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87章 背后阴你
    “有劳章太医跑一趟了,娘娘病重,还请章太医先给娘娘诊脉吧。”正巧谢卿走过来,朝章太医屈膝一拜。

    此时赵天麟也顾不上是哪个太医了,德妃眼看着脸色白的像雪似的,他心中着实着急,连忙将章太医拉进去:“章太医,赶快给母妃诊脉。”

    可怜章太医年纪一大把了,急急忙忙跑过来,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就要赶紧为德妃诊脉。

    章太医也是太医院的老人了,医术也是顶好的,还没把脉,先看了看德妃的神色,还有常太医昨日为德妃诊了两次脉的脉案,立马心里有底儿了,德妃这就是不吃药病情恶化了,也没什么大碍,只是看着吓人罢了。

    一诊脉,果然如他猜想的那般。德妃没什么大碍,只要按时就好了。

    “母妃怎么样了?”赵天麟急切地问道。

    谢卿在一旁劝道:“王爷,章太医还在诊脉呢,您就别催了,不然会扰乱太医的思绪的。”

    赵天麟满肚子的火气,指着谢卿的鼻子骂道:“本王容许你说话了吗?还不都是你,若不是你气母妃,母妃能病重吗?本王告诉你,若是母妃有什么时,本王绝不轻饶你!”

    章太医连忙收了手,朝赵天麟拱手行礼道:“王爷,娘娘没有大碍,只需按时吃药即可。”

    章太医对谢卿颇有好感,他担心德妃病情,匆匆忙忙赶过来,一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赵天麟埋汰他,倒是谢卿彬彬有礼,与赵天麟形成鲜明对比。所以眼见着谢卿被赵天麟骂了,他忍不住出声。

    赵天麟狐疑地看着章太医:“母妃脸色这么差,真的无碍?章太医你可要诊断清楚啊。”

    言语中充满了浓浓的质疑,章太医当即脸色一变,行医的人安身立命就靠着这一身的医术,最忌讳被人质疑他医术不行,若是大病也就罢了,偏生就是个小毛病,哪怕是街边药房的大夫都能治的病,还遭人质疑。

    章太医忍着心中的怒火,道:“下官行医快四十年,不敢出错,王爷您若是实在不信大可以召其他太医来看。”

    心中不禁埋怨,这赵王和德妃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就什么大碍,使唤太医倒是挺勤的,还质疑人家的医术,虽然他们是主子,但是太医也是人啊。

    谢卿适时地说道:“章太医,王爷的意思是昨日娘娘还没有这样严重,今日病情突然加重,不知道这会不会有什么大毛病。”

    章太医见询问的人是谢卿,他也就稍微放缓了语气,解释道:“娘娘原本就气急攻心,导致中气不足,按理说只要娘娘按时服药就不会有问题的。今日娘娘虽然看起来病情加重了,但到底没什么大碍,只要按时服药就没事了。”

    “我想起来了,原本我是要伺候娘娘用药的,但是娘娘嫌药苦,不肯用药,后来我就走了,难道后来王爷您没有给德妃娘娘用药吗?”谢卿诧异地说道。

    章太医答道:“若娘娘昨日确实没有服药的话,却有可能成今日这般病情加重。”

    搞了半天,原来是赵王没有给德妃喂药啊,章太医心中有些不满,都是这对母子自己作的,还把太医院来回折腾。真不知道是不是赵王母子故意的,看他们太医院不顺眼,觉得他们太闲了吗?

    赵天麟当下也没了言语,昨日确实德妃没有服药。

    面上有些讪讪的,这时方才朝章太医温声说道:“还就有劳章太医来一趟了,含露,去将昨日常太医开的药方拿给章太医看看,看是否还能继续用,如果不能,就请章太医再重新开药方。”

    章太医摆了摆手,道:“不必了,常太医的药方在太医院都是有脉案的,下官看过,仍然可以服用,常太医的医术是不用怀疑的。”

    即便赵天麟是赵王,是皇子,身份尊贵,但是章太医到底心中意难平,忍不住暗暗讽刺几句。

    赵天麟自然听的出来,当下目露不悦,态度立马冷淡了几分:“那就有劳章太医了,含露,送章太医出去。”

    倒是谢卿接过话去:“王爷,不如臣女去送章太医吧,顺便去煎药。”

    赵天麟眼下正不想看到谢卿呢,直接就点头同意了。

    章太医还不愿意来这个地方呢,这个德妃和赵王真难伺候,行了礼就直接提了药箱离开了。

    两人刚走出长乐宫,谢卿朝章太医致歉:“章太医,对不起,王爷是恼怒我,结果害您受辱了。”

    章太医朝谢卿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姑娘你不必道歉,这不关你的事,咱们都是明理之人。”

