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81章 死也太便宜他们了
    “太后若是为云锦好,不如赐云锦一道赐婚的恩旨,只是谁能做我的世子妃,就由我自己决定。”云锦朝太后拱手行了一礼。

    意思就是让太后赐一道空白的赐婚圣旨。

    太后沉默了,半晌,方才迟疑地说道:“锦儿是否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

    云锦从来没有提过什么恩旨,今日突然提出,太后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一个理由了。

    “那太后娘娘会成全云锦吗?”云锦笑着说道。

    这就是承认了!太后眼前一亮,随即哈哈大笑:“好,锦儿你从来没有求过哀家什么,不过就是想娶个世子妃,哀家答应了,直接给你赐婚好了。”

    云锦摇头:“太后,人家姑娘未必愿意,云锦也想保留一份尊严,我要她心甘情愿地做我的世子妃。”

    太后笑着说道:“哪家的姑娘能让锦儿你这般谨慎对待,来给哀家说说。”

    “太后娘娘,若是云锦与她无缘,现在说了岂不是尴尬,还请太后不要再问了。”云锦闭口不言。

    他嘴唇紧闭,叫人看不出情绪,太后只当他是害羞,是紧张,笑着说道:“好吧好吧,哀家不问了,你们小儿女的情事,哀家是不便多问了。若秋,拿笔来,哀家这就给你下旨。但是锦儿,虽然哀家没有强行为你们二人赐婚,但是哀家希望你能如愿以偿。”

    太后的言语有些感伤了:“你从小受的苦太多了,哀家也希望你能找个你喜欢的人,陪你度过余生。”

    父母双亡,云锦以病弱之身支撑着整个镇南王府,太后看着就心疼。在她眼中,这个孩子性情孤僻,身边也没个只冷暖的人,实在是太可怜了。

    太后体谅云锦身体不好,又叙了一会儿话,就让他歇着去了。

    房间中

    陈渊朝云锦说道:“世子,您为何不直接请太后下旨赐婚呢?属下觉得谢姑娘她会同意的。”

    别说是太后,就连陈渊也不明白,云锦既然想娶谢卿,为何不直接请太后下旨赐婚呢,虽说现在手里有一道空白的赐婚圣旨,只要他开口谢卿就会被赐给他,但是未免夜长梦多,当立即定下谢卿才是啊。他家世子做事情向来都是干净利落,这根本不是云锦的风格嘛。

    谢卿与云锦之间发生的事情,陈渊都看在眼里。虽然谢卿从未表示过她心里有云锦,但是陈渊不瞎,谢卿聪明伶俐,唯独在云锦面前会有一丝慌乱,她看云锦终究与他人不同。

    世间万物在我眼中皆是一样,只有一个你与众不同。这不是爱,又是什么?

    云锦眉梢微挑,“你就这么肯定她会同意?”他都没有把握,陈渊哪里来的底气会认为谢卿是愿意的。

    陈渊挠了挠头,讪讪笑道:“男女情爱之事,属下不懂,但是属下觉得谢姑娘她很关心世子,要不然她也不会为世子治病了,她开的药大夫看过了都说那副药方配方恰到好处,若不是精心调适过根本配不出来。如此看来,谢姑娘她是对世子是上了心的,所以属下想谢姑娘她,心里也是念着世子的吧。”

    她心里也是念着世子的,这话听在云锦耳中是无比的悦耳,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两情相悦,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此。

    “所以世子你要不直接让太后给您和谢姑娘赐婚得了,早日将谢姑娘娶回家,也省的夜长梦多。”陈渊提议道。

    私心里,陈渊也希望云锦身边能有个知冷暖的人,但是这些年云锦从未对男女之情有过任何意愿,陈渊只能干着。现在他终于看到云锦的目光停留在谢卿身上,世子能与自己喜欢的女子在一起,这不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吗?

    云锦摇了摇头:“你错了,她不愿意。若是赐婚圣旨摆在她面前,她恐怕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我,要我取消这门婚事。”

    谢卿是什么样的性子,云锦清楚,她聪明灵慧、性情坚韧,而且她很执着。她要做的某件事,挡她者死!

    她既然说了他们不是一路人,那就摆明了是拒绝。

    陈渊诧异:“谢姑娘不会对世子如此绝情吧?”

    “绝情?”云锦苦笑道,“断情绝爱,这是她想要的。”

    那夜,他向她表明心迹,然而得到的回应确实她无情的拒绝。但是他看见她眼里的挣扎,她拼命地将自己推开,实际上是根本就不想动情。

    “不过没关系,她以后会愿意的。”云锦同样也是个执着的人,这个唯一让他动心的女人,他怎么可能放过呢。

    卿卿,等着我……

    御书房

    常太医朝永庆帝行礼:“微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永庆帝眼眸微抬:“起来吧。朕问你,云世子他可否能有子嗣?”

