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38章 是他!
    另外,赵玄机和慕容小树还在考虑,要不要现在就通知警方,赶紧把别墅里的两个马仔给抓住。抓他们的理由很现成,不会带来额外的麻烦。

    可是问题在于,要是这么一弄的话,就怕打草惊蛇,让曾一津和甄定海匆匆溜回省城。住处被警方包围搜查,这事儿可不一般。

    而且要是曾一津稍微小心一点的话,估计也会主动将两个马仔遣送出去,以求万全。所以此时就算警方去包围那个别墅,马仔未必能抓得住,反倒过度惊吓到了曾一津,那么辛辛苦苦搞的电话窃听就前功尽弃了。

    很显然,电话窃听才是最重要的收获。

    所以两人没有别的动作,赵玄机上楼睡觉,而小树这个精力充沛的大妞儿直接开车去了单位,凌晨四点多就开始加班工作了。

    小白也被喊了过来,正在重案组的专门办公室里倒腾那些监听仪器设备。直到天明时分,四部被监听的手机才有了动静,而第一个监听到的是一个小姐的手机。电话内容是在骂曾一津不是东西,玩儿了一整夜、搞了那么多的花样,而且半夜里被贼吓了一跳,竟然没多给点小费。

    而直到天明之后早晨七点半,受监控的第二部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这次就是曾一津亲自打出去的了!

    而对面接电话的,是一个让慕容小树和小白非常意外的人——竟然是韦世豪的弟子桂延澍!

    竟然是这家伙!

    八百弟子之中,桂延澍算是个入门较早、年龄较大、也比较受到器重的弟子。而且这人做事稳重,善于处理对外事务,所以在大德集团里面也算是个人物。而且他毕竟也是入门顺序前十几位的,所以也算是几个大弟子之一。

    想当初魏云亭的葬礼上,他就被安排在礼坊这个较为重要的位置迎来送往,而且曾试图拒绝陈琳的随礼。当时看起来,这可真是个忠肝义胆、性情直爽的孝顺弟子。

    但是谁也想不到,这家伙竟然会跟周家林的人联系,竟然会是韦世豪一门里的内奸!

    是的,标准的内奸。因为从曾一津的电话内容上来看,桂延澍就是那两个马仔的“老大”!

    也就是说,虽然两个马仔表面上是欧问道的人,但是实际上更听从桂延澍的命令。

    当时在典当行前大规模冲突的时候,桂延澍也在现场。当时欧问道比较冲动,卢宪民还考虑将现场指挥权交给桂延澍,也就是他口中的“桂子”。

    而后曾一津在看到卢宪民不愿意挑起战端,而时间又非常紧迫,于是在车里面电话通知桂延澍如何如何。桂延澍便现场安排那两个马仔捣乱,引爆了现场的形势,最终引发了那么大的混战以及枪击辅警事件。

    这才叫“貌似忠厚”,这才叫“大奸似忠”。

    而小树当然兴奋坏了,这回总算是抓到病根儿了啊。

    小白则若有所思地点头说:“哎,看来叫什么shu的,都是这么有心机的家伙啊。”

    桂延澍的“澍”发音为shu,和某小树的“树”字一个音。所以小白这是找虐,自己说完之后就被表姐揍了一顿。

    终于在大表姐的魔爪下逃过一劫,小白像是习惯了一样全然不在乎,而且带着点兴奋、激动。

    “姐,还是你的办法好。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初确实太冲动。”

    想当初,他的意思就是直接找到杀死父母的凶手,然后凭借自己的武力杀死对手报仇雪恨。不管是用刀剑还是用毒用枪,反正是血债血偿。

    但是小树不同意,她表示报仇要用拳头,但更要用脑子。最终她选择了现在的这个办法,就是找到一些指向韦世豪的线索之后,直接考入了当地的警察系统,成为一名正式警察。利用这样一个身份和便利条件,这不,取得了多大的效果啊。

    不但韦世豪死了,而且周家林现在也即将被牵扯进来了吧。虽然得到赵玄机的帮助算是一个意外,但总体上小树的路子是对的。

    最少她们的行动都是合法的,都不用背上严重的罪名,可最终还是能把血仇给报了。

    小树一边哈哈笑着一边挖苦:“哟哟哟,能让您老人家说一句怂话,比让鬼子天皇到大屠杀纪念馆下跪都难啊,这是咋啦?瞧这多愁善感的。”

    小白咧嘴摇了摇头,感慨挺深。现在已经挖出了这个韦门内奸桂延澍,继而就能扯出曾一津;而且曾一津的电话被监控,随时能挖掘到他和周家林通话之中的重要信息,极大可能找到有价值证据。

    只要周家林再被干倒,奇天宇夫妇的大仇基本上就算是报了干净。虽然狐尾说当时郑凤翔应该是默许了,坐观奇天宇被害,但只要没有亲自出手,基本上也就算不得血仇了。这世界上喜欢幸灾乐祸的人多的是,等你倒下后顺便揩油的同样很多,你杀不干净,也犯不着为此大开杀戒。

    “主要是看到彻底报仇的希望了。”小白开心笑道,“姐你最清楚,父母的血仇在我心里压抑有多狠、有多苦;而且当时你也能看出,我对彻底报仇有多么绝望。但是看到这一天竟然真的要来了,甚至这么快,我真的不敢相信。”

    “废话,在姐姐我的英明指挥下,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哈。”小树得意地说,“当然,小机机也出了不少力气,这哥们儿还是比较仗义的。”

    “你真的就把他当哥们儿啊?”

    “你啥意思?”

    “没啥……我就是觉得,你一般不怎么正眼瞧哪个男人——本老弟除外,可你看玄机哥的时候有点不一样。哎,遇到一个能被你瞧得起的年轻男人,可难哦。”

    “那叫英雄相惜,你小孩子家的不懂。姐姐我是个做大事的,才不会被那点男女私情给羁绊住呢,哼哼。”

    “不吹牛能死啊……好好,你说的都是真的行了吧。”

    小树叹了口气,似乎不想正式谈及感情这个话题,在摇了摇头之后浑身一精神,干咳一声说:“干活儿了!把小机机喊来,商量一下咱们下一步咋办。”

    小白能看得出,姐姐在情感问题上看似强势,其实是回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