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47章 桃花陷阱
    提到那个女孩儿,童恩怀就一身火气蒸腾。

    上次曾一津带他在一个很私密的会所里玩儿,结果出现了一个非常可人儿的小妖精,馋的童恩怀口水直流。但是一直到最后,童恩怀也没能上的了手。

    很显然,那是一个非常职业、高度专业的交际女,最明白欲擒故纵的道理。而且此女做出一副清高的模样,根本不在庸俗的钱物上面费心思,似乎和男人拍拖只为心情不为别的。

    但这一切都是幌子,不喜欢钱?去死,那是因为曾一津已经在背后把钱给足了!

    曾一津给了她足够的钱,让她专心致志地做一个有品位的小婊婊,把自己包装得更值钱,于是也就更能套住童恩怀这样的家伙。

    果不其然,童恩怀当场就掉进桃花陷阱里了。

    当初半个晚上,那女子只和童恩怀讨论诗词,竟然把童恩怀这个半吊子文学爱好者忽悠得云里雾里。童恩怀自以为有点文学素养,当初还做过市文化局的副局长,经常在本市一些刊物报纸上登两篇打油诗。碍于他的位置,一般刊物还不便不刊发,久而久之让他形成了“自己文学水平还不错”的错觉。

    但就是他这样一个“文学高手”,竟然被一个年轻的风尘女子打了个平手,这就不得不让他感到惊艳了。

    而事实上那女子只是投其所好。大学倒是读的中文系专业,有一点基本的文学底子,再加上提前得知童恩怀喜欢的领域,稍微恶补一下相关知识,自然就显得与众不同起来。

    当然懂得花点时间去恶补文学知识,这在小姐圈子里面也算是相当敬业的了,也难怪人家能成为高端公关。

    总之,这个女子一旦把童恩怀的魂儿勾走了一半。而要是能跟这女子真的发生点什么,童恩怀不怕犯错误。

    再说了,曾经理是什么人,那可是周家林先生的全权代表,呼风唤雨的人物。他这样的人做点这样的事情自然缜密周到,不会出什么乱子。

    于是带着一股子冲动,连随后的正经工作都没用心,基本上完全答应了曾一津的各项要求。当然,更是坚决保证不会同意赵玄机他们提出的变更意见。

    晚上吃饭是在一个非常私密的地方——赫然是宋盈娴的迎贤小筑!

    韦世豪死了,当时身在现场的宋盈娴确实没少受到打击。但是日子还得过,一个单身女人更没了依靠,这生意当然要继续做下去。

    更重要的是,由于聚少离多,其实她和韦世豪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利益的结合,全无夫妻间的恩情,毕竟韦世豪身边的女人能达到两位数。所以韦世豪死了,她确实伤心了一阵子,但没多久就基本上满血复活。

    由于韦世豪和魏云亭死了,原本不少客户确实不来了。但宋盈娴和大弟子卢宪民的关系不错,后者也开始帮她带一些新的客户过来。恰好,曾一津就是带给她的新贵宾之一,因为卢宪民最近和曾一津合作关系非常紧密。

    可以说,宋盈娴对于曾一津这家伙的公关能力也是非常佩服的。曾一津简直就像是一瓶官场腐蚀剂,专门腐化败坏一些意志不坚的官员,而且手段纯属总能轻易拿下。

    前阵子曾一津用一个姑娘,就拿下了与建筑工程相关的两个局的副处级领导,而且将城商银行的行长也给办了。这倒好,义丰房地产成功拿到了城区改造的那块商业城项目,不但顺利变更了项目用途定位,而且得到了城商银行的大量低息贷款。

    有项目、有势力、有资金……这活儿干起来当然顺风顺水。

    宋盈娴是个非常有眼力劲儿的,当然知道曾一津这样的是自己的大主顾,当然大开方便之门。这不,今天人家曾经理又拉来了一位副处级的领导,而且是位副区长呢。

    曾一津乐呵呵地请童恩怀稍安勿躁,先和迎贤小筑的女主人陪着喝两杯。宋盈娴也使出自己多少年来积攒的本事,从容应付谈笑自若,让童恩怀的心理紧张渐渐平复下来,沉醉到对美人将至的期待之中。

    据曾一津说,他已经联系了那位张佳颖小姐,晚上八点半之前必到!

    于是童恩怀简直像是度日如年起来,仿佛在等待自己心目中的仙子下凡。而实际上他哪知道,自己心目中纯洁如莲花般的女神,其实早就已经污秽不堪。不但周游于各个权贵目标之间,同时还是曾一津的床上玩物!

    当初慕容小树潜入曾一津住处安置搞窃听的时候,这个张佳颖就在曾一津的床上睡觉呢。当然,现在这个张佳颖也在小白的全程监控之下。

    比如说下午曾一津和张佳颖联系,要求她晚上到迎贤小筑里陪童恩怀吃饭的事情,就被小白听得一清二楚。

    当然,这消息肯定马上传到了赵玄机的耳朵里。

    小白电话上乐滋滋笑道:“曾一津这货真不是玩意儿啊,竟然暗中要求张佳颖别被童恩怀给推倒了,要继续放长线。等到最终变更公示都出来,你们开元建工已经没有回头箭的时候,才允许童恩怀真正拱了她。”

    到时候时间又拖过去一些,加上开元建工还得继续往里面投入,那时撤场的损失会更大,三千万都兜不住底儿了。

    赵玄机苦笑,心道生意就是这么做的吗?

    至于说张佳颖如何抵挡童恩怀无耻的**,那是她的事情。这种女人在这种事上面套路很多,不愁办不到。

    “玄机哥,用帮忙吗?”小白乐滋滋地说,“我姐就不让我参与这种行动,太小瞧我了。”

    这小子,就喜欢围观这种花花事儿。也难怪,年轻男孩子长大了,这方面的好奇心实在太重。

    赵玄机笑了笑:“你还是在家好好呆着吧!要是把你带出去,你姐说我祸害儿童就惨了。”

    “我去,真不仗义啊……回头记得多拍点视频和照片来,嘿。”

    “看你的小片子去得了,不都一样吗!”

    “怎么可能一样啊,这是真人儿啊,我甚至天天都能听到她的电话呢,真实感太强烈了……啊……”

    电话上忽然传来小白的惨呼,显然慕容小树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听到了一切。赵玄机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到房间里换了一身适合夜行的衣服。

    要说干这种活儿,慕容小树也未必比他强到哪里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