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06章 弹琴,还是谈情
    临安公主原来也是在试探她啊。

    谢卿微微有些遗憾,到底是她把人想的太简单了,皇室的公主又哪里是单纯的。不过,谢卿倒是不见得有多惊讶,临安公主是皇后唯一的嫡出公主,地位越高越是谨慎。

    看着临安公主脸上脸上无比“真诚”的笑容,谢卿都不得不感慨,她的演技真不错。若不是今日之事,恐怕她都还不能肯定临安公主是做戏还是真的单纯。

    “可惜了,本公主来迟了,本想带你去上清晨的玫瑰园,你不知道吧,清晨天还未大亮的时候,吗,玫瑰花瓣上还沾着露水,香味更是沁人心脾,本公主爱极了这味道。”

    临安公主面上浮现出遗憾之色,“哎呀,真是的,又错过了。”

    谢卿垂眸轻笑道:“下次还有机会,公主不必遗憾。”

    临安公主无奈地说道:“但愿吧。”

    “哎,来都来了,不如去看看别的吧。”临安公主想了想,道,“碧音阁不远处就是碧湖,你来的时间不巧,荷花都谢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是可以去看看的。走吧,本公主带你去游湖。”

    谢卿点了点头,欣然前往。

    ……

    夏天已经过去,秋意见浓,碧湖里的荷花已经凋零的差不多了。碧湖原本是一片碧色,眼下依然呈现枯黄。

    “谢姑娘你要是早点来宫中就好了,荷花盛开的时候,这里很美的,现在都看不到什么景色了。”临安公主喟叹一声。

    “臣女倒是觉得虽然是枯荷也不错,诗文写到‘留的枯荷听雨声’。”

    谢卿看着满目枯萎的荷花,虽然已经衰败,但是心未死,来年还是可以卷土重来。就像她一样,明明已经死了,却可以从鬼门关爬回来。她想或许是她的怨气太重,报仇的怨念太强,连阎王爷都不收她吧。

    临安公主皱了皱眉:“枯荷怎么听雨声啊?”

    “雨水滴下,打在这枯荷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岂不是是雨声吗?”谢卿解释道。

    临安公主呵呵笑道:“这些文人还真是会玩啊。还有这样听雨声的,不过话说回来,本公主可不喜欢听雨声,还是喜欢听乐声。”

    突然,临安公主眼前一亮,“谢姑娘,不如我们来合奏一曲如何?以前好像也没见你参加宫宴,更没见你表演过什么才艺呢。”

    事实上,临安公主这并不是征求谢卿的意见,她刚说完,然后就叫宫女去准备琴了。谢卿不弹琴都不行。

    谢卿点头答道:“谢卿并不精通琴艺,还请公主见谅。”

    临安公主一直在试探她,从前看不出端倪倒还好说,但是从今日清晨邀约一事开始,谢卿料想这位公主殿下的算计恐怕还没有结束。

    “没关系,本公主正好也不精通琴艺。”临安公主笑着说道,“我们又不是歌姬,琴艺不需要太好。你看每次那些宫宴上表演的人,她们的琴艺就一定好吗?并不然,不过就是一首曲子反复地练,直到烂熟于心罢了。”

    谢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闺中女子琴棋书画都要学,世家大族的女子更要学会的是算计人心,管家理财,这才是重点。因而琴棋书画这样的东西涉猎要广,但是精通却不一定要做到,时间精力都有限,能有一项非常出彩,就已经足够了。

    听临安公主如此说法,谢卿更加确定了这位公主心中自有沟壑,只是平日里不曾表现出来罢了。

    “谢姑娘,你不是谢家的姑娘吗?你怎么好像从来没有参加过宫宴呢?本公主记得,好像只是有些宴会是不许庶女参加,但是嫡女一般都是可以参加的呀?怎么本公主从前从未见过你呢?”临安公主问道。

    谢卿眉梢微挑,答道:“臣女是忠勇侯府二房的嫡女,父亲早逝,虽然同是姓谢的,但是到底父亲生前也没有官职,身份低微,所以不便参加宫宴。”

    一般的世家女子,即便父亲没有官职,也不会明说,父亲没有官职,就说自己的祖父是谁谁谁,是什么官,一次来提升自己的身价。如谢卿这般直白地说自己身份低微的还真是少见。

    临安公主眼眸中瞬间闪过一丝诧异,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谢卿似笑非笑,她就不信临安公主实现不知道。即便临安公主真的是单纯,那还有陈皇后在呢,她必然会早早地将谢卿的身份来历查的清清楚楚,更何况临安公主还是个比陈皇后还要小心谨慎的人。

    “本公主听说世家大族里有很多理不清的矛盾,你是二房的女儿,而谢茹则是大房的女儿,谢茹会欺负你吗?”临安公主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天真可爱。

    谢卿轻轻一笑,道:“谢茹是臣女的大姐姐,她怎么会欺负臣女呢?”

