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73章 散摊子的婚礼
    春桃,这个曾经柔弱半生的温婉女人,竟以这种最暴烈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和抗争。

    也可能是高烧之中神智受到影响,做事没那么理智,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条生命就此消失。而且,尸体就那么惊人地落在栈桥岸边。

    现场大部分人都在惊声尖叫,乱作一团。这尼玛是婚礼啊,怎么出现这么惊悚不祥的事情。以至于韦世豪最后的几句话,大家都没听太清楚,只顾着尖叫或听尖叫了。

    韦世豪在栈桥的河心一端也在发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他隐约倒是觉得有道影子,似乎从大楼上落下,但还没反应过来是坠楼。

    大徒弟卢宪民略显惊慌地跑了过来,脸色奇差:“师父,这事儿可真扯淡了,有人坠落,这TM大喜的日子……”

    韦世豪的脸色瞬间铁青。“什么人?!”

    大喜的日子直接丢下来一个死人,这算什么事儿,对整个大德都不吉利吧。

    卢宪民擦了擦额头的汗,道:“我问了小康子,他说正在调查。但是警方不到场的话,他们不敢乱翻动尸体。但从身上衣着来看,应该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女的。”

    所谓的小康子,就是韦世豪的另一个徒弟季康,也是这万禧酒店的总经理。

    结果没一会儿季康就一路颠颠地跑过来,甚至哭丧着脸拍了自己一巴掌:“妈个比的,师父把这么大的事儿交给我,这是多大的脸,我都能办成这鸟样子……”

    徒弟自己这么说了,还能说什么?

    卢宪民这个大师兄马上拍了拍季康的肩膀:“小康子你说什么呢,你当个总经理,也不能每天盯着每个员工是不是跳楼。这跟你没 关系,你赶紧去应付后面那些事。我去安排宾客们,让大家先回到船里或三楼大厅再说。师父您也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安排我们去做就行。”

    韦世豪长叹一声,忽然觉得好累。真是闹心,这都是啥跟啥啊,好端端一场婚礼搞得比粪坑还臭。

    而现场的宾朋虽然觉得毫无胃口了,但却都没走。一来是觉得走了不好意思,毕竟人家主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二来则是因为想看看究竟,毕竟这一连串的事儿太稀罕、太邪乎了。

    赵玄机和慕容小树也停住了脚步。

    原本他俩准备跑路呢,哪知道刚刚跑到酒店主楼下面,就发生了坠楼事件。不可否认的是,刚才一片尖叫声中也包括了慕容大小姐那份儿。

    局面都乱成这样了,俩人也不用跑了。就算韦世豪和魏云亭知道是赵玄机把手机交给的韦嘉,现在也没时间来找麻烦。于是两人就躲在角落里,静观其变。

    而这时候,忽然一个女服务生失声痛哭起来。她就是客房部的,能认出趴在地上摔得很惨的尸体,就是她们部门的副经理春桃,而且她还是春桃的好姐妹。其实单纯从那双黑色皮鞋就能看得出,因为那双鞋还是她俩一起去买的。

    这女服务生一旦哭起来,现场所有人都知道了死者的身份。原本也只是当做一件简单的自杀事件,但哪知道这个女服务生替春桃抱不平,而且平时关系很好所以知道不少春桃的私密事,于是当场哭着说了出来。

    事情很简单,就说春桃守寡之后一直跟钱夕惕好着,而且都生活在一起好几年了。但是现在看到钱夕惕又和别的女人结婚,估计春桃姐真的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了。还说她俩前几天还偶尔谈及这件事,春桃大病了一场,今天刚刚好了一点才来上班,哪知道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现场的人马上知道了原因,心道难怪这女子会选择这个时候、在这个地点跳楼,就是因为受到了感情的打击,于是用生命向那个无信无义的男人抗争控诉呢。

    而要是这么看来,那钱夕惕还真够人渣的。不少人都知道,钱夕惕其实在妻子死之前就跟韦嘉好上了,现在看来竟然同时还跟春桃在一起,并且几方面相互瞒着。这是啥玩意儿啊,难怪会瞧上韦*。

    此时不免有人瞎联想,将刚才韦嘉和钱夕惕大闹一场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事实上还真有很大的关联。

    所以慢慢所有人都明白,钱夕惕和韦嘉刚才的闹腾是真的,而韦世豪后来的解释完全是放屁,是为了掩饰。

    甚至更有好事者想到那句俗话——云水每年十个跳楼的,八个都跟大德有关!是啊,前阵子他们典当行总部里面不就跳楼了一个吗?现在又来一个,而且是大德姑爷包养的小三儿。难道说,这小三儿会不会是大德给逼的走投无路了,这才在这里以死相争呢?要是这样的话,性质就更加恶劣了。

    总之想什么的都有,但最大的共识就是——

    第一,钱夕惕背着韦嘉包养女人;

    第二,钱夕惕和韦嘉的反目是真的,这场婚姻注定长不了,韦嘉下一次离婚肯定近在眼前;

    第三,一旦离婚,大德肯定饶不了钱夕惕。

    众人议论纷纷,现场几乎炸了锅。这时候酒店总经理季康来训斥了女服务生一顿,说她胡说八道。但究竟有没有胡说,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是?所以还是大师兄卢宪民赶过来,示意把女服务生带走就行了,免得在这里越抹越黑。

    而在栈桥那头,接到汇报的韦世豪和魏云亭大为震怒,再无任何心情在这里主持这个糟心的婚礼。但又不好意思从栈桥走过,只能满脸阴郁地上了船,剩下一片人爱咋咋地。

    魏云亭也要上船离开,一脸阴云地安排卢宪民和林靖中等人,表示婚礼庆典就这样吧,所有亲朋想吃饭就留下。大家都是随了份子钱的,咱们大德这个最后的礼数要有。

    卢宪民觉得没长辈在这里会不会礼数不周,但魏云亭却冷笑:“留下干什么?是看那具死尸,还是看这个混账东西?!”

    说着他瞪了不远处的钱夕惕一眼,愤愤然上了船,卢宪民他们谁敢拦着。

    韦嘉也跟着上船了,但钱夕惕却没敢。其实他也试图一脚跟上,却被韦世豪那杀人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这倒好,婚礼现场父母走了,甚至新娘也走了,留下一个**新郎在风中萧瑟,这算什么事儿?这场婚礼算是彻底散摊子了。

    只不过在小船离开之时,魏云亭在船窗里回望,无意间看到岸边大楼下一对身影。是赵玄机和慕容小树,这俩小不死的正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看到这俩人,魏云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大哥你瞧,那个就是赵玄机。”魏云亭指了指。

    韦世豪冰冷地微微侧身,看了看远处赵玄机的身影,似乎要把这道身影烙印在自己心里。同时,右腮上的肌肉也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彰显出他心中的滔天怒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