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1章 我不介意娶了你
    厢房中

    谢卿躺在床上,却没有闭上眼睛,脑中思绪良多。

    要为父亲平反,最重要的证据却找不到了,云锦真的将免死金牌还给皇帝了吗?若真是这样,还得去皇宫,可是皇宫里暗卫密布,恐怕东西还没拿到,人就先丧命了。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可是父亲的冤案还没平反,还有如果谢卿死了,还会连累林氏,淑妃和毅王也会跟着倒霉,不行,要是毅王出事了,那赵天麟就更加没有对手了,她不能让赵天麟得偿所愿。

    突然,只觉眼前模糊了,好像是困了一般,不对,是迷药。无色无味的迷药,谢卿连忙狠心掐住大腿,保持清醒。

    脚步声传来,谢卿连忙闭上眼睛。

    云锦走到谢卿床前,柔和的月光洒在少女的脸蛋上,谢卿很美,虽然年纪还小,但是面若桃花,五官精致,十足的美人胚子,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浓烈的神秘感。或许是因着这份神秘感,云锦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落在她身上,这个丫头秘密太多,而他想一一揭开。

    那么,就从揭开她到底是谁这个秘密开始吧。

    云锦打开瓶子,将药水洒在她脸上。易容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靠脸上涂抹药物,还有一种就是养蛊虫,不论是那一种,只要这药水洒在脸上,都会露出本原。

    然而,让云锦失望了,药水洒在脸上,脸还是那张脸,云容月貌,没有丝毫变化。

    手抚上少女的脸庞,肌肤滑嫩,如同上好的丝绸。云锦轻笑道:“别装了,装着很累的。”

    谢卿费力的睁开双眼,结果入目的就是云锦含笑的眸子。他这是把白天在护国公府她说的话,奉还给她了。

    “云锦,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我房间做什么,难不成是想偷香窃玉不成。”

    睁开眼的谢卿又恢复了白日里那个冷静自持,伶牙俐齿的她,这样的她才更加迷人。

    云锦轻笑道:“谢姑娘若是这么想也可以,我不介意娶了你。”

    “我介意!”谢卿嘴角一抽,云锦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是怀疑她,但是言语之间又好像是在调戏她。

    “云锦,你到底想做什么?”谢卿都有些后悔,怎么就惹上这只狐狸了呢,似笑非笑,永远猜不到他的城府到底有多深。

    而此刻的谢卿落在云锦眼中,只觉得像只炸毛的猫,有趣,当真是有趣,披着神秘的外衫,却又不是娇俏。

    云锦盯着谢卿的脸,谢卿连忙摸上自己的脸,这才想起方才他在她脸上动过手脚,连忙问道:“你在脸上滴了什么东西,不会是毒药吧。”

    “不是毒药。”云锦淡淡的说道,“云锦只是好奇,你,到底是谁。”

    云锦猜不透,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变化,而且现在的谢卿身上带着浓烈的神秘感,他迫切地想揭开这神秘的面纱。

    谢卿噗嗤一笑:“云世子,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是谢卿啊,谢家五小姐。你难不成以为我是冒充的?”

    实际上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捏把汗,云锦方才是在看自己是不是易容的,他既然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了,那他会不会想到肉身没变,而灵魂却不是谢卿,而是李云卿呢?

    借尸还魂的事情不能让云锦知道,否则她肯定会被人当做怪物处死的。

    “云锦,我是谢卿,我不是冒充的。”谢卿正色说道,“我猜你调查过我,你是不是因为我从前几日开始性情就变了,所以才认为我不是谢卿?”

    云锦挑眉看向她:“一个人的性情不会无缘无故发生变化。”

    “对,你说的没错,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生变化。”谢卿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父亲死的早,母亲又软弱,在忠勇侯府我是最不得宠的姑娘,总是被人欺负,但是我都忍了,但是我万万想不到谢琦,我的堂姐,她居然将我推下水,我昏迷了整整三天,差点一命呜呼,我是个从鬼门关过了一趟的人,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不管我如何隐忍,我还是要被人欺负,那么,既然如此,我为何不反抗,哪怕我死了,也要拖着害我的人一起死。”

    谢卿的心里早就打定了主意,若是到了最后她功亏一篑,没能将父亲的冤案平反,那么她也要杀了赵天麟和云芷絮。既然要入地狱,那就一起入吧。

    哪怕我死了,也要拖着害我的人一起死……

    云锦只觉神色一晃,他何尝不想,但是每每有这样的想法,他都强迫自己压下。

    “你真是个性情飞扬的女子。”云锦轻叹道,他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坚决,任沧海桑田,她始终只为达成她的目的。明媚倾城,大抵形容的就是她这般吧。

    “谢卿,抱歉,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追查你了。”

    谢卿神色微楞,只觉告诉她,这是云锦的承诺,而他是个守诺言的人。

    “云锦,你……”这一刻,谢卿很想问出口,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杀我吗?

