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17章 情、义、利
    一开始春桃亡夫之后还有点躲着钱夕惕,但毕竟是个单身女人,没了道德的束缚,哪能经得住初恋情人的感情攻势。

    再后来,两人的感情和角色也就一直这么不尴不尬地坚持了下来。春桃不是韦嘉,她有一个做第三者的觉悟,也没要求钱夕惕甩了赵小贞。她当然也希望钱夕惕离婚,但一直没这个脸皮说出口。

    到后来钱夕惕再和韦嘉搞在一起的时候,春桃就真的受不了啦——要说你当初和原配在一起是无奈,我这个第三者就认了;可你现在要跟原配离了,却又准备和“第四者”在一起,那我这个第三者该如何自处?

    作为一个柔弱的小寡妇,春桃没好意思提出什么要求;但作为一个女人,她心里头堵得慌。几次都要下定决心结束这段感情,可到了下决定的时候又软了下来。

    更何况赵小贞已经死了,现在春桃觉得还真有了机会。毕竟钱夕惕和韦嘉的感情不该很深吧?那么春桃觉得自己付出了这么好几年了,总不会颗粒无收吧。

    而对于韦嘉的存在,春桃也不敢说太多。说到底她内心深处有点自卑,自卑于自己的身份,自卑于自己的柔弱,自卑于自己的无权无势。她只希望钱夕惕能忽然浪子回头,彻底离开韦嘉而跟她在一起。

    如果不呢?

    那就不知道了,她甚至不敢想那种情况。她就像一个感情世界里的鸵鸟,遇到危险便一头钻进泥土里自欺欺人。

    这是一个小女人傻傻的守望。

    那么,钱夕惕又是怎么看待自己身边这三个女人呢?

    赵小贞,他承认欠她的。要不是她,钱夕惕当初在云水市未必能落脚。在房价高昂的今天,女方不要求房子彩礼还自带房子,而且还有存款、有自己小生意,难得。等于说赵小贞收留了他,给了他一个稳定的窝。

    但他不爱赵小贞。他很有点傲气,不喜欢那种被人视为倒插门的感觉。特别是女人为了操持家务而年老色衰之后,他对赵小贞仅有的一点爱也荡然无存。

    春桃,钱夕惕承认一直爱着她。但是,她能给钱夕惕带来什么?除了感情上给他一个归宿,她不能给钱夕惕带来任何实质的利益。她一无所有,就连现在住的这个小房子,也是钱夕惕偷偷挪用赵小贞的钱来买的,也亏他做得出。

    假如和春桃在一起,甚至还不如和赵小贞将就着,至少赵小贞不缺钱。

    韦嘉,钱夕惕需要她,简直太需要了!钱夕惕已经三十大多,自认为大好的青春年华已经消耗大半,满腹经纶无用武之地。若是再这么死气沉沉,这辈子可就完了。

    他亲眼看到韦世豪打了一个电话,也知道打给了哪位重量级人物,而后只是请了一顿饭,就解决了他的副科级问题。

    他很清楚这是违纪甚至违法,他甚至当初最深恶痛绝的就是这种行为。正是这种暗箱操作、幕后交易,曾让他数次失去了平等竞争的机会。

    但现在他感谢这种行为,甚至膜拜这种行为。

    人在没有特权的时候,总是对特权抱有十足的抵制和最大的愤慨;而一旦尝试了特权的滋味,便会食髓知味再难舍弃。

    钱夕惕需要韦世豪继续扶持自己,再上那么一两个、甚至更多的台阶,他相信韦世豪有这个能量。

    所以他无法离开韦嘉,哪怕有时候在韦嘉身上翻滚的时候,想到那具已经发胖松弛的身体不知被多少男人做过种种不堪入耳的事情,他会隐隐作呕,有两次甚至会不由得痿缩。

    但是没办法,那具不洁的身体是一块罪恶和财富共生的田地。只有不停地开垦耕种才能收获财富,但却也必须同时将罪恶收入囊中。

    一句话,赵小贞对他而言意味着“义”,春桃对他意味着“情”,韦嘉对他意味着“利”。

    孰轻孰重?

    至少在他看来“义”字分文不值,他的行为已经将这个可笑的字眼一脚踢出了自己的生存字典。

    那么“情”呢,在“利”字面前还能苟活多久?钱夕惕自己也没把握。

    “别愁了,去睡吧。身上还疼吗?我给你揉揉?”春桃满是心疼地看着他。

    他有点无力地摇了摇头,又抽出来一根烟。这是今天第几根了?不知道,反正眼前烟头堆满了小烟灰缸。

    他现在犯愁的是他的手机。

    中午手机被赵玄机夺去,当时一来因为惊吓、二来因为大意,还不是太在意,只是觉得不妥。

    但傍晚这手机落入慕容小树手中之后,他忽然莫名觉得有点不吉祥。

    他向来都有点疑心病,此次尤甚。

    就在这时候,他另一个电话响了。响声在寂静的夜里如此突然,以至于小小的吓了他一跳。拿来一看,是韦嘉。

    “你特妈在哪儿啊?!”出口成脏是韦嘉的风格。

    “白天搞那么多破事,好多活儿都堆着呢。你不是说晚上回你家住吗?那我就干脆在单位加班得了。”出口成谎是钱夕惕的套路。

    “我擦,你还想当焦裕禄、孔繁森咋滴?离了你就建不成社会主义了是不?!赶紧滚回来,我老爹恼了。”

    “啊?怎么了?”

    “还有脸问我怎么了?我还问你呢!”韦嘉气得不行,“你不是说咱俩挨打那事儿,悄悄在社会上透透风,过几天自然传到我爹耳朵里吗?我说你办的是个屁啊,我爹现在就已经知道了,而且明说是你撒出去的风。”

    钱夕惕愣住了:“咱爸消息这么灵通?!”

    “还‘咱爸’,又特妈肉麻!您老人家才是我爸,行了吧?!赶紧回大德,交代清楚了再说。魏二叔也不高兴,没少添油加醋说了些阴阳话。”

    钱夕惕顿时头大,抓起西装走了出去。

    春桃在背后试图扯一下,但手伸出半截就停下了。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她轻轻关上门,倚在门上闭上眼睛,两行泪水从眼睛里缓缓流下。

    她觉得自己这里顶多算是一个旅店,甚至更像是一个窑子。当他满足了自己的心理或者生理需求之后,总是会这么轻易走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