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0章 相互怀疑
    “嗨,你在外头做什么呀。”慕容小树又来碰杯,貌似漫不经心。

    赵玄机摇了摇头:“打工。”

    “不老实!”慕容小树摇了摇头,“一个小小的打工仔,一脚就能把人踹飞喽?你以为我和多多一样容易骗吗?幼稚!”

    赵玄机撇了撇嘴:“是打工啊,给人当保镖不算是打工吗?吃苦受累的活儿,所以收入也相对高了点,也才有闲钱给姐姐汇回家。但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做这个,毕竟这行当是有危险的,怕她担心。”

    慕容小树盯着他,再盯,最后晃了晃脑袋:“还真能自圆其说呢。”

    “什么叫自圆其说,事实本来就这样。”赵玄机举杯。

    慕容小树略显不满意地跟他又碰了一杯。“那你在什么公司里面做保镖啊?”

    “不黑不白,灰道生意。”赵玄机说,“你职业病啊,一说这个就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警官同志请放心,我保证是本分实在人。”

    这时候,一旁的沈柔轻轻拍了拍饱满的胸:“我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呢,一脚就把那大个子踹飞了,原来是做保镖啊。那你肯定是厌倦了争斗看破了红尘,这才金盆洗手归隐云水的吧?”

    “哪来那么多道道儿啊,柔姐你影视剧看多了。就是做腻了罢了,没别的想法。”

    “哦……”沈柔的兴致被勾了上来。别看她平时挺稳重,但是对这种事却非常好奇,估计还真是影视剧看多了。“那你至少是个大高手了?”

    赵玄机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自己灌了一杯:“保镖就一定很能打吗,电影上好多挨打的不也是保镖吗?”

    呃……这倒也是啊。似乎电影上主角每次去打反派**oss,总是先干翻了一大堆保镖,看来保镖不只是打人的,主要是替老板挨打的啊……一想到这一层,沈柔才没追问下去。

    果然是个单纯可爱的女人。

    “那小树你呢,为啥独自一人来到云水工作,家里还有什么人?”沈柔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慕容小树身上。

    后者似乎有点怅然:“大学毕业后考公务员啊,结果就考到这里来了,还不是为了养家糊口啊。”

    “哪来的家要你养。”赵玄机专业补刀,气得漂亮单身狗直瞪眼。“开玩笑,喝酒。对了,你这么年轻又读完了大学,工作时间肯定不长,这就已经当了所长了,提拔也太快了吧。”

    慕容小树很认真:“是‘副’所长。”

    “副所长也了不起啊,毕竟刚入职不久。”

    慕容小树满脸得意状:“我可是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哦,破格提拔的。”

    “抓住本`拉`登了?还是干掉了巴格达迪啊。”

    “扯淡!”慕容小树白了他一眼,“那次是抓住了一个劫持人质的家伙,很危险的哦,结果那劫匪被我放倒啦,人质毫发无损。于是没多久,我就提拔了哦。”

    赵玄机皱了皱眉头:“就因为一次案子就提拔?不至于吧。”

    “要么说姐姐我命好呢,后来才知道人质竟然是张市长的女儿。那次事件连我们局长都被表扬了呢,何况是我啊。你说,我运气是不是贼棒?”

    这也真算是稀罕事了。

    而要说市长家的孩子被劫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很容易形成全国性的爆炸新闻。毕竟国内治安稳定,劫持事件本来就少,而市长这种级数的干部家属被劫持的肯定更少了,很容易引发重大关注。

    一旦真正出了事的话,对整个云水的治安形象、招商引资环境等等都会形成不小的负面影响。所以就凭这一点来看,对于英勇上前的慕容小树进行提拔奖励也不过分。

    当然,张市长的个人感谢因素也必须考虑进去。哪怕张市长本人不提,下面的局领导们也会揣摩,正常。

    慕容小树兴致勃勃:“后来还有一次呢,竟然有个杀人嫌疑犯流窜到了云水市。这家伙穷凶极恶可厉害啦,外地连两个警察都被他伤害了,手头的人命更是达到了七条。流窜到云水之后,哎呀,整个云水可谓是风声鹤唳,全市公安系统严阵以待,局领导们一筹莫展茶饭不思……”

    “您老人家说书呢……”赵玄机真服了这妞儿。

    “咳咳……总之呢,姐姐我亲自逮住了这个混蛋,还是活捉的哦!所以这次又立功嘉奖了呢。”慕容小树随即叹了口气,“当初王局长说过,只要我立大功就提拔一次,这倒好,又说我提拔太快容易造成不良影响,饭局上的话果然不能信呀。”

    沈柔还真像是听说书的,随后忽然恍然大悟:“上半年那个人心惶惶的2?31大案,竟然就是你抓获的罪犯啊!当时只听说是一个女警察抓住了流窜犯,好多人都佩服得不得了,想不到就是你!”

    看来引发的反响还真的挺大。

    但赵玄机却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无论是击倒绑匪救出人质,还是抓住身怀武器的杀人犯,都不是一件容易事。听起来只是几句话,而实际上这种大案要案几乎要全局出动。

    可每次都是她拔了头筹,这肯定不寻常。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就不能这么认为了。

    另外,正常情况下一个刚入职的年轻警察,而且是个女警察,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总之赵玄机有点怀疑,就好像慕容小树也有点怀疑他,真是一对冤家。

    慢慢的入了深夜,女酒神就算海量也已经有点上头。沈柔没好气地从里屋里走出来,她已经把主卧和次卧的床铺都收拾好了。事实上以前钱夕惕经常夜不归宿,她也常在这里陪赵小贞一起做伴儿,所以什么都熟。

    “就说别喝这么多,逞能。别回清荷小区了,今晚住这里得了。也罢,说不定贞姐十二点才‘回来’吧,顺便看看多多也好。”

    赵玄机点了点头,他没准备睡,就想在这里陪姐姐的灵位过一夜。沈柔到多多的房间里抱着孩子睡,慕容小树挥了挥手大大咧咧去了主卧。

    但是沈柔不知道,这个临时的决定等于把她们三个也卷入了危险之中。因为就在此刻,一个男人已经将罪恶的目光盯上了这座旧宅。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凌晨时分才是屋里人最困乏、最松懈之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