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63章 柳妃小产
    柳青萝死了,然而护国公府连一个葬礼都没有,一口薄棺下葬,就此了事。柳青萝的死并没有掀起什么浪潮,不知情的人顶多感慨一句,红颜薄命。

    镇南王府

    云锦正与谢卿对弈,忽然陈渊来报:“世子,宫中传来消息,柳妃小产了。”

    谢卿正在下棋的手一顿,抬眸看向云锦,你做的?

    云锦面不改色:“酒喝多了也不至于小产。”

    “据说是因为一个装有麝香的香囊,而这个香囊除却柳妃的人,就只有谢淑妃碰过。”陈渊答道。

    换句话说,柳妃的小产可不是云锦下的手。

    “谢淑妃?”谢卿眉头微皱,“谢淑妃没这么不小心吧?麝香,香囊,这样的目标极强的手段,谢淑妃会用?”

    若说谢淑妃真的要用这样的显而易见的手段让柳妃流产,谢卿觉得这着实不可能。

    云锦将手中的棋子放下,一面说道:“宫里的人太多,谢淑妃不会用,不代表别人不会用。”

    “你是说,有人陷害谢淑妃?”

    谢卿想了想,分析道:“陛下的皇子并不算多,若是柳妃生下个皇子,对于宫中嫔妃来说确实是个威胁。陈皇后反正没有儿子,实在犯不着下手,最有可能的还是谢淑妃和叶德妃了。”

    “赵王已经在返京的路上了,想必过不了几日就要回来了。”云锦淡淡地说道。

    谢卿轻笑道:“赵王就要回来了,叶德妃此刻正得意着呢,儿子得蒙圣宠,如今又立下功绩,她脸上也有光啊。叶德妃最大的短处就是出身太低,叶尚书无论怎么抬举,也始终是烂泥扶不上墙,柳妃是护国公府的庶女,即便是庶出,但是眼下柳家嫡出的女儿没了,柳妃的地位可就有所不同了,若是她生下个皇子来,背后就是护国公府保驾护航,最该着急的人就是叶德妃了。”

    “怎么?卿卿,你有心要帮谢淑妃一把?”云锦唇角微扬,笑着说道。

    谢卿手执黑棋,沉思片刻,将棋子放在棋盘上,淡淡一笑,道:“看情况吧,谢淑妃好歹是入宫多年的嫔妃,一个叶德妃她难道对付不了?”

    也别把谢淑妃想的太弱,谢卿自认,若是真论起这后宫之术,她的手段未必比谢淑妃强。

    “叶德妃自然是不能将谢淑妃如何,但是若是再加上别人呢?”

    谢卿眼眸微抬,看向云锦,“叶成轩?”

    云锦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吩咐道:“陈渊,去查一查,这里面都有谁的手笔。”

    “是,世子。”陈渊领命,转身离开房间。

    谢卿将手中的棋子放下,道:“又输了,云锦,和你下棋我就没有赢过。”

    棋盘上,黑子被杀的七零八落,绝无生还的机会。

    云锦起身,走到谢卿身旁,将她拥入怀中:“卿卿,你若是想赢,你就可以实现。”

    谢卿连忙摆手,“可别,我才不要你让我呢。输赢而已,我才不在乎呢。”

    看到一个赢的假象,并没有什么意义。

    她不是云锦的对手,是事实,若是赢了,那就只可能是云锦放水,这就真没意思了。

    云锦笑道:“我可以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赢了。”

    看着某人脸上宠溺的笑容,谢卿忍不住嘴角一抽:“你当我傻呀,你要是从一开始就放水,那还真是不知不觉。”

    已经知道结果的事情,当她看不出来啊。

    自欺欺人的事情,谢卿还真不想做。

    “世子妃处处杀招,若是本世子一开始不使出真本事,恐怕就只能败于世子妃之手了。”云锦笑着说道。

    言下之意,第一次下棋,若是我稍有松懈,那就只能是个输了。

    谢卿眉梢微挑:“我还没嫁呢,我这时不时往王府跑,好像有些不合适啊,从明儿个起,我还是在家中待着吧。”

    云锦紧紧地搂住谢卿,“卿卿可是怪我没有将婚期定于下月,而不是这个月?”

    “少来!”谢卿轻轻推开他,同时一个侧身挪开,扬唇笑道,“我要回家了。”

    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转身往外走了。

    然而谢卿刚走到门口,却被人堵住了,抬眸一看,正对上云锦含笑的眸子。

    “卿卿,就这样走了,是不是太容易了。”

    话音刚落,谢卿只觉腰上一紧,紧接着某人温热的唇压下,正抵在她的唇上,缠绵婉转……

    等到谢卿回府的时候,林氏只见自家女儿居然戴了面纱。

    “卿儿,你怎么想起戴面纱了?”林氏问道,“我记得你走的时候没有戴啊?”

