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98章 云家往事
    小弯笑眯眯地说道:“小姐,奴婢明白的,小姐您这么聪明,您一定能治好云世子的。”

    只有治好了云世子,小姐和世子才有以后嘛。小弯虽然觉得云锦不错,但是前提是云锦的身体要康复,不然若真是依照传闻,活不过二十五岁,那小姐即便是与他修成正果,岂不是也要守大半辈子的寡,这可不行。

    谢卿一看小弯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正色道:“他对我有恩,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报恩,别无其他,你可别想多了。”

    治好云锦是她第一次为云锦把脉,就下的决定。一来云锦帮她收尸,是大恩,二来他所中的毒是天下其毒,对她来说这也是个挑战。谢卿虽然最擅长的不是医术,但是暗地里对医术确实颇为感兴趣,只是从前她是丞相之女,一言一行都是贵女典范,医术自己偶尔研究研究也就罢了,并不放在台面上。眼下有这样的好机会,她也不想放过。

    小弯一副我才不信的眼神,笑着说道:“小姐您可别骗奴婢了,您看云世子的眼神都和看常人不一样好吧。”

    不等谢卿说什么,小弯就咧嘴笑道:“小姐,奴婢知道您是害羞了,您放心,奴婢绝对不会乱说的,奴婢可不是灵芝那个大嘴巴,奴婢绝对会为您守口如瓶的。”

    谢卿是大家闺秀嘛,怎么能成天将情爱挂在嘴边呢。小弯表示,她很理解,所以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小弯这真诚的眼神,让谢卿很是无奈,抚了抚额,罢了,随便她怎么想吧。小弯的嘴巴倒是挺紧的,不会乱说话,这样也就够了。

    她和云锦是不可能的,现在小弯不明白,等以后她自然就会明白了,眼下她还是不做解释了,越描越黑……

    夜色已浓

    谢卿换了小弯的衣服,悄悄去了寿康宫。

    “母后,世子的病有太医照料,您就别担心了,好好保重凤体才是。”

    是永庆帝的声音,谢卿忍不住有些吃惊,都这么晚了,太后与永庆帝居然还没休息,看样子是刚从云锦处走出来。

    太后轻叹道:“锦儿这孩子命怎么这么苦啊,父母相继去世,自己又疾病缠身,哀家现在还记得岚儿临死的时候,拉着哀家的手,说让哀家多多照拂他,难道要哀家食言不成嘛。”

    “母后,这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是人都逃不过,岚儿妹妹泉下有知,会体谅您的。”永庆帝劝道。

    岚儿?谢卿眉头微皱,这个岚儿是谁啊?脑海中迅速地搜索了一番,恍然大悟,云锦的母妃许心岚是杜太后的远房侄女儿,想必说的就是她吧。

    看太后这悲恸的神情,看来她对云锦倒是有几分真感情的。

    “皇儿,哀家有一事要和你说。锦儿的病哀家没有办法,只能命太医好好医治,但是镇南王府不能绝后。”

    谢卿的眼眸微动,是啊,云锦是镇南王府唯一的男子,若是他能有子嗣传承也好啊。

    永庆帝点了点头:“朕明白母后的意思,太医说世子活不过二十五岁,眼看着就只有几年的时间了,他如今也是时候该成婚了。”

    太后见永庆帝也赞同,继续说道:“哀家正是这个意思,但是锦儿他……”

    只见太后顿了顿,方才说说道:“皇儿你是皇帝,云家一门忠烈,你看哪家的姑娘适合锦儿?”

    谢卿眉头微皱,太后这语气怎么听着有些奇怪呢?

    永庆帝眉头微皱,道:“母后您心中可是有了人选了?”

    他可是记得太后给了云锦一道密旨的事情,婚事自己做主,可是如今太后却问他的意思,难不成是另有想法?永庆帝也不说破。

    “锦儿从哀家这里要了一份赐婚圣旨,但是这圣旨上却是空白的,他说世子妃要他自己来选。”太后叹了口气,道,“这些孩子都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哀家若是干涉多了,他们又不乐意。”

    太后的语气中有些怨念。

    永庆帝笑着说道:“只要是这些孩子们喜欢的,咱们又何必固执呢?母后您可是给世子下了圣旨的,您可不能让朕来做这个坏人的。”

    太后扫了永庆帝一眼,道:“哀家哪里是让你做坏人,哀家的意思是锦儿莫不是不想成亲,故意要个圣旨诓哀家的。哀家的意思是锦儿他父母去的早,府上的侧妃哀家信不过,可不能让她对锦儿的婚事指手画脚,这事儿皇帝你作为长辈,可得为他多操分心。”

    永庆帝眼眸微凝,语气稍微有些严肃:“既然母后都这么说了,他又是岚儿妹妹的孩子,朕就为他留意几分。只是镇南王府的门第高,云家的那个姑娘又是麟儿未来的王妃,镇南王府的世子妃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太后皱了皱眉,道:“不过是个侧妃生的庶女,锦儿难不成还需要她来提升身份吗?”

