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贴身战龙 > 第318章 硬抗
    当然总体来说,赵玄机两次都未能接盘商业城项目,其实倒也一分钱没赔。只不过每次都是自己出主意,最终为他人做嫁衣裳,心里头肯定来气。

    当天中午他就把汪少荃和侯大雷请到了自己办公室,一再叮嘱两人:不要向滨河区让步!

    赵玄机向两位举了举杯:“两位兄弟放心,区里面坚持不了一年。整个片区的工程都结束了,就剩下一个烂茬子商业城像脓疮一样矗在这里,严重影响全市的市容市貌,连市领导都忍不了。而且大片区开始投入使用的时候,连省里面都来领导视察剪彩,能忍受这么一个烂摊子?到时候,温正阳肯定撑不住。”

    侯大雷是个憨厚丑陋的汉子,但是人特别直爽。据说年轻时候就是个炮筒子,打架什么的有力气没脑子,一群朋友里面数得着的闯将。按说这种爷们儿在社会上混不几年就得栽,但他是个特例。

    因为他太没脑子,偏偏又太仗义,所以硬是被他打下了一片小天地。在市区里面这些社会人儿里,虽然混得不如赵五乔大眼这些,但也不比郝老六那种人物差。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向来就是个单干户,领着自己的小兄弟儿们靠山吃山、靠市场吃市场。他从来没投靠过韦世豪和魏云亭,也没巴结过陈泰雄或陈琳,反正就这么傻乎乎地自娱自乐,硬是熬到了现在都没死。

    其实究其原因,是因为无论魏云亭还是陈泰雄,都知道这个傻大个子没啥野心,也没有任何扩张的**。更不用担心他会算计谁,因为这家伙压根儿就不知道算计俩字怎么写。

    对于这样一个偏安一隅、见了面好歹又会喊一声魏二爷或陈老总的大老粗,大德以及天和泰都懒得收拾他。而且平时要是真的有啥需要他做的,一个电话过去,侯大雷也都会认认真真帮忙。不管是帮陈泰雄还是帮魏云亭,都帮。

    上位者再去对付这种人,自己都觉得良心疼。

    “玄机大哥你放心,你不发话,就算联合国秘书来了也不好使,咱死活不撒手!”侯大雷举杯回敬赵玄机。

    赵玄机忍不住笑了笑,汪少荃则笑骂起来:“大雷啊,你TM就算不识字儿,耳朵好歹没聋吧?新闻上天天喊,那叫秘书长,啥秘书啊,你以为跟你身边儿那个秘书是一回事儿?你那秘书也是,官儿虽然不大但是‘车灯’大啊,尺码得36D吧。”

    侯大雷笑得咧开了嘴:“呵呵,联合国大秘书真要是长那样儿的话,玄机大哥别怪我不仗义,我还真可能抵挡不住诱惑,肯定举枪投降啊。乖乖,你是不知道那么大的‘车灯’多刺眼……”

    赵玄机有点哭笑不得,心道跟这俩货说点正事儿真TM难,稍不留神就得跑偏到这种纯洁话题上。

    不过相谈甚欢,话倒是说死了,一切行动听指挥!

    于是几天过去,滨河建设公司倒是宣布承接了商业城,而且由于有利可图,滨河区倒也没再为难徐晓霞。在开元建工认赔了那两三百万之后,彻底交出了项目。

    这一点有点可惜,以至于徐晓霞亲自跑到赵玄机办公室里道歉:“大叔,真对不起,我没能顶住公司那些老家伙们的压力,我……”

    “不要解释了,没关系。”赵玄机始终将她视作一个大女孩,没跟她计较。而事实上此前两人约定,只要区政府不把工程交给开元建工,徐晓霞就尽量给区政府添乱。可是徐晓霞没做到,而是非常顺利地把工程交了出去。

    主要原因不在于徐晓霞,而在于公司里一大堆中高层。那些人纷纷叫嚷,说这个工程本就干不下去了,现在区里面答应接手,咱们凭啥不放?傻了吗?

    在这种形势下,徐晓霞这个刚刚上任的总经理违不过众意。

    但是对于赵玄机而言,她这是违背约定了啊。

    “你自己都说了,你还是个小孩儿嘛,跟你计较什么。”赵玄机笑了笑,“放心吧,我这边顶得住。”

    要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这小丫头的身上,那我还混啥。

    ……

    而在另一边,滨河建设就没那么顺了。

    滨河区政府帮助他们去协调华泰市场,找侯大雷谈判旧市场整体回迁的事情。但是侯大雷的大眼睛一瞪——凭啥?我这地方经营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迁?

    区政府的人和滨河建设的副总一直强调,那里的环境比你们这里强多啦,毕竟是市中心呢。而且不管旧市场的房源是在投资户手中,还是一部分在你侯大雷的手中,咱们都可以一平换一平,老屋换新屋呢。

    而侯大雷还是不答应:市场这玩意儿,不是房子新点就一定能火起来的!多少新市场都趴下了?我才不冒那个风险呢。现在这旧市场虽然不是很火爆,但大家好歹都有口饭吃。

    区里面的代表恼了,表示要是侯大雷拒不配合的话,小心到时候强行给你推平拆迁了!

    侯大雷哈哈大乐,从抽屉里一下子抽出一柄大板刀来,当啷一声丢在了这个代表的面前,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别费功夫拆房子了,你们有种现在就砍死我,我侯大雷要是眨一眨眼睛就算是你孙子!我死了,你们爱怎么拆就怎么拆!”

    区里面派来的人好歹也是公务员,何曾跟这种滚刀肉这么较量过,当场就有点怂。

    但侯大雷却还不算完,狞笑道:“要是不砍死我,你们是我孙子!”

    我去,对面几个人都有点坐不住,心道跟这种粗货真的没法交流,纯粹只用四肢说话。

    “侯大雷,你别仗着自己一股子流 氓气,就在我们面前耍泼皮!”

    “我流氓还是你流氓?”侯大雷笑了,“我TM坐在家里好好的,祸从天上降——你们闯我家里要撵走我,我不走还吓唬我,说什么要拆我房子,说我流 氓?我看你们才TM一个个流 氓畜生呢!”

    虽然没脑子,但骂人倒还算溜。

    “你等着!”区里的代表气得浑身发颤,带着人走了干净。

    等就等,你还能吃了我?这旧市场的拆迁根本就不在规划之中,你们滨河区想整?那行啊,到市里面先把规划给改了。而要改这个,呵呵,等到明年编制规划的时候再说吧。

    而连规划都没有,你就真的敢派人来强拆?何况侯大雷又是不好欺负的。

    至于说一年之后,不可能,赵玄机说了,商业城这块烂楼茬子根本支撑不过一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