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52章 梅子酒
    “表姐,这些东西都该是你的!”薛若兰看着坐在上方的谢卿,愤愤不平的说道。

    柳青萝垂眸不语,但是她攥得紧紧的手指已经将她此刻的内心显露无疑。

    “谢卿凭什么抢表姐的东西,明明就是表姐你先喜欢云世子的……”薛若兰叨叨着,一脸愤然,在她眼中,谢卿就是个小偷,是个劫匪,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抢了柳青萝的。

    “够了!”柳青萝终是忍不住,低声呵住。

    薛若兰瘪了瘪嘴,生怕柳青萝又像之前那样,恼怒了她,嘟嘟地说道:“好了,这里是皇宫,不能乱说话,兰儿不说就是了。”

    心里盘算着,嘴巴说也没啥用,还是要付之行动才行。

    柳青萝放缓了声音说道:“兰妹妹,表姐不是故意要说你的,只是宫里的耳目众多,这会儿都是宫宴上,四周都是人,你若是说了什么,被有心人听了去,恐怕会给你带了祸患。”

    “兰儿明白,表姐,你放心,兰儿会注意的。”薛若兰乖巧地答道。

    柳青萝没有错过薛若兰嘴角的那抹阴笑……

    上方,谢卿与云锦坐在太后下手,与皇帝的几位妃嫔距离极近,其中一位就是柳妃。

    柳妃怀孕五个月了,肚子已经显怀,后宫多年未曾添丁,永庆帝对柳妃这胎倒是很欢喜,时不时还关怀柳妃几句,“可是这膳食不和爱妃的口味?朕看你都没怎么动。”

    对上永庆帝的关怀的目光,柳妃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圆滚滚的肚子,轻笑道:“膳食很好,只是臣妾肚子里的孩子嘴刁,想喝些梅子酒。”

    一句话惹得永庆帝哈哈大笑:“到底是皇儿嘴刁,还是爱妃嘴馋?”

    柳妃娇声笑道:“都是臣妾嘴馋,陛下,您就别笑话臣妾了。”

    不得不说,女人适当的撒娇,只会让男人觉得分外可爱。

    永庆帝大手一挥,笑道:“高喜,快去准备梅子酒来,朕的皇儿想喝。”

    在宫宴上,柳妃这小小的撒娇让永庆帝龙颜大悦,这一幕落在众位妃嫔眼中,可就有些碍眼了,尤其是叶德妃。

    “陛下,虽然梅子酒是用梅子酿造而成,酒味不算浓,但是柳妃到底是孕妇,未免有些不合适。”叶德妃头一次跳出来说道。

    叶德妃眼眸微垂,言辞淡淡,怎一个酸字了得。

    柳妃脸色一僵,瞬间又扬唇笑道:“多谢德妃姐姐的好意,只是臣妾就是嘴馋,轻抿一口就好。而且这梅子酒口味极佳,又有美容养颜的功效,让太后娘娘,还有宫中的各位姐妹尝尝。”

    又朝永庆帝撒娇:“陛下,您就答应臣妾吧,臣妾真的只是抿一小口。”

    说时,还用手笔画着,真的只有一小小口。

    永庆帝笑道:“好,朕答应了,但是说好,不能多喝。”

    柳妃连连点头:“陛下放心,臣妾也紧张孩子,就想尝尝这味儿。”

    不多时,就有太监宫女呈上梅子酒,柳妃先是端了一杯给叶德妃:“娘娘,这梅子酒味道极好,您尝尝?”

    脸上的神情甚是小心翼翼,像是怕惹恼了叶德妃一般。

    叶德妃板着脸接过,她倒是想不接,可是眼下太后就在旁边,她方才被太后训斥了,可不能再被训斥了,只是淡淡的说道:“有劳柳妃了。”

    “柳妃你坐着吧,你挺着大肚子的也不方便,当心龙胎。”谢淑妃温声笑道。

    若是柳妃先是呈给叶德妃,然后再呈给谢淑妃,那谢淑妃的脸就挂不住了,岂不是说她比叶德妃低一等。

    “是,臣妾多谢淑妃姐姐体恤。”柳妃笑语盈盈地说道。

    柳妃又朝太后说道:“太后娘娘,这梅子酒最是养颜,您不妨也尝尝。”

    太后摇了摇头,笑道:“哀家都一把年纪了,还养什么颜,倒是卿儿,你来尝尝。”

    说时,命宫人将酒端给谢卿。

    谢卿朝太后柔柔一笑:“卿儿多谢太后。”

    这酒是她太后赏的,谢卿必须喝,她端起酒杯,先是细细闻了闻,笑道:“梅子的酸甜之味甚浓,怪不得柳妃娘娘想喝了。”

    柳妃笑道:“嘉敏郡主懂本宫。”

    宫里的东西,谢卿可不敢乱碰,她毒药极其熟悉,方才那一嗅,实际上她是在探是否有毒,不过大约是她多虑了,这酒没有任何问题。

    谢卿轻抿一口,然后方才将杯中酒饮尽。

    “郡主,这酒口味如何?”柳妃扬唇笑着问道。

    “实在是惭愧,谢卿对酒了解不多,所以也品不出来差别。”谢卿微笑着说道,“不过喝起来酸甜适宜,倒是可口。”

    若非是爱酒之人,否则鲜少能品出来细微的差别,在谢卿看来,这酒和其他的酒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柳妃捂着嘴笑着说道:“本宫和郡主一样,也品不出来什么差别,不过倒是对这梅子的味道甚是喜欢。”

    太后笑道:“酸儿辣女,柳妃喜欢梅子的酸味,莫非怀的是个皇子?”

