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11章 臣女宁死
    谋害龙胎是诛九族的罪名,若是谢卿一旦做事谋害柳妃腹中的皇子,那么整个谢家就要被满门抄斩了,谢家倒了,谁最得意,当然就是赵王和德妃了。谢淑妃最大的依仗就是谢家,谢家没了,谢淑妃再难与赵王一脉抗衡了。

    永庆帝脸色阴沉,女子间的勾心斗角,只要做的不太过分,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云芷絮现在尚且还没加入皇室呢,就想着怎么帮着赵王谋划皇位了,日此心机,难不成日后还要牝鸡司晨不成!

    云芷絮眼中含着泪珠,看向临安公主:“公主,臣女知道您和谢姑娘关系好,可是您也不能诬陷臣女啊,若是哥哥听到了,肯定会狠狠地责罚臣女的。”

    谢卿冷冷一笑,云芷絮这么快就拿出自己的身份说事了。她是镇南王府的小姐,云锦世子的亲妹妹,云锦在太后和永庆帝心中是何地位不言而喻。

    临安公主嘟了嘟嘴:“你说什么呢!你这是说本公主徇私了?”

    “父皇,您听听,到底是谁诬陷了,她这分明就是在指责儿臣的不是,父皇,您要给儿臣做主啊,呜呜呜……”

    临安公主飞快地跑上前去,拽着永庆帝的胳膊,眼睛红红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呜呜哭起来。

    陈皇后脸色也不好看,纵然临安公主说了句对云芷絮不利的话,但是说了就说了,临安公主可是嫡出的公主,说她一句怎么了,她还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给谁看呢!

    “媛儿,你是公主,要大度,怎么能失了公主的仪态呢,还不放开你父皇!”陈皇后看着是责备临安公主,实际上却是再暗骂云芷絮。她不过是镇南王府的一个庶女,居然敢质疑公主。

    “儿臣不!”临安公主拽的更紧了,朝永庆帝哭诉道,“父皇,儿臣不过就是嘀咕了一句,她就说儿臣徇私,儿臣哪里有徇私啊,儿臣在宫里没有玩伴,谢姑娘是个好玩的人,儿臣就与她玩到一块儿去了。可是儿臣时时刻刻都记得母后的教导,儿臣是嫡公主,要大度,要端庄,她凭什么指责儿臣啊!儿臣不依!”

    临安公主最看不上这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怎么梨花带雨,惹人怜爱啊?

    永庆帝对于这个嫡出的小公主还是多有疼爱的,这个女儿像个天真的孩子,又没什么算计,说话也直爽,很是讨喜,眼下见她哭的这般伤心,心下也恼了云芷絮。

    轻轻拍了拍临安公主的肩膀,笑着说道:“朕的媛儿自然是大度又端庄的,云芷絮,看在锦儿的份上,朕不重罚,抄女戒十篇。”

    云芷絮咬着嘴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被永庆帝责罚了,这让她颜面何存啊。

    陈皇后淡淡地提醒道:“云小姐,你还不谢恩。”

    “臣女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云芷絮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得罪这个小公主了。

    她以为陈皇后不得宠,谁想临安公主居然这般得陛下宠爱。

    临安公主这才放开永庆帝,朝永庆帝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儿臣多谢父皇,父皇最好了。”

    谢卿唇角轻扬,临安公主看似行为像个小孩子一般,但是实际上分寸把握的极好,只会让人觉得她是娇憨可爱,却丝毫不会让人感觉她很任性。最重要的嘴巴甜,那句父皇最好了,很明显,永庆帝很是受用。

    “媛儿,别闹你父皇了,到母后这儿来。”陈皇后温声说道。

    临安公主却笑眯眯地坐在永庆帝旁边,“可是儿臣站累了,想挨着父皇坐。”

    今日正好借着云芷絮,她要告诉后宫中人,她才是宫中最得宠的公主。云芷絮居然敢指责她的不是,还不就是认为她和陈皇后都不得宠吗?现在,她就让人看看永庆帝到底宠不宠爱她们。

    果然,永庆帝摸了摸自己的女儿的头发,他更看重皇子,所以对公主有所忽略,不过现在看来临安公主很可爱,果然人家都说女儿是小棉袄。

    “好,媛儿坐在朕旁边。”永庆帝笑着说道。在天真无邪的公主面前,他做个慈父也不错。

    底下跪着的云芷絮面色就不好看了,没想到永庆帝对临安公主这般宠爱。

    “带她们去检查,章太医,查仔细了,朕一定要知道是谁下的手,敢谋害龙胎!”永庆帝吩咐道。

    谢卿等人都被带下去搜身检查了。

    不多时,只见宫女将搜出来的药瓶等物端了出来。章太医挨个儿检查了,知道看到一个药瓶,打开一闻,脸色微变。

    “这是谁的东西?”永庆帝问道。

    谢卿答道:“回陛下,是臣女的。”

    云芷絮唇角勾起,哈哈谢卿,这回看你还有什么说辞。

    永庆帝眉头皱起:“章太医,这里面的东西可有什么不妥?”

