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64章 凶手是谁
    “不是你是谁?”叶德妃冷笑道,“谢淑妃,你嫉妒柳妃怀有龙种,居然用麝香害的柳妃流产,你真是好毒的心思啊!”

    谢淑妃气得脸色发青,怒道:“本宫有毅儿,为什么要嫉妒柳妃怀有龙种?德妃,你说话就不能经过一下脑子吗?”

    “你……”叶德妃哑然,转而向永庆帝投去楚楚可怜的眼神,“陛下,您看淑妃,她骂臣妾。”

    “陛下,臣妾自知比不得德妃讨陛下欢心,但是这莫须有的罪名,臣妾不能认。谋害龙嗣,这是杀头的罪名,臣妾没有做过,求陛下明鉴。”

    谢淑妃深深地朝永庆帝磕了个头,言辞恳切,但是却没有卑微的哀求。

    永庆帝看向谢淑妃,“可是淑妃你又如何解释香囊的事情?”

    永庆帝的语气淡淡的,叫人听不出喜怒,谢淑妃只觉心口微微犯疼。

    她做了多年宫妃,对于永庆帝的脾性还是摸得透几分的,永庆帝不信任她,而且大有要责罚她的意思。

    “臣妾确实碰过这个香囊,但是臣妾从来没有将麝香放到里面,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当时柳妃也在场,臣妾不过就是顺手捡起来,哪里来的机会将麝香放进去?”

    谢淑妃直直地看向永庆帝,其实是生是死都只看眼前的人一句话。

    雷霆雨露是君恩,永庆帝一句话能让人生,也能让人死。

    “太医都检查多了,就是这个香囊里的麝香害的柳妃流产的,这个香囊素日里柳妃都不让人碰的,除了你,就只有柳妃自己碰过,如果不是你,难道还是柳妃自己把麝香装进去的不成?”叶德妃插嘴说道。

    谢淑妃眼眸一冷:“德妃,本宫的位份在你之上,即便是审问本宫,那也是陛下和皇后,轮不上你,”

    宫中四妃的等级,贵、淑、贤、德,德妃排在四妃最末,按照规矩,即便是审问责难,位份低的妃嫔也无权责问比她位份高的妃嫔。

    “陛下,您看看淑妃,她这是给臣妾没脸呢……”

    听着叶德妃娇滴滴的声音,不止谢淑妃,在场的女人都觉得作呕,纷纷忍不住在心里骂道:狐媚子!

    “德妃,你少说两句,陛下自有决断。”陈皇后轻斥一句。

    叶德妃和谢淑妃掐架,陈皇后原本是不想理会的,但是谢淑妃这句话说的没错,她这个正宫皇后还没开口呢,叶德妃倒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插嘴,根本没将她这个皇后放在眼里。

    陛下宠爱谁,陈皇后不会过问,但是她正宫皇后的颜面必须要有。

    “皇后娘娘,臣妾不过是实话实说。”叶德妃咬紧嘴唇,心里将陈皇后问候了百遍,一个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女人,摆什么谱!

    陈皇后脸色一冷,刚要说话,却被临安公主拉住。

    “父皇,您到底怎么说啊,媛儿累了,想去休息了。”临安公主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看着困极了。

    天色已晚,也是时候该安歇了。

    永庆帝朝临安公主笑道:“媛儿若是累了,就回宫休息去吧。”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媛儿要和母后一起,母后可是答应媛儿的,今夜和媛儿一起睡。”

    母女俩感情好,再加上永庆帝又不常留宿陈皇后宫中,因而临安公主时常和陈皇后同睡,这在宫中不是什么稀罕事。

    看着坐在陈皇后身边的临安公主,头一点一点的,十足的小猫钓鱼,娇憨可爱,永庆帝忍不住唇角微扬,“媛儿莫急,快了。”

    “淑妃,你当真不肯承认是你就做的?”永庆帝看向谢淑妃。

    听到这话,谢淑妃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永庆帝还真的是怀疑是她做的。

    “臣妾没有做过。”谢淑妃跪在地上,紧咬唇角,正色说道,“臣妾与柳妃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臣妾膝下又有毅儿,臣妾母家还是忠勇侯府,臣妾什么都不缺,也犯不着嫉妒柳妃什么,臣妾何须谋害柳妃?”

    谢淑妃话里有话,要说谋害柳妃,叶德妃的可能性更大吧。

    虽然她字里行间并未提及叶德妃半分,但是她知道这意思永庆帝肯定懂。

    在场的妃嫔都是人精,纷纷忍不住看向叶德妃,依照叶德妃那脾性,说是她对柳妃下手倒是很有可能啊。

    谢淑妃说的没错,谋害皇嗣,风险可不小,若无必要,一般也不会这么做的。

    毅王近日帮着陛下打理朝政,很是让陛下满意呢,这个时候,谢淑妃怎么会拖儿子后腿呢?

