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10章 伤她就是剜本世子的心
    坤宁宫

    陈皇后头疼不已,她还是失败了,谢卿没有死,还被正式赐婚给了云锦。

    太后都发话了,谢卿这个镇南王世子妃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那她的媛儿该怎么办?从小到大,这是临安公主唯一提出来的心愿,她却不能帮她实现,她对不起她啊……

    “不好了,娘娘,公主出事了!”

    陈皇后腾地一下站起来,连忙问快步跑进来的宫女:“公主怎么了?说清楚,你快说清楚!”

    心好像要跳到嗓子眼一般,她的媛儿出什么事了?

    媛儿,你可不要吓母后啊,要是没了你,母后可怎么活啊!

    宫女喘着粗气,禀告道:“娘娘,公主,公主她刚回宫中,乘坐的马车不知怎的就着火了,公主……”

    着火了……马车着火了……

    陈皇后眼睛一缩,心跳瞬间加速,她弄死谢卿的方式就是想烧死她。

    难道是有人以牙还牙,故意报复的?

    “公主有没有事啊?”陈皇后脑中闪过数种念头,但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临安公主的安危。

    陈皇后的语气很是急切:“媛儿她有没有事啊?你快说啊!”

    宫女被陈皇后拽住,原本跑过来禀告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被陈皇后拽住,浑身更是是不上力气,听着陈皇后急切的催促,宫女苦于无泪,皇后娘娘,您先放开奴婢,奴婢才好说啊。

    可是眼下陈皇后分明什么都听不进去,宫女只得答道:“娘娘您别着急,公主没什么大碍。”

    “没什么大碍是什么意思啊!”陈皇后急了,“那就是说媛儿她受伤了……”

    太过关心,一眼就能瞧出言语间的疏漏。

    宫女垂眸答道:“马车着火,公主匆忙从马车上跳下来,摔了一跤,不过没有伤到哪里,就是蹭破了皮。”

    这倒也不算严重,但是听在陈皇后耳中,却心疼不已。

    “公主现在人在哪儿呢?”陈皇后疾声问道。

    宫女答道:“正往坤宁宫走。”

    陈皇后揉了揉眉心:“快去请太医过来,本宫去接媛儿。”说着,就往外走,她要亲自去接她的女儿。

    确实如宫女所说,临安公主确实伤得不重,就是跳下来的时候手心蹭破了点皮,不过,马车上就那么大点地方,马车着火了,临安公主难免有受到影响,损了几根头发丝。

    临安公主还没进坤宁宫,就见陈皇后走上前来,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媛儿,母后对不起你。”

    “母后,儿臣没事。”临安公主朝陈皇后笑了笑,示意自己真的没事。

    手心蹭破了皮,是有一点小痛,但是也没什么大碍,痛一会儿就过去了,只是被火烧了几根头发,这着实让临安公主有些心疼,女子莫不是爱美的,不过好在只是几根头发丝而已,平日里梳妆都不止掉这么多呢。

    陈皇后擦了擦眼角的泪珠,道:“先回坤宁宫,母后已经派人宣太医过来了。”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

    等到母女二人回到坤宁宫时,太医也过来看过了,表示并无大碍,涂抹一点药膏,过两天就好了。

    临安公主朝陈皇后笑着说道:“母后,太医都说了,儿臣没事的,您就不要再难过了嘛。”

    陈皇后垂眸,欲言又止,“媛儿,母后……”

    太后给云锦与谢卿赐婚的事情,吗早晚都要被传到临安公主耳中,语气让别人告诉临安公主,不如由她现在说出来,也谨防临安公主出事。可是陈皇后就是说不出口。

    她甚至想,若不是自己弄这么一出,也许谢卿和云锦的婚事还不会这么快定下来,而且还得了太后的首肯。

    谢卿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未来世子妃,即便是永庆帝真的同意让临安公主嫁给云锦,恐怕要么是与谢卿平起平坐,要么就只能为妾了。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陈皇后愿意看到的。

    大越公主,除却和亲的,其他的驸马哪个敢有妾室,有几个通房就不错了。她的媛儿还是大越唯一的嫡出公主,怎么能与人共侍一夫呢?

    “母后,您想说什么?”临安公主眉头微皱,陈皇后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陈皇后犹疑片刻,道:“媛儿,母后是觉得马车着火恐怕是人为的,好端端的怎么会着火呢?”

