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1章 纵火
    徐宁是个身手非常不错的家伙,当然也是一个狠辣之辈。

    他曾练过长跑和散打,无论是近身格斗还是撤逃速度都是一流的,当然力量也不错。不过真正做这种事情最需要的素质并非体质,而是心理,够狠才是第一要素。

    这家伙可谓是魏云亭手中的一把大杀器,几次重大行动都不曾失手。其实像这种杀手锏般的狠棋,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用的。只不过钱夕惕和韦嘉搞得太离谱儿,而且现在韦世豪又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段,魏云亭不得不下狠手快刀斩乱麻。

    此时的徐宁拎着一个二十升的墨绿色汽油桶,近四十斤的重量提在手中依旧轻松就已经说明了这家伙的身体素质很不错。一根长绳子绕在腰间四五圈儿,腰带上还别着一根甩棍。

    看了看表,才不到凌晨两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徐宁躲在小安河对面,静静等着下手时刻的到来。河两岸寂静无声,整座城市都沉浸在寂静的梦乡里。

    自己手头上有大案的案底,可谓是破罐子破摔。他觉得自己这两年活的都是赚的,多活一天就多赚了老天爷一天。

    魏云亭曾对他有恩,他只听魏云亭的命令。不但做过好多次小案子,甚至还有两次恶性重案也是他干的。所以办了今天这件事之后,魏云亭会让他离开。因为一个人身上积压的案子越来越多的时候,被抓住的可能性也成倍增加。

    其实前几天做了一个重伤害的案子之后,魏云亭就已经要送他离开,这样大家都安全。恰好今天刚回来,横竖也是要潜逃的人,魏云亭干脆废物利用,让徐宁做了这件大事再走。

    毕竟像这种敢作敢为的悍将,魏云亭手中也没几个,都是战略核威慑级别的存在,走一个都可惜。而且换别人做这种事,也肯定没徐宁下手稳准狠。

    天上的月亮一寸寸移动,腕子上手表的时针也终于指向了3。徐宁提起汽油桶,绕过了这片老居住区仅有的两个摄像头,贴着墙壁来到了赵小贞家的门前。

    旧式的小院子,墙也不高。他把绳子一头儿捆在左腕,另一头儿拴在汽油桶的手柄上。轻轻一跃就翻上了墙头,灵敏得像只夜猫。而后将汽油桶缓缓拉扯上来,又慢慢送到了墙里面,轻车熟路。

    他以为赵玄机肯定睡着了,毕竟已经凌晨三点多。而他则打开汽油桶的盖子,先到最近的东屋门窗上泼一些汽油,然后是正屋和西屋。

    他并未想到今天这里住这么多人,或许还以为赵玄机住在东屋这里面,而摆放贡品的正屋就算开着半扇门也没在意。家里有丧事,正屋彻夜开着门很正常。

    赵玄机应该睡在里面吧……徐宁心道你别恨我,要恨就恨你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一会儿火势起来之后,也希望你没能力冲出来,否则还得劳累我再把你一脚踹回去。

    其实一般而言人睡着的时候,很难第一时间发现失火,等发现的时候往往连门都打不开了。浓烟大火之中连烧带呛,屋里面的人分分钟窒息。

    总之徐宁的计划基本完美,只不过他没想到赵玄机其实并没睡。

    几年不见老姐,一回家就发现姐姐已经没了,赵玄机根本没有睡的意思。虽然这些年来经历了太多世事以至于心硬如铁,但姐姐依旧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有姐姐在,家就在;姐姐没了,自己的根也就没了。

    一整夜,赵玄机坐在灵案前喝闷酒,被重新接续固定起来的灵位牌就抓在他手中,这一夜都没松开。

    酒喝得真多,要知道慕容小树睡觉前已经和他每人一瓶白酒了。结果等她们都睡了之后,赵玄机自己又干了一瓶儿。而后不过瘾,身后又多了六个啤酒易拉罐,现在手里面是第七罐!

    虽然这次喝得时间长,但这个酒量也太吓人了,估计女酒神看到都会被镇住。

    说完全清醒时不可能的,但基本上有七八分清醒——惊人。而要不是大量酒精使得感知力稍微钝化,也不会让徐宁有机会这么顺利地溜进来。

    因为他有个常人不知的本事,那就是极其敏锐的嗅觉和听力!

    他就像是一头狼,比常人的感官不知敏锐了多少。这不仅仅是天赋,更需要后天的刻苦训练。

    而且以往他很少这么放纵自己,任凭自己痛饮这么多酒。今天是个例外,毕竟酒入愁肠愁更愁。

    既便如此,当徐宁跳到院子里并打开汽油桶的时候,他还是听到了动静,也闻到了一丝汽油味。可以说就算喝了这么多酒,其感知能力还是比正常人稍强一些的。

    就像一头打盹儿的老虎刹那间清醒,赵玄机的酒劲儿也一下子解了大半。仔细倾听一下,更能清晰听到房外有轻轻泼洒液体的声音。

    将姐姐的灵位牌轻轻放下,他起身来到门前,透过门缝看到一道黑影,正在往多多和沈柔住的那房子的门窗上拿着桶倾倒。

    再加上鼻子里飘来的汽油味,赵玄机焉能不知对方要干什么?

    “真没想到,小小云水还真有敢做大事儿的畜生,倒是小看这群王八蛋了。”赵玄机心中冷笑。对方的手段确实超乎了他的想象,因为他觉得事情原本不该发展到这一步。

    他哪里知道钱夕惕和韦嘉聪明反被聪明误,搞得满城风雨?他更不知道这段时间对于韦世豪非常重要,绝不容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

    轻身走出正屋,赵玄机的步子竟然像猫一样轻盈无声,直至到了徐宁的身后,徐宁都还没有发现。

    此时的徐宁已经完成了东边的活儿,刚一转身就被吓了一跳。汽油桶咣当一声跌落在地,咕嘟咕嘟洒出来好多。

    其实徐宁的心理素质本不至于这么差,关键是深更半夜杀人放火,这事儿实在不寻常,再默不作声地被人站在背后,那感觉……而且要知道,这里还摆着一座灵堂呢,那感觉就更刺激了。

    不过徐宁的反应也够快,油桶落地的同时便抄起腰带上的甩棍,动作一气呵成很不简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