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39章 可能是缘分吧
    云锦分明看到谢卿的眼神在说,你虚弱成这样,一个人也太危险了。

    作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云锦忍不住抿唇说道:“我又不是虚弱的连自理能力都没有了。走吧,我送你去找你的丫鬟。”

    谢卿答道:“不用了,我的丫鬟一会儿就过来了,世子的好意谢卿心领了。”

    她的语气有些疏离,云锦嘴唇轻轻抿着。不得不说,他非常不喜欢她的疏离。他从来没有不会有那个闲心,去关心别人,即便是云芷絮这个亲妹妹,他也甚少关心,他从小性格就孤僻,唯独对谢卿,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落在她身上,她疏离客气的语气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实际上,此刻谢卿的心里也甚是烦躁。只因她恍然间发现,她与云锦的交往过密了,而且她越来越习惯云锦出现在她身旁。更让她心烦意乱的事,因为云锦的出现,线索全断了,方才那个小偷为什么要偷她的钱?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被云锦这么一打岔,人跑了,她什么消息也追查不到,可是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只因面对的那个人是云锦。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谢卿很讨厌她对云锦的这份信任。若是换做其他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她铁定会怀疑方才的小偷正是他的杰作,但是这个人是云锦,她一点也不怀疑。

    这份无缘无故的信任与安心,让谢卿心烦意乱。

    云锦看着眼前的少女,她眉目低垂,看不清她的神色。若是换做是另外的女子,他肯定听了这话,就立刻扬长而去,从此后再不管她,但是偏偏这个人是谢卿,他好像做不到。

    “谢姑娘,我方才就在旁边的水云楼上,你和我过去在那儿等吧,一会儿你的丫鬟过来了,你一眼就能看见。”云锦指了指巷子旁边的茶楼,上面刚好有个窗户,能看到这里。

    谢卿抬眸,就对上云锦清澈的眼眸,他的眼眸清亮,似乎世间万物的污秽都入不得他的眼,心不由得漏了半刻。

    难得见谢卿这样呆愣的神色,云锦方才心头的那股闷气瞬间烟消云散。她时时刻刻带着面具,但是在自己面前还是破功了。

    “怎么?你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云锦轻笑道。

    你不跟我过去,不就是害怕了嘛。这样有着挑衅意味的话语落在谢卿耳中。

    “谁吃谁啊!”谢卿难得地赌气说道,然后抬步向水云楼走去。

    迎君阁是京城有名的酒楼,而水云楼则是有名的茶楼,颇受文人雅客的喜爱,谢卿从前只觉得水云楼过于清雅了,因而更喜欢去迎君阁,倒是不常来水云楼。

    云锦订的是雅间,更加安静了,谢卿今日觉得这份静谧的美好也不错。

    谢卿执起茶杯,朝云锦举杯说道:“这杯茶我敬你,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云锦淡笑道:“你不用谢我,你或许从来都不需要我救。”她方才撒过来的药粉,饶是他反应极快,捂住了口鼻,还是中招了,瞬间就没了意识,这样烈性的迷药在手,一般人还真的拿她没法。

    “你的心意我领了,不知道为何,我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总能遇见你。”谢卿不禁哑然失笑。

    “可能是缘分吧。”云锦眉梢微挑。

    从云锦口中居然说出缘分这个两个字了,谢卿微微有些诧异,看眼前的这人,白衣翩然,冷心冷情,该是那不染尘埃的世外仙人。缘分?怎么听着这么奇怪呢。

    谢卿看向云锦,只见他神色不改,唇间噙着一抹淡笑,更添几分温润之姿。

    “相识即是有缘,既然世子也说了是缘分,那就请世子答应我帮你治病吧。”谢卿说的隐晦,全然没有说是为他解毒,这么多年了,云锦对外说的也是他体弱,从来不说是中毒,那么他中毒必然是有秘辛,谢卿不愿与云锦多纠缠,因而这秘辛是什么,只要和她无关,她就不会去追问。

    只要她帮他解了毒,那么她就永远不用担心她会欠他了。

    云锦眼眸微凝,显然他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谢卿。谢卿只觉心里莫名地有些发虚。

    “好,那就辛苦谢姑娘了。”

    云锦答应了!谢卿反而诧异了,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我为你把把脉。”谢卿说道。这样也好,他日若成为敌对,就不会有纠结了。

    云锦依言,将手伸了过去。看着少女认真的眼眸,他嘴角轻扬,她要为他治病,那以后两人接触的机会就更多了。他中毒已久,这么多年就连神医都没有办法,谢卿即便是医术高超的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治好他。

