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16章 恨之入骨
    说完,谢卿微微有些愣神,自从上次他们不欢而散之后,她以为他们之间就只剩下她为他治病的关系了,此外就是陌路人。只是现在回想起来,他们方才说话的口吻,分明就如同亲昵的朋友一般。

    看着云锦脸色的笑容,谢卿忽然有些紧张。

    “卿卿,说完了就该听我说了吧。”云锦温声说道。

    谢卿心中咯噔一跳,回道:“如果你是想说那件事,那就还是算了吧。”

    哪件事?还不是他喜欢她这件事。

    云锦眼眸微暗。他从来没有想过情路会如此坎坷,哪怕他自出生后就体弱多病,还要凭着病弱之躯,支撑着整个镇南王府,他也从来没有觉得人生这般难过。

    谢卿将云锦的神情收入眼底,只觉心头一痛,听到自己在乎的人说他喜欢她,这明明该是件高兴的事情,可是她却直言拒绝了,不留一点回旋的余地,将他的情意抛之脑后,她明明难受却还要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何其痛也。

    “世子,我知道我不该再说刺激你的话。”谢卿有些愧疚,正是他病发的时候,甚至于他此次发病都有可能和她有关系,可是她还要说伤他的话。

    可是她不得不说,她必须要让他牢牢的记住,他们之间不可能。

    “世子,真的,为了以后你不痛苦,断了这份心思吧。”饶是谢卿伶牙俐齿,她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语气才是最委婉的语气。

    她甚至不敢说什么如果有来世之类的话,因为这样的话只会让云锦心中还有期许。来世的事情来世再说吧,过了那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前尘往事就通通忘却了,来生会不会相遇都是未知,那又何必呢。

    她依旧这般干脆利落的拒绝,甚至都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抢先要堵了他的嘴。

    云锦唇角依旧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一袭白衣,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整个人清雅如梨花,生生让人生出怜惜来,谢卿也不例外,她紧紧地咬着唇角,这一刻她很想哭,但是又倔强地告诉自己不要哭。眼泪会让他生出幻想来,或许她从前就不该招惹他。

    “卿卿,我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毫不留情地拒绝我了,是因为絮儿对不对?”

    谢卿目光一凝,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其实谢卿是个理智的人,她其实是可以收敛自己的情绪的,但是她没有,因为她知道云锦是个执着的人,既然他已经猜到了,那她就证实他的猜想。

    云锦轻叹一口气:“絮儿虽然和我不是同母所生,但是她总归是我的亲妹妹,所以你一直拒绝我,就是不希望日后我夹在你和她之间,两头为难,是不是?”

    谢卿没有说话,她默认了。

    “昨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些年我没有对她多加关注,因而她的心性我并不十分清楚,我身为兄长,却没有管教好她,差点害了你,我必须要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云锦的目光里写满了愧疚,她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这一点她毫不怀疑。

    谢卿摇了摇头:“这与你无关,你不用道歉,而且我不是没事嘛,真正有事的人是她。”

    谢卿一向是恩怨分明之人,即便是她重生后,决心报仇的那一刻,她恨透了云芷絮,但是也没有想过恨上云锦,除非李家的灭门也有云锦的手笔。相反,她知道云锦不止没有害李家,而且还出手相帮,虽然没能救出他们的性命,但是还为他们收尸,保全他们最后一份尊严,谢卿是打心底感激云锦的。

    “我会阻止絮儿和赵王的婚事。”云锦正色说道。

    谢卿眉梢微挑:“世子你的意思是让我留她一命?”

    她猜想云锦大概是觉得她和赵王德妃有仇怨,而只要云芷絮不嫁给赵王,那她是不是可以留云芷絮一命。

    云锦摇头,正色道:“不,她做错了事,就该承受应有的后果,我只是希望你给她一个机会,我不会让她嫁给赵王,你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呵呵……”谢卿忍不住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云锦眉头微皱,看着谢卿脸上的冷笑,他突然心头一跳,不会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吧。

    谢卿止住了笑容,方才说道:“云世子,你对我有恩,看在你的份上,我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也是应该的。”

    真的是这样吗?显然并不是。云锦只觉心头一怔,眼眸中闪过一丝懊恼,他还是没有将事情搞清楚。

    “你和絮儿有恩怨……”云锦淡淡地说道。

    谢卿眉梢微挑,轻笑道:“我恨她入骨!”

