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13章 临安公主的决定
    “陈氏,你当朕是傻的不成!”永庆帝眼眸一冷,寒眸中射出一道冷光,直直地朝陈皇后刺去。

    “臣妾不敢。”陈皇后索性装死到底,总之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就对了。

    永庆帝狠狠地瞪着陈皇后,厉声说道:“是你求朕成全临安的,朕给了你这个机会,但是却不是让你去铲除异己的!”

    凤袍下的手指微缩,陈皇后垂眸说道:“臣妾不敢,不知陛下指的是?”

    “陈氏!”永庆帝怒声斥道,“你诬陷德妃,难道还不是铲除异己?”

    他们都知道谢卿差点被烧死的事情,是陈皇后的手笔,但是眼下宫中众人都怀疑是叶德妃做的。

    陈皇后是故意的吗?当然是故意的,叶氏狂傲,竟然将她这个皇后都不放在眼里,趁此机会能阴叶氏一把,这样的事情陈皇后为什么不做?

    做,当然得做,而且还要叶氏百口莫辩,这个亏她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臣妾冤枉。”陈皇后面上连忙辩解道,“银欢和小福子的事情,臣妾的确不知,臣妾也绝没有要陷害德妃的意思,要不然臣妾也不会在太后面前求情,保下德妃了,求陛下明鉴。”

    永庆帝眉目一横:“你不知?那为何银欢刚被拿下,小福子就死了?陈氏,在朕面前狡辩,是想欺君吗?”

    欺君之罪,罪行滔天,哪怕是皇后,只要犯了此罪,打入冷宫甚至三尺白绫也无不可。

    “陛下息怒,小福子的死真的不是臣妾做的,求陛下明察,臣妾绝没有做过。”陈皇后含泪说道,言之灼灼,眼眸中皆是坦然,“陛下若是不信,臣妾不怕陛下去查。”

    陈皇后当然不怕永庆帝查,因为她一知道谢卿没死,她就立刻安排人将小福子处理了,而且这个处理小福子的人已经死在了云锦手中。即便是永庆帝真的去查,也什么都查不到。

    永庆帝眼睛微眯,悄悄打量着陈皇后,然而陈皇后面上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陈皇后就挺直了背,直直地跪在地上,嘴角微微撅起,倔强不已。

    永庆帝打量了陈皇后许久,陈皇后面色丝毫不改,一副任君打量的样子。

    宽大的凤袍下,陈皇后手指攥得紧紧的,她原本的打算是,谢卿死在皇宫,难免有人会怀疑到她头上,所以她是一定要找个替罪羊,从而将自己摘出去。她首先想到的当然就是和谢卿有仇的叶德妃了。如果事情失败,那她就将叶德妃推出来当挡箭牌,宫中之人谁不知道叶德妃和谢卿结怨已久,而且叶德妃为人又是个斤斤计较的人。

    但是陈皇后万万没有想到,谢卿没死,而关键时刻救了谢卿的人居然是叶德妃的侄子叶成轩,她就知道德妃不可能成为她的替罪羊了,所以她才站出来向德妃求情,以此既能堵了永庆帝的嘴,还能让叶德妃吃了这个暗亏。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永庆帝阴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将事情处理好,朕不希望不知情的人搅和进来。”

    一句话,就是让陈皇后了结了此事,但是却不能让叶德妃顶罪。说白了,就是陈皇后安排好,另找一人做替罪羊呗。

    “臣妾遵旨。若是陛下没有别的吩咐,臣妾就告退了。”陈皇后朝永庆帝深深叩首,低着的脑袋下,唇角飞快地闪过一丝嘲讽。

    永庆帝倒是想有别的吩咐,比如说再次设局,杀了谢卿。可是奈何陈皇后坚决不接这个盘,这原本就是背地里的阴私,若是将陈皇后逼急了,也不是啥好事,眼下西北战事吃紧,还得依靠陈国公,永庆帝只能作罢,背过手去,再也不看陈皇后。

    陈皇后将永庆帝的反应看在眼里,唇角轻扬,看来永庆帝是妥协了,当下温声说道:“臣妾告退。”

    当陈皇后站起身来时,才发现她的腿麻了,行动极为迟缓。她咬牙忍住腿上的酥麻的感觉,然后一步步离开御书房。让她走出御书房的这一刻,深深呼吸一口气,这桩事情总算是结束了。

    夫妻多年,看着后宫里的姹紫嫣红,坤宁宫中多少个冰冷的夜晚早就让陈皇后绝了某些心思。若是可以,陈皇后又何尝愿意做了永庆帝的剑。她本以为她做出这样的牺牲能换取临安公主的幸福,那也是值了,可是最终她才知道,一切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她对永庆帝说的话当然是假的,但是有一句话是真的,她宁愿临安公主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也不断然不让她死于非命……

    陈皇后回到坤宁宫的时候,临安公主正紧张地立在门口等待着她的归来。

    “母后,您回来了?”一见到陈皇后,临安公主连忙迎上前去。

    她在等待陈皇后的答案,事情成了吗?陈皇后有没有摆脱永庆帝?

    陈皇后轻轻拍了拍女儿的手背,含笑点了点头,“没事了,媛儿。”

    临安公主心头大石总算是落了地了,展颜一笑,道:“母后,进去再说。”

    母女俩相携进了殿中,心腹宫女关了门,躬身守在外面。

    “媛儿你放心,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陈皇后笑着说道,“果然如你所料,陛下他拿母后没辙。”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虽然她经过反复的推敲,但是心中难免还是有担忧,不过现在听到陈皇后说结束了,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母后您没有说出云锦吧?”临安公主问道。

    陈皇后摇了摇头:“没有,母后只字未提,陛下依旧想要杀了谢卿,他大概以为马车被烧的事情是谢卿做的吧。”

    临安公主勾唇一笑:“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吧。也许父皇还在庆幸此事是交给母后做的,这样谢卿只是报复母后,而不是他。父皇不知道的是,他的意图谢卿已经知道了,而且谢卿背后还站着一个云锦。”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临安公主就知道永庆帝这个父皇根本靠不住。

    陈皇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媛儿,我们要不要偷偷将云锦的事情透露给陛下一二,挑起他二人相争?”

    云锦伤了临安公主的事情,陈皇后一直耿耿于怀。可是云锦能在宫内对临安公主下手,足见他能耐不小,陈皇后恐对付不了他,若是能借永庆帝之手报仇,这或许也可以。

    “不用。”临安公主回答地很干脆。

    陈皇后眉头微皱:“媛儿,你是不是还对云世子有期盼?”

    这么多年来,临安公主唯独喜欢上了这个病弱的男子,陈皇后见临安公主回答地这般干脆,心中不禁有了猜测。

    “母后,不是您想的那样。”临安公主摇了摇头,“儿臣只是想用云锦来牵制父皇,这样父皇才没有功夫来将矛头指向我们。”

    陈皇后不解,“母后有些糊涂了。”

    临安公主解释道:“儿臣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父皇会对谢卿起杀心,但是云锦将谢卿看得极重,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云锦暗中的势力不浅,那他的存在必然会让父皇有所忌惮。父皇有了敌人,也就不会注意到我们母女了。”

    “媛儿你想做什么不成?”陈皇后问道,听临安公主这意思,是想暗中进行什么?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道:“母后,眼下我们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儿臣的亲事。”临安公主淡淡地说道,“谢家太卑鄙,儿臣信不过,而叶家就更不用考虑了,儿臣着实不想让叶德妃那个蠢女人爬到母后头上作威作福,所以儿臣一定要牢牢地守住西北,将来不管谁上位,都不得动我们母女分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