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6章 四个条件
    赵玄机不紧不慢娓娓道来:“第一条,这院子要落在我外甥女钱多多名下,当然大德给现金买下来更好,我省了麻烦。”

    “行。”魏云亭竟然很爽快。其实在魏云亭看来,任何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大事。

    更何况这房子本也不全是大德的,当初虽然经大德的程序借款四十万,那其实就是老丈人给未过门女婿的零花钱。就算这房子扔出去,大德也只损失了四十万,而且这钱是落入钱夕惕口袋里了,不算大事儿。

    “第二条也简单,就是多多的抚养权。”赵玄机说,“其实多多的存在,对于钱夕惕和韦嘉的感情也是个小障碍,何苦让大家都不自在呢。”

    魏云亭点了头。连这个也能替钱夕惕答应下来,就说明大德确实完全掌控着钱夕惕,而且当时钱夕惕咬死说要多多的抚养权,也是大德在背后出谋划策。

    当时想要拿捏赵玄机,自然要死死抱住多多的抚养权问题。现在形势翻转了,是赵玄机在拿捏他们,他们自然要松手。

    “第三条,”赵玄机看了看厕所方向,又看了看正屋里赵小贞的灵位牌,“钱夕惕欠我姐多少,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你我也都大体明白。让他给我姐磕三个头,不过分。”

    魏云亭笑了笑:“他要是不乐意,赵先生你下手按住他就是了,我还能干预你们的家务事?”

    这一条也不难,反正魏云亭不会因为这个而跟赵玄机扯淡。他要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了这件事,免得夜长梦多。

    当然也能看出钱夕惕在他眼中就是毫无价值的东西,其利益可以随便舍弃。

    魏云亭觉得赵玄机这家伙似乎很好讲话啊,要求都很自然,也不知道那第四个条件是什么。

    “第四条,也是最后一条,我要求经济补偿。说什么精神损失费都是扯淡,摆明了就当我讹您吧,我要五百万。”

    魏云亭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后面两个保镖更是噗哧一声险些喷出来。我勒个去,赵玄机这画风变化也太快了吧?刚才还有理有据有节像个讲道理的,最后一下子怎么就狮子大张口了!

    “赵先生没开玩笑吧?”

    “正经事我从不开玩笑。”赵玄机说,“你可以问一问,钱夕惕他从我姐手里面拿走了多少钱。我姐自己做点生意,几十万的存款应该有;而我这几年虽然汇回来的不多,但百十万也是有的。加起来基本不少于150个数,结果我姐却落了个借钱治病的地步,钱夕惕他做事太绝,所以我朝三倍要个价,500万也正常。”

    现在的谈判,本就有点处罚的意思。要是你拿多少就还多少,那还叫处罚吗?就好像你开车撞了人,负责全部医药费就算完事儿了?我让你白撞了?

    三倍的要价是狠了点,但这不是等着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吗。

    魏云亭苦笑:“赵先生,大德不是我的产业,五百万这个数也不是个小数。而更重要的是,拿你姐那些钱的人是钱夕惕,不是大德。”

    赵玄机:“要是钱夕惕跟你们大德没关系,我自然不会向你们开口。但是,谁叫他即将是你们大德的姑爷了呢?”

    “但这是他成为韦家姑爷之前欠的账务,该他负全责。”

    “是吗?”赵玄机冷笑,“我姐在病床上躺着,他就已经和韦嘉勾搭了,所以说他转移资产和韦嘉存在共谋,这道理说得通吧?”

    或许韦家也不在乎钱夕惕那些钱,但谁嫌钱多呢?韦嘉不会在意钱夕惕多带些钱来做大德的女婿吧。

    “而且正是和韦嘉的勾搭,几乎是直接气死了我姐——她得的是脑子上的病,不能动气。”赵玄机说,“你说我跟大德要这个钱,多余吗?直接点说,我至少可以向韦嘉索要吧,谁让她勾搭钱夕惕而刺激了我姐呢?”

    你们大德的公主千金勾搭我姐夫,气死了我姐,我不能向你们大德索赔?当然你别管索赔合法不合法,我刚才就明说了,你就当我在讹你就行。

    真要是按法律办事,咱们还在这里废话?直接把徐宁丢局子里面去了。杀人放火的罪再加上以前的案底,说不定能掀开滔天巨浪,让整个大德都脱层皮,那时候就不是五百万的问题了。

    魏云亭脸色阴沉,示意把钱夕惕从厕所里喊出来,至少他得询问这个确切的数字。

    钱夕惕一开始不承认,后来支支吾吾说一共拿了赵小贞的钱有百十个数。承认的就有百万,那么赵玄机说150这个数字肯定不是夸张,魏云亭很明白。

    至于钱夕惕少承认几十万,那是为了掩盖自己为春桃买房子的事情。要是这件事被韦嘉知道了,钱夕惕肯定倒霉。

    而现在魏云亭确认大德女婿黑了前妻赵小贞至少百万以上,那就只能讨论“三倍”这个数字是不是合理了。

    “一倍是丢的东西拿回来;”

    “两倍是为我姐的命讨个公道,这是血钱;”

    “三倍是惩罚,也就是我讹您的钱。”

    这话可谓是真小人,以至于魏云亭都不好意思较真儿。

    “当然魏二爷的面子得给,毕竟亲自登门了,我给您五十万的脸。”赵玄机说,“450,你看这个数怎么样?”

    魏云亭微微摇头:“还是高了,小老弟你这要价真毒啊。”

    赵玄机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怎么,让我再让给韦世豪韦总五十万的面子?那可是他亲闺女直接跟我姐有瓜葛……好,这个面子我给,400个数?你不能让我把价码压到我姐的血钱里头吧?人白死了?留下个孩子要养十几年才成人呢。”

    其实赵玄机并不是很在意什么钱,他一来就是要给多多留下成长教育等经费,二来就是为了惩罚大德。真要是说钱,别说四百万,就算四百亿也换不回姐姐的命啊。

    更重要的是,资金赔偿的事情不能把整个谈判拉崩了。说到底,最重要的是要回多多的监护权。要是整个谈判无法持续下去,多多的监护问题陷入持久战,对孩子成长没好处。

    对大德而言,钱是最重要的;对赵玄机而言,多多是最重要的。

    所以赵玄机一直在拿捏着一个度,双方必须在各自底线的交汇处找到一个合理的交易价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