    他们不是一路人,而且很有可能是敌人。

    但是最终这句话还是没有问出口,理智告诉谢卿,云锦此人惹不得。

    “云锦,你累了就早点休息吧。”谢卿也重新将头埋进被子里,不再看他。

    谢卿啊谢卿,你怎么在云锦面前就这么守不住呢,即便他不是敌人,但是也不会是朋友。

    多年后,谢卿偶然间想起这个夜晚,她不禁会想如果当时她说出了心头的话,是不是就没有后面的波折了。不过,自己随即又摇了摇头,不会的,她和云锦都是同类人,即便是心头的疑虑再重,面上也能当做若无其事,经历过波折的人,已经学会了如何掩盖自己。

    ……

    这一夜,谢卿出乎意料地睡得很好,她想或许是云锦下的迷药的缘故吧。

    照例是云嬷嬷亲自伺候她,用过膳之后,云嬷嬷笑着说道:“谢姑娘,世子说一会儿他送您回去。”

    谢卿点了点头,本来来镇南王府也就是和云锦过过招,招数已经过完了,是该走了。可惜了,她没能拿到她想要的东西,不过至少确认了这东西十有八九在皇宫。最重要的是,云锦不会再查她了,她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

    “嬷嬷,我想去看看云小姐。”

    谢卿想了想,走之前她还是去看看云芷絮吧,看她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云嬷嬷笑着点了点头:“谢姑娘,您随我来。”

    然而当谢卿走进云芷絮的房间时,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赵天麟。

    “絮儿,你怎么样了?”赵天麟眼里是浓浓的关切。

    谢卿看在眼里,赵天麟,这个曾经也如这般甜言蜜语哄着她的人,从前她生病时,他急切地跑过来看她,嘴里也是这样说的“云卿,你怎么样了”,眼中的神情分毫未改。

    谢卿只觉分外讽刺,甜言蜜语是砒霜,她曾经被赵天麟是对她一片痴心所感动,觉得他是个至真至纯的人,所以她愿意嫁他为妻。却没想,原来自己的一时感动,却让李家万劫不复。

    赵天麟,谢卿回来了,我们不死不休,不,是知道你死,此恨方休!

    “天麟哥哥,呜呜……”云芷絮扑到赵天麟怀中嘤嘤哭起来,“天麟哥哥,絮儿好怕,你不要离开絮儿好不好。”

    赵天麟抱着她,柔声劝道:“絮儿,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谢卿差点没呕出来,赵天麟能不能换个词儿,从前对他就是这么说的。同样的话,对两个女人说,恶不恶心。

    似乎是感觉到背后有道冰冷的目光,赵天麟微微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身着碧色衣服的女子真立在门口。

    赵天麟这才缓缓放开云芷絮,大越男女大防虽然不严重,但是到底未婚男女抱在一起总归是不好。

    云芷絮擦干眼泪,这才看见谢卿正立在门口,脸色一沉:“你来做什么。”

    谢卿淡淡一笑,走了进来,朝两人福了福身:“见过赵王。”

    又朝云芷絮扬眉笑道:“云小姐身子可好了?”

    伤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这脸上的伤嘛,毕竟是见了血,再加上谢卿给她加了点料,还真的要养个十天半个月呢。女儿家容貌是大事,尤其是云芷絮这样的女子,面容有损,心里的伤更痛。

    “谢卿你不要说风凉话,我如今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云芷絮扯了扯赵天麟的衣袖,“天麟哥哥,就是她,她害絮儿受伤的,你要给絮儿做主啊。”

    赵天麟闻言,眉头紧皱:“谢姑娘,是你伤了絮儿?”

    谢卿挑眉看向云芷絮,这倒是奇了,云芷絮在云锦面前,就没明说是她伤了她,反倒是在赵天麟面前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样,还让赵天麟给她做主。

    “云小姐,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你我心知肚明,昨日在护国公府,我没说你是因为想要害我掉下假山,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今日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把脏水泼到我身上,云小姐,你我初见,谁想你的心性竟如此不堪,啧啧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