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62章 自杀的目的
    柳家人闻讯赶了过来,最难过的莫过于柳夫人,抱着柳青萝的尸体泣不成声。

    “怎么会这样?”柳夫人喃喃说道,“青萝,我苦命的孩子……”

    薛若兰吸了吸眼泪,抬眸冷眼看向谢卿,手指着她骂道:“谢卿,你个贱人,是你杀了我表姐,对不对!”

    她和安凤盈进来的时候,房间里除了柳青萝就只有谢卿主仆,除了她还有谁。

    薛若兰摇了摇柳夫人的手臂,道:“姨母,你要为表姐报仇啊,是她杀了表姐,她是杀人凶手!”

    安凤盈咬紧了唇角,看向谢卿,“卿儿,柳姐姐是怎么死的?”

    真的是谢卿杀的吗?安凤盈有些不敢相信,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要杀人呢?而且这里还是护国公府,谢卿要是真的将柳青萝杀了,她恐怕连护国公府的门走不出去。

    没有人会这么傻吧……

    “她是自杀。”谢卿答道。

    “你胡说!”薛若兰一口否定,“我们看到了,是你杀了我表姐的,是你!”

    “安小姐,你都看到的,对不对?是谢卿杀了表姐。”

    薛若兰恨死谢卿了,她要谢卿为柳青萝偿命。

    安凤盈眉头紧皱:“薛小姐,我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是卿儿杀了柳姐姐啊。”

    “表姐死的时候,就说了谢卿的名字,表姐肯定是想告诉我们杀死她的人就是谢卿。”

    “薛小姐,这都是你的猜测而已啊,我觉得卿儿她实在是没有杀柳姐姐的理由啊。”安凤盈又不傻,这凡事都是要讲求根据的。

    安凤盈和柳青萝相交多年,从小就是手帕交,对于柳青萝的脾性,她还是清楚的,虽然说不上是心高气傲,但是也绝对不是逆来顺受之辈。柳青萝不愿嫁给冯丙,而选择自杀,这还真的有可能,而且这可能性还不小。

    然而薛若兰却不这样认为,朝安凤盈骂道:“安凤盈,亏得表姐还将你当成好姐妹,可是你却出卖表姐!”

    安凤盈脸都绿了:“薛小姐,你不要乱说啊,我什么时候出卖柳姐姐了!”

    她若是真的没有将柳青萝当成姐妹,柳青萝要下嫁给冯丙那个烂人,别的人都觉得丢人,只有她主动来给柳青萝添妆。

    “你帮着谢卿说话,你已经投向谢卿了。”薛若兰气鼓鼓地吼道,“我表姐才没有你这样的朋友呢!你怎么对得起我表姐啊!”

    “薛小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安凤盈眉头紧皱。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胡说八道的人是你,明明是谢卿杀了我表姐,你却替她辩解,谢卿是贱人,安凤盈你也是贱人!表姐说,这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薛若兰已经将安凤盈和谢卿看成是一伙的了,说话毫不留情。

    “你……”安凤盈刚想说什么,却被一道怒吼声打断,“够了!”

    说话的人是柳夫人。

    “兰儿,你回房去!”

    薛若兰嘟了嘟嘴:“姨母……”

    “回房去!”柳夫人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柳夫人是真动了怒气,薛若兰不敢顶嘴,只得乖乖退下。

    “今日多有不便,就不留郡主和安小姐了,请见谅。”柳夫人淡淡地说道。

    谢卿福了福身:“请节哀。谢卿告辞。”

    安凤盈也朝柳夫人行了礼,方才离去。

    出了护国公府的门,安凤盈叫住谢卿:“卿儿,柳姐姐她真的是自杀的吗?”

    怕谢卿误会,安凤盈又补上一句:“我不是说真是你杀了她,我就是想问问,柳姐姐她怎么就自杀了呢……”

    安凤盈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如今就这么没了,安凤盈心里说不难过是假的。

    “柳小姐无路可走,她不愿嫁给冯丙看,所以就只能选择死了。”

    谢卿轻轻拍了拍安凤盈的肩膀,道:“凤盈,你别难过。”

    然后上了马车,径直离去。

    “小姐,为什么柳青萝要在您面前自杀,她到底有什么阴谋?”灵芝问道。

    她始终没有想通,总觉得柳青萝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若说是她想诬陷小姐您杀了她,可是她也没留下什么证据啊,就连柳青萝的亲娘都没有说什么呀,只有一个无脑的薛若兰在嚷嚷。”

    谢卿淡淡地说道:“她的目的不是诬陷我杀了她,没有谁会傻到,跑到别人家里,堂而皇之地杀人。柳青萝嫁给冯丙,属实无奈,她早就存了死意了,柳夫人是她亲娘,自然猜得出。”

    柳青萝死,至少她永远都是柳家女,而不用做冯家妇。从柳青萝的角度考虑,死,比活着好。

    “那她为什么要在小姐面前自杀啊?”灵芝不解。

    谢卿抬眸看向灵芝,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是想让我记得,是我害死了她。”

    “这什么跟什么呀,明明就是她自己自杀的啊!”灵芝眉头微皱,嘀咕道,“柳青萝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明明就是自杀,怎么就成了是她家小姐害死了柳青萝呢?

