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166章 小树的真身
    慕容小树背负双手,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是啊,孙苦禅确实是天下第一名医,但前提他只是纯粹的‘医者’而已。而有些真正的武道耆宿可谓是医武兼修的,他们能够从修炼者自身和医学角度对症下药。比如孙苦禅可以用药物治疗经脉受损,而武道大师也可以用内劲滋润修补经脉,殊路同归。”

    赵玄机点头:“道理是这样,但只能说情况一般如此。但是一般的武道大师在医学上,终究还是不如孙苦禅的。”

    小树脑袋摇了摇:“那要看是谁啦,万一能找到秦星士那样医武双绝的人物呢。”

    沈柔仿佛鸭子听打雷,什么都不懂。赵玄机却险些把一口温水吐出来:“找秦星士?恐怕比我这病自然愈合的可能性还小吧,你确定这老头儿还活着?”

    小树撇了撇嘴:“没听到死讯,就意味着可能活着呗。”

    赵玄机苦笑:“也对,人说这老爷子二十年没听到死讯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对吧?”

    沈柔这回算是听明白了,顿时大吐苦水:“原来小树还是这么没溜儿啊!用一个失踪二十年的人来搪塞,简直太坏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认真一回呢。”

    小树哈哈大笑,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溜儿。

    “不管咋说,我在帮你找着呢,没功劳还有苦劳对不对,别抱怨我啦。”这时候小树故作神秘,将沈柔等人都撵出去,甚至包括小白,只剩下了她和赵玄机两人。很显然要交代一些事情,其他人很配合。

    小树:“跟你摊牌吧,鹰刀和小白都是我聚集在一起的朋友,但来历不一样。小白是以前就跟着我的,包括我考入警察系统,他也跟着进来。但鹰刀不一样,他是后来才和我联系的。”

    赵玄机盯着她,似乎将之看进灵魂深处:“那你们聚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

    “算是……抓坏人吧。”小树叹道,“我要抓住谋害奇天宇夫妇的坏人!他们两口子被人害了,而你应该能大体猜到是谁。”

    赵玄机:“韦世豪?不,这家伙估计只是个站在前台卖笑的,后台老板应该是周家林。”

    小树狠狠地点头:“没错儿!周家林扳倒并取代了奇天宇,自然是最大的获利者。韦世豪跟着他当走狗,当然也能分到一杯羹。”

    “你和奇天宇什么关系?”

    小树叹了口气:“他是我老姨夫,我妈姓白。”

    奇天宇的老婆也姓白,确实。

    “另外,小白就是我表弟——也就是大名鼎鼎奇天宇的儿子。他再用本姓显然太暴露了,所以用了他老妈、也就是我姨妈的姓。白姓比较普遍,不容易被发现。”

    是啊,谁会关注小小派出所里一个姓白的年轻小警官。

    赵玄机没想到,奇天宇的后人竟然就在这云水市,而且潜伏了至少一年了。显然当初知道奇天宇和大德典当行产生过一些关系,所以这才从这里开始调查。至于得知品刀宴要开,就算怀疑其中有什么猫腻,他们也得飞蛾扑火般扑过来了解情况。

    赵玄机笑了:“我说呢,你整天欺负人家小白,连卖糖果巧克力都那么欺负人,原来是表姐欺负小表弟。”

    “废话,姐姐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喂养大,容易吗我。人道是长姐如母,这小屁孩就得对我好点才是。”

    “一把屎一把尿是拉扯大,不是喂养大,你已经涉嫌虐待儿童了。”

    “就那个意思呗,反正小屁孩得听我的。”小树得意地说,“至于鹰刀这货嘛,他以前算是我姨夫(奇天宇)的手下,但人品什么的也不算多好。”

    听说奇天宇的儿子在这里调查当年的事情,特别是听说要开品刀宴,鹰刀倒是也来帮忙。不过他没那么大公无私,他需要报酬。

    最好是要战刀,再不济也得给他传世珠,外加两件价值稍低的宝贝。

    这家伙其实已经不是在帮老主人报仇了,唯一的动力只是趋利罢了,难怪说逃就逃了,扔下老主人的儿子在那里被人围困。

    所以她派鹰刀一直潜伏在附近,包括当初魏云亭和林靖中商量,要怎么谋害钱夕惕的事情,也正是鹰刀偶尔窃听到之后又转告给小树。所以小树当时一直跟着钱夕惕,并在雨夜之后将这家伙带到了小酒馆。

    还是说鹰刀。提到这人,赵玄机瞧不起他:“这种玩意儿不值得交往。”

    小树狠狠点头:“就是,麻麻蛋的,竟然这么不仗义!更气人的是,这货得了宝贝竟然就逃了,我都联系不上他。”

    拿走传世珠就算了,毕竟当初答应过你,可你好歹也打个电话说一声对不对?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跑路,怕我们赖你账吗,真是的。

    赵玄机宽慰她的心,说是毕竟先前就答应了鹰刀,将传世珠送给他。既然他主动拿了传世珠跑路,大不了以后大家老死不相往来,权当是没这个朋友算了。

    小树咧嘴笑道:“可我一开始没打算真给他呀,还想黑吃黑坑他一下呢,哈哈!算啦算啦,就是颗破珠子罢了,拿走也无所谓,好在这把刀拿回来了。”

    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坏丫头,竟然连鹰刀都想坑,也不怕惹上无穷无尽的大麻烦。

    “等等,这刀你还准备拿回去?这是哥用命换来的。价值一个亿呢,我发点小财给多多储备嫁妆呢。”

    “想那么长远干嘛,将来你真的早没了,留这么多钱有啥用?小多多一个人能保管那么多钱么?还不得让我和柔姐照顾小多多啊。所以交给我最合适啦,乖,别这么小气嘛。”

    赵建新嗤笑了一通,随手将一个亿砸给了小树。小树原本也只是半开玩笑,没想到赵玄机真的这么随意,所以她抓住刀鞘的时候还有点愣愣的。“真给我啊?”

    有时候,友情就是这么简单。

    现实之中,友情可能经不起两千块借款的考验。只有用钱换不到的,才是真正的友情。

    “不要就还我,我卖给宝力高至少能换八千万。”

    “谁说不要啦,哈哈哈,谢啦老哥。真是个好人呀,就差那么一点点,几乎就达到我的择偶标准了。”

    赵玄机乐了:“条件高破天际啊,你是打定主意孤独一生了。”

    “哎,你其实哪儿都不差啊,就差寿命太坷碜人了。你说我这样如花似玉的娇滴滴年纪,嫁给你还没享受两年鱼水之欢呢,啪,成小寡妇了,亏不亏啊。”

    能这么坦率地探讨这种事,脸皮都厚如城墙了。

    不过人家赵玄机就算寿命可以,也得首先考虑沈柔才对吧,谁敢取你这位女张飞啊,娶到家里当小祖宗供着啊。

    “对了,”赵玄机说,“你和小白的功夫不是一朝一夕,难道入职警方之前,就没混出点名堂?我可不信。”

    两人都很强,江湖上应该留有他们的一点传说。

    “不想说。”小树连伪装的意思都没有,就是这么直接干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