郭芯蕾瞪大眼睛,骂道:“你神经病啊,我和你都不认识,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跟你去京城?不去!“

    “郭铁承死了。你父亲郭铁承死了。“

    任非凡深呼吸,努力压制内心的情绪,摊开手里的红绳,说道。

    红绳是剑侯郭铁承的信物,据说是女儿小时候送给他的,他一直戴着。

    这一刻,郭芯蕾眼眸直直的盯着红绳突然安静了下来,眼眸更是赤红了起来,任非凡很清晰的看到对方眼眶已经有些泪水渗出,但是又憋回去了。

    “神经病!你才死了呢!“

    郭芯蕾颤抖着声音,也不管事情的真实性,直接跑开。

    但是却被任非凡抓住了手臂拉了回来。

    “我再说一遍,你父亲郭铁承死了,这几天是你最后能见到他的机会,他在京城,两天后会下葬。“

    任非凡本想委婉的说,但是不知道为何他突然发现,长痛不如短痛。

    他本以为郭芯蕾不会接受这个父亲,但是从这一刻对方的表现来看,她心还是很在乎剑侯的。

    郭芯蕾眼泪溢了出来,整个人更是蹲了下来嚎啕大哭了起来,她恨透了这个父亲,但是却接受不了阴阳相隔的事实。

    任非凡没有打搅对方,任由对方哭。

    许久,郭芯蕾哭够了,站了起来,眼眸直视任非凡:“我跟你去京城,现在。“

    (PS:今天到这了,我要处理下章节错误的问题。心累。)

    /bk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