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章 该死的渣男
    面对不知底细的赵玄机,刀疤脸等四人都稍微有点谨慎。其实大家都知道死者为尊的道理,搞太过火也知道不占理,所以顺势将赵小贞的遗像放了回去,但气势上依旧示强。

    赵玄机从大门走进去,矮矮的门槛甚至险些将他绊倒。稍显踉跄地走了两步,这才健步如飞冲进堂屋,将姐姐的遗像死死的抱在怀里。

    虽然几年未回,虽然因为重要原因不能随时联系,但他每年还是打两次电话回来,而且每年也都给姐姐寄一次钱。电话上姐姐虽然好像身体不太好,但毕竟只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再怎么虚弱也不该这么早就没了。

    赵玄机完全意想不到!这次回来本想给姐姐一个惊喜,本想让她给自己包一顿热乎乎的饺子,哪知道回来就是当头一棍。

    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冷冰冰地告诉他,那个和他相依为命、把他从童年拉扯到青年时代的姐姐真的没了!

    他和赵小贞不是亲生姐弟,但却胜似一母同胞。他们都是孤儿,都被姑姑收养长大。姑姑早年病亡,是年龄稍大的赵小贞用柔弱的双肩撑起了这个家,养活了赵玄机,也养活了另外两个弟弟,那是一段多么艰辛的苦日子。

    可以说,赵玄机和两个弟弟欠姐姐的太多太多。本以为可以苦尽甘来,但是姐姐没能等到那一天。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线条分明的脸庞上,赵玄机忍不住泪如雨下。

    轻轻擦干了泪水,赵玄机将姐姐的遗像重新端放在桌子上。退后两步,他恭恭敬敬地跪下,朝地上缓缓三个响头。

    死者为尊,长姐如母,欠她的实在太多,而且再也无法偿还,这礼不算大。

    旁边的刀疤脸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是这女人的什么人?是亲戚就把她的女儿带走,我们忙着收拾房子呢,添乱……”

    赵玄机没回答,而是将地面上被踩断的灵位牌捡起来,擦了擦上面的脚印。但断掉的终究无法复原,只能怔怔地一手拿一截。

    但他也能由此听出,外面哭着的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外甥女,只不过刚才被沈柔搂在怀里而看不到面孔。现在孩子的小脸儿露出来,怯生生地看着赵玄机,他当即看出这孩子还有几年前的一些模样特征,也依稀有姐姐赵小贞的一点影子。

    他返身回到院子里,沈柔一下子将孩子抱紧,仿佛保护幼崽的母兽:“你……什么人?”

    “孩子舅舅。”赵玄机真心无力说话,但他知道好歹,知道沈柔一直在维护着孩子。而后他便朝钱多多伸出手来:“多多,还记得舅舅吗?大舅。”

    小女孩显然一时之间有点发愣,但随后狠狠点头又哭了起来。虽然两岁多的记忆没了,但妈妈给她看过三个舅舅的照片,当然能认出来。

    孤儿遇见了娘舅,又是在母亲的灵堂前,孤苦伶仃的六岁孩子该是何等的感触。小多多哇的一声恸哭起来,娇小的身体被赵玄机抱在了怀里。

    在院子外他已经听到沈柔刚才的争吵,当然也知道姐夫钱夕惕的一些德行,现在自然明白孩子的可怜状态——虽然没能想象到那种恶劣不堪的程度。他缓缓拍着孩子的背,胡子茬几乎扎疼了孩子嫩嫩的脸蛋儿:“多多不怕,有舅舅在,以后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不怕。”

    不说倒好,说了这句之后,已经痛苦压抑且又不敢宣泄的孩子撑不住了,好久以来的恐惧、悲伤和委屈全都化作泪水,根本止不住。

    到最后孩子甚至都哭得没了理智,在舅舅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不知道是为啥,或许是情绪彻底失控的表现。而赵玄机一动不动,任凭孩子发泄,依旧紧紧抱着,仿佛小时候姐姐抱着他。

    但多多越来越烈的哭声却让刀疤脸他们更加难忍,皱着眉头吼道:“搞什么搞,哭丧也到别地儿去,这里现在是我们的院子!”