    她明明是在笑,但是眼里杀气腾腾,言语之中的冷冽毫不掩饰。

    云锦闭了闭眼睛,听着她继续说道:“还记得护国公府的赏花宴吗?那一次我知道她站在我背后,想推我下去,我故意设计她自食其果,然后还给她下药,让她的伤口更深,可是偏偏不会造成毁容。”

    钝刀子割肉可远比一刀毙命要痛苦的多,她就是要折磨云芷絮。

    云锦睁开双眼,他的目光很复杂。

    谢卿再不理会他,直接起身离开。

    小弯听见开门声,连忙跑上前去,笑嘻嘻地说道:“小姐,您……”

    只是话卡在嘴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家小姐的眼神好冷好可怕,似乎是要杀人一般。

    “走吧,会瑶华宫。”谢卿淡淡地说了句,然后就径直扬长而去。

    陈渊心里咯噔一跳,谢小姐又和世子吵起来了?可是世子的身体不好,若是刺激太大,这身体恐怕就更糟了,连忙跑进房间。

    “世子……”

    云锦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拳头微微有些颤抖,嘴唇抿得紧紧的。

    “陈渊,去查!将云芷絮所有的事情查清楚!”云锦的厉声吼道。

    陈渊吓了一跳:“世子,您怎么突然要查小姐的事情呢?是不是因为谢姑娘说了什么?小姐她毕竟是您的亲妹妹啊,您……”

    “没听清楚本世子的话吗!”云锦冷冷地看着陈渊,好似下一刻如果陈渊敢说半个不字,他立刻撕了他。

    陈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暴怒的世子,只得点头应下:“属下这就去。”

    云锦抬手揉了揉眉心,他从来没有这般愤怒过。

    “云芷絮,你到底都做了什么?会让谢卿这么恨你,恨你恨到连一剑杀了你都觉得是便宜你了!”

    云锦不是傻子,从护国公府的那次事情开始,他就隐隐知道这个妹妹可不像表面上那般乖巧。但是他也没多在意,女子间的勾心斗角本事寻常。可是今日谢卿的话让云锦可以肯定,云芷絮绝对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惊天动地的事情。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云芷絮到底做了什么?

    ……

    瑶华宫

    谢卿一回去就直接回房间休息了,小弯见小姐脸色不好,大气都不敢出,只得在门外守着,小姐现在心情不好,生人勿进,熟人也勿进。

    谢卿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当日在天牢中,云芷絮那得意的眼神,还有赵天麟的那句“李穆早就死了”。

    贱人!

    谢卿不住的在心头骂道。

    她对云芷絮是真心相待,她是独生女,因而她将云芷絮当做是亲姐妹一般的对待。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好妹妹,背着她和赵天麟勾搭成奸,还害的李家满门抄斩。

    当日大婚,云芷絮偷偷将那伪造的与敌国来往的书信放在书房中,然后再无意之中被人发现。而赵天麟连喜服都顾不上脱,提剑就抄了她全家。

    红色,漫天的红色,是喜服的颜色,也是鲜血的颜色……

    忽然漫天的红色之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云锦嘴角噙着微笑,柔声唤她:“卿卿。”

    她面上一喜,一个伤痛的心总算是有了安放之处,连忙朝他跑过去,扑在他怀里,失声痛哭。

    “哥哥。”

    忽然背后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

    云芷絮!谢卿牢牢地记得这声音的主人。

    她回头,冷眸里迸发出寒光:“贱人!”

    “哥哥,救命啊,她要杀我。”云芷絮哭的梨花带雨,扯着云锦的衣袖,不停的摇晃。

    “卿卿,她是我妹妹啊。”云锦一把拉住她的手,他的声音依旧温柔,“放过她吧。”

    “不……”谢卿摇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我放过她!那谁来放过我!”

    “贱人,受死吧!”

    ……

    “小姐,您醒醒啊,小姐,夫人出事了。”小弯连忙摇晃着正在睡梦中的谢卿。

    谢卿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原来是梦。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小弯,怎么了?”

    小弯疾声说道:“小姐,您快回府吧,夫人出事了。”

    “什么!”谢卿眼睛一缩,厉声道,“怎么回事?母亲她怎么了?”

    小弯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只是侯府派人来传信,说是夫人快不行了,请小姐赶快回府。”

    林氏不行了?谢卿再也顾不上其他,连忙起床,收拾好,与谢淑妃支会一声,就连忙出宫。

    从小相依为命的生母病重,谢卿的这个女儿必然要立刻回府,谢淑妃即便是想拦也拦不住,当下也就同意了,又派人准备好马车,送她回侯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