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30章 狡辩
    云锦眉头微皱:“絮儿她除了勾搭赵天麟,还做了什么?”

    他只知云芷絮在明知道谢卿和赵天麟有婚约的情况下,暗中勾搭赵天麟,横刀夺爱,却不知实际情况远远不止这些。

    “你不知道?”谢卿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明了,“你不知道也正常,罢了,终究是我为难你了。”

    “告诉我,她到底都做了什么?”云锦的语气很冷,他倒是不知道原来他所了解不过是冰山一角么。

    谢卿淡淡地说道:“那日,从李家搜出的我父亲和敌国的来往信件,就是出自云芷絮的手笔,是她将那些所谓的罪证放在我父亲书房中的。”

    “这是她亲口承认的,但是我没有证据。”谢卿坦言,抬眸看向云锦,道,“你的妹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善良。”

    云锦嘴唇微抿,不作一辞。

    谢卿只觉心头一痛,“云锦,我知道,云芷絮是你唯一的妹妹,作为兄长,自然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妹妹是个这样的人,我也不强求,你若是真的喜欢我,就请你不要插手我和她之间的恩怨。”

    两不相帮,这已经是谢卿能容忍的极限了。

    虽然她仍然觉得这是在为难云锦,可是她不能放过云芷絮。

    “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谢卿转身就想离去,尽管她嘴上没说,但是心里终究还是有几分不舒服,云锦终究还是护着云芷絮的吧。

    “卿卿,我是真心喜欢你,不要怀疑我的真心。”云锦突然拉住了她。

    谢卿回眸,看着他的眼睛,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点头说道,“我知道。”

    虽然云锦的沉默让她有些难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云锦对她不是真心的。血缘亲情不是轻易能割舍的了的,云锦爱她,她也爱云锦,其实终究是她为难他了。

    云锦看着谢卿离去的背影,嘴唇抿的紧紧的……

    镇南王府

    陈渊满心的以为,这回世子给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了,然而云锦身上的寒意更重了。

    “世子,谢姑娘她又怎么了?”陈渊忍不住问道。

    谢卿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世子,世子却不断地往前凑,他都替世子叫屈。

    在陈渊看来,谢卿太麻烦了,简直是世子的克星。

    云锦并没有回答,只冷声吩咐道:“将李家的卷宗拿来。”

    “世子,您怎么好端端地又要看李家的卷宗呢?”陈渊不解,最近他家世子是越来越奇怪了。

    卷宗都在刑部,明着拿肯定不行,那就只能偷了。

    “一个时辰后,我要看到卷宗,包括李家通敌叛国的罪证。”云锦淡淡地说道。

    陈渊见云锦神色不好,当下也不敢延误,连忙点头应下:“是,属下这就去。”

    ……

    房间中

    云芷絮眉头皱的紧紧的,坐立不安。

    她本来在宫里待的好好的,忽然云锦说叶德妃的身体也好了,她该回王府了,云锦语气强硬,再加上赵天麟也离开了京城,所以她就随云锦回来了。可是云锦不让她出门,还派了云嬷嬷守着她,她总觉得不对劲。

    “小姐。”丫鬟杏雨走了进来,朝云芷絮禀告道,“小姐放心,送信的人已经回来了,侧妃娘娘最迟明日就回来了。”

    云芷絮面上一喜:“做得好。母妃去给父王祈福也该回来了。”

    唇角轻轻勾起,侧妃回来了,那云锦也就不会拘着她了。

    云锦虽然是世子,是镇南王府的当家人,但是到底是男子,多年来府中内务他从来不管,一向是镇南王侧妃许心巧在打理,前些日子许侧妃去了水月庵为已故镇南王府祈福,眼下还没有回来。

    云芷絮被云锦变相软禁在府中,就指望着许侧妃能回来,到时候她自然有生母管教,云锦想必也不会插手。虽然长兄如父,但是云芷絮的生母到底还健在,而云锦体弱,多年来也顾不上她。

    “哥哥那边有什么动静儿?”云芷絮问道。

    杏雨低头答道:“世子的院子奴婢进不去,听门房的人说世子出去了一趟,不过这会儿已经回来了。”

    “哥哥他不会是去见谢卿了吧?”云芷絮眉头微皱。

    “不会吧,世子他怎么会去见谢卿呢?”杏雨劝道,“小姐您可不能让坏处想啊。”

    云芷絮冷哼道:“你可别小瞧了这个谢卿,也不知道她失了什么迷魂术,哥哥为了她居然还打了我。”

    想起那一巴掌,云芷絮就恨的牙痒痒,云锦可从来没有打过她,就是因为她陷害谢卿而且还没成功,云锦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小姐,若是这样的话,世子被谢卿所迷,那谢卿岂不是很有可能会成为咱们镇南王府的世子妃?”杏雨眼底闪过一丝嫉恨。

    世子宛若仙人,她第一次见到世子就已经倾心了,只是奈何世子的院子她进不去,只能伺候在小姐身边,以图能有机会见到世子。

    可是如今不知从哪里跑来个谢卿,居然让一向冷心冷情的世子动了心思,可恶!

