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76章 滚出去
    “德妃妹妹,本宫来看你了。”

    赵天麟的话音刚落,就只见谢淑妃已经进来了。

    宫人低着头站在一旁,谢淑妃的脚步太快,她们也拦不住啊。

    谢淑妃先是朝永庆帝行了一礼,“臣妾见过陛下。”

    永庆帝摆了摆手:“平身。”眼瞧着谢淑妃身后还跟着谢卿,又道:“淑妃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还带着你的侄女。”

    叶德妃这些日子没少在谢卿手上吃亏,虽然永庆帝也找不到谢卿故意还叶德妃的证据,但是这个女子三番两次跟叶德妃闹出事端来,永庆帝只觉这个女子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永庆帝想将叶德妃气晕的缘由扣在谢卿身上,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御书房临幸了谢淑妃。他不想承认是自己的过错,所以就要将事情推到别人头上。

    永庆帝面有不善,谢淑妃自然看得出来,顿时神色一僵,陛下果然是护着叶氏这个贱人。

    “陛下,臣妾与德妃妹妹一同侍奉陛下,都是姐妹,臣妾听闻德妃妹妹病了,想着前几日的事情,心中愧疚,卿儿这孩子说话不知分寸,惹恼了德妃妹妹,害的德妃妹妹都气病了,所以臣妾今日特意带卿儿来向德妃妹妹陪个不是。”

    谢淑妃说时,就上前拉着德妃放在被子外面的手,亲切地说道:“妹妹,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本宫这不懂事的侄女吧。”

    叶德妃气的差点没再次晕过去,漂亮话全都被谢淑妃说尽了。她若是今日不说句原谅谢卿的话,就是她这个德妃没有气度。

    谢淑妃见叶德妃没有反应,这腮帮都是紧绷着,想来是气的咬牙切齿了,当即莞尔一笑,道:“倒是本宫糊涂了,道歉也该有个道歉的规矩。”

    转头看向谢卿:“卿儿,还不向德妃娘娘赔罪。”

    谢卿福了福身:“是。”又朝叶德妃咧嘴一笑:“谢卿前番冒犯了娘娘,请娘娘恕罪。”

    然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水,朝叶德妃跪下,双手呈上:“娘娘身份高贵,想来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谢卿实在是想不出能拿什么东西来向娘娘赔罪,今日就且奉上茶水,以示敬意,请娘娘饮用。”

    根本不是想不出要送什么东西,是压根就没想好吧。

    谢卿唇角轻勾,叶德妃出身不高,因而对于名贵的金银珠宝等物十分喜爱,当初她是德妃的未来儿媳,时不时就要送些东西给她,李家不缺银子,送上的可都是好东西。可是最后这对母子居然恩将仇报,她怎么可能再给叶德妃送什么好东西呢,拿你宫里的茶水送你好了。

    叶德妃脸都绿了,什么赔礼道歉,一杯茶水就算了事了。

    赵天麟知晓自己的母妃的性情,看着这杯茶水,肯定心下不舒服,但是当着父皇的面,若是母妃不接受这杯茶,难免让父皇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连忙接过话去:“谢姑娘,母妃病着,不宜喝茶水,这茶水就免了吧。”

    谢卿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了,娘娘病了要喝药,茶水难免与药有所冲突,是臣女糊涂了,多谢王爷提醒。”

    谁提醒你了?赵天麟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出不得。

    谢卿歪着头想了想,然后朝永庆帝跪下道:“陛下,淑妃娘娘已经教训过臣女了,都是臣女的错,才害的德妃娘娘病倒,臣女有心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不知陛下可否准许臣女在德妃娘娘生病期间,伺候她每日喝药。”

    永庆帝一听,心里乐了,谢卿这话说到他心坎儿里了,这样一来,后宫的人都会认为是谢卿将叶德妃气晕的,就不是因为他临幸了谢淑妃的缘故了。

    同意,必须要同意。

    “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然由此心,朕准了。”永庆帝大手一挥,当下就同意了。

    谢卿连忙感激地朝永庆帝一拜:“臣女多谢陛下恩典。”父亲李穆曾经说过永庆帝此人看似仁厚,实则自私自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将自己的过错推到别人头上。她从进门起就一直在观察永庆帝的反应,果然永庆帝心下对德妃有愧,所以她就将计就计,提出她来侍疾,永庆帝为了减轻自己的愧疚之心,当然会同意。

    叶德妃脸色很是难看,她才不要谢卿伺候喝药呢,连忙推辞道:“陛下,这就不用了吧,臣妾并无大碍,用不着谢姑娘来侍疾的。”

    永庆帝只当她是心里还记恨着谢卿,“德妃,身体要紧,可不能马虎了,再说谢家丫头一片诚心,你就当是给她个机会向你赔罪吧。”

    叶德妃咬了咬嘴唇,道:“可是谢姑娘是淑妃姐姐的亲侄女,怎么能来伺候臣妾呢?这岂不是让淑妃姐姐面上无光吗?”

