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10章 恶作剧
    魏云亭看了看钱夕惕,问了个貌似不相干的问题:“你这个小舅子赵玄机,是个什么性格?”

    这个总不能说一无所知,钱夕惕微微点头道:“话不多,做事比较稳,也有点豁的出去。我说的是几年前,现在看来又多了点阴沉桀骜。”

    魏云亭点了点头:“阴沉是自然,毕竟刚知道自己大姐的死。我是想知道,你这个小舅子不是个爱张扬的人吧。”

    这倒是,赵玄机就是那种典型的“社会我赵哥、人狠话不多”的类型,钱夕惕承认。

    魏云亭道:“房间里就你们三个,外人并不知道这件事。依照他这种性格,按理说是给了咱们脸色看,但又不准备把事态扩大。这影响要是波及出去,那就是逼着大德跟他死磕到底,或许他也不想看到这个结果。”

    其实跟上次踢飞了刀疤脸一样,虽然下手极狠,但却没有扩大影响,给大德留下了一个下台阶。至于下一步怎样,赵玄机把选择权交给了大德。

    “叫咱们选?那肯定干他!”韦嘉怒道。她也不是傻子,看出来魏二叔这个老孬种竟然还是有点妥协的意思?扯淡,他魏老二在云水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今天反常了?

    “你要是选择干一场,准备干到什么程度?”魏云亭反问。

    弄轻了,赵玄机这种人狠话不多的猛人就会成为一颗不定时的炸雷,随时可能反击。南城刘楞子去年后脑勺上挨那一枪,还崩不醒那些恃武傲物之辈?枪声犹在耳边。

    弄重了,哪怕你把他干掉他一条命,那他两个兄弟呢?赵玄机不是亲口说了,那两个兄弟似乎比他还蛮狠?那岂不是在大德脑袋后面栓了两颗炸雷?

    魏云亭也是走惯了夜路的,不可能不怕撞到鬼。“所以他提到自己两个兄弟的时候,故意盯着你说,其实就是通过你来警告我们大德。这个赵玄机虽然不乏沉稳,但毕竟是年轻人,骨子里张狂。”

    韦嘉摸了摸腰间的皮带印儿:“咋,二叔你是准备就这么算了?”

    “我说算了吗?不过他既然回来了,还准备争夺钱多多那个小姑娘的抚养权,那就走不了。既然离不开云水市,山高路远早晚有他陷到阱里的时候,急什么?”

    韦嘉没敢跟这个怪老头子犟嘴,但心想你倒是不急,逼你喝尿的那个三年多后才失踪,而让你磕头的那个更是五六年了才被车撞了。

    “反正他打我一鞭子,我就不想看到他活蹦乱跳的!二叔您就找几个能打的人,砸断那混蛋的狗腿不行啊。”

    魏云亭淡淡地哼一声,显然有点不悦:“一张口就是打打杀杀,哪有个女孩子家的样子!咱们是本分的生意人,别把自己和地痞打手混为一谈,那是掉身价儿,懂?”

    韦嘉就服二叔这种一本正经的说瞎话。“得了吧,您和我爹不是地痞,但我就知道那些地痞见了你俩都点头哈腰的,哼。”

    “那是因为交情在。咱们生意人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哪来的朋友都是客。你爸更是咱们云水的著名大商,省级优秀民营企业家,大德也是诚信经营单位,不是吗?年轻人,脑袋里不要有那么多幻觉。”

    魏云亭微微叹了口气,似乎在感慨大哥咋就有这么一个闹心的闺女。你爹能把双手洗干净了不容易,你还让他再去摸脏泥?老子更是给你爹当白手套这些年,只不过身不由己罢了。

    看到韦嘉气得抽闷烟,魏云亭也没理会,而是对钱夕惕说:“你还是按照我说的,抓住你女儿这一个把柄,他就不好弄。而且他再抽你的话,你就去找警察,打人犯法的道理都不懂?找我这个干瘦老头子有个蛋用,我这二两老骨头还能帮你打架去?”

    钱夕惕嗯嗯着点了点头:“那,房子呢?”

    “先跟他杠着,走一步说一步。”魏云亭说着,随手拿起了刚才那本书,显然是送客的表现。

    钱夕惕识趣地告辞,而韦嘉却不想走,气鼓鼓地留下来和这个魏二叔理论。她不管钱夕惕被揍成什么鸟样,但她自己不能白挨了一鞭。

    “二叔,您别跟我掉花枪。我就是想知道,您是不是不想管我的事儿,就知道你看我不顺眼。”

    魏云亭笑了笑:“被打的不止你和钱夕惕,那不还有我本家侄子吗?”

    韦嘉还想辩白,魏云亭打断说:“嘉嘉,说实在的二叔瞧不上钱夕惕这种人,就算你爹扶他一程,最终出息也大不了。”

    “跟出息没关系,我还用他养我?”韦嘉翻了个白眼儿。

    魏云亭沉默了片刻:“那就不说出息。你前头两回婚事都不太顺,二叔希望你这次能找个一辈子到白头的,而不是贪图你爸权势的心术不正之辈。”

    韦嘉险些一口气呛死,心术不正?我天,您老人家也有资格谈心术正或者不正?要说云水谁最不要脸,您老人家能超过我爹技压全城了吧。

    魏云亭没理会,不紧不慢地说:“现在看来,你这男朋友又招惹了有点棘手的角色,还没进韦家门就先给韦家带了祸事,不好。”

    韦嘉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字一句:“更正一下,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未婚夫!我们马上就去领证,约好了!”

    魏云亭怔了怔,无所谓地摇了摇头:“那当我啥也没说。”说罢喝了口茶戴上眼镜,继续看书。

    ……

    韦嘉一肚子怨气,看来想要直接把赵玄机打回去的计划算是泡汤了。回到车里,看到钱夕惕也是一脸的不满意。

    “魏二叔被你说得比李逵还狠,可摊上事儿一看,比宋江还怂。”

    韦嘉气得一屁股蹲在了驾驶座上,抽着烟眨着眼。而这时候,钱夕惕忽然把身子向她这边凑了凑:“其实,我觉得咱们可以用点办法。魏二叔他不愿意做这事儿,咱们逼着他做。”

    啊?韦嘉有点好奇。

    钱夕惕低着声咬牙切齿:“照魏二叔那意思,赵玄机没损大德的脸面,外人不知这事儿,所以就任由咱俩被欺负也不用管,是不是?那咱们就把挨打这事儿说出去,让云水的人都知道大德被人草了,脸面都没了,他还能一动不动?”

    难怪魏云亭说这货心术不正。

    韦嘉都有点受不了,咧嘴揉脑袋:“忒么打人的都不往外说,挨打的向外瞎嚷嚷,咱还要不要脸了?”

    要脸?我先要出气。

    要么说韦嘉也是个不听老人言的二货,怒火攻心之下,想了想之后竟然同意了,竟还有种恶作剧即将得逞的小小快感,也不考虑后果如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