    对着自己的千娇百宠的女儿,陈皇后还是说不出让她伤心失落的话。

    不过临安公主的注意力确实是集中在马车着火的事情上,并没有去想着是不是陈皇后想说的话。

    “儿臣检查过马车,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不过儿臣也认为这不是意外,儿臣已经派人去查了,母后放心,儿臣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

    陈皇后点了点头,表情极不自然。

    同样都是着火,她不认为这是个巧合,一定是有人想要为谢卿报仇的。

    会是谢淑妃吗?

    陈皇后想了想,谢淑妃应该不知道是她做的,银欢已经死了,谢淑妃怀疑叶德妃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谢淑妃和谢卿关系一般,她没必要动临安公主来给谢卿出气。,

    那么,就只有云锦,或者是谢卿本人了。

    陈皇后紧紧的紧着手中的绣帕,她倒是宁愿是谢卿做的。

    “母后,您在想什么?”临安公主见陈皇后好像是陷入了沉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陈皇后吧这才回过神来,笑着说道:“母后,母后是在想是谁做的。”

    “不用想了!”忽然一道男子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临安公主和陈皇后转头看过去,入目的是一道白色的身影。

    “云世子?”临安公主语气中带着几分欣喜,自从红叶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云锦了,几日不见,甚是想念。

    与临安公主不同,陈皇后的脸色瞬间僵住。

    她刚才还在想,马车着火的事情,是谢卿做的,还是云锦做的,而今云锦出现在坤宁宫,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马车着火是云锦的手笔。

    他是故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是为了给谢卿出气。

    最让陈皇后揪心的是,云锦没有直接对她下手,反而是对临安公主下手。

    陈皇后手指攥得紧紧的:“云世子,为何擅闯本宫的寝殿!”

    云锦勾唇一笑,冷冷地看着陈皇后:“本世子来坤宁宫,只是想告诉皇后娘娘,卿卿是本世子挚爱,谁都不能伤害她!”

    临安公主脸色一白,这一次她亲耳听到云锦说他喜欢的人是谢卿。

    “云世子,你跟本宫说这么做什么?本宫……”

    还没等陈皇后说完,就被云锦打断:“皇后娘娘不要说不是你做的!”

    陈皇后脸色一僵,她心里仍旧抱着一丝幻想,只是巧合而已,云锦怎么可能知道呢?与此事有关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被她送出宫了,云锦不可能找到证据的。

    “云世子,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陈皇后咬牙说道,“这还是本宫寝殿,未经传召,你不得擅闯!出气!”

    陈皇后将“出去”二字咬得重重的,她的声音很大,只有这样,她才能觉得自己是有勇气的。云锦的目光太过冰冷,而且云锦能对临安公主的马车做手脚,可见他并不是个好对付的人。

    她不敢承认,此刻的自己,很心虚。

    临安公主哪里没有注意到陈皇后的异常呢?她抬眸看向陈皇后:“母后,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儿臣?”

    临安公主的嘴唇有些发抖,她害怕听到她不想听到的话。

    她本是聪慧之人,很显然云锦和陈皇后之间产生了矛盾,而且这矛盾似乎还不小,这么矛盾的源头正是谢卿。临安公主心底已经隐隐有所猜测了。

    “媛儿,母后……”陈皇后咬紧牙关,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她知道事情瞒不住了。

    明知道此时最理智的做法是告诉临安公主实情,以免被人误导,可是爱女之心太甚,陈皇后真的不忍心让自己的女儿伤心。即便是明知道伤心是在所难免的,云锦爱的人是谢卿,不是临安公主赵雪媛。

    临安公主的眼角忍不住闪过一丝晶莹,她不想哭的,可是她似乎已经猜到了,她就是忍不住啊。

    云锦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皇后娘娘,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只好由本世子来说了。”

    陈皇后咬紧了嘴唇:“来人,将云锦轰出去!”

    然而陈渊持剑挡在门口,一众宫人都进不来。

    “临安公主,你的马车着火是本世子做的。”云锦丝毫没有理会陈皇后。

    云锦就这么直白的承认了,临安公主顿时只觉心头一痛,“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媛儿,你别听了好不好,母后告诉你,母后什么都告诉你。”陈皇后哭了,她错了,她的一时不忍说出口,只会导致临安公主更痛苦。

    “不,母后,我要听他说,我要听他明明白白地说清楚!”临安公主咬着牙说道,闪烁着泪花的眼里流露着倔强的目光。

    云锦冷声地说道:“本世子这是以牙还牙,就在近日,你的好母后,皇后娘娘居然对卿卿下手,想要烧死她,卿卿是本世子的妻,皇后伤她就是在剜本世子的心,那本世子也就要剜一剜她的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