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264章 威逼
    现在仅剩下一点更加渺茫的可能,那就是一旦找到二十年不曾露面的医武双绝秦星士,看他能否将这功法改造一下适合男人修炼,前提还得是能从龙家偷到这功法。

    两种可能好些都不怎么贴近实际,渺茫得很……

    随后龙玲珑又跟赵玄机热热乎乎扯了起来,简直有点乐不思蜀的意味,都几乎忘了自己要回去。最终还是赵玄机忍不住打开车窗,问那个趴在车底下装模作样的司机:“老弟,车修好没有?”

    “啊?还……没。”这家伙露出个脑袋,估计在车底下已经憋坏了。

    “没你个头啊,赶紧修,老娘还要赶路!”龙玲珑哼哧着说。她也算看出来了,落花有情而流水是真的无意,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那就让瓜再长两天。她可没有真正死心,目前只是暂时以退为进。

    赵玄机松了口气,笑着告辞下车。哪知道龙玲珑在他大腿上轻轻摸了一下:“好的,下次见哦。云水可是个不错的小城市,回头我找你洽谈生意上的合作。”

    “好……好的好的……”

    看着赵玄机雄壮的背影坐上了小白此前的那辆车,龙玲珑挥了挥手,示意开车。

    副驾驶上一个壮汉有些不解,蹙眉问:“大小姐,这就是您说的那个单挑三大高手的赵玄机?看起来不是很强。”

    “那是你境界不到。”龙玲珑吭哧着闭上了眼睛,倚在了靠背上。她其实很怀疑,双修功法是不是赵玄机在用。

    因为她能感觉到,赵玄机的身体可能有点虚弱,正常情况下不像是能单挑甄定海、巴尔虎和铁弥勒的样子。但那三人不会撒谎,品刀宴那天她虽然没有亲见,但众人的叙述不会有错。

    难道说,这家伙身体有毛病,原本很强但却不能随时爆发?所以需要我龙家的功法,才能治疗身上的毛病?

    至于说是他弟弟有病,倒更像是一个托词。

    不得不说龙玲珑这妞儿还是挺聪明的,毕竟是阅人无数的主儿。

    “经脉近乎全堵,三处丹田濒临崩溃,还能活蹦乱跳单挑甄定海他们三个,这种家伙绝壁是个奇迹。一旦恢复了原来的实力,岂不是要捅破天的主儿!”

    “假如是这样的话,还真值得将他收拢一下。这个虎落平阳的家伙一旦被治好了,至少能保证成为我们龙家的朋友。看他也像个恩仇必报的家伙,给了好处应该不会忘本。”

    “只是这这种病实在太复杂啊,没有老祖宗的帮忙,我自己竟毫无头绪。而要是告诉了老祖宗,就怕被龙纤巧那个小丫头给占了便宜,老祖宗太偏心纤巧这小妮子了……”

    ……

    赵玄机这边则如释重负,和留下的那名警察匆匆离开。妈个蛋的,就算遇到大宗师或大魔头他也无所畏惧,但就是害怕和龙玲珑这样的小婊婊面对面,真是一物降一物。

    而回来的路上,赵玄机发现两辆警车已经挡在了那条乡间小路和国道的丁字交界口,看样子原因就是要堵截小白那辆车的,只是晚了一步。

    拦下了赵玄机的车,几个警察非要下车查看,却发现里面只有赵玄机。而且开车的就是云水市的警察,同行见了同行也没啥好刁难的,毕竟搞难看了也没意思。

    外面这个戴着墨镜的警察干咳一声,问赵玄机这车上的警察:“你们云水警方来我们这办案子?有么有什么需要协调配合的?”

    “多谢了,我们就是路过。只不过来晚了,前一批同志已经办过了。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外面的几个警察相互对视一下,似乎商量了一番,这才挥了挥手示意可以离开。

    关上车窗驶离百米之后,驾车的警察忍不住摇头:“周家林果然权势通天,竟然直接请省城的同行来插手。这是看咱们俩没价值,要是桂延澍在车上的话,肯定会被强行扣留吧。”

    “也算不算手眼通天吧,主要是会借势。”赵玄机笑了笑,“只要在当地警方认识几个朋友,以正规渠道举报桂延澍身上有什么案子,警方的朋友肯定会卖这个面子,反正又不违法对吧,按规矩办事罢了。”

    只是幸好小白他们脱身及时,所以没给对方留下纠缠的机会。

    随后赵玄机就返回了曾一津的住处,慕容小树觉得已经没什么好查的,因为就算曾一津是被逼死或者吓死,终究是自愿饮下的毒酒。

    只不过在这里,赵玄机看到了亲自赶来的周家林!身边还有甄定海,以及背后密密麻麻一大群随从。

    都是义丰集团的人,至少都有这个表面上的身份,来探望意外去世的老同事,毕竟曾一津生前也是义丰的中高层。

    省城的警方还在里面办案,赵玄机当然就不便进去了——你一个非警方人员在里面不合适,于是只能和周家林等人一样站在外面。

    于是画面就很美了——赵玄机一个人面对周家林他们上百人,在别墅外的小路上,赵玄机的形势显得悲壮而滑稽。

    偏偏周家林和甄定海等人严阵以待,因为他俩最清楚赵玄机的实力。倒是其他上百人都怒目而视,因为消息已经传开,周家林污蔑说正是赵玄机携警方的助力,才让曾一津自感走投无路最终服毒自杀。

    黑锅总要有人背,反正周家林必须保证自己在员工和兄弟们面前的形象。

    于是义丰集团这些人一个个怒目而视,恨不能一拥而上将赵玄机撕碎。若这里没有一大群警察,他们真的敢这么做。

    “赵先生春风得意啊。”周家林抖了抖脸上的黑痦子说。

    赵玄机摇了摇头:“不,曾经理死了,按说得意的是周先生才对。”

    “这是他娘的什么话!老子的属下兼兄弟死了,又不是你死了,老子得意个球!”周家林恶狠狠地说着并贴近几步,冷笑说,“曾一津的事就不说了,哪怕你愿不愿意,关于他的事情都已经到此为止。但是我想知道,你TM抓桂延澍是几个意思?跟你有关系?你想干嘛?”

    桂延澍只是和韦世豪的死有关,也和大德内部争夺有关,但跟你赵玄机有什么关系?除非你们想借着这件事搞我周某人,不是吗?

    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