    章太医放下手中的瓶子,答道:“陛下,这里面装的是上好的疗伤灵药,可以用来止血的。”

    云芷絮面色一变,不可能啊?

    云芷絮朝谢卿看去,难道谢卿早有防备?

    这一看不要紧,正好看见谢卿与自己的丫鬟小弯交换了个眼神。

    “陛下,谢姑娘虽然是硬检查过了,但是她的丫鬟小弯却没有检查过。”云芷絮料定谢卿发觉不对,所以偷偷将东西放在了小弯身上。

    对,一定是这样的,云芷絮不甘心,今日好不容易给谢卿设了一个局,她不甘心让她就这么破了这个局,毫发无伤,而她这个设局者居然被责罚了。

    “陛下,从柳妃娘娘出事到现在,这期间谢姑娘的丫鬟可是紧跟在她身边的,既然谢姑娘都搜了,这个丫鬟也不能排除在外。”云芷絮正色说道,她自信她所说的话有理有据,并无不妥。

    永庆帝还没发话,却听谢卿一声冷呵:“不行!查我可以,查我的丫鬟,万万不行!”

    “谢姑娘,你都搜了,凭什么不能搜你的丫鬟,还是说你心里有鬼!”云芷絮扬声说道。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是啊,主子都搜身了,为什么丫鬟不能搜身。

    谢卿朝永庆帝跪下,面不改色地说道:“陛下,臣女接触过柳妃娘娘,所以臣女甘愿搜身接受检查,以证明臣女没有谋害柳妃娘娘,但是臣女的丫鬟小弯自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柳妃娘娘,还请陛下明鉴。”

    云芷絮冷笑道:“谢姑娘,小弯是没有接触过柳妃娘娘,但是也不能排除是你给柳妃娘娘下了药,然后将大家不注意将药放在小弯身上的呢?”

    谢卿冷哼道:“那照你这么说,小弯还接触过公主呢,那是不是公主也要被搜身?”

    临安公主?这个小祖宗,云芷絮可得罪不起。

    “区区一个丫鬟怎么能与临安公主相提并论呢!谢卿,你不要转移话题!”

    听了云芷絮的话,谢卿突然扬声笑道:“云小姐,你说来说去就是想将柳妃娘娘流红的罪名扣在我头上,我告诉你,小弯是的我心腹丫鬟,她的一言一行都是听命于我,我们做凶手的,都是将东西藏在自己身上,可不会放在一个丫鬟身上,你要搜我可以,搜我的丫鬟确实万万不能!”

    章太医之前给德妃诊脉的时候,对谢卿就颇有好感,当下劝住她:“谢姑娘,你可不要与她置气啊。只是搜查一番,横竖你自己也搜查了,也不在乎多一个人了。”

    谢卿摇了摇头,道:“章太医,您不用劝我了,我自认和云芷絮没有仇怨,可是今日是她揪着我不放,像条疯狗似的,我忍让了她很多次了,可是她还是不肯罢休,那我也不肯松手!”

    “小弯,过来。”小弯依言走了过去,谢卿紧紧地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小弯,你们随时主仆,但是你可不是签了卖身契的人,你不过是为了报恩,所以留在我身边伺候我的,我不会让人羞辱你的!”

    众人随即明了,合着谢卿的这个丫鬟其实为了报恩所以才来伺候她的,那小弯其实是良民,并非贱奴了。

    不过这位谢姑娘如此维护自己的丫鬟,这性情还真不一般呐。

    然而落在云芷絮眼中,就觉得谢卿是故意为之,她紧紧的拉着小弯,那是因为她在紧张,东西一定就在小弯身上。

    “谢姑娘,不过就是让小弯搜身而已,你何必这般紧张,莫不是心虚了?”云芷絮心头都快笑开了花了。谢卿,这一次,你死定了!

    谢卿跪在地上,背挺得直直的,倔强不屈:“谢卿问心无愧,用不着心虚。”

    章太医低声劝道:“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犟呢?陛下面前,不可如此。”

    谢卿紧紧的抿着唇,不说话,但是那意思很明显,她绝不会让人搜小弯的身。

    云芷絮还在一旁添油加醋:“陛下,谢卿这分明就是心虚,还请陛下明察秋毫。”

    永庆帝定定地看着谢卿,道:“你当真不让搜你这个丫鬟的身?”

    “对。”谢卿斩钉截铁地答道,“臣女宁死也不能让人羞辱小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