    谢淑妃连忙接过话去,笑着说道:“怎么会呢?德妃妹妹多心了,卿儿她是晚辈,又是臣女,伺候德妃妹妹是她福分呢。”

    “娘娘心中可还在怪卿儿?”谢卿直言道,“都是卿儿不好,还请娘娘给卿儿一个弥补的机会,若是卿儿在侍奉娘娘时,犯了什么错,娘娘您尽管责罚就是。”

    一句话将叶德妃的路堵死了,她若是想在谢卿侍疾的过程中找谢卿的麻烦,那还得她凄凉狭小,借机生事的。

    永庆帝点了点头,笑道:“淑妃啊,你这侄女还这是心直口快啊,哈哈。”

    他心里也认为是叶德妃心中记恨谢卿,所以不同意谢卿侍疾,但是这么明晃晃地说叶德妃小气,到底伤颜面,所以他未曾说出口,但是谢卿却是直言不讳,果然说话直爽。

    平日里永庆帝见到的妃嫔也好,世家贵女也好,都是谨言慎行,偶尔遇到谢卿这样说话爽朗的小姑娘,倒也觉得无伤大雅。

    谢淑妃笑着说道:“陛下,卿儿她一直养在侯府,平日里说话直爽惯了,到了宫中,难免有些不懂规矩,陛下您就别怪罪她了,臣妾会好好教她的。”

    永庆帝哪里会怪罪呢,笑道:“德妃啊,你就同意吧,她倒是个实心眼儿的丫头,你若是不同意,她恐怕就要哭了。”

    谢卿心中愕然,她看着像是要哭了的样子吗?实在是皇帝陛下您想太多了。她突然想起,父亲李穆好像曾经说过永庆帝此人还有一项特质,想象力丰富。

    想象力这东西,说好听了叫高瞻远瞩,说不好听了就是瞎几把胡思乱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德妃哪里还能反对,只能点头应下:“那好吧。”

    想到每天都要面对谢卿这张脸,叶德妃就如同吃了苍蝇屎一般。

    谢卿朝叶德妃微微一笑:“臣女就知道德妃娘娘会原谅臣女的。”

    永庆帝听着越发觉得谢卿分明就是正常的小姑娘吗,立马将先前对谢卿不好的印象都去除了。这姑娘只是年纪小,有些不懂规矩,但是心眼儿倒是实诚。

    “好了,朕还有政务要处理,淑妃你也回瑶华宫去吧,麟儿,你也跟朕去御书房,让德妃好好休息。”

    谢淑妃笑语盈盈地答道:“是,臣妾遵旨。”又朝谢卿吩咐道,“卿儿,你一会儿就好好伺候德妃娘娘用药,等德妃娘娘服了药,你再回瑶华宫。”

    然后就与永庆帝一同离去,出了长乐宫,谢淑妃朝永庆帝笑着说道:“陛下今日公务繁忙,可要保重龙体啊,不如批了折子就来臣妾宫中坐坐吧,臣妾已经吩咐小厨房熬了参汤,只等陛下来喝。”

    跟在后面的赵天麟眉头一皱,谢淑妃这是在邀请永庆帝今夜留宿瑶华宫,他有心为自己的母妃鸣不平,但是谢淑妃到底是永庆帝的妃嫔,他这个做晚辈的不能开口阻拦,不然就是干预永庆帝的私事。

    “好吧,朕处理了正事就过来。”永庆帝看着谢淑妃美丽的脸蛋,就想起昨夜的欢愉来,谢淑妃的滋味儿倒是让他很是满意。

    谢淑妃顿时眉开眼笑,连连点头:“臣妾在瑶华宫恭候陛下。”

    ……

    谢淑妃是高兴了,叶德妃确实脸色阴沉,永庆帝一走,她就变了脸色。

    谢卿就当是没看到她的脸色一般,笑着朝旁边的宫人说道:“含露姑娘,不知道娘娘的药在哪里煎的?可否带我前去?”

    叶德妃脸色一沉:“你怎么知道她叫含露?”莫不是谢卿对她长乐宫上下一清二楚?

    谢卿笑道:“含露姑娘是德妃娘娘身边的大丫鬟,臣女还是听说过的。”心下忍不住一跳,她方才脱口而出,倒是她疏忽了。

    叶德妃只当是谢淑妃告诉她的,当下也没多想,只是心中嘀咕,谢卿说是来侍疾的,但是恐怕别有目的,一定要对她多加小心。

    “你走吧,别来烦本宫。”叶德妃看着她就生气,她又被她摆了一道,当着陛下的面,她不得不同意让谢卿侍疾。

    叶德妃的态度非常差,然而谢卿也不恼,只莞尔笑道:“娘娘想要休息,那就臣女就先出去了,娘娘放心,臣女既然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侍疾的,那就肯定会将娘娘伺候地好好的,臣女这就去给娘娘煎药。”

    “滚出去!”叶德妃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