    谢茹可是有名的老好人,端庄大气,谢家谁不说大小姐一句好,她当然不会欺负谢卿,要欺负也是指使人去做。又或者是谢卿太弱了,连谢茹都嫌欺负她没有意思吧。

    临安公主道:“啧啧啧,本公主才不信呢。”言语之中满满的嫌弃。

    谢卿垂眸不语,临安公主绕了这么大圈,难道就是想挑拨一下她和谢茹的关系吗?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谢卿好想对公主说,真的用不着,她和谢茹本来就没什么关系,谢茹的目标是做毅王妃,太子妃,甚至是以后的皇后,而她的目标是杀了赵天麟,杀了德妃,杀了云芷絮。

    虽然谢茹对她似乎是有敌意,要不然也不会将谢慧当枪使,来害她了。

    “从前谢茹总是待在谢淑妃身边,据说瑶华宫上下都夸谢茹端庄大气,温柔贤惠,但是本公主有一次却看到谢茹责罚宫人,那叫一个手法狠辣啊,大冬天的罚宫女去徒手采冰,你知道那宫女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吗?手指冻得溃烂,最后死了。”

    临安公主感叹道:“本公主还是头一回见到,还能因为手指冻烂了,然后导致丧命的,你说狠不狠?”

    谢卿眉头微皱:“这……这不会吧,大姐姐明日里很是温柔善良啊。”

    “本公主亲眼所见,那还有假,不幸你回头仔细地观察谢茹,看看本公主有没有骗你。”临安公主正色道。

    谢卿垂眸不语,谢茹要维持她温柔善良又大度的形象,当然不会在明面上为难谁,她只会背地里下手。

    临安公主好像是觉得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谢卿却不信,所以她一定要极力证明自己所说的话,疾声说道:“不是本公主吓唬你,从前都是谢茹陪伴在谢淑妃身边的,现在这个人换成了你,依谢茹小心眼儿的性子,她肯定会嫉妒你的,你小心些吧,别被谢茹算计了,还傻乎乎地赞扬人家好气度。”

    听着临安公主说话的语气,谢卿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她怎么看都不像是傻乎乎的啊。谢茹因为嫉妒,早就算计过她了好吗?

    正说着,雀儿就端着琴过来了,朝临安公主行礼说道:“公主,琴取来了。”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朝谢卿笑着说道:“本公主可不轻易和人合奏,谢姑娘你可不要让本公主失望哦。”

    末了又加了一句:“你若是跟不上节奏,本公主会让你的。”

    谢卿微微一笑,“多谢公主。”

    临安公主指尖拨动,琴声缓缓流出。

    谢卿眉梢微扬,看临安公主这起手的姿态,手法娴熟是肯定的。最令谢卿惊讶的是,临安公主弹的曲子居然是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临安公主这是在暗示什么?眼下临安公主即将及笄,选驸马一事很快就会被提上日程。

    谢卿唇角轻勾,同时双手放于琴弦之上,然后琴音倾泻而出,正好与临安公主的琴音相合。

    凤求凰,求爱之曲。

    一曲终了,两人手下的动作均停了下来。

    “公主,您的琴音倒是意味深长啊。”谢卿唇角微扬。凤求凰原本就是求爱之曲,再加上临安公主刻意表现出来的女子面对情爱的羞涩,其中意味显然就是给谢卿听的。

    临安公主眉目微低,羞涩一笑,道:“谢姑娘觉得本公主弹琴如何?”

    弹琴,还是谈情。

    正说着,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柳妃扶着腰,缓缓走过来,娇声笑道:“原来是公主和谢姑娘在弹琴啊?本宫听到琴声悦耳,忍不住过来看看,没打扰到你们吧?”

    谢卿起身,朝柳妃屈膝行礼:“臣女见过柳妃娘娘。”

    柳妃摆了摆手:“谢姑娘不必多礼。”

    临安公主淡淡一笑:“柳妃你今日倒是难得出来。”

    宫里的孩子不好养,更不好生,柳妃自从怀孕后,除了那次封妃宴,请了宫里的妃嫔去自己宫里坐坐,平日里几乎不出门,免得糟了祸事。

    柳妃面色微僵,随即笑着说道:“本宫自从怀孕后,身子总是犯困,见今儿天气好,就想着出来走走,活动活动。倒是赶巧听见公主弹琴,这还真是本宫的荣幸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