    谢卿眉头微皱:“碧落果然是上古的毒药,要想解毒,绝非易事。”

    云锦沉默不语,同样的话,神医也说过。

    “你也别难过,既然是毒药就肯定会有解药,只是暂时还没找到罢了,你放心,我一定想尽办法治好你的。”谢卿安慰道。

    越是难解的毒药,她越是想把解药找出来,这是谢卿骨子里的执着。

    云锦点了点头:“我等着你的解药。”

    谢卿莞尔一笑,道:“你有信心就好,很多人生病而死,大多都是因为成天活在担忧中,整日担忧我会不会明天就死了,然后果然第二天就死了。”

    “不管将来如何,至少现在好好活着。”云锦浅笑道,生死何其轻。

    谢卿拿过纸笔,写下药方,实际上这个方子她早就想好了,她自从上一次为云锦诊脉之后,她就在琢磨要怎么喂他解毒。

    “这个方子你可以先试试,即便是不能解毒,也绝不会加重你的病情。”

    正说着,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世子,谢小姐的丫鬟已经到了。”门外,陈渊敲门说道。

    谢卿连忙起身开门,果然小弯和灵芝都站在外面,满脸愧疚:“小姐,我们错了。”她们差点把小姐弄丢了。

    两个丫鬟这齐齐低头认错的模样,让谢卿忍俊不禁,“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然后转身朝云锦说道:“云世子,我就不打扰你。”

    云锦挑眉说道:“你就忍心将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这语气怎么听着像是在撒娇啊,谢卿忍不住嘴角一抽:“不是还有陈渊嘛。”

    陈渊摸了摸鼻子,在云锦深邃的目光下,挤出一句:“谢小姐可以把我忽略了。”

    谢卿眉头微皱,这对主仆怎么这么奇怪呢?

    “还请世子谅解,我堂姐还在奇珍阁等我,我急着去找她,不便久留。”

    云锦勾唇轻笑道:“我和你开玩笑的,谢姑娘,路上小心,以后别在一个人去追小偷了,不安全。”

    谢卿点头应下,方才离开。

    陈渊不解:“世子,您明明就是听到消息,所以才特意来见谢小姐的,为什么不把她留下呢?”

    陈渊是云锦的贴身侍卫,如何不知道自家主子对谢卿是何种心思,他的目光总是落在她身上,他关心着她的一举一动,即便不是儿女之情,那至少也是有情意的。

    “你觉得我该用什么理由将她留下?现在还不到火候。”云锦淡淡地说道,“不急,如果是我的,那么肯定跑不掉。”

    陈渊张大了嘴巴:“世子,你真的喜欢谢姑娘?”

    抬眼淡淡地看了一眼陈渊那近乎夸张的惊讶,云锦眉梢微挑:“为什么不可以?”

    陈渊答道:“属下只是有些惊讶,世子你就这样直言承认了,我从前一直以为世子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呢。”

    “心不知道动没动?只是舍不下忘不掉她的一颦一笑……”云锦眼前又浮现了谢卿的身影,“只可惜我的身体是个累赘。”

    从前也没见云锦这般在意他的身体,陈渊连忙劝道:“世子您就放心吧,有神医在,他一定能治好您的,您一定能和谢小姐长长久久的。”

    云锦淡淡一笑,道:“是啊,要长长久久,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我又如何忍心留她一人在世上。”

    如果牵起对方的手,却又不能陪她到白头,那么还不如从未在一起过。活着的人永远是最痛苦的,他又怎么忍心自己心爱之人活在痛苦中呢。

    转念又想起,谢卿的态度,她似乎急于与自己撇清关心,她不想欠他的。云锦眼眸微凝,似乎想得太远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又想起今日遇到谢卿的情景,云锦淡淡地说道:“那个小偷处理了吗?”

    陈渊正色答道:“人已经抓住了,世子可要审问?”

    “不用审了,直接送他上路。”云锦眼眸微冷,“你再去告诉小姐,她这些日子就不用出门了,脸上有伤,也不用见客,包括赵天麟。”

    陈渊跟在云锦身边多年,瞬间就明白了云锦的意思,心下一惊:“世子,您是说是小姐派人做的?”

    云锦分明是要将云芷絮禁足,还不让她见任何人,可见云锦是有多生气了……

    谢卿带着小弯和灵芝正往奇珍阁走,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子,可不就是云芷絮嘛。不过这次身边可没有赵天麟了。

    云芷絮见谢卿安然无恙,神色微惊,手中的绣帕紧紧地扭着。

    “谢卿,怎么又是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