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20章 撕开你端庄贤淑的脸
    谢卿纵然是与谢老夫人再不亲,可是她也是谢老夫人的嫡亲孙女儿,还是谢二爷唯一的女儿啊。谢老夫人当即板起脸来,冷眼看向李氏:“李氏,果真是你做的?”

    李氏咬了咬牙,她居然栽在一个丫鬟手里了。

    “母亲,是这个丫鬟诬陷我,我没有做过。我是堂堂忠勇侯府的当家主母,何苦要和一个隔房的晚辈过不去。说难听点,卿丫头又不是我生的,顶多就是将来她出嫁的时候,公中出一笔银子,我何苦要将她毒哑。”

    李氏说的是义正言辞,谢卿在心头冷笑,是啊,何苦呢?可惜你李氏气量狭小,容不得人。

    可是李氏这些年都做了什么,谢二爷去的早,她就以二房的丫鬟婆子都需要银子供养,威逼利诱,逼得林氏不得不将自己的嫁妆拿出来充公,林氏的娘家又不景气,早就搬到外地去了,林氏在京城无依无靠,林氏母女只能卑微的活着,连个丫鬟都能欺负她们。

    李氏走到彩燕面前,一把将药包夺过,冷声道:“你说这里面是哑药,还是本夫人给你的?”

    彩燕点了点头,咬着唇说道:“是夫人您亲手给奴婢的。”

    “那有什么证据?”李氏冷哼道,“你拿着这么一包药,就说是本夫人给你的,无凭无据的,你这是诬陷本夫人!”

    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白搭。只要李氏咬死了不承认,不是她做的,谁都不能说她的不是。

    李氏直接将一个耳光扇过去,彩燕的头直接磕到了地上。

    “诬陷本夫人,找死!本夫人明儿就把你发卖了!”

    彩燕眼底闪烁着恐慌,连忙连滚带爬到谢老夫人身边,拽着谢老夫人的裙角,道:“老夫人,奴婢真的没有说谎啊,不信您找大夫来验药包里面的药,真的是哑药啊。”

    谢老夫人将信将疑,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况且谢卿现在已经好了,实在是没有追查的必要了,若是追查下去,扯出些别的来,只怕整个忠勇侯府都乱了套了。

    “彩燕,没有证据,仅凭你一人之言根本做不得数!”谢老夫人显然选择息事宁人,“来人,将彩燕拖下去,明儿发卖了。”

    “不……”彩燕惊呼,死死地拽着谢老夫人,“老夫人,您说五小姐被毒药的事情没有证据,那二夫人病重呢?那碗药肯定是大夫人做了手脚,这总可以是证据了吧。”

    谢老夫人想甩开她:“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来人,还不将她拖下去!”

    “等等……”谢卿将人拦下。

    “祖母您难道就打算让这件事情就这儿算了吗?”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老夫人眉头紧皱:“那你还想怎样?”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你嗓子哑的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多时了,难道你还要再翻出来吗?”

    谢卿冷笑道:“祖母叫我息事宁人?好,那我母亲的事情呢?她现在卧病在床,难道大伯母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吗?”

    李氏气的吐血:“我需要给你什么交代,本夫人都说了不是我做的,难不成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

    “这倒是不必了,大伯母你既然口口声声说与你无关,那好,你将这碗药喝了,从此我就再也不提我母亲生病的事情了。”

    谢卿指了指灵芝手中的药,这药正是彩燕声称加了糖粉的药。

    李氏游移不定,冷声道:“这药里被彩燕加了东西,谁知道是不是什么毒药?你凭什么让本夫人喝!”

    彩燕说:“那只是糖粉,奴婢敢以全家人的性命作保。”

    一个奴婢的命倒是不稀罕,但是若是以全家人的性命做担保,这分量可就重了。

    “大伯母,你若是不喝,那你必然心中有鬼,我即便是将侯府上下翻个遍也会找出证据来,将你送到公堂,请京兆府尹来裁决!”谢卿厉声说道。

    李氏心中大骇,林氏病重的事情原本就与她无关,可是若是谢卿不依不挠,那肯定会翻出其他的事情来的,若是真的上报官府了,只怕她也会麻烦缠身的。

    李氏看着眼前的这碗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量彩燕也没有这个胆子在药里下毒,而且若是她真的中毒了,那也只能说明是彩燕下的毒,她已经喝了药自证清白,就没有人敢再质疑她半句了。而且这药里即便是有毒,毒性应当也不会太强,否则就林氏那病歪歪的身体,早就一命呜呼了。

    “好……”

    李氏话还没说完,却被谢茹拦住:“母亲,您不能喝!”