    他身边一个贼眉鼠眼的平头男人干咳一声,直接喊话赵玄机:“看来你是这女户主的兄弟啊,你姐夫把房子抵押给我们了,没钱还。也别怪我们绝情,我们也是吃公司的饭、做公司的事,你赶紧把孩子带走。”

    说着,这家伙还晃了晃手中的一份合同,也就是钱夕惕抵押房子的复印件。既然来收房子,基本的文书材料要带着。

    而这人现在多少说了点讲道理的话,也是因为对方不再是孤儿寡母(甚至连寡母都没有),而是有了一个成年男人在撑腰。

    赵玄机大体明白了缘由,也相信那个混账姐夫可能做得出这种绝户事儿。他根本没心情去处理什么破事儿,但很显然要是不处理这些,这四条狗一样的东西就会一直没完没了的狂吠。

    于是他拜托沈柔继续抱着孩子,自己则拿回这个复印件看了看,随即皱了皱眉头。

    抵押的时间很近,区区半个月前。这房子至少价值八十多万,将来拆迁补偿的话可能价值更高一些,而钱夕惕要求借款四十万,典当行当然乐意。而且合同说只要借款半个月周转,超短期借款,要是还不上就直接把房子当给典当行。

    这哪里是贷款,简直就是急着贱卖。

    “没我姐的签字,这合同不成立,房子是他俩的共有财产。”赵玄机将这张废纸丢在了地上,“所以房子还是我姐家的,钱你去找钱夕惕要。”

    其实何止是共有财产,事实上这就是姐姐的嫁妆!当初这房子属于他们姐弟四个,但三个弟弟都有各自的志向,不可能再跟姐姐分这点东西,所以就把房权落在姐姐名下。也就是说,钱夕惕在这房子上面本来就是个占便宜的。

    所以赵玄机的语气也很不好,而他扔这几张纸的动作又显得强势霸道了些,对面的刀疤脸等人顿时脸上挂不住。一直都是他们欺负别人,哪有别人给他们脸色看的时候。

    “呵,行啊爷们儿,跟我掰扯这个,也不看看我们是专业干什么的。”刀疤脸冷笑,“来之前我们的法律顾问说了,一个人抵押房子,其他财产共有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而没有提出异议的,视为同意,抵押有效。你姐他们是亲两口子,抵押房子这么大的事儿,她能不知道?所以别跟我扯什么法律,咱们都是靠法律活着的。”

    当流氓都会跟你掰扯法律的时候,这社会是不是显得有点滑稽。

    但沈柔此时拿着那份合同看了看,看到半个月前的落款日期,忽然站起来怒道:“不可能!贞姐去世好几天,去世之前又昏迷了接近半个月,也就是二十多天以前就没了意识,中间清醒一回却又在这个抵押合同签订日期后面,她怎么可能知道或同意房子的抵押!”

    这可是最重要的证据,一下子将几个地痞证得无言以对。而且医院里肯定有病例记录,这事儿跑不了。

    不过几个地痞也恨死了沈柔,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瞪过去,仿佛要撕碎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沈柔被几道野兽般的目光吓了一跳,竟不由自主地向赵玄机身后挪了挪。不知怎么的,她觉得站在这个陌生男人背后,挺安全。

    赵玄机则缓缓转身,冷笑道:“这么说,我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的时候,那个该死的渣男却抵押房子换钱了?值钱东西都带走,却又把多多这么小的孩子丢在我姐身边,不管不问?!”

    一时之间,赵玄机心头的怒火烧得更旺,只可惜钱夕惕那烂人渣男不在眼前。那么,这股怒火也只能暂时烧在对面几个地痞的头上了,谁叫他们在这里碍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