    谢卿的态度不知道比赵天麟好上多少倍,章太医也是个知书明理之人,又怎么会怪谢卿呢。

    “姑娘你不是长乐宫的宫女吧?看你的穿着倒像是哪家的小姐啊。”章太医上下打量着谢卿。

    虽然谢卿穿着没有那么华丽,一袭水碧色烟水裙,素雅清心,但是也料子也是上好的锦缎,并非是宫女能穿得起的。

    谢卿嫣然一笑,道:“我叫谢卿,是奉陛下之命来为德妃娘娘侍疾的。”

    章太医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就是谢卿谢小姐啊,老夫还当是哪家的丫头呢。谢小姐,你是不知道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

    章太医想起各种传闻,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当真是个坑死人不偿命的丫头,叶家小姐仗着和德妃赵王是亲戚,在外时常都是一口一个德妃是我姑姑,赵王是我的表哥,很多姑娘都看不上叶蓁蓁,而这些姑娘们的话当然时不时就会落入家中长辈耳中,像章太医这样的,也看不惯叶蓁蓁,谢卿教训叶蓁蓁那是叶蓁蓁活该。

    谢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没想到我还这般有名啊。”

    “那可不是嘛,谢小姐,你的壮举,我家的孙女儿可是时常挂在嘴边的。”章太医笑着说道。

    谢卿笑道:“章太医您不觉得谢卿是个可招人恨的人吗?”招谁恨就不言而喻了。

    章太医对赵天麟的印象差到极点,见四下无人,没好气地说道:“谢姑娘你又没做错什么,只要问心无愧,管别人怎么想呢。”

    “多谢章太医能理解谢卿。”谢卿恭敬地朝章太医行了一礼。

    “哎哟,这可使不得。”章太医连忙想要扶起她,但是又想到人家还是个十几岁的姑娘,虽说自己年纪足以当她爷爷了,但是该回避还是要回避,只能虚扶一把。

    “谢姑娘啊,你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章太医不由得夸赞道。谢卿到底是谢淑妃的侄女儿,是世家贵女,但是却丝毫没有一点架子,可比赵天麟这个自小接受皇家教导的人好多了。

    “不像某个人……”章太医顾忌赵天麟身份,没敢将名字说出来。

    谢卿解释道:“章太医,说起来也是怪谢卿,原本谢卿就是去长乐宫侍疾的,结果却没能伺候娘娘喝药,还累得娘娘病情加重了,都是谢卿的错。”

    谢卿委屈地低下了头去,而她低头的瞬间眼眸中闪过一抹明黄色。

    章太医见人家一个小姑娘这般委屈,忍不住劝道:“谢姑娘,你别自责,不是你的错,说到底还是德妃娘娘自己不吃药,怎么会是你的错呢。良药苦口,不能因为药苦就不吃啊。”

    谢卿委屈地说道:“那德妃娘娘她真的没有大碍吗?当然,我不是质疑章太医您的医术,就是想再问一遍,看德妃娘娘的脸色却是不好呢。”

    赵天麟一再问章太医德妃是不是没有大碍,实际上也是因为心中焦急,所以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但是他说话的方式不对,让章太医很是屈辱,是赵天麟在质疑他的医术。

    “谢姑娘,你放心,德妃娘娘真的没有事。”章太医一再保证。心道德妃母子还真是折腾人,看把这小姑娘给急的。

    “也不知道德妃娘娘和赵王是怎么回事,从昨天到现在,太医院的人都跑了好几趟了,但是德妃娘娘确实没有大事,真是瞎折腾。”章太医忍不住抱怨一句。他也就是仗着这么没有其他人,和谢卿偷偷抱怨一句。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话完完整整地落入了永庆帝耳中。

    永庆帝昨夜歇在谢淑妃处,今儿刚起,就见长乐宫的宫人来报说是德妃病重,好像是要死了似的,他心中担心,急急忙忙与淑妃就赶过来了,正好听到谢卿和章太医的谈话。

    待章太医和谢卿走过去只有,永庆帝和谢淑妃方才从旁边的树后走出来。

    永庆帝的脸色微沉,昨日长乐宫的宫人也是一副德妃就要死了的表情,结果呢,德妃什么事儿也没有。他才刚起,都还未用过早膳,就又被告知德妃病重,请他过去看看,然而还没走到呢,就听见人说德妃一点事儿都没有。

    谢淑妃见永庆帝脸色,就知道他肯定是恼了德妃,她当然要加把火了。

    “陛下,走吧,德妃妹妹恐怕正盼着陛下呢。”言下之意,这就是德妃的苦肉计,为了引永庆帝前去的。

    永庆帝没好气地说道:“不用去了,朕还有折子要批,朕先回御书房了,淑妃你要是累了也回宫去吧,不用去看德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