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60章 可怕的可能
    宽大的客厅里,曾一津穿着一身家居服歪歪地躺在地面上,一只脚却还搭在沙发上。看样子原本是睡在沙发上的,只是身体最终滚落了下来,夹在了沙发和茶几之间狭小的位置。

    走近一看,毫无动静,肤色也已经有些发白。甚至,嘴角还有一缕血迹!

    慕容小树愣了愣,手指在曾一津鼻子下探了探,果然没了鼻息。再翻开他的眼皮,随后小树气得霍然站了起来。

    死了,这货竟然死了!

    显然是被灭口了?!

    不过看这家伙身边的茶几上还有一张纸,是遗书。慕容小树拿起来一看,发现这家伙竟然是服毒自杀的。

    遗书上表示,他这辈子没少做了坏事,感觉对不起良心;而且对于前途感到黯淡,生活下去会更加心力交瘁……总之满纸都是负罪感和疲惫感,但却没说“坏事”的一点点具体内容。就这么捕风捉影的写了歪歪扭扭的半张纸,人就没了。

    而初步比对一下,还真的像是曾一津的亲笔。

    地面上还有一瓶白兰地,这酒度数可不低,但是已经几乎被喝干净。估计是趁着酒劲儿服毒,于是在醉梦之中不至于那么痛苦?当然也可能就是纯粹为了喝酒发泄,告别这个扯淡的世界。

    事后检查,这酒瓶里残余的液体之中确实残留剧毒成分,而那张纸也确实是曾一津的亲笔。

    他那部被监听的手机也放在了桌面上,但慕容小树打开一看,已经恢复了出厂设置,删除了所有内容,这手段也太干净了。

    当然也正是恢复出厂设置,等于将手机格式化之后,这部手机的信息才从警方监控之中消失了。这也就说明,曾一津服毒时间应该是在距今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只不过这毒药的性子太烈,瞬间致命。

    “被胁迫的,肯定是被胁迫的!”慕容小树根本不信,这么贪生怕死的家伙竟然会主动自杀。当然慕容小树也知道,一旦雇凶杀人这种事被警方掌握了,曾一津被抓住之后同样还是死,这是一定的。

    赵玄机点了点头:“你忘了云水跳楼的乔大眼了吗?”

    想当初乔大眼被魏云亭当枪使,事态远比曾一津更轻,但是为了上级的安全就不得不自杀了。

    至于说被胁迫,也是有道理的。至少钱灵君昨夜还潜伏到别墅旁边,感觉有强者存在,所以房间里绝不会只有曾一津一个人。但是现在,房间里只有曾一津这一具尸体,别人都走了。

    这说明,曾一津服毒的时候应该是被人挟持着喝下去的,遗书估计也是在被胁迫的状态下书写。

    不管怎么说,总之曾一津死了,那么进一步追查周家林也就断了线索。曾一津虽然还算不上军师级别的白手套,但也算是小白手套之一。至少慕容小树现在掌握的线索,都必须经过曾一津才能扯到周家林的身上。

    “至于桂延澍那边,其实对周家林形不成什么致命伤。”慕容小树说,“桂延澍和周家林的联系,无非是周家林曾表示要扶持他,让他做云水社会圈的老大。但是这种事只能证明他们有关系还不错,完全不违法。至于说真正执行刺杀韦世豪这些计划的,还有在典当行前制造枪击感、雇凶谋杀赵玄机等人,都是曾一津出面干的。”

    真正的脏活儿都是桂延澍跟曾一津合作,周家林从没有亲自出手。

    钱灵君摇头:“可就算这样,至少在社会圈里面能给周家林形成巨大的压力。司法系统无法形成证据链,但社会圈里的人不管这些,他们只要知道事实并选择相信就是了。”

    赵玄机点了点头,钱灵君说得很多。比如说在燕云会内部,只要桂延澍一旦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周家林将如何自处?

    堂堂的副会长,却谋杀普通会员(韦世豪),而且是跟他关系非常紧密的会员。后来又试图谋杀另一个会员(陈琳)的军师赵玄机,而且和陈琳的企业在云水市争利……这些事都能做得出,燕云会该怎么处理?要是不处理,岂不是寒了大批会员的心?

    所有会员信任你们,所以才团结在了燕云会的周围,甚至把自身不少机密都向燕云会公开。而结果呢,你们的副会长却掉过头来欺凌甚至谋杀普通会员,那我们跟你混个屁啊。

    “不行,我得马上去一趟!”赵玄机忽然眼睛一缩。“既然这样,桂延澍恐怕也有被灭口的可能!虽然可能不大,但万一出了这种事,就怕小白和两个普通同志根本玩儿不转!”

    我擦,别是真的吧!

    慕容小树也要求,但赵玄机建议她留下来调查,而且现场需要仔细勘验,事情太多了。再说钱灵君胳膊枪伤虽然愈合,但还不适合剧烈搏斗,所以这里至少留下慕容小树这么一个能打的。

    “而且,你们几个在这边也得小心!”赵玄机眼神一缩,“你们想想,曾一津自杀的时间为什么是在半个小时之前、一个小时之内?”

    为什么?

    难道说……难道说是周家林集团一开始还对事情抱有一点点希望,但是当发现杜青峰被活捉、并且被交给省厅之后,就知道事情再无任何转机,这才下定决心让曾一津死掉?

    要是这样的话……小树等人不由得遍体生寒。妈蛋,难道这风声是省厅某个内鬼泄露出去的?要不然,为啥他们从省厅出来之后不到十分钟,曾一津就格式化了手机?

    我擦,要是这样那就麻烦大了,希望只是巧合,希望。

    而既然存在这种可怕的可能性,赵玄机就更不能逗留迟疑了。而且他的身份不便单独行动,甚至因为没驾照而不便大白天的开车,于是在一个警察开车陪同下,风一般冲向了小白所在的另一个方向。

    而这时候小白也已经抵达桂延澍的住处周围,按照原计划下手了。现在桂延澍住在一个朋友安排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郊区垂钓的人工养殖坑塘,也是对外营业的农家乐。这里地势很开阔,一旦有事也非常便于向北部山区里面逃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