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196章 陈年旧恨
    一共七个人,顷刻间就倒下去了两个,速度惊人。当第三个、也就是黄狼子的一个手下从背后跌倒的时候,他们这帮人的战斗意志几乎被打掉了。

    只有狐尾继续在冲,只能说这娘们儿确实厉害,认准了的事情绝不松手。而且只要再近一点点,手中那条粗长的狐尾鞭应该就快触及枪手了吧。

    而且距离一旦接近,至少背后的那个老毛子不敢向她扫射,不然容易伤到韦世豪。

    全泳一看这个,当即挺起了鱼叉刺了出去。虽然在地面上的功夫远不及狐尾,但由于狐尾更多的精力要防备子弹,所以前两叉还真的给狐尾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升——

    只见李文韬一挥手,对面那个老毛子枪手身边的两个保镖,也就是李文韬亲自培养的两个手下忽然动手了。而他们下手的目标,赫然是身边持枪的老毛子!

    左右各一刀,噗噗捅进了枪手的两肋。那把枪的枪声戛然而止,而这老毛子带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两个保镖,完全搞不懂为什么。

    而在这边,李文韬的左手也抡起铁棍,轰然砸在了这个老毛子枪手的后脑上。毫无疑问,当场脑袋开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枪声彻底停下了,所有人都有点懵逼。而这时候,李文韬猛然冲向全泳,铁棍暴然抡下。

    全泳正在和狐尾战斗呢,当然防备不及。虽然勉强挪移了一下,但肩膀被铁棍咔嚓一下砸断。紧接着,全泳被狐尾一脚踢在了心窝子上,眼看着只有进气儿没有出气儿了。

    一瞬间,韦世豪的两个枪手和贴身的保镖全泳都没了,而李文韬和两个手下似乎又……临阵倒戈?

    韦世豪是最震惊的,完全不知所措,刚才的淡定从容也变成了惊慌失措。狐尾他们四个当然也很吃惊,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李文韬则捡起枪,他那两个手下兄弟也把另一把枪捡起来,示意狐尾带着所有人退后。显然枪在他们手中,而且李文韬显然不是庸手,所以狐尾也知道这次突击失败了,自动向后撤了几下。

    这时候黄狼子虽然还没死,但刚才又有一枚流弹击中了他的身体,显然是真的不行了,这荒山野岭的来不及抢救,必死无疑。

    也就是说,现在黄狼子一方还剩下两个人,而狐尾也只剩下了一个帮手,另一个已经挂了。

    李文韬他们三个带着两把枪,局面上稳压狐尾他们。

    但是让狐尾等人诧异的是,李文韬却把枪对准了韦世豪!

    !!!

    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李文韬一直以来都是韦世豪最铁杆的手下,是他绝对铁杆的保镖,甚至堪称兄弟。

    “文韬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韦世豪强作威严,似乎还有点老板和老大哥的样子。

    李文韬却忽然狰狞地大笑起来,已经毁容的脸看上去更加丑陋恐怖。“什么意思?都这时候了,你还不知道?!你拍拍自己的心,还TM的来问我?小琴是怎么死的?!是谁雇佣的凶手?!”

    韦世豪的脸色颓然,似乎瞬间苍老。

    他知道,李文韬肯定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真相证据,要不然不至于先杀了韦世豪的那么多手下。现在就算扯谎也已经没有意义,不可能骗得过一个笃信真相的人。

    而李文韬口中所谓的“小琴”,正是李文韬当年被*之后又遭毒杀的未婚妻!

    那一次毒害,也让李文韬深受其害,凭借强健的体魄而勉强救治了回来,但功夫一直大大受限,身体潜力也遭到了巨大破坏。要不然凭借他当年的势头,超越鹰刀等人不在话下。

    但是,最终结果却险些成了个废人,而且一直笑呵呵的弥勒佛也成了一个不苟言笑、意志消沉的油腻中年。

    这一切,都是拜那次毒杀所赐!

    “为什么!你TM告诉我为什么!”李文韬怒吼,积累了不知多少年的怒火全都喷射出来,以至于旁边的人总觉得他一不小心就可能扣动扳机把韦世豪给突突了。

    这些年他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懂究竟是谁害了自己、害死了未婚妻小琴。他也在拼命找寻,但却没有丝毫线索。可是到了最后才发现,下手的竟然是自己的主子兼大哥!

    韦世豪闭目叹息一声,自知大势已去:“算了,你动手吧。”

    “我问你为什么!!”李文韬像是一头发了疯的豹子,一脚踹在韦世豪的腿弯,使得韦世豪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而那把枪,则狠狠顶在了韦世豪的太阳穴上。

    韦世豪无奈道:“你该知道,我是个小心翼翼的人。一直以来不管是什么罪名恶行,都是云亭在给我当白手套。而此前在这条河上做的那些生意,也都已经被清洗干净。但是,唯独奇天宇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的。”

    奇天宇的朋友太多,总有一天可能找到他的头上。一旦爆发了,不光警方会给他扣上一个杀人罪的帽子,奇天宇的人也会不停追杀,要么就是其他江湖人觊觎奇天宇的遗产而对他下手(就像黄狼子这样)。

    所以说,这件事更需要严格保密。但偏偏李文韬和全泳却知道这件事,是活生生的见证者。

    其他罪名都有魏云亭帮他隔绝着,唯独这件事不行。

    “全泳是我的老相识,而且早就决意在这乌伦河边度过余生,泄露机密的危险近乎为零,所以我没下手。”韦世豪颓废地叹道:

    “但你当时和我交往并不深啊文韬,那时候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真的不放心……当然我也后悔,假如像现在这样咱们交往这么多年,知道你真的对我这么仗义的话,当时也不会那么做。我承认是多疑导致的这一切,但说什么都晚了,你下手吧。”

    主动承认了,李文韬发出一声闷吼,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你放屁!你要杀我就算了,为什么杀小琴?王八蛋,就算杀了她,又为什么在杀她之前而*她,为什么!”

    那是李文韬心底挥散不去的噩梦,是他宁肯用生命去报复的一段罪恶,至今思来依旧心头滴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