    谢卿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她没疯,她被冯丙玷污了,是我给她下了药,从她失身的那一刻起,她大概就知道自己要死了,她当着我的面自杀,就是要告诉我,她的悲剧都是因我而起,是我害死了她。”

    灵芝恍然大悟:“怪不得,小姐您拿出药来救她,她当时笑了,奴婢还以为她是良心发现了呢,原来她是在为她自己高兴,她觉得小姐会良心不安,会内疚。”

    “她是想让小姐内心受良心的折磨。”灵芝歪着头,看向谢卿,只见她神色淡淡,不喜也不悲。

    灵芝问道:“小姐您可是真的如柳青萝所想的那样,内疚,良心不安?”

    谢卿眼眸微抬,“良心不安?我又不是那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若不是我发现了她的算计,自杀的人或许就是我了!”

    以德报怨?抱歉,谢卿做不到,她更相信因果循环,一切有因就有果。

    灵芝点了点头,笑道:“小姐您这样想就好了,奴婢生怕您正中柳青萝的下怀。奴婢看您拿出了药要救她,奴婢还以为您……”

    谢卿眉梢微挑:“你家小姐我早就不是心软之人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以德报怨了?”

    “以德报怨倒是没有,但是小姐您确实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灵芝眨巴眨巴眼睛。

    谢卿眉头微皱:“是吗?我居然还算不上心狠手辣,可是有不少人都被我算计了。”

    灵芝摇了摇头,道:“这不一样,小姐您算计的人,是您的仇人,或者是如柳小姐这样的,先算计您在先,这顶多算得上是一报还一报,心狠手辣还真不是,恕奴婢直言,要论心狠的程度,您或许还及不上世子爷。”

    谢卿的心始终都是软的,只是因为她的经历,所以为自己竖起了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这一点,谢卿自己浑然不知,反而是她身边的丫鬟看得分明。

    “我相信因果报应,正如我能重获新生,我就认为这是上天给我的报仇的机会。”谢卿拢了拢额前的碎发,她知道灵芝说的是对的,她却是不够心狠。

    灵芝沉思片刻,道:“不过,小姐您当时拿出药,是真的想救她吗?您真的……”

    灵芝顿了顿,犹疑着说道,“您是真的心软了吗?”

    谢卿摇了摇头:“不知道,习惯使然吧。而且我本意也没想让她死,一报还一报,报应都已经过了,只要她日后不再算计我,我也没想再报复她。她嫁给冯丙也好,出家为尼也好,还是继续做她的护国公府千金小姐也好,都和我没有关系。”

    ……

    柳青萝死了,护国公府对外说的是暴毙而亡。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谢茹的耳中。

    “什么!”谢茹猛地一拍桌子,“柳青萝死了?她怎么死的?”

    丫鬟沛儿答道:“护国公府对外说的是忽染重病。”

    “染病而亡,怎么可能!”谢茹才不信呢。

    沛儿答道:“奴婢偷偷去问了护国公府的下人,说是当时柳小姐死的时候,只有五小姐在,会不会是五小姐杀的?”

    谢茹想了想,摇头说道:“不可能,谢卿即便是要杀人,也不会这么堂而皇之的杀人,杀人这种阴私怎么会光明正大的做。护国公府的人说柳青萝是然并而亡,恐怕十有八九是柳青萝自杀的。”

    “柳小姐当着五小姐的面自杀,难道说柳小姐想让别人以为是五小姐杀了她?”沛儿说道。

    “糊涂!”谢茹冷声骂道,“她怎么这么笨呢!她即便是要诬陷谢卿,也该用个让人能信服的法子啊,连我都不信谢卿会在这种情况下杀了她,更何况是别人!”

    谢茹有自知之明,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她都能想到,那么旁人也一定能想到。

    “我还想好好的利用她一番,没想到她居然自己不想活了,真是个废物!”谢茹气的牙痒痒,她还指望着接柳青萝之手除掉谢卿,结果现在柳青萝人都没了。

    沛儿低头不语,对于女子来说,贞洁是重要的东西,如果失去了,想不开自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