    太后宫中有永庆帝的眼线!

    太后与云锦谈及婚姻大事,从未与外人说过,就连那道空白的赐婚圣旨也是太后私下里给云锦的,没有告诉过其他人,而永庆帝却现在就已经知道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寿康宫有永庆帝的人。

    帝王疑心重,除了自己恐怕谁都不能信任,在自己的母后宫殿里安排眼线,这倒也不奇怪。常太医是见惯了,横竖这是皇家的事情,与他无关。

    常太医正色道:“云世子的病倒是不会影响子嗣孕育,但是他的病是从小就带着的,恐怕子嗣也会难免会受影响。”

    云锦的病会传染到儿女身上。

    永庆帝不由得放缓了语气:“你确定?云世子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难道就没有办法治愈吗?就连他的子嗣也不行?”

    常太医思忖片刻,答道:“再怎么调养,云世子的身体也不能康复,顶多是让他少受些罪,而子嗣,即使是母亲身体康健,生下来也会体弱多病的,即便是想治愈,没个十年八载是绝无可能的。”

    意思是云锦是死定了,而他的孩子,治愈的可能性也非常小,而且还需要时间。

    永庆帝唇角轻勾,好极了。云锦只有几年的寿命了,那就让他后继有人,但是他的孩子也会同他一样,羸弱不堪,即使能治愈,那也要十年八年了。试想一个没有父亲之称的幼儿,要平安长到十几岁,该是何等艰难啊,只怕他的病治好了,镇南王府也早就衰落了。

    常太医低着头,没敢抬头。虽然他已经感觉到了永庆帝似乎对这个消息很满意。

    “常太医,你这些日子日日都要去寿康宫为云世子把脉,云世子的身体朕就交给你了。”永庆帝吩咐道。

    “微臣遵旨。”常太医点头应下。

    永庆帝又想起常太医又去了长乐宫,问道:“德妃身体可有大碍?”

    德妃历来身体倒是不错,怎么今日一而再再而三地晕倒呢?

    常太医迟疑片刻,他脑海中突然想起谢卿的话。

    “回陛下,德妃娘娘并无大碍,只是动怒伤了肝火,好生调养一番就好。”

    永庆帝将手中的折子一扔,淡声道:“高喜,以后让下面的人都规矩点,被成天嚼舌根子。”

    高公公笑着说道:“请陛下放心,奴才这就去办。”

    今日永庆帝正忙着政事呢,就有小太监前来禀告说叶德妃又晕倒了,永庆帝正心虚着呢,难道德妃还在为了他临幸淑妃的事情怄气呢,但是政事繁忙,他是在走不开身,这才叫了常太医前来问话。

    结果却是叶德妃并无大碍,永宁帝顿时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害他白担心一场.

    常太医眼眸微闪,他似乎是被谢卿给利用了吧。

    “常太医,你退下吧,你每日都去给云世子诊脉,如有异常立刻来报。”永宁帝眼眸微深。

    “臣遵旨。”

    ……

    长乐宫

    赵天麟听闻叶德妃又晕了,急急忙忙赶过来看望自己的母妃。敲好遇到谢卿给叶德妃喂药。

    “你走开,本宫不要你喂。”叶德妃别过脸去,坚决不喝药。

    谢卿拿起勺子在碗里搅了搅,黑乎乎的药汁散发出浓烈的药味儿。旁边的含露皱了皱眉,这药味儿也太浓烈了吧。

    “谢姑娘,这伺候娘娘用药的活还是奴婢来吧,奴婢平日里伺候娘娘习惯了。”含露陪笑着说道,同时伸手就要去拿碗。

    “这怎么行呢?”谢卿微微侧身,完美地避开了含露的手,笑着说道,“含露姑娘,这可是陛下的旨意,谢卿可不想抗旨不遵,您说是不是,德妃娘娘?”

    叶德妃气的肚子疼,这个谢卿是不是天生就克她的,“你少拿陛下来压本宫,本宫不需要你伺候。”

    看着黑乎乎的药汁,叶德妃就觉得作呕,“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下毒?你个贱人,你给本宫滚!”

    谢卿也不恼,莞尔一笑,道:“娘娘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药可是谢卿熬的,全程没有第二个人接手,要是娘娘真的中毒了,那谢卿头一个活不了,谢卿有那么傻么?”

    在药里下毒,这样的把戏也太容易看穿了。谢卿可没打算要毒死叶德妃,她要做的是让叶德妃一点一点失去所有,赵王一脉踩着她李家的血肉上位,那她就让他们从云端跌落谷底,死也太便宜他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