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17章 曾一津
    周家林派来的代表名叫曾一津,一个衣着考究但一脸凶蛮的瘦高个儿中年男人。他的出身和周家林差不多,起身草莽之后又闯荡江湖,最终摇身一变又仿佛成了文明人。

    当然,就算硬生生装出文明的样子,也总会时不时流露出一身的草莽气,这一点倒是和周家林非常相似。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共同点,才会得到周家林的信任。

    如今曾一津来到云水市已经好几天了,但是当事人韦嘉和林靖中竟一直不出面。而周家林对他的安排,则是找到这对奇葩夫妻,劝说他俩将股份全部“转让”给周家林。

    电话上他也曾联系了林靖中,说是“转让费”一共一千万。因为周家林的意思是,众所周知韦世豪临死时候已经剥夺了林靖中和韦嘉的继承权,那么能给他们一千万已经看得起他们。

    否则的话,就算死死攥着股份不放,林靖中也休想能正常经营!就算想要出售出去,也绝不会让买家生存下去——就是这么霸道!

    所以一开始林靖中找到的几个买家,最终清一色都回绝了。没办法,大家犯不着为了挣点钱就跟周家林这种黑白通吃的巨鳄争斗。

    为此林靖中才偷偷联系赵玄机,暗地里做成了这件转让的大事。

    当然林靖中就算真的就范的话,那一千万也是卢宪民出具。卢宪民代表全体弟子和曾一津谈妥了,只要能要回韦嘉和林靖中手中的股权,愿意将三成股份白送。加上原来的百分之五,周家林将会占据整个大德35%的股份。

    其余干股以及部分零散股份加起来是7%,这样卢宪民等所有弟子还能共同占有剩下的58%。虽然比一开始预计的数字少了些,但,已经很不错了。

    这两方人马倒是踌躇满志,只等着林靖中和韦嘉一旦出面,就马上将之拿下。但没想到时至今日,却还是没有见到两人的影子。

    “假如林靖中和嘉嘉一直不出现的话,那该怎么办?”小会议室里,卢宪民问对面的曾一津。

    曾一津的声音有点阴柔,薄薄的嘴唇和高高的鼻梁让他的面容显得有点刻薄,眼神更如鹰隼般善于凝视。

    “法律上股权是他们的,他们都不着急这摊子产业烂下去,我们担心什么。再说了,真要是长时间离岗离职,哼,他能躲到天上?云水城就这么小,还能找不到他们。”

    一旦找到了,要是林靖中和韦嘉不就范的话,他们可能就要施展暴烈手段了。这些人心狠手辣,什么吓人的事儿没做过。

    作为一个老江湖,卢宪民听出了曾一津言语之中的狠意。他沉默了一下,道:“曾经理,假如真的要动手的话,只教训林靖中就行了。至于韦嘉,不管她做错过什么,不管家师临走前多么怒其不争,但她毕竟是家师唯一的孩子,希望手下留情。”

    曾一津阴恻恻地一笑:“瞧卢兄你说的,我留什么情?这是你们云水的地盘上嘛,我一个外来户也没什么好动手的。大家都是生意人,哪有那么多妖蛾子事。”

    话柄,当然是不会留给别人的,至于怎么做那就是另说了。

    看到卢宪民还是有些心中不安,他总算给了个安心话:“放心吧,韦世豪先生也是我们周总的好友故交。他遗留在这世界上唯一的骨肉,我们周总也会视之为自家儿女,肯定保护她的周全。”

    “那就好。”卢宪民这才坦然点头。此人确实有个当大师兄的样子,就算韦嘉做得再不好,但至少卢宪民不会动她,毕竟他还不知道韦嘉并非韦世豪的亲生女儿。

    曾一津:“至于现在,希望卢兄你发动一下人手,赶紧寻找一下林靖中吧。等到时机合适了,我想跟他见面谈一谈。”

    卢宪民点头:“其实一直在盯着他们,但有时候总会跟丢了。放心吧,云水就这么点地方,丢不了。”

    曾一津:“另外,大德历年来库存的那些绝当品,该转运的转走,该拍卖变现的就拍卖。”

    根本不是他的东西,说拉就拉、说卖就卖,脸皮够厚。

    但是就在半小时之后,下面的人正在清点库房什么的,忽然一个管理人员慌慌张张把电话打给了卢宪民——

    “大师兄,外面闯进来一大群人!带头的是赵玄机,还有一个叫沈柔的女人!”

    卢宪民一惊:“赵玄机来干什么,找茬?”

    “不是,他说是……接管!”那人紧张汇报,“他说咱们大德已经被他们买下了,所以要求咱们都马上离开……啊你干嘛……”

    结果这人的电话,显然被赵玄机抢了过来。于是赵玄机直接对卢宪民说:“宪民兄你好,我是赵玄机。不知道宪民兄光临我们这小店,招待不周了,来,到一楼咱们喝茶。”

    我擦,这就当成自己的地方了。

    而卢宪民则惊怒交加——赵玄机敢这么说,那就意味着他估计已经从林靖中和韦嘉手中,将股份买了过去?

    完蛋!这几天一直没见到林靖中,还以为这小子像惊恐的土拨鼠一样藏起来了,哪知道竟然偷偷摸摸干了这么大的事。

    “该死!”卢宪民一拍大腿,“别家确实没人敢接收大德,但天和泰……混蛋,一直觉得天和泰是死对头,本能觉得他们不会对大德产生什么经济往来,却不料陈琳和赵玄机这么狠,真的敢掺和进来啊!”

    听到这个消息,曾一津脸色一寒:“失算了!不过他们既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那也就别想着舒舒服服地过。哼,赵玄机,就算修为高深又怎么样,法治社会凡事逃不过一个‘理’字和一个‘法’字。”

    流氓竟然主动提出法律和情理,简直让人觉得道德观逆乱。

    “走,咱们去会一会他!”曾一津起身下楼,“赵玄机倒是挺大的名气,只是还没见过面,我倒要看他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卢宪民则脸色阴沉,他更知道赵玄机难缠,于是赶紧通知自己得力的两个师弟,至少先把人马拉过来,不至于在赵玄机面前吃亏。哼,就算你再能打又怎么样,我们先来两百人包围这里再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