    柳妃摸了摸肚子,笑着说道:“这月份还小,哪里知道是皇子还是公主,能为陛下诞下龙胎,就是臣妾的福气了。”

    谢卿暗自摇头,柳妃虽然只是个庶女,但是到底是护国公府的女儿。她的孩子能不能生下来恐怕还是个问题,宫里的孩子生下来了,能不能养大,也是一个问题。找目前的形势来看,若是柳妃生的是个公主,于她自己是件幸事。

    不过又转念一想,若是柳妃是存着往上爬的心思,恐怕她自己是希望生个皇子的吧。

    忽然,谢卿只觉肩膀处一凉,低头一看,只见旁边的宫女为她倒酒,却不小心将酒洒到她的衣衫上了。

    “郡主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那宫女连忙跪下来求饶。

    谢卿摸了摸打湿的衣衫,沾了不少酒,都已经湿透了,若是寻常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是宫宴,湿了衣服难免失仪。

    太后脸色一沉:“你是怎么伺候的!”

    宫女连连磕头:“求太后恕罪,奴婢知罪,奴婢不是故意的,求套后恕罪。”

    云锦连忙将披风拿来,披在谢卿身上,眼下已经是秋凉,他身子弱,因而一贯是带着披风的。

    谢卿拉了拉披风的带子,然后朝太后温声说道:“太后娘娘,想来这宫女也不是故意的,还请太后娘娘不要责怪她,卿儿去换件衣服就是。”

    宫女打湿了谢卿的衣衫,是有错,但是说起来也不过是小事一桩,如果谢卿要计较,难免落下个苛责下人的名声。

    太后脸色微沉:“今日若不是郡主给你求情,哀家定要罚你!还不退下。”

    宫女连连磕头谢恩:“奴婢多谢太后,多谢郡主。”

    “卿儿你若是带了衣服的,就去偏殿换下吧。”太后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多谢太后。”

    京中贵女参加宫宴,必然会备上一套衣服以备不时之需,谢卿也不例外,只是衣服放在马车上的,谢卿吩咐灵芝去取,她去偏殿等候。

    偏殿离正殿不远,只是要穿过中间的小花园,太后吩咐一个宫女领着谢卿前去。

    宫女长着一张圆圆的脸蛋,很爱笑,看着十分可爱。

    谢卿问道:“你是太后宫里的?看着有几分眼熟啊,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笑着答道:“奴婢叫小蝉,正是寿康宫的宫女,能让郡主眼熟是小蝉的福气。”

    谢卿莞尔一笑:“哦,是吗?”

    小蝉点了点头,笑嘻嘻地说道:“寿康宫的宫女很多,郡主您又鲜少来寿康宫,能叫郡主对奴婢的脸有几分印象,可不是奴婢的福气嘛。”

    谢卿的心稍微放缓了几分,在宫宴上被洒了酒水,那她肯定是要换衣服的,她不确定这是不是有人故意设计的,因而她十分小心,不过眼下这个小蝉看着不像是要算计她的样子。

    “只要你安安分分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日后你的福气还长着呢。”谢卿笑着说道。

    小蝉点了点头:“对对对,郡主说得对。”

    不多时,小蝉就将谢卿带到偏殿里的一个房间。

    “郡主,您先在里面坐一会儿,您的丫鬟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谢卿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只是仰头又低头的瞬间,只觉头有些犯晕。

    “郡主,您怎么了?”小蝉看着摇头晃脑的谢卿,忍不住问道。

    谢卿甩了甩头,她确定她是有些犯晕了,“小蝉,我有些头晕,你扶我去软塌上躺着。”

    “哦哦,好的。”小蝉连忙上前扶住谢卿,将她扶到软塌上躺着。

    小蝉看了看谢卿的脸色,眉头微皱:“郡主您的脸好红,您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然奴婢去请太医来?”

    “别去!”谢卿飞快地一把拉住小蝉,道,“我没生病,我只是有些犯晕,你去给我倒杯清茶来。”

    小蝉连连点头:“郡主您稍等,奴婢这就去。”

    谢卿躺在软榻上,直接天旋地转,眼皮儿也越来越沉,好像就要合上了。

    “啊!”

    轻微的闷声响传来,谢卿猛地心下一惊,连忙高呼:“小蝉!”

    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