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39章 疯女人容桑
    “在哪里?”黑衣女人连忙问道。

    谢卿眉梢微挑,看来这女人很想活命嘛。

    “我的脑子里。”谢卿指了指自己的头,“解药的配方就在我脑子里。”

    “你还真是谨慎。”黑衣女人眼眸微冷。

    谢卿点了点头:“当然,彼此彼此。”

    “废话少说!赶快将配方写下来。”黑衣女人很是暴躁。

    谢卿依言,拿起纸笔,写下药方,递给她,同时迅速地说道:“这个药方不全,还差三味关键的药,你将我送出密室,我告诉你一味,你将我送出水月庵,我再告诉你一味,你将我送到忠勇侯府门口,我就告诉你最后一味。”

    “你……”黑衣女人气的脸色发青。

    谢卿摆了摆手,退后几步,朝她屈膝行了一礼:“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自己生命安全考虑,还请夫人见谅。”

    她知道,黑衣女人会妥协的。已经走出了第一步,还差第二步第三步吗?

    果然,黑衣女人将她带出了密室,带出了水月庵,谢卿也依言将两味药告诉了她,就剩最后一位了。

    出了水月庵,黑衣女人的步伐慢了几分,她的手里紧紧的握着匕首,手指有些发抖,谢卿心道不好。

    这个女人果然不能用常理来算计,她已经开始犹豫了,她很暴躁,这样的人最不喜欢受人威胁,她想杀了她。

    “夫人,还差最后一味药了,只要你将我送到忠勇侯府门口,我就告诉你。谢卿说话算话。”

    黑衣女人冷冷地看着她:“不行!要是到了忠勇侯府,你叫人围攻我怎么办?你现在就告诉我!”

    出尔反尔,就是她这样的人。谢卿无语地摇了摇头:“夫人,本来都已经说好了,您送我到忠勇侯府门口,我告诉您最后一味药。可是您刚走出水月庵就出尔反尔,您的信誉度太低了,谢卿如何信得过。”

    “那我凭什么信你!”黑衣女人冷声说道,“你谢卿伶牙俐齿,更是信不过。”

    谢卿轻叹一口气:“那你想怎么办?”

    “现在就说出最后一味药。”黑衣女人手中的匕首抵在谢卿脖子上。

    “不可能。”谢卿淡淡地说道,“夫人行事如此诡异,你肯定在暗中安排了人,一旦我说出最后一味药,我恐怕十有八九就命丧当场了。”

    黑衣女人笑道:“谢卿,你真的从聪明,生了一颗玲珑心,但是我告诉你,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谢卿瞥了她一眼,“夫人,我都说了很多遍了,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抓我,我巴不得你放了我,我给你解药,银货两讫,你好我也好。”

    “谢家的人一个都别想好。”黑衣女人厉声吼道,好似有无穷的恨意。

    “那您杀了我,就等着毒发身亡吧。”谢卿淡淡的说道,“这毒药本就是我为自己准备的保命符,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我可先提醒你了,三日之后,毒性就会答道巅峰,到时候你的体内会生出千万条虫子,虫子子啊全身游走,就连你的面皮下也都是虫子,最后整个人由内向外腐烂,化作一摊血水!”

    虫子在全身游走,好恶心!黑衣女人的手不自觉地一抖。

    “别说了!”黑衣女人心下一急,手中的匕首,直接抵在她脸颊上,恶狠狠地瞪着她,“谢卿,你倒是很有骨气,就是不知道你这张脸是不是一样有骨气。”

    谢卿眼眸一闪,“你想做什么?”

    黑衣女人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现在就把最后一味药告诉我,否则我划花你的脸。”

    “哎哟,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蛋不知道上面多几条口子是什么样子的。”黑衣女人的言语之中满满都是嘲讽。

    谢卿的呼吸有些急促:“你别乱来啊。”

    “说!”黑衣女人冷冷地说道。

    谢卿咬了咬唇角,最终点了点头,“好,我告诉你,你先把匕首拿开一点。”

    黑衣女人纹丝不动。

    “你先放开我,不然我害怕,别说错了话。”谢卿温声说道。

    “果然,没有哪个女人是不在乎自己的容颜的。”黑衣女人轻蔑一笑,她的眼神好似在说,看吧,你的骨气和你容颜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谢卿扬唇一笑,“当然,如果我的脸毁了,那我如何嫁给我心爱的人。”

    “说吧。”黑衣女人冷冷的说道。

    “最后一味药就是……”谢卿勾唇一笑,“后会有期!”