    面纱下,谢卿的脸色微红,她清了清嗓子,道:“母亲,秋凉了,蚊虫有些多。”

    “对啊,这个时候蚊虫最是多了,特别是夜里休息时,这帐子可一定要放好。”

    好在是林氏被轻巧地带离了话题,谢卿松了一口气,与林氏说了几句,就借口说累,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取下面纱,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双唇红艳,甚至有些微肿。

    “禽兽!”

    谢卿忍不住嗔道,都怪云锦,害的她居然要戴面纱。

    灵芝笑嘻嘻地说道:“小姐,您这话私下里瞧瞧说也就罢了,可别被世子听了去。奴婢听说,若是女子说男子禽兽,男子还会做出更禽兽的事情来。”

    谢卿回头瞥了灵芝一眼,嗔道:“你这都是从哪儿听说的。”

    “话本子啊。”灵芝笑着说道。

    谢卿嘴角一抽,“以后不许看话本子了,没收。”

    话本子把灵芝这样纯洁的小姑娘都带坏了,没收,必须得没收。

    灵芝露出个可怜巴巴的眼神:“小姐,奴婢这不是无聊嘛,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吧。”

    这个样子的灵芝特别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奶狗,若是真有个尾巴,肯定能看见尾巴摇来摇去的样子。

    “行了行了,恢复正常。”谢卿摆了摆手。

    灵芝立马眉开眼笑,笑嘻嘻地朝谢卿屈膝行礼:“奴婢就知道小姐最是善解人意了。”

    谢卿轻轻一笑,道:“冯伯那边可有消息回来?”

    赵天麟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冯伯那边也该快回来了。

    灵芝答道:“小姐放心,奴婢刚收到消息,冯伯也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冯伯说,他给赵王准备了一份大礼,保准让他高兴到哭。”

    “看来冯伯都安排好了。”谢卿唇角轻勾,“赵天麟永远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上位,想借着这次的功劳一步登天,怎么可能?这天下从来都没有白吃的午膳。”

    “小姐,您说这陛下是怎么回事啊?把赵王派去灵州也就罢了,陛下要抬举自己的儿子,可是引水的法子明明就是世子想出来的,陛下却说是赵王的功劳,只言片语也未提及世子,这分明就是抢功嘛。”灵芝嘟囔道。

    谢卿摇了摇头:“在世人眼中,云锦只是个病弱的王府世子,并未涉及朝政,即便是朝中大臣,也只是隐隐知道,云锦之才。这是陛下想要的结果,而云锦也不在意,因而这样的事情,必然不是第一次了。”

    灵芝眉头微皱:“陛下忌惮世子?”

    “如何能不忌惮呢?”谢卿冷冷一笑,“昔日大越王朝建立,全靠镇南王打下大越江山,全国兵马有一大半都在镇南王手中。兵权在握,如果当时,镇南王有半分心思,振臂一挥,如今大越王朝,就不姓赵了。”

    所以即便是镇南王早早地上交了兵权,镇南王府也依旧是皇帝的心腹大患。

    “从皇帝心腹,到心腹大患,只有一步之遥。”

    灵芝轻叹一声,眉头皱的更紧了,“陛下如此忌惮镇南王府,那小姐您嫁给世子,岂不是处境更加危险?”

    永庆帝原本就对谢卿起了杀心,虽然三番两次谢卿解逃脱了,可是并不代表永庆帝没有后招。原本就危险,再嫁入镇南王府岂不是更加危险?

    谢卿沉思片刻,道:“这倒未必。镇南王毕竟已经去世多年,云锦的身体怎么样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嫁给云锦,也总好过让云锦娶一个世家贵女来得好。”

    永庆帝为何暂时没有动作,谢卿猜想多半还是因为她要嫁给云锦的缘故,比起身后有势力的人,谢卿做了镇南王世子妃,更让永庆帝放心。

    试想某位王公大臣将女儿嫁给云锦,若是这位权臣借着镇南王世子的姻亲缘故,拉拢昔日镇南王旧部,那才是真正的大威胁。

    “而且只要太后还活着一天,云锦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谢卿正色说道。

    “因为镇南王妃是太后的侄女?”灵芝都有些不敢相信,咋舌道,“太后还真是个仁慈的长辈呢?”

    谢卿淡笑道:“太后没有女儿,王妃嫁给镇南王,原本就相当于是赵家和云家的联姻。太后仁慈是仁慈,与其说她是太后,倒不如说她只是个年岁已高的老太太。”

    太后并未从后宫中厮杀而来,她从大越王朝建立之初,她就是太后,皇帝的母亲……

    皇宫中

    柳妃小产,矛头直指谢淑妃,谢淑妃跪在下方,背挺的直直的,“陛下,那香囊臣妾是捡到过,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臣妾如何将麝香那等东西放入香囊中?还请陛下明鉴,臣妾绝没有害过柳妃的孩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