    叶德妃变了脸色,指着谢淑妃厉声斥道:“你什么意思?你说是本宫做的?谢淑妃,本宫有没有碰过那个香囊,你休想诬陷本宫!”

    谢淑妃眼眸轻抬,“本宫可没有说是你,叶德妃你这就忙着对号入座了?”

    若不是心虚,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对号入座了,众人看向叶德妃的眼神又深了几分。

    “本宫……”叶德妃连忙解释道,“谢淑妃你一向看本宫不顺眼,你除了说本宫,还会说谁。”

    心里不禁冷哼,当她傻吗?口口声声娘家是忠勇侯府,可不就是指她叶德妃出身低嘛。

    出身低是叶德妃的死穴,只要有人间接提起,叶德妃就不自觉地联想到这件事情上。

    如果谢卿知道叶德妃心里的想法的话,必然会冷笑,叶德妃真正的短处不是出身低,而是她的脑子笨,见识短浅。在这一点上,叶德妃实在是不如谢淑妃、陈皇后等人,差的太远了。

    谢淑妃不再看叶德妃,一双清明的双眼看向永庆帝,真正决断的人是永庆帝。

    她话已至此,就看永庆帝要怎么说了。

    永庆帝抬眸看向谢淑妃,道:“淑妃,朕也相信你不会这么做,但是眼下你牵扯其中,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你就待在瑶华宫。”

    这是要将她禁足瑶华宫……

    谢淑妃眉头微皱,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永庆帝的神色,最终深深地磕了头:“是,臣妾遵旨。”

    永庆帝又朝陈皇后说道:“皇后,你是后宫之主,今日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

    临安公主跑上前去,摇了摇永庆帝的衣角,用撒娇的语气说道:“父皇,您就放过母后吧,不让母后办这件事情嘛,不然母后今夜又要忙,都不能陪媛儿好好睡觉了。”

    “媛儿,不许闹你父皇。”陈皇后低声轻斥道。

    然而临安公主并不放手,嘟着嘴说道:“父皇,您就答应媛儿吧,媛儿困,想睡觉。”

    不得不说永庆帝很吃这套,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圆圆的脑袋,笑道:“好,父皇答应媛儿。”

    临安公主笑嘻嘻地说道:“媛儿多谢父皇,父皇最好了。”

    柳妃的事情,又是一笔烂账,她才不愿陈皇后接手呢。

    可是陈皇后不接手,那又该谁去查呢?

    叶德妃倒是满眼期盼地看着永庆帝,谢淑妃是嫌疑人,不能接手,那除此之外,就只有叶德妃了。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永庆帝扫了一圈,然而最后目光却落在惠妃身上,“惠妃,你素来办事稳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

    惠妃点头应下:“臣妾遵旨。”

    永庆帝走了,众人这才散了,柳妃流产了,宫中妃嫔大都是欢喜的,最好的也就是轻叹一声,道一句可怜罢了。

    瑶华宫

    墨兰扶着谢淑妃坐下,又为她斟了茶:“娘娘,您先喝口茶,消消气,陛下并没有说责罚您,您很快就会解禁的。”

    谢淑妃接过茶杯,送到嘴边,又放下了。

    抬手揉了揉眉心,“本宫是生气,本宫无缘无故惹了一身骚!”

    墨兰连忙为谢淑妃轻轻揉着太阳穴,劝慰道:“娘娘,您消消气,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这后宫里的事情,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本宫只是气不顺,别说本宫没有下手,本宫甚至连想要下手的想法都没有。”

    谢淑妃语气颇为无奈,“这还是本宫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本宫连毒柳妃下手的想法都没有,却被诬陷是本宫害她流产。这么多年,本宫不是没有被人冤枉过,可是至少本宫曾经有过要下手的想法,本宫也不亏,唯独这一次,本宫想想都生气!”

    你冤枉我,我陷害你,这样的事情,谢淑妃不是没有遇到过,可是如今日这般憋屈的,还真是头一回。

    “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娘娘的。”墨兰正色说道。

    在墨兰的按揉下,谢淑妃觉得舒服多了,若有所思地说道:“墨兰,你觉得是谁要陷害本宫?”

    “这还用说嘛,肯定是叶德妃。”墨兰直接脱口而出,“她一向和娘娘不和,而且她方才还一个劲儿地怂恿陛下,不是她还会是谁。”

    谢淑妃深呼吸一口气,道:“叶德妃这个人,生的愚笨,若真是她做的,那肯定会被查出来。陛下将此事交给惠妃,惠妃一向深居浅出,她若是去查,也不会包庇谁。”

    “那这是好事啊,娘娘您很快就能洗脱冤屈,没准儿,叶德妃还会倒霉呢。”

    谢淑妃轻叹一声,道:“本宫担心的是,若是这件事不会是德妃做的,那本宫就危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