    云芷絮眉梢微挑,冷哼道:“她谢卿怎么能做我的嫂子,休想!等母妃回来了,也该给哥哥相看世子妃了。”

    “可是侧妃娘娘能做世子的主吗?”杏雨忍不住问道。

    许心巧只是镇南王侧妃,虽然王爷和王妃已逝,但是按照规矩,侧妃好像也不能做主嫡出世子的婚事。

    云芷絮摇了摇头,轻笑道:“我母妃虽然只是侧妃,但是她可是王妃的妹妹,哥哥的姨母,是长辈,长辈如何不能做主晚辈的婚事。”

    杏雨面色一喜:“小姐您说的是。”这么说来,如果她讨好许侧妃,那是不是她就有机会给世子做妾了呢?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小姐,世子请您过去。”是云嬷嬷的声音。

    云芷絮心下一惊,随即又清了清嗓子:“好,我这就过去。”

    杏雨跟在云芷絮身后,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她又能见到世子了,哪知云芷絮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朝杏雨吩咐道:“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去母妃院子里候着。”

    “是,小姐。”杏雨心中稍有遗憾,但是云芷絮的话她又必须听从。

    祠堂

    云芷絮走了进去,朝云锦规规矩矩地行了礼::“哥哥。”

    “跪下。”云锦的声音很冷。

    云芷絮愕然,跪下?

    抬眼看向云锦:“为什么?可是絮儿又做错了什么?”

    云锦的目光从上方亡父云卓的灵位上移开,落在云芷絮身上,冷眸微凝:“本世子的话你没听到吗?”

    云芷絮被吓了一大跳,方才云锦的目光好像要吃了她一般,不由得双腿一软,顺势跪了下来。

    “哥哥,絮儿到底犯了什么错?”云芷絮咬着嘴唇说道。

    哗啦!

    云锦将东西丢下,冷声道:“这些东西你应该不陌生吧?”

    云芷絮打开了一看,脸色一僵:“这……这是李家与敌国来往的信件,絮儿那天正好看见过。这些东西怎么会在哥哥这儿?”

    “李相的向来做事严谨,这么巧刚好被人发现书房中有和敌国来往的信件。能进入书房的人只有两个,李相和李相的女儿李云卿。你和李云卿交好,你就趁机偷偷潜入书房,将这些信件放在那里,顺便还盖上了李相的印章。”

    云芷絮连忙摇头:“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我哪里有那个本事啊,哥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当着父王的面,你还敢狡辩。”云锦的冷眸中射出一道寒光,“李相为人严谨,他用印章,从来都是不偏不倚,字迹整齐,刚好在正中。而你则是习惯用左手盖章,所有的印章都会斜偏向左。”

    云芷絮瞳孔一缩,余光落在那信件上,确实那印章上的字斜偏向左。她当时心里怕极了,慌忙之间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哥哥,不是絮儿做的?絮儿没有这个胆子的,更何况絮儿为什么要这么做?”

    反正现在李家的人也死绝了,云芷絮想只要她咬死了不承认,云锦也不会将她怎么样的。

    云锦冷笑:“我也没有想到啊,你还有这个胆子。”

    印象中的云芷絮乖巧懂事,甚至还有些懦弱,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一出手就毁了整个李家。

    这时,陈渊走了进来,他的手上还捧着一个盒子,躬身答道:“世子,这是从小姐房间里搜出来的。”

    云锦拿过,打开一看,果然里面正躺着一枚金牌,正是永庆帝赐给云家的免死金牌。

    “你还有何话说!”云锦的目光冷的吓人,“这免死金牌为何会在你手中?”

    云芷絮面色突变,脑筋飞转,连忙解释道:“哥哥,我错了,陈渊当时拿着免死金牌,说是救云卿姐姐的,可是狱卒不让陈渊进去,我和云卿姐姐是多年的好朋友,所以我就拿过金牌,想去救云卿姐姐,可是没想到我去晚了,当时云卿姐姐已经被打入死牢了,等我拿着金牌去救云卿姐姐时,她已经死了。我想着这金牌既然没有派上用场,所以才收了起来,只是后来我怕哥哥怪罪我去晚了,所以才将金牌收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