    别人不知道,但是谢茹确实清楚的,这药本身没问题,但是一旦和紫苏同时服用就会产生剧毒。她不过是让大厨房在饭菜中加了一点紫苏,林氏就立刻病倒了,可是今日菜中的紫苏分量肯定比平日里林氏所吃的要高,若是李氏喝了这碗药,只怕很有可能会当场毒发啊。这毒极其霸道,甚至可能会当场死亡。

    谢茹万不能让李氏喝下这碗药,“母亲,您没有做,您为什么要喝这碗药!”

    李氏当然不想喝,可是现在的谢卿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凌厉与执着,再加上她得了谢淑妃的青睐,轻易惹不得啊。而且李氏作为忠勇侯府的当家主母,手里的阴私可不少,随便一样翻出来,等待她的就是胜败名裂,甚至是性命堪忧。

    “茹儿,没事的,母亲没有做过,就不怕喝这碗药。”李氏这话说故意说给谢老夫人听的。

    谢卿眉梢微挑,随便李氏怎么说,反正她又没打算用这碗药要了李氏的命。谢茹自然知道这药和紫苏不能同时服用,若是同服必定会中毒,她倒要看看谢茹会怎么选。

    谢茹咬紧了唇角,手攥得紧紧的。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说,还是不说?

    如果说了,那她就摆脱不了嫌疑了。

    可是,若是不说,李氏很有可能会毒发毙命。

    谢茹的心头正进行天人交战,最终她选择了自己。

    母亲,你也是希望女儿能过得好的吧。我是侯府的嫡出大小姐,日后的毅王妃,身上怎么能有污点呢?

    再说了,母亲你也没有吃多少紫苏,你可能也不会有事的呢?

    谢茹不停地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她的选择没有错。

    李氏端起碗,眼看着就要喝下去了,突然谢卿开口说道:“大伯母,你真的想清楚了?”

    李氏的手一顿。

    “大伯母,这碗药可你下了什么东西,你自己应该很清楚的,若是你喝了这药卧病在床,甚至于没命了,你的儿女怎么办?”谢卿淡淡地说道,“我到底叫你一声大伯母,也没想过要杀人,你若是认罪,向我母亲道歉,我就放过你。”

    李氏脸色微变,怒吼道:“谢卿,我说了没做就是没做,要我认罪,休想!”

    听谢卿这口气,就好像是她慈悲为怀,不愿和她多做计较似的。李氏当然不会接受,端起碗,就要把药喝掉。

    啪!

    众人都呆住了,谢茹直接将李氏手中的药打掉了。

    李氏眉头紧皱,茹儿这是咋做什么?

    谢茹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保全自己,哪怕要牺牲李氏这个生母。可是方才谢卿的话提醒她了,若是李氏死了,她作女儿的就要守孝三年,她已经十六了,若是守孝三年,她就十九岁了,她可不认为毅王能等她三年。

    “大姐姐,你这是做什么?”谢卿挑眉说道。

    李氏也看着自家女儿,谢茹的面上闪过一丝懊恼,她方才急躁了。

    “我……母亲,您没做过,为什么要喝呢,女儿为您不平!”

    “呵呵……”谢卿唇角微扬,“大姐姐,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欲盖弥彰。”

    谢茹脸色微僵:“五妹妹,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何必咄咄逼人呢?”

    “我们是一家人?”谢卿嗤笑一声,“大姐姐,你对我母亲下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们是一家人呢?”

    谢茹脸色一变,沉声道:“五妹妹,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对二婶下手了。”

    “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跟在淑妃娘娘身边多年,自然对于宫中的事情也略知一二。曾经有位玉昭仪,莫名其妙地就突然卧病在床,然而死了,都以为她是病逝的,谁料在整理遗体的时候,她的贴身宫女突然发现玉昭仪的眼皮内侧是乌青的,这分明就是中毒才有的症状。”

    谢卿看了眼谢茹,冷声说道:“而我的母亲她的症状和那位玉昭仪一模一样。后来陛下下旨彻查,这才知道原来那玉昭仪误服了千叶和紫苏,这两样东西本身无毒,但是混在一起就变成了剧毒。我母亲感染了风寒,刘大夫开的药中就有这味千叶,而你吩咐大厨房日日在饭菜中加入了紫苏,所以我母亲才会病倒在床。”

    “我不知道,无凭无据的,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谢茹矢口否认。

    “大姐姐,你若是不知道千叶和紫苏的事情,那么方才大夫人要喝药的时候,你为什么出来阻止?”谢卿的冷眸中满满都是嘲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