    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不悦,谢卿眉梢微挑,这倒是意外的惊喜,太后不喜欢云芷絮,更不喜欢云芷絮的生母。

    “母后,到底是往事了,您又何必一直记在心里,还迁怒于下一辈呢?”永庆帝劝说道。

    “岚儿还没过世,许心巧就忙着爬上姐夫的床,这样的人能生出什么好货色来!”太后的语气有些激动,“要不是她做了下作的事情,岚儿何至于会难产,锦儿又怎么会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呢!哀家都怀疑岚儿的死都是那个贱人做的!”

    永庆帝脸色一僵,连忙劝道:“母后,您别激动。朕也派人查过,确实不是许心巧的,您就别疑心了,岚儿妹妹也去世这么多年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世子。不如趁他人还在宫中,等他身体好一些了,就办个宫宴,将京中的小姐都叫过来,当众为他挑一个,只要他点头,那朕就下旨赐婚,母后您看怎么样?”

    提到云锦的婚事,太后的脸色才稍微露出点笑容来,点头笑道:“嗯,这样也好。虽说锦儿可以自己做选择,但是平日里他到底没见过多少姑娘。不过,皇儿,这宫宴上来的姑娘都必须是嫡女,那些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就不做考虑了。”

    永庆帝点了点头,太后向来不喜欢庶出,他倒也明白。

    “母后,天色也不早了,您也快去休息吧,宫宴的事情,等锦儿身体好一些再来商议吧。”

    太后点头应下,扶着嬷嬷的手就离开了……

    谢卿也悄悄去了云锦的房中。

    “世子,您感觉怎么样?”陈渊关切地问道。

    云锦摇了摇头,“本世子无事,太后和陛下可都走了?”

    陈渊点头答道:“走了。”咬了咬牙,忍不住说道:“世子,您早些休息吧,宫规森严,谢姑娘她或许不会来的。”

    云锦眉头微皱:“不,她会来的,依她的聪明,来见我并不是难事。”

    “她说过她会治好我的病的。”云锦的眼眸微深,脑子里都是谢卿的模样。

    “世子,要不是谢姑娘,您也不会病情加重。”陈渊都为自家世子委屈,将一颗真心奉送到谢卿面前,然而得到的却是拒绝,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

    话说到这儿,陈渊又忍不住劝道:“世子,世间的女子何其多,漂亮的,聪明的,都有数不胜数的人,您又如何非要那谢卿呢?”

    云锦淡淡一笑:“陈渊,你不懂。世间女子千千万万,却只有一个她。”

    只有一个谢卿能让他心动,他冰封的心只为她跳动。

    旁的女子,漂亮又如何,聪明又如何,在他眼中都不及她。

    她的一颦一笑都是美丽的,连她的皱眉都让他心动,恨不得拥她入怀。

    “世子,属下懂,谢姑娘聪明伶俐,又是个极有主意的人,还能为您治病,她做您的世子妃,再合适不过了,只是她却再三拒绝您,说您与她不是一路人,您又如何执着呢?”陈渊苦口婆心地劝道。

    云锦浅浅一笑,道:“本世子不知道她在谋划什么,但是本世子做事向来随心,不会与她谋划的事情相冲突,她会答应的。”

    陈渊都不知道该说自家世子自信,还是乐观了,忍不住轻叹道:“怕是因为得不到的才最想要吧。”

    连陈渊都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让云锦忍不住嘴角微扬,“的确,得不到的总会觉得是最好的。”

    卿卿,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不是因为得不到,暂且得不到,而是你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

    他不知道的是,刚走过来的谢卿正好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心中顿时一震,得不到总会觉得是最好的,难道是在说她吗?

    谢卿只觉心头有些犯堵,原来他不是喜欢她啊,或者这份喜欢是因为她的拒绝?

    “来了。”云锦嘴角微扬,连忙起身去开门。

    一打开门,果然就见谢卿立在门外。

    “卿卿,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云锦拉着谢卿的手,走进屋中,顺便给了陈渊一个眼神,哪儿凉快哪儿呆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