    突然一道白影袭来,朝黑衣女人一掌挥出,黑衣女人瞬间倒在地上。

    云锦拉起谢卿的手,笑道:“卿卿,我来了。”

    谢卿回之以一笑,主动握紧了他的手,看向黑衣女人。

    两人均是脸色一僵,黑衣女人方才被云锦打了一掌,面纱掉落,露出原本的脸来。

    “你是容桑?”谢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这个黑衣女人和月仙宫画像上的女人一模一样,那可不就是容桑嘛。

    可是容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

    容桑冷冷一笑:“云锦,你藏得真深,想必连永庆帝都不知道你还是个武功高手吧。”

    “云锦从来没说自己不会武功。”云锦不慌不忙地说道,言下之意,如果你认为这个是把柄的话,那你就想多了。

    “你和谢家有什么恩怨?你为什么要杀我?”谢卿问道。

    她猜想了很久,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已经死了的容桑。

    容桑勾唇一笑:“把解药交出来,我就告诉你。”

    谢卿眉头微皱:“容桑夫人,你不觉得这并不是你和我谈条件的筹码吗?”

    她既然已经知道了容桑是谁,那其他的事情她自然能查到。

    “我不需要和你谈条件,谢卿,把解药给我,否则你会遭天打雷劈的。”容桑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谢卿眉头皱的紧紧的,容桑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锦捏了捏她的小手,谢卿会意,朝他嫣然一笑,然后再次看向容桑,丹唇轻启:“不给。”

    容桑脸色唰的一下白了,“贱人!”

    云锦眼眸一冷,袖子一挥,只听得啪的一声,容桑脸上立刻就高高肿起。

    “不要再让本世子听到你骂卿卿。”

    容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嘶……好疼。

    “云锦,我觉得这个女人留着就是个祸害,直接杀了算了。”谢卿看向云锦。

    云锦点了点头:“好,我来。”

    “不行,你们不能杀我!”容桑连忙疾声说道,“云锦,你不想知道你母妃是怎么死的吗?”

    云锦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显然这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容桑慌了,又大声说道:“谢卿,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等等。”谢卿出声拦住了云锦。

    容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谢卿走到容桑面前,低头看向她,“你以为满嘴胡言乱语,就可以活下来吗?”

    谢卿拔下头上的金钗,朝容桑刺去……

    “小心!”云锦连忙将谢卿拉入怀中,躲过暗器。

    白色的烟雾袭来,两人连忙捂住口鼻,等到烟雾散去时,容桑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容桑到底是什么人?”谢卿眉头微皱,“她知道不少秘辛。”

    镇南王妃的死,谢二爷的死,容桑肯定知道些什么。

    “但是她不会说实话的。”云锦可以肯定,容桑行事诡异,必然是满嘴谎言。

    谢卿点了点头,笑道:“所以这次先放过她,日后她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他们都知道容桑不会再受人胁迫的情况下,说真话,她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胡言乱语来,与其听假话,不如日后听真话。

    云锦突然捂住心口,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

    “云锦……”谢卿心下一惊,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连忙一手扶住他,一手为他诊脉。

    谢卿的眼眶湿润了:“你的身体根本不容许你动武,你怎么还出手啊!你个傻子!”

    “别哭,卿卿,我没事的。”云锦伸手就想为她擦眼泪。

    谢卿将脸凑过去,贴在他的手心,忍住眼泪:“你还说没事!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还真想让我守寡不成!”

    想骂他,但是又不忍说出口。

    “好了,卿卿,我错了,我要和你长长久久,我们还要生一堆团子。”

    这还没成亲呢,就说到生团子了,谢卿忍不住嘴角一抽。

    “云锦,你……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有心思想东想死。”

    “卿卿,我不仅能想。”云锦很是实诚的说道。

    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是下一半谢卿已然了然于心,顿时脸如火烧。

    “我身上没有药了,你应该带了吧。”谢卿努力地转移视线,谁知道由于脑子里总是回荡着方才云锦的话,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手直接伸进云锦的怀中。

    云锦耳朵微红:“卿卿,你再摸下去,我怕我真的忍不住。”

    谢卿手下一顿,这才回过神来,天呐,她在做什么!

    连忙将手抽出,忍不住捂脸,天知道她真的只是在找药啊。

    “我……我,我只是找药而已。”谢卿说话都结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