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112章 唯一的正确选择
    就在赵玄机和赵五他们离开世纪港湾不到十分钟,大家尚未分开,郝老六就给赵五打来的电话。由此可见,刚才郝老六的“失踪”纯粹就是为了躲避赵五。

    电话一通就是一场骂:“五哥,你TM吃了枪药了吧这么冲!咋啦,把我大舅哥打成那样,成心不让我混了是不?”

    用这种语气跟自己的老大哥说话,郝老六还是第一次,这也让赵五觉得非常不舒服。

    “翅膀硬了说话就是有底气。”赵五冷笑,“昨天咱们说好的事儿,你是咋办的?我亲自到你那建筑工地问,结果还被你那个**大舅哥怼了回来,他算个叼啊!”

    郝老六呸了一口:“昨天打着牌呢,我哪知道装修工程都签了合同了,违约要罚一百万,这钱你出啊?”

    “你违约的地方还少了?或者说你哪次正儿八经按合同办事儿了?遇到我让你做的事儿,你就丁是丁、卯是卯的干上了,成心添堵是不是。老六,你大舅哥硬说不能改合同,那是他收了钱!妈个比的,他吃回扣是吃谁呢,还不是吃你这个呆货。”

    沈柔800万就能做这个活儿,包金刚非要交给那个报价840万的,多出的40万当然是从郝老六的钱包里出。只不过这40万被包金刚拿走30,又被中标的装修公司多拿了10万,包金刚可谓是吃里扒外的货。

    可笑郝老六浑然不知,还在维护自己的大舅哥。

    经过赵五这么一点拨,郝老六心里头也像是吃了活苍蝇。四十万不是个小数目,给情妇买辆低端奔驰都够用了,更恶心的是自己被蒙骗着,仿佛一个冤大头。

    但是嘴上不能松口,毕竟自己大舅哥被扇嘴巴子这事儿,对郝老六的形象是个打击。

    “我TM自家事自家管,用不着你费心。”

    “这就跟我生分了是吧老六,咱哥俩难道不是一家的?”

    按理说你郝老六是赵五的小弟,那么整个盘子里发生的事都算是赵五管辖范围内,赵五都能管。郝老六和赵五分割得这么清楚,显然有点一刀两断的味道。如今被赵五直接点明,郝老六有点小错愕。

    小弟当久了,乍一站起来会有些不适应的。

    赵五叹了口气,道:“老六,你大舅哥刚才跟我说啥了,或许他没敢对你说吧。”

    包金刚也是冲动之中,才说了魏云亭邀请郝老六的事情。事后肯定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所以在向郝老六哭诉的时候,肯定故意隐瞒了这个环节。

    赵五于是把包金刚的话大体复述一遍,气得那边的郝老六直咬牙。妈个蛋的,魏二爷邀请自己参会还只是口头上表示,不到参会那一天就不该说出来,免得意外生变。

    别的不说,万一赵五通过这件事而意识到威胁,从而服服帖帖去向魏云亭和韦世豪认错,说不定大德那边就继续扶持赵五当南城的老大了。

    那么一来,他郝老六岂不是惨大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所以对于酒后不小心把这事说给包金刚,郝老六自己也比较后悔,并且一再安排这货不要在外面瞎咧咧。哪知道这混蛋的嘴比老*的肉夹子还松,一点儿都不把门儿。

    “老六,别人给了你一根鸡毛,你就当令箭在哥脸前头耍起来了是吧。”赵五似乎有些感慨地说,“咱们是多少年的兄弟了你算算,就这么被别人随便挑拨?反正这事儿你看着办吧,愿意跟五哥继续处下去,咱们就继续当兄弟。但我有句话说在前头,一直被人当猴儿耍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愣子哥是前车之鉴,我TM是后车之鉴,你在更后面多咂摸咂摸。”

    赵五挂了电话,这让赵玄机觉得这家伙竟然还略微有点套路,不是一味蛮干的莽夫。

    郝老六那边被赵五这么软硬兼施地说了一通,而且最后还带着些语重心长意味的警告,竟然也没怎么发火儿。郝老六自己也确实需要反思,要盘算一下究竟怎么才算最合适。

    ……

    出了这件貌似不起眼的小事,表面上对大局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圈子里却不这么看。大家把“包金刚嘴巴子事件”当做一个里程碑、分水岭,意味着大德和天和泰这两大云水巨头,开始被迫让朋友们站队划阵营——虽然天和泰方面并没有这样的心思。

    而结果很惨淡,除了赵五明确表示站在天和泰身后,其余所有的都选择跟随大德!

    没办法,谁让天和泰现在处于多事之秋,自身都难保还怎么保别人?

    甚至连郝老六也最终下定决心,要和赵五分道扬镳。郝老六倒是没说什么,却在大约半个月后,高调地和韦世豪大弟子卢宪民拜了把子结为兄弟。

    而韦世豪和魏云亭也干脆通过这样的方式,宣告了对郝老六的支持。拜把子当天,连韦世豪都亲自出了面,郝老六在韦世豪面前直接以晚辈自居,搞得其乐融融一家亲。

    如此一来,赵五这边的形势更加严峻,因为郝老六一下子就分走了他半数的力量,如失一臂。

    赵五有点落拓,总觉得自己怎么越混越回去了。找到赵玄机来喝两杯解闷,没想到连琳姐都这么给面子亲自参加,而且就他们三个。

    “老五,不是我给你面子,而是你值这个面子。”陈琳已经从丧事的打击之中恢复过来,而且看起来更加的精神。人,总归是越挫越勇,每一次打击都是一次淬炼。“天和泰这阵子不稳当,也就你给在明面上选择跟我们做朋友,这叫患难见真情,我敬你一杯。”

    赵五诚惶诚恐的举杯,因为琳姐一向高傲,啥时候正儿八经给同辈人敬酒过。这也说明陈琳的心境确实蜕变了不少,更加成熟历练。

    “而从现在起,咱们也算是和大德那边正式对垒了。”陈琳冷笑,“老五,还怕不怕?”

    赵五摇头。陈琳一个女人都能豁得出去,自己再畏首畏尾就太怂了,至少表面上要挺起来。

    赵玄机也笑着举起酒杯:“希望多年以后所有人都会发现,放眼整个云水,只有你一